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18章 水火既济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57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栖霞仙子,这件事情难道咱们就这么算了?”

从神算局走出之后,每每想到陈白庵对他们呵斥出滚字的时候,胡火便觉得就像是有数万股火焰在心中蒸腾一般,但再想到陈白庵的手段,便让他觉得火气无处可发,只得怒声对柳栖霞道:“还是栖霞仙子你此番过来,就是为了看我们两个的笑话?”

“我也实在无法理解,那老匹夫虽然了得,但若是栖霞仙子你配合我们二人出手的话,也不可能连一丝胜算都没有,你为何迟迟观望,还要对那老匹夫那般敬重,难道你们炼气士和我们天人私下达成的协议,就只是一纸空话么?”

不仅仅是胡火,被烧掉了头发和眉毛的兔儿爷心里更是愤怒得厉害,被胡火这么一说,也觉得先前柳栖霞的行为实在是太不对劲,哪里有什么攻守同盟的意思。

“愚蠢!你们俩和那老匹夫动过手,难道还不知道他的厉害,就算是我们三人一起出手,恐怕也只是一个结果,而且惹恼了那老匹夫,结果恐怕还要更惨一些!我一天不到三花聚顶,两位一天没有真正掌握水火元力的大道,咱们就一天不是那老匹夫的对手!”

柳栖霞闻言冷然发笑,盯着两人接着道:“而且炼气士和天人之间的结盟,现在也只能放在私下里,若是我出手维护两位,被那老匹夫掀开,我们岂不是要落入被动局面!”

“这么一说的话,倒也是有些道理,不过倒是可惜了那小娘皮,早知道这样的话,当时我就该直接把她掳走!”胡火闻言面色稍霁,但眼眸中却满是可惜之色,缓缓道:“而且不管是三花聚顶,还是水火大道,都遥不可期,难道咱们要熬到那老不死死了才成?”

这胡火虽然话语不多,却是淫虫入骨,先前在神算局里面,对窦静云动手动脚的便是他!而且想要把窦静云掳走的,也正是他。自从他拥有了操纵火元之力的能力后,不知道已经干过了多少这种腌臜事情,只可惜大火之后,干干净净,却也无人奈何得了他!

“据说他是陈抟老祖的后人,已经活了两百多年了,若是再继续活下去,就算是咱们仨加起来,恐怕也熬不过他吧?”兔儿爷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叹息连连。

“哼!那老匹夫不足为惧,他不想让我们拿到那些资料,我们自然有其他的方法!”柳栖霞闻言之后,脸上露出一抹嗤笑之色,眼神深处更是露出一丝狠辣。

胡火和兔儿爷闻言一愣,然后脸上露出疑惑之色,道:“栖霞仙子你还有什么好计策?咱们这次过来也算是看透了,神算局剩下的人虽然不多,但都是难啃的硬骨头,恐怕就算是施了手段,也不可能从他们嘴里掏出来什么东西,而且再惹了那老匹夫,也是得不偿失。”

“你们的目光未免也太短浅了,只是看到了区区神算局,却没想到更长远的地方,有些人可是要比神算局这些废物有价值的多!”柳栖霞森寒一笑,神情狰狞无比。

“你是说林白的那些女人?”听到这话,兔儿爷脸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不错,就是她们!”柳栖霞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一丝嘲讽之色,淡淡道:“传闻之中,那人最重情义,和那几个女人的关系也极好,若是咱们能拿捏到她们,不愁没办法把那人逼迫出来,而且只要他舍不得这些女人,就会乖乖的把咱们要的东西拿出来!”

“妙计!这一招着实妙极!”兔儿爷连连点头,然后脸上露出一抹淫邪的笑容,向着胡火看了眼后,阴恻恻道:“传闻中,那小子的几个女人都是美艳不可方物,若是落到咱们手里,胡火你就可以好好一亲芳泽,和她们几个比起来,神算局那小妮子又算什么!”

“嘿嘿……”胡火闻言脸上也是露出只可意味,不可言传的笑意,嘿然点头不止。

“那就尽快把人派出来,广撒网,尽早把她们几个揪出来!咱们闹了这么一回,怕是也打草惊蛇了,若是那老匹夫先咱们一步赶到她们几个身边,事情就又难办了!”

柳栖霞轻笑一声,没再多言,不过瞥向胡火和兔儿爷这俩人的余光中,却满是厌恶之色。

怨不得炼气士之中多有传言,说这些天人们就像是乍富的穷人一样,除却酒色财气之外,就再不知道用什么法子来彰显自己的身份,和这些人为伍,实在是可耻至极。

只可惜眼下的形势,却也是只能和这些人联手,只能徐徐图之,等到事情了结之后,再撕破脸,等到那个时候,直接把这两个污眼的家伙踹得越远越好!

胡火和兔儿爷尚不知道在这柳栖霞心里,已经把他们俩当成了令人生厌的弃子,反倒是在那摩拳擦掌,乐不可滋的开始幻想起追捕几女的大计。

……………………………………

“小青姐,咱们出来找了多久了?”西北边陲某人迹罕到之地的苍茫山峦中,形神虽然清减许多,但容颜依旧秀丽无比的沈小艺拭去额头的香汗,转头望着一旁白发白衣,周身散发一股寒意,几乎要与山峦间积雪融成一体的夏小青,温声道。

“一年零一个月十五天十四个小时。”夏小青抬头向着云雾缭绕的冰峰山巅望了眼,话语中不带有分毫感情波动,缓缓道:“走吧,咱们再去山顶看看,说不好他现在就躲在哪个雪洞里面,故意在跟咱们玩捉迷藏,等着咱们去发现他。”

虽然言语清冷,容颜清冷,但一字一顿将离别的时间娓娓道来,连一丝半毫都不曾偏差,足见夏小青用情之深,也足见她对林白的想念。

“小青姐,你还是歇歇吧,咱们找了这么久,也不急于这一时。你身子的底子本来就差,要是再这么折腾下去,恐怕还没找到那臭家伙,你的身体就先垮了,到时候心疼的还是他。”听到这句话,一旁的宁欢颜急忙伸手握住她冰冷的小手,急声道。

夏小青的体质属于阴虚,尤其是经历了那场天地大变,林白失踪的大祸之后,在心神俱损的打击下,夏小青的形容一天比一天枯槁,就宁欢颜看来,若不是还有寻找林白的这个信念支撑着夏小青的身体,恐怕还不等她爬到雪峰此处,人就已经病倒在途中了。

“我没事。”夏小青倔强无比的摇了摇头,丝毫不做退让,沉声道:“不管是穷尽天涯海角,不管是寒冰雪峰,还是茫茫大漠,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都要坚持下去,和你们一道,一定要把林白找出来,问问他这么欺负我们好玩不好玩……”

话语落下,场内寂静一片,几女的脸上均是有一丝淡淡的哀伤划过。

山风起,冥冥中有风雪呜咽而生,似乎是被几女的痴情而感动,为之而泪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