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20章 奇怪的梦(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38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石头,你最近好像有些不大对劲啊,怎么天天往秀秀家里跑,是不是被咬上瘾了,还想再让秀秀咬你一口?”背着阿润赶到山下后,看着满头大汗,脸颊通红,显然是一路狂奔过来的石头,林白略带促狭的调侃道。

虽然当天石头的表现实在是不怎么样,但自从那件事情之后,石头却是也变得像个跟屁虫一样,如阿润一般,黏在林白的身边。而且接触多了之后,林白还是发现,这个山村少年,心思实际上还是极其淳朴可亲的,当日种种,不过是被吓怕了而已。

而且更让林白纳闷的是,石头除了每天黏着他之外,每天都要往秀秀家跑七八个来回,去了也不多说话,见秀秀没醒,就闷着头替那老两口干活。

刚开始的时候,秀秀父母对石头的举动还有抵触,后来见实在是没办法拦住这小子,也就由得他去做那些事儿,而且他们老两口每天忙着照顾秀秀,也实在没时间去做那些杂活,有石头这个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帮忙,的确是能轻松不少。

而且这石头又是个孤儿,大小伙子平时连做饭炒菜都不会,让他帮了忙,也能留他在家里吃顿热饭热菜,不用让他回家冰锅冷灶的凑合。

“哪有的事!”石头听到林白这话,脸顿时胀得通红一片,就连脖子也都满是红晕,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连连道:“我是看阿叔阿婶照顾秀秀妹子可怜,我要不帮他们的话,那些事情就没人替他们做,而且秀秀和我都有蛊,也算同病相怜。”

“真的只是这样?”林白哪里会信这小子的鬼话,促狭笑道。他那点儿鬼心思,林白早已是看的明明白白,恐怕是被咬了那一口后,后来又看秀秀可怜,这小伙子心里边是对秀秀暗暗生了情愫,只不过是藏在心里边,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真的就是这样!”石头梗着脖子点了点头,信誓旦旦道:“我不骗你!”

“那就好,我前两天听阿叔阿婶说,要等秀秀好了之后,给她找个好婆家,远远的嫁出去,你最好没有其他的想法,不然的话可就要受苦了。”林白嘿然一笑,半真半假道。

这话真的地方是,据他所知,秀秀父母的确是有想搬家换个地方的打算,毕竟这件事情一闹,要让这一家人再在这个伤心地过活,实在是心里不舒坦;假的则是,那老两口已经偷偷跟林白商量过,他们老两口看石头这孩子憨厚,想让秀秀托付给这小子。

而林白之所以偷换概念说这话,不过是诈诈他,好探探他的心思罢了。

“嫁人好……”石头听到林白这话,故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点了点头,但说话时候那种失落劲儿,就算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看到他这模样,林白顿时哈哈大笑不止,而趴在林白背上的阿润,也是快要笑得直不起头了。秀秀父母在跟林白商量这事情的时候,她也在场,如何不知道内情,如今看到林白故意逗石头,看着他空空落落的表情,实在是觉得可笑得紧。

但这思路刚一出来,小丫头心里却也不禁有些紧张。木木哥的状态一天比一天好,要是有一天他突然想起来以前的事情,要离开村落的时候,自己会不会也像石头一样失落?

但林白哪里知道背上这小丫头的心思,扯着步子,三步并作两步,不过一会儿功夫就赶到了秀秀家里。他刚一走进院子,秀秀父母听见动静就赶紧迎了出来,一看到是林白,什么话都没多说,朝着林白就倒头就跪了下来。

林白哪里经得起这阵势,赶紧放下阿润,就去掺扶这老两口。

“木木,你就让我们拜拜你吧。秀秀惹了不该惹的东西,要不是木木你有本事,把他救回来的话,我们一家三口现在怕是都已经没了。”秀秀妈泪眼婆娑道。

林白连连摆手,示意阿润和石头把这老两口搀起来后,温声道:“我出手是应该的,我就是莫名其妙懂这些东西,总不能看着秀秀妹子被火烧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这也是给自己积福的。你们两位老人家要是再拜我,我积得这点儿福,怕就是要折了!”

被林白这么一说,秀秀父母才算消停了下来,只是抹着眼泪,不断念叨着感恩戴德的话。

好容易把这老两口劝好,林白才跟着他们走进了房间,去看看秀秀的状态。

虽然将养了这么些天,但是秀秀的脸上却还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灰败之气,而且整个面颊都已经凹陷了进去,脸上更是有长长短短的血痂,整个人看上去可怜无比。

“木木,秀秀没事儿了吧?”秀秀父母如今已是把林白看做天上下凡的神仙,问个不停。

“没事儿,再休息几天就可以了,可以适当给她补补身子,吃些鸡蛋什么的,但是荤菜油腻的还是不要碰。”林白点了点头,连忙出言宽慰这对老夫妻的可怜父母心。

之前那一战,林白已是用罡气把秀秀体内的发丝蛊尽数给逼了出来,又用符箓把那些发丝蛊给断了根。

而秀秀之所以昏迷不醒,则是因为那些蛊虫吸食了她体内太多的精血,导致身体太虚弱引起的。也幸亏秀秀如今年纪还轻,若是换了年纪大的,被蛊虫这么伤了身体的根本,就算是将养也不可能将养过来的,而以秀秀的年纪,只要调养两年,自然就会复原。

“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听到林白下了断言,老两口悬着的心这才算是放了下来,脸上更满是激动的热泪,又要扯着秀秀给林白磕头,秀秀也是气若游丝的对林白千恩万谢道:“木木,谢谢你,要不是你,我这条命就没了。”

“阿叔阿婶,你们可千万别再这样了,秀秀身子这么弱,就让她在床上好好休息。”林白急忙伸手拦住,然后劝住了秀秀,又寒暄了几句后,盯着秀秀的双眼,缓缓道:“秀秀,我问你点儿事情,你还记得你发病之前的事情么?”

“我……记得一些……”沉默许久之后,秀秀缓缓点了点头,但眼角却是不自禁的颤动不停,面色也开始变得有些青白,甚至连声音都有些颤抖,足见她脑海中的那些记忆,即便过去这么多天,仍旧恐怖无比,“我记得,我是先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