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23章 疑云重重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木木哥,你是不是在骗秀秀姐、石头哥哥和阿叔阿婶他们?”

从秀秀家出来的时候,天色已暮,夜色从四方升起,将村落笼罩其中,安宁无比。但自从秀秀家走出来开始,阿润就有些心不在焉,朝着一颗小石子踢了大半天后,这才缓缓抬头,向着林白疑声发问,小脸蛋上写满了浓重的狐疑之色。

“我的演技就这么差么,竟然连小阿润都没骗过去?”听到阿润的话,林白先是一愣,然后颇为惊讶的转头望着阿润那紧张的神色,缓缓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就是一种感觉,感觉木木哥你说的话好像和你心里想的事情不一样。”阿润见林白并没有欺瞒自己的意思,小脸上这才又挂上了一丝笑意,但还是颇为疑惑道:“既然秀秀姐的事情没有木木哥你说的那么简单,那你为什么要骗阿叔阿婶他们呢?”

“我骗他们,是为了让他们安心,不想让他们多想。秀秀的事情,里面有太多不可思议的东西,是他们根本猜想不到的,而且他们知道的越多,心里就会越恐惧,这对秀秀病情的好转没有任何好处,所以我才会这么说。”林白轻笑着摸了摸阿润的脑袋,温声道。

诚如阿润所言,林白先前在秀秀家说的那些话,的确是半真半假,更多的则是为了安慰秀秀他们一家子人,不让他们知晓太多的内情,也是为了保护他们,不让他们过于担心。

实际上秀秀看到的那些画面,根据林白脑海中存在的记忆,可以说是已经完全排除了梦靥和梦游的可能,无论是这两者中的哪一个,都不可能让秀秀出现这样的情况。

而且发丝蛊的事情,又岂是他说的那么简单。自然界之中,毒虫相争,的确是会造成蛊虫不假,但发丝蛊却是要以中术人的发丝为引,才能培育出来。如果真的只是秀秀上山一趟,就能沾染上发丝蛊,那这十万大山里面岂不是到处都是横行的蛊虫!

他所说的那些劝慰秀秀一家人的话里,唯一一件真的,就是秀秀当初身上的确是来了大姨妈这件事,身处于经期的女人,身体的确是会出现类似于阴煞的情况,而且在这种状态下,进入祖坟祠堂这种阳煞之地,的确是可能出现冲撞的情况,导致某些异常。

但秀秀的情况却远不是他给他们讲述的那样简单,而且就林白看来,秀秀之所以遇到这么多恐怖的事情,罪魁祸首恐怕就是因为她那夜恰好来了大姨妈。

在林白看来,就是因为秀秀那夜来了大姨妈,身上的气息变得多了些阴煞的气息,所以才会吸引到了某些存在,才会选择秀秀下手,在她身上中下了发丝蛊。

而那个存在,在林白想来,有很大的可能就是祝祭婆婆!

先前通过秀秀的描述,他已经基本上确定,秀秀所看到的画面不可能是因为冲撞了祖坟祠堂的东西而出现的幻象,而应该是真真切切的事实。

如果秀秀所见为实的话,那祝祭婆婆应该的确是已经死了才对!但诡异的是,在先前闹腾的时候,祝祭婆婆却是好端端的站在诸人的面前,而且看上去没有丝毫异常。

这样一来,事情就变得更古怪了!而且让林白更加不能理解的是,假如祝祭婆婆已经死了的话,那现在这个‘祝祭婆婆’又是怎么回事儿?而且她这么处心积虑的对付秀秀这么个完全没有任何异常之处的女孩儿,又是有着什么不能言说的原因?

但林白很清楚的是,虽然一切的疑团都指向了祝祭婆婆,但是他根本不能在石头和秀秀父母面前表现出来。这倒不是他不相信这几人,而是因为通过自己这一段时间的记忆来看,祝祭婆婆在寨落里的地位极高,可以说是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没有任何人会去不信赖她!

这是一种经过了多年时间后养成的习惯,对祝祭婆婆的尊重,已经刻在了他们这些人的骨子里。从当日祝祭婆婆要放火焚烧秀秀,却没有任何人反对,而且即便是秀秀父母,在事后也没有对祝祭婆婆表现出任何不满,就可以看出,他们心中对祝祭婆婆的尊崇。

假如林白现在把疑团,完全扔在这些已经习惯了尊崇祝祭婆婆的人的面前,纵然林白是救过秀秀一命的人,他们恐怕也不会相信林白所说的这些话,甚至很有可能反过来怀疑林白的居心,就算是偷偷把这些事情讲述给祝祭婆婆去,也是不无可能的事。

