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12章 天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深山之中发生的事情,虽然对于习惯了平淡不惊生活的山民们感到新鲜,但那股新鲜劲儿来得快,去得也快,而且农忙时节快到了,谁又有时间在这些事情上耽误太多时间。

只是闹腾了三两天后,十万大山深处,那个小山村便又重归于先前的安宁。除却那个以前痴痴傻傻的木木,如今变得聪明了之外,以及村民们望向木木的敬畏眼神之外,似乎一切都没有改变过,似乎过往的一切,对寨落而言,就是百年里经过的一场幻梦。

而寨落这些山民们,之所以不知道木木的本名,也是因为林白刻意的叮嘱,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的名字不应该透露出来,否则会给这个寨落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会给阿润一家人带来不必要的灾厄,所以除却阿润之外,即便是阿爹阿姆都不知道这件事情。

而且冥冥中,林白总觉得秀秀中蛊毒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而那个祝祭婆婆似乎也有些古怪,尤其是在当日自己解救过秀秀之后,那祝祭婆婆看向自己的眼神更是有些诡异,似乎在惊讶之余,还有一丝欣喜,是那种野兽见到猎物时候的那种欣喜。

但如今秀秀因为体弱的原因,仍旧没有醒来,而且祝祭婆婆在寨落里更是德高望重,虽然这次事情有损她的权威,但余威仍在,若是贸然调查什么,也会惹来麻烦。

所以林白也就没有去想那么多,等到秀秀醒来的时候,自然能够知晓其中原委。

但林白不知道的是,他在寨落里面风平浪静,过的生活也是一成不变,波澜不惊;但此时此刻,远在千里之外的燕京,已是风起云涌,一时间更是有些风暴成型的雏形。

而处在风暴眼中的,便是沈凌风所在的神算局。自从天地异变,开始有天人和炼气士出现,而且相师的手段越来越起不到作用后,沈凌风的日子就一天比一天难过。

神算局在过去那些年的经营下,掌握了太多的渠道和能量,不管是天人,还是炼气士,都极为觊觎沈凌风手中握着的权力,也都想把这个权力掌握进自己手中。

而且在这两者眼中,神算局局长的权势,已经远不是沈凌风所配得上的,若不是有陈白庵坐镇,有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当后盾,恐怕神算局早已被拆了个底儿朝天。

实际上,即便是有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的权威,神算局的日子也并不好过,那些天人和炼气士们更是隔三岔五的上门寻衅,对他百般刁难。那些人的目的,说穿了,就是要把他从眼下的这个位子上赶下去,把神算局的权力捏在那些人的手中!

这短短的一年,对于沈凌风而言,可谓是最漫长,而又最折磨的一年。没有一天,没有一刻,他不是在想着结束这一局面,让大局重新掌握在他手中,但他的修为,在那些天人和炼气士前面,却是根本不够看的,如果不是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他怕是已早命丧黄泉。

从神算局创立至今,和曾受过这种气,又有哪一任局长会像自己这样窝囊!每每想到这些,在义愤填膺的同时,沈凌风的心里总是会莫名有些怀念,怀念那些林白在的时光!

“你小子也不知道究竟是去了哪里,丢给我们这么个烂摊子替你收拾,看起来你心里边是在埋怨我们以前做事不出力,想要磨练我们一番。”想着那些纷繁杂乱的思绪,沈凌风脸上满是苦笑,望着窗外,喃喃道:“可你要是再不回来的话,我怕是真看不住这地方了!”

“沈局长,那些鸟人又来了!”就在沈凌风长吁短叹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然后一个黑壮的年轻人脸上带着不可掩饰的怒火冲了进来,向着沈凌风望了眼后,怒声怒气道:“局长,咱们和他们拼了吧,大不了来个鱼死网破,也省的受这鸟气!”

“万成珏,仔细想想你是什么人,你身上有什么担子,去鱼死网破,谁是鱼,谁是网?”

沈凌风闻言皱了皱眉头,训斥了万成珏一句,然后露出一丝无奈之色,他焉能不知道自己这些手下对那些天人的恶感,若不然的话,也不可能会称那些自诩高人一等的家伙做鸟人,虽然同仇敌忾,但他也知道这里面的事情牵涉太大,远不是撕破脸那么简单,为了大局,他也只能稳定这些手下的怒气,然后接着问道:“那些鸟人又来做什么?”

