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21章 奇怪的梦(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奇怪的梦,不会真是跟祝祭婆婆说的一样,秀秀你是沾上了脏东西?”听到秀秀的话,石头吓了一大跳,忍不住惊呼出声,更是扭头向着四下张望不止。

看着石头那模样,在场的除却林白外,身上都是不禁起了一层白毛汗,也是提心吊胆无比,而且更是莫名其妙的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躲在暗处,在偷偷的窥视他们。

尤其是秀秀,一听到石头的话,本就虚弱的小脸更是吓得惨白一片,话都说不下去了。

“哪那么多脏东西,别在那自己吓唬自己……”林白苦笑着摆了摆手,示意石头别在那危言耸听,然后柔声看着秀秀道:“不用怕,还记得什么,就说什么,不着急,慢慢讲。”

话语声温柔无比,传到诸人的耳中使得他们觉得这声音忽近忽远,而且莫名心中就变得安宁下来,甚至还有一些飘入云端的淡淡晕眩感在脑海中生出。

而这话音一落,秀秀的脸色顿时好看了许多,呼吸也渐渐变得没先前那么剧烈。

能出现这样的效果,自然是因为林白在话语声中动了一点儿小手脚,用念诵《清心咒》的频率,将这话说出了口,这法子用来安抚受惊了的人,可说是再好不过。

只是让林白狐疑的是,就像先前他在对付发丝蛊的时候一样,这些玄妙的手段就像是身体自然而然使用的,根本不受他的控制,好像记忆已经深刻在每一块肌肉中,随心而动。

这诡异的手段让林白愈发疑惑,叫他不禁开始好奇自己以前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又拥有着怎样的手段,为什么会和普通人相比起来,有着这么多的不同?

就在林白疑惑之时,秀秀已经开始缓缓讲述起她那个诡异的梦境,虽然因为清心咒的缘故,心神平静了许多,但说话的时候,却还是有着一丝颤音,足见当夜的记忆是何等恐怖。

冬日里山中的生活很平凡,尤其是像秀秀这么大的女孩儿,所做的事情更是无比简单,无非就是浆洗浆洗衣服,帮着家里做些缝缝补补的针线活,或者是做些饭菜什么的。

在秀秀出事的那一天,她所做的事情也是和往常一般无二,吃过晚饭之后,陪着家里的二老唠了会嗑儿,然后就回屋睡觉,但恐怖的事情就是从她进入梦乡的那一刻开始的。

就在秀秀睡得模模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到屋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动静。女孩儿家家独处一室,最怕的就是有陌生人突然进来,而且寨落里也不是没有那种游手好闲的闲汉,秀秀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有人想趁着天黑摸进自己的房间,做那种下作的事情。

当时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放声大喊,好让父母尽快赶过来,但邪门的是,不管秀秀怎么用力,即便是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嘴长得很大,但是却连一点儿声音都喊不出来……

这诡异的事情着实把秀秀吓着了,她不禁想起了寨落里那些阿婶什么闲谈时候说过的迷香之类的东西,当时就以为自己也是中了这样的道儿。

不过秀秀倒也不是那种遇到紧急状况就没主见的女孩儿,喊不出声,她就想用力挣扎,想要让自己从床上滚下来,或者是把什么东西踢翻,好让父母从睡梦里惊醒过来。

但更邪门的是,不管她怎么挣扎,身体却是根本无法挪动分毫,就像是四肢手脚都被人用绳索捆绑上了一样,连一分一点的动静都做不出来。

不仅如此,越是挣扎,秀秀就觉得自己越是疲惫,好像身体想要迫切无比的进入睡眠,而且眼前看到的画面更是在不断变黑,意识也开始渐渐地模糊,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极其困难。

梦靥。听到此处,林白眉头不禁拧起了个疙瘩,秀秀所说的这些情况和梦靥几乎如出一辙,不过梦靥形成的原因极多,既有邪煞侵入体内的可能,也有睡姿不正确种种,仅凭秀秀现在所说的情况,根本无法判定她当时经历的梦靥是属于哪一种……

“猫,就在我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无法呼吸的时候,我看到在我的脸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黑漆漆的猫头,那只猫的脑袋都已经快贴到我鼻子上了,甚至我都能感觉到猫鼻子的那种冰冷湿濡的感觉……”就在此时,秀秀的身体突然开始颤抖起来,言语也变得断断续续。

猫头?!听到秀秀这话,林白的心不禁骤然紧了一下,不管是属于哪一种梦靥,在那些梦靥里所看到的画面,无非就是一些模糊不清的人影。而且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很多人会把梦靥称之为鬼压床,把看到的那些模糊不清的人影,当成是鬼魂的形体。