而且秀秀父母刚刚经历过了一场大悲大喜,秀秀的身体更是因为发丝蛊的折腾,精血匮乏,假若自己现在再不去宽慰他们,反倒是又扔给他们这么多疑团的话,恐怕会大大加重他们身心的负担,说不好在那种惊惧之下,一家三口全部病倒都不是没有可能。

而这样的情况,显然是林白所不愿看到的,若不然的话,他也不会选择去救秀秀。

所以他就只能给他们编造一个可以解释这一切的答案,让他们放下心中的顾虑,能够更好的面对接下来的生活,让他们的心里不用再有那么多的负担。

而且值得庆幸的是,寨落里的人虽然尊崇鬼神,但是对这些东西懂得并不多,而且之前林白在收拾蛊虫的时候,又表现出了那样匪夷所思的手段,叫他们冥冥中对林白多了许多敬畏之感。所以尽管林白之前的解释可以说是漏洞百出,但也不会让他们心中存疑。

不过让林白没想到的是,自己辛辛苦苦演的这场戏,却是没骗过心细如发的阿润。

“既然你看出来我是在骗他们,那你为什么不在当时就把疑惑说出来?”沉默许久之后,林白转头望向月色下阿润那张看上去无比清丽的面颊,轻笑着问道。

“虽然我不知道木木哥说谎是为了什么,但我知道你肯定是不会害秀秀姐的,所以我就没说。”阿润甜甜一笑,不过感受着夜里的凉意,再想想秀秀之前的话,还是有点儿畏惧的贴近林白一些,然后有些担心的看着林白道:“那秀秀姐以后会不会再有什么事儿?”

“应该不会。”看到阿润担心的模样,林白心中不禁感慨这小姑娘的善良,伸手握住阿润的小手后,带着促狭的笑意道:“而且我把石头留在了那里,他现在一心想着和秀秀在一块,肯定是照看的极其细心,哪怕是发现一点儿不对劲的地方,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我。”

“木木哥你算计的真是厉害,把每一个可能都算上了,不过这么一来,石头看起来真是要感激你感激到不行,给了他这么好一个亲近秀秀姐的机会。”听到林白这话,阿润不禁轻笑出声,银铃般的笑声在夜色里弥漫开来,显得分外动听和纯真。

虽然笑声动听,但在阿润那漆黑如宝石般的眸子深处,却是有着一丝担忧和害羞。

担忧的是,木木哥说的这些事情都太过恐怖,如果真的再继续下去,会不会出现什么让木木哥再受伤的事情,会不会让木木哥又变成以前的傻木木!

害羞的是,一提到石头,她就不禁想起了石头那个有关‘好朋友’的问话,以及这么长久接触下来,秀秀姐和石头哥两个人应该能走到一起,成为般配的一对。而这些都让她不自禁的开始幻象未来陪着自己的会是一个怎样的人,能不能像木木哥一样厉害?

“阿润,我问你一件事情,秀秀出事儿的那天,是谁发现她进了祠堂的?”林白哪里知道阿润这小丫头心里的思绪,只是在想着这些纷繁复杂的疑云。

“我想想……”被林白的话语惊醒后,再想到刚才自己想的那些东西,阿润的面颊顿时羞得一片通红,幸好这是在夜色中,并不会被人发觉,这才定了定神,皱眉想了半晌后,道:“我听他们说,好像是祝祭婆婆发现秀秀姐进了祠堂里面的。”

“看起来还真是这样,那这些事情应该就八九不离十了。”林白闻言没有言语,沉吟许久后,没头没脑的嘟囔了一句,然后向阿润笑问道:“阿润,你胆子大不大,敢不敢跟木木哥去祠堂里转一圈,看看祠堂那边到底是怎么样?”

“木木哥你也太小看人了,我胆子可大着呢,有什么不敢的!”阿润一听这话,顿时有些不乐意了,觉得林白小觑了她,刚硬气无比的回了一句后,再一想到秀秀说的那些话,不禁又觉得有些害怕,向着四下看了看后,道:“木木哥,我不会也变成秀秀姐之前那样吧?而且你之前不是也说了,我们这些女孩儿最好还是不要靠近祠堂么?”

“阿润你也太小看人了,有木木哥在你身边,你能出什么事情!”看着这小丫头片子又想冒充胆大,但又前怕狼后怕虎的模样,林白便学着阿润先前大吹大擂的口气,轻笑着调侃了一句后,接着道:“木木哥说的是特殊情况下不要靠近,而且有我陪着,怕什么!”

“木木哥最厉害了,有你在,什么都不怕!”听到林白语气里的宠溺味道,那点儿害怕也是被抛到了九霄云外,阿润也毫不吝惜自己的溢美之词,马屁直把林白拍到了九霄云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