“还不是来找事的!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万成珏咬牙切齿,原本听到沈凌风训斥的时候,他心里还觉得沈凌风软弱,任由那些鸟人骑在头上拉屎撒尿,但听到沈凌风也叫那些王八蛋‘鸟人’,知晓这位局长大人也不容易,便放低声音道:“他们在外面欺负静云,局长你要是再不出去的话,恐怕那些鸟人就要……”

虽然话没有说完,但言外之意却是谁都知晓,恐怕那些鸟人是正在对窦静云动手动脚。

即便是泥巴捏的佛像尚有三分火气,更不用说是先前跟着林白,早已习惯了快意恩仇的沈凌风,一听到这话,顿时怒气不打一处来,胸腔更是如风箱般,剧烈起伏!

需知道自从天地大变之后,相师的身份就变得尴尬无比,尤其是在天人和炼气士的强势对比下,更是显得百无一用是相师。更不用说,神算局每日还要对着那些天人,每天都不知道要被他们刁难多少回,这么一来二去,人心自然散了,队伍也不好带了!

这短短一年来,从沈凌风手里边不知道经过了多少辞职申请,原本济济一堂的神算局,如今就只剩下大猫小猫三两只,而且其中还有一大部分是在左右摇摆,持观望态度。

而在剩下的这些人里面,唯一还对神算局保留着强烈信心的,就要属当初跟随林白前往墨西哥的,万成珏、乌尔善、窦静云这三个人。他们三个人为何要留在这里,为什么还对神算局留有一线念想,沈凌风比谁都清楚,他们之所以不离不弃,就是还存了个念想。

而他沈凌风之所以要百般忍耐,没有抽身走人,实际上也是为了那个念想。

那些天人再嚣张,再以势压人,对于沈凌风而言并不重要,大不了自己低声下气一些也就算了。但是这些天人对万成珏、窦静云他们这些晚辈动手动脚,那他就不能忍耐了!

“什么?!”沈凌风闻言勃然大怒,重重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怒声道:“那些王八蛋难道还真把自己当成是高人一等的老天爷了不成?!还是把我沈凌风当成任人揉搓的面瓜?!”

“沈局长是不是贵人多忘事,出门之前忘记吃泄火药了,怎么着这么大的火气?”沈凌风话音刚落,门外便传来一个略微有些尖锐的声音,轻笑着调侃道:“还是谁惹沈局长你不开心了,不妨说出来,我替你出头,好好收拾收拾那个王八蛋!沈局长,你是在骂哪个的?”

话音落下,门口便出现了五个人,三男两女,其中一男一女正是乌尔善和窦静云,但乌尔善脸上却是多了五道血淋淋的痕迹,而窦静云也是衣衫不整,花容失色。

至于另外的两男一女,更准确的说,应该是男女对半开才对,因为刚才回应沈凌风的那人,不但生的油头粉面,而且打扮简直要比跟着他们的另外一个女人还要妖冶几分,面皮雪白,双唇鲜红,仔细看得话,这小子脸上抹的胭脂水粉怕是不下一斤。

不过无一例外的是,在这三个人的脸上,始终都带着一份骄傲,就像是他们天生高人一等。似乎丝毫没有将这大名鼎鼎的神算局局长放在眼里。

“我骂谁王八蛋,谁心里清楚!”向着那两男一女打量了一眼后,沈凌风眼中神情略变,向着那女人多打量了几眼,缓缓道:“说吧,你们这次过来,是想做什么?”

虽然言语不卑不亢,看似分毫没有把这两男一女放在眼里,但实际上沈凌风已是全神贯注,整个人的气息更是提升到了巅峰状态,做好了一言不合,便动手的准备。

“咯咯咯,我们能有什么事儿啊,不过是来看看沈局长你这个大帅哥,两三天不见,可就想你想得厉害!”那尖着嗓子的年轻男人翘着兰花指,眼波如水,抛着媚眼道。

若是寻常人看到这‘兔儿爷’的表现,怕早就是恶心的吐了,甚至还要挥拳收拾他一番,但沈凌风脸上却是看不到半分不快,反倒是变得愈发凝重起来。

他比谁都要清楚这‘兔儿爷’的身份,按照他收集到的资料,这位‘兔儿爷’曾经的确是某个地下会所里卖屁股的,而且还曾创下过一夜连被七个猛男驾驭的奇迹。

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天地大变之后,却诡异莫名的得到了操纵水元之力的能力,而且即便是放眼在天人族群里面,也算是佼佼者。而且这人可能是因为卖屁股卖得多了,性格变得古怪无比,常常一言不合,就动手相向,而且下手更是阴毒狠辣无比。

每次看到此人的时候,沈凌风心中便莫名会有一种‘苍天无眼,善恶不分’的感觉,怎么会让这样的宵小拥有匪夷所思的能力,这种人当道,实在是人世之大不幸!

“我们来,是找沈局长做两件事。”就在此时,那一直默默无言的女人摆摆手,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