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22章 奇怪的梦(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0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夜色清冷的吓人,虽然已过了隆冬时节,但不知为何,却叫人觉得这四周的杂草上就像是结了一层重重的冰霜一样,一股逼人的寒气,在不断从脚底板透到心窝子里。

而祖坟祠堂里出现的那一点儿亮光,也像是被寒冷冰冷了一样,只有幽幽一线,在屋内摇晃不定,透着一股子说不出的诡异,甚至有些叫人毛骨悚然的感觉。

而秀秀就在这样的冰寒之下,盲目无比的迈着脚步,一点一点的靠近祠堂。

不知为何,往昔总是被锁得严严实实的祖坟祠堂,今夜竟然门户大开,根本没费任何力气,秀秀便将祠堂的大门推开,然后她就看到了一幅,让她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恐怖画面。

“我看到……我看到……”虽然林白已对秀秀用了安抚穴窍和狮子吼静神的手段,但说到此处的时候,秀秀脸上仍然带着一抹不可掩饰的惊惧,嘴唇更是又变成了青紫色,但话音尽管哆哆嗦嗦,还是将所看到的事情完整的说了出来。

“我看到祝祭婆婆躺在地上,她脸上全部都是那种像是被猫抓烂了一样的血痕,而且身上也还有很多很重的伤痕,血已经在地上蔓延开来,祠堂的地面上到处都是鲜红的血液,并且婆婆的表情也很奇怪,双眼直勾勾的看着祠堂屋顶,似乎被什么恐怖的东西吓到了……”

话语声虽然轻微,但传入诸人耳中,却是叫所有人都觉得毛骨悚然到了极致,而且有一股滔天的波浪在所有人的心中晃荡起来,似乎要把他们的神智都完全冲垮!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双眼紧紧盯着秀秀那已经没有任何血色的面庞,林白脸上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原因很简单,因为如果秀秀那夜看到的画面,如果是真的的话,能够解释那一切的,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祝祭婆婆在那夜已经死于非命了!

可是按照当初祛除蛊毒时候所看到的画面,祝祭婆婆根本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脸上更是没有半点儿秀秀所说的那种血痕,反倒是秀秀自己脸上布满了惨不忍睹的血痕!

可是秀秀的那种恐慌也绝对不可能是单单看到幻象后,所能表现出来的。而这就形成了一个极大的矛盾,难不成这祝祭婆婆还是两个人,一个死了,一个还活着?!

“后来呢,你后来又看到了些什么?”沉默许久后,林白双眼直视秀秀的双眼,沉声道。

“没有了,后来我什么都不记得了。”秀秀缓缓摇了摇头,虽然声调稍稍平静了一些,但神情中仍然还有着浓的化不开的恐惧,“我再记得的事情,就是被你们围着,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秀秀,你确定你一点儿都不记得了?”沉默许久后,林白目光如同洞穿一切的繁星,直视秀秀眼眸的深处,沉声道。据林白脑中的那些残存记忆所知,发丝蛊虽然诡异,但是根本没有操纵人的意识这一说法,更是不可能把人的记忆抹除掉一部分。

而秀秀却说她什么都不记得了,那就只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秀秀在故意对自己说谎;而另一个原因,就是冥冥之中有一种外力,控制了秀秀的神智,让她不记得自己做过了什么。

“我确定,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沉默许久后,秀秀缓缓摇头,神色没有丝毫作伪。

“秀秀姐不会是真像祝祭婆婆说的那样,被脏东西上了身体吧?”阿润壮着胆子向四周看了看,然后仍然觉得不放心,又靠近了林白一些,这才缓缓道:“咱们后来也不是没看到祝祭婆婆,她可是好好的,没有一点儿秀秀姐说的那种情况啊!”

“我也不确定。”林白缓缓摇头,随口应了一句,不过这话一出口,却是把诸人给吓了个半死,一群人都朝着他紧紧围了过来,看到这情况,林白才苦笑着接着道:“不过这世上没那么多脏东西的,应该是因为其他的原因。阿叔阿婶,秀秀以前有没有梦游的习惯?”

按照林白脑海中的记忆,秀秀所说的情况,和梦游极其相似。梦游中的人,的确是对自己在梦游的时候做了什么,经历过什么,都毫不知情。

不过按林白所知,梦游是人特殊的体质造成的,只要有一次梦游,就会有第二次。

“秀秀没有梦游过啊……”秀秀父母闻言思索了半晌,摇了摇头。

没有梦游过的情况?听到这话,林白眉头不禁一皱。按照秀秀的年纪,如果她真有梦游的体质,那很早之前就应该已经有过类似的事情才对,不可能说到这年纪了才第一次梦游。

看到林白的脸色阴沉下来,而且疑惑之色越来越重,秀秀父母愈发担心起来,提心吊胆的望着林白,急声道:“木木,秀秀这到底是怎么了,她以后不会再这样了吧?”