可是不管是哪种梦靥,都不可能出现像秀秀说的这样,会有一个猫头出现的情况,甚至秀秀还能说出来猫鼻子的湿冷。这种诡异的感知,也是根本不可能出现在梦靥中的,而她能够记的这么清楚,便说明当时记忆的深刻,而且看秀秀现在的神情,也完全不似作伪!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想到此节,林白眉头拧得疙瘩便越来越深。

“而且当时我能感觉得到,那个黑猫头不但在靠近我,而且就像是已经扎进了我的脑袋里面一样,甚至我感觉连我看到的东西都开始不一样了,好像我看到的那些东西,不是我看到的,是那只猫看到的……”就在林白狐疑之时,秀秀的讲述变得愈发离奇起来。

这怎么可能?!听到秀秀这话,石头和阿润的额头已是布满冷汗,眼珠子更是骨碌碌往四下逡巡不停,生怕从什么角落里钻出来个黑猫头。

不仅仅是他们,就连林白此时也是完全愣住了。秀秀所讲述的这些细节之离奇,已经远远超出了他脑海中那些记忆里有关梦靥的记载。而且按照那些记忆,秀秀的这种情况不仅不像是梦靥,倒更像是被人用阴煞控制了神识时,脑海所产生的幻象。

但是按照脑海中的那些记忆,好像掌握这种用阴煞控制神识手段的人,放眼世间也是凤毛麟角。这也的人物,怎么可能出现在这偏僻的小寨落里?而且村落最近也根本没有什么外人出现过,最重要的是,即便是有那样的人,又怎么会拿这手段对付一个普通的小丫头?

“后来的记忆就变得断断续续了,我记得我好像从床上爬了起来,然后走出了屋子,顺着夜路,去了祖坟祠堂那里……”就在此时,秀秀的神情变得愈发紧张起来,脸上的神情也愈发紧张,话音更是颤抖的厉害,“后来我看到……我看到……”

话还没说完,秀秀却是突然紧紧咬紧了嘴唇,而且嘴唇的色泽更是彻底变成了青紫色,就连瞳孔都是急剧收缩,呼吸更是急促得像是拉风箱一样,胸脯急速起伏不定。

这是人在遇到极端恐惧情况时才会有的表现,而秀秀表现出这种情况,足见她脑海中的那记忆是该有何等的恐怖,是以即便是过去了这么多时间,也还是惊悚到此种地步。

“秀秀……秀秀……”看到秀秀这模样,秀秀父母着实慌了神,紧紧握住秀秀的手,脸上满是惊慌失措的神情,急声道:“秀秀,你醒醒,你可别再吓我们了!木木,秀秀这是又怎么了,是蛊虫没弄干净,还是又被脏东西沾在了身上……”

从西秀讲述记忆至今,这些话语里的内容着实叫人匪夷所思到了极致,就连林白都震惊如斯,更不用说是她这对朴实的老父母,此时他们几乎已经确认秀秀当天是被脏东西冲撞了。

“宁神,静气!”听到老两口急促的话语,林白才从震惊之中清醒过来,伸手朝着秀秀脑后的黑甜穴轻轻一拂,口中轻叱四字之后,缓缓道:“秀秀,不要慌,不要怕,我们都在你身边,你究竟是看到了什么,你究竟遇到了什么,慢慢说。”

黑甜穴乃是人体主管精神的穴窍,而林白这随手一拂,更是轻轻注入了些许轻灵气息,而且他喊出‘宁神静气’四字时,更是用上了一些佛门狮子吼的诀窍,声音宏大倒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可以庇护人的心神,使人心中的诸多恐怖邪念能够消散成空。

经过这一番动作和劝慰之后,秀秀的情绪才渐渐平复了下来,虽然面庞上微微有了些红晕,呼吸也变得平静了许多,但眼神深处,却还是带着一抹重重的恐惧。

而随着秀秀的叙述,似乎所有人都跟随着她的记忆,回到了那个诡异无比的夜晚。

寨落内人丁本就不怎么旺盛,而且又没有过多的娱乐设施,一入夜就变得寂静无比。

但那一夜似乎要比寻常的时候还要寂静几分,甚至连虫鸣鸟语和风声都完全没了,整个寨落就像是从人世间隔离开来,成为了一片寂静的死地一样,没有任何人烟气息。

而秀秀就那样迈着细碎的步子,缓缓行走在森冷林立的坟茔之间。苗人崇尚鬼神之说,对祖坟修建的分外庄严,而那夜又是星月无光,杂草从立间,那些坟茔看上去就更加恐怖!

而在这漆黑无垠的坟茔之中,唯有祖坟祠堂内,有一点幽幽的光亮向着四下传来。

不知为何,望着那亮光,秀秀的心变得莫名期盼,似乎恨不能一步冲到那亮光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