“应该不会。”林白轻笑着摆了摆手,沉吟片刻之后,脸上露出一丝尴尬的神色,向着秀秀低声道:“秀秀,我问你一件事情,你那天身上是不是有些不舒服,那个来了没有?”

“那个?哪个?”听到林白这没头没脑的话,石头脸上满是好奇宝宝的神情。

但和石头的神情不同,阿润和秀秀却是脸胀得通红,而且阿润更是在心中低低的埋怨,木木哥也真是的,女孩子来大姨妈的事情居然也问,也不怕秀秀姐害臊。

“是那个来的第一天。”秀秀红着脸,声音恍如蚊蚋鸣叫,恍若游丝。

“这就对了,总算是有个解释了。”林白听到这话,一拍大腿,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轻笑道:“原来是这样,我看咱们这些人还是瞎担心了。”

“怎么白担心了?秀秀姐来那个,和她出了这事儿又有什么关系?木木哥你怎么就知道是出了什么事儿了?”看着林白这一脸释然的表情,阿润等人的好奇心着实被掉了起来,眼巴巴的看着林白,急声追问道:“木木哥,你别卖关子,赶紧告诉我们呀!”

“这事儿说起来就简单了。”林白轻轻一笑,便温声细语的向诸人解释起来:

祖坟祠堂是供奉祖宗的地方,而且一些宗族事务也都是在这里处理,所以这种地方的煞气极重,而且一般情况下还都是属于那种阳煞。

女性身体属阴性,在这种阳煞充裕的地方,就容易受到损害。尤其是在女人在经历一些特殊情况,例如一个月来一次的好朋友,来看望她们的时候,阴性的体质就会变得更厉害,而且还会有一丝类似于阴煞的转变,很容易和祠堂内的阳煞起冲突。

有道是阴阳相克,祠堂内的阳煞气息在感受到阴煞的存在后,自然而然就会和阴煞产生抗争,从而导致秀秀的心神出现极大的波动,甚至还会出现种种幻象。

“原来是这样,秀秀之前看到的那些东西原来都是假的啊,还吓了我一大跳。”秀秀父母闻言脸上顿时露出欢喜之色,忧虑更是一扫而空,嬉笑道:“看起来祝祭婆婆之前说的还是对的,秀秀的确是冲撞了祖坟祠堂里的神灵,不过那些发丝蛊又是怎么回事儿?”

“蛊毒这种东西,可不仅仅是人能培养的,毒虫相争,也会孕育出蛊毒,可能是秀秀之前不小心去了什么地方,沾染上了这些东西。也正是因为她身上沾上了这些东西,所以看到的画面才会更加恐怖。”林白轻轻一笑,温声解释道。

“谢天谢地,没有脏东西就好。”秀秀父母也是长舒了一口气,不过却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还是没有理清,思忖半晌后,看着林白道:“那秀秀做的那个噩梦又是怎么回事儿?”

“应该也是那发丝蛊导致的,她那天体质本来就阴虚,蛊毒又吞了些精血,让身体变得更虚弱了。人的精气神弱了,自然就会看到幻象。应该也是因为那个原因,所以她才会梦靥,并且出现梦游的情况,不小心就进了祠堂。”林白笑眯眯的解释道,一幅若无其事的样子。

“原来是这样,那就太好了!”秀秀父母听到林白这话,顿时欢天喜地,紧紧握住秀秀的手,略带些埋怨道:“你这丫头以后可别乱往山上去了,就在家里好好歇着。”

“木木哥,你们说的那个来了,究竟是哪个啊?还说秀秀每个月都有好朋友来看她,究竟是什么好朋友啊,我怎么从来没见过?”石头脸上满是迷惘,挠着头,憨声憨气道。

“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林白轻笑着起身,拍了拍木木的肩膀,然后就像是漫不经心一样,淡淡道:“石头你这些天也别乱跑,就老老实实陪在秀秀身边,你身子壮实,阳气重,有你在她身边,就算真有什么脏东西,也肯定不敢过来。不过要记住,千万别再靠近祠堂了!”

“秀秀和阿叔阿婶他们不是要搬走么?”石头闻言先是一愣,然后等看到林白促狭的笑意,还有秀秀父母殷切的目光,顿时明白自己之前被林白耍了,脸顿时胀得通红,不过还是将胸口拍得震天响道:“这事儿就包我身上了,有我在,什么牛鬼蛇神都近不了秀秀的身!”

一切症结都已解决,答案似乎皆大欢喜,但阿润分明看到林白的眼眸深处还有一丝隐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