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24章 鬼看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深沉的夜色下,那庄严神圣的祖坟祠堂,就像是一只择人而噬的猛兽一样,似乎只要走进那里面,就等于是走进了猛兽的脏腑里面,会被它吞得连一点儿骨头渣子都剩不下来。

不仅如此,越是靠近祖坟祠堂,夜色就越是森寒,似乎一切生物的足迹都在这里断绝了,只剩下无边的寂静,似乎连山风都在这里停止了流动。

“木木哥,我有点儿怕……”虽然有林白打气,但阿润毕竟年纪还小,尤其是看着黑漆漆的夜幕,还有周遭那些林立的坟丘,以及周围那种鬼气森森的感觉,心里不禁有些打鼓,紧紧抓着林白的手,小脸上写满了惊惧,急声道:“要不咱们回去吧?”

听到阿润的话,林白缓缓停下了脚步,望着远处黑沉沉的墓地,心中也开始有些犹豫。

“咱们再往里面转转,我再看看。”沉吟片刻后,林白轻轻握住小丫头的手,温声道:“你跟在木木哥旁边,要是有什么事情不对劲的话,咱们就赶紧往回跑好了。”

“好,我听木木哥的。”阿润犹豫了许久,这才一咬牙,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哼唱起歌谣,似乎是想要给自己壮壮胆子,但可惜她唱歌的声音里,还是带着一丝颤抖。

听着小丫头那颤抖的歌声,林白轻轻笑了笑,没有再言语,只是紧紧握住了她的手,试图把自己心中的镇定传进小丫头心里边,好让她能觉得稍微放松一些。

执意让阿润陪在自己身边,实际上并不是林白害怕寂寞,或者说是想要找个伴当那么简单。而是他觉得秀秀出的这档子事儿,实在是怪异的紧,如果一切真的像是自己推断的那样,和祝祭婆婆有关的话,而那日自己祛除蛊虫的手段,也都悉数被她察觉。

在这种情况下,难保那不知真假的祝祭婆婆会想一些办法来对付自己,把变数消弭到最小的范畴,而现在自己最大的软肋,就是身边这小丫头。

如果‘祝祭婆婆’是打算让自己陷入被动的话,最好的办法便是对阿润下手,来要挟自己。正是出于这个原因,所以林白才会执意让阿润跟在自己身边,这样的话,自己就能够随时随地的守护她的安全,不让她受到什么侵害。

墓地安静的就像是一潭死水,只剩下林白和阿润一轻一重的脚步声,在夜色中回荡。这种寂静和森寒的感觉,就像是从来都不曾有人来过这里,而那些深沉无比的黑夜,就像是一只张开的布袋口子,要把他们两个给装进去,让他们再无法看到天日。

尤其是行走在墓地间的时候,更是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森寒气息,更是叫人身上不自禁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许多负面情绪也开始不自觉的从心中升起。

而且不知为何,往昔祠堂内由各家供奉的长明灯,今夜竟然连一盏都没亮。需知道这些长明灯可是代表着寨落内这些山民们对祖宗神灵的敬畏,从当日那些人听闻秀秀冲撞了祖宗神灵之后的态度,就可看出他们心中的敬畏是何等深重,这长明灯一盏不亮,实在太诡异了!

而且最让人觉得无法解释的,从墓地到祠堂的这短短一条路,现在就像是没有了尽头一样,林白和阿润两人从进来之后走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却还是连祠堂的影子都没看到。

“木木哥,怎么找不到祠堂了?”不仅仅是林白发现了这个异常,在走了一段路后,阿润也发现了这个不对劲的地方,大眼睛向着四下逡巡片刻后,惶恐不安的对林白发问道。

“应该是咱们走错路了,等会儿应该就能找到祠堂的位置。”林白轻轻一笑,面上不动声色,见小丫头脸上仍然满是担忧,便又温声安慰道:“再找找,不行咱们就回去。”

虽然嘴上说着不行就回去,但林白心里焉能不知道,现在恐怕就算是真的想回去,也没有找到回路的办法了。走了这么久,夜色却依旧深重,而且周围更是不剩下半点儿亮光,从身体各处更是有丝丝森寒的冷气不断侵袭身体,这种情形和鬼打墙是何其的相似!

但如今这情形类似鬼打墙,但在林白的感觉中,似乎眼下的情况和自己记忆中残存着的那些鬼打墙的情况不尽相同。真正的鬼打墙,是在行走的时候,有分不清方向,自我感知模糊,不知道要往何处走,所以只能在原地打转。

但是在这墓地里面,不知为何,林白总是觉得,似乎冥冥中有什么东西正躲在暗处,偷偷窥探自己和阿润,而且就他的感觉而言,这似是而非‘鬼打墙’应该就是那东西弄出来的。

不过在林白的感知中,那股气息并不强大,应该不可能是‘祝祭婆婆’。因为按照这股气息的强度,根本不可能制造出发丝蛊。如果它连这点能力都没有,自然也不会是罪魁祸首。

“木木哥,我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看我们。”就在林白思忖这些的时候,阿润却是突然开腔,紧张兮兮的向着四下张望不止,大眼睛里写满了恐惧。

小孩子的灵识果然是要比普通人强一些。听到阿润这话,林白先是一愣,有些狐疑的向着阿润看了一眼,有些不明白她是怎么发现这件事情的,但转念一想,小孩子因为体内阴阳气息并未如成年人那样强大,所以周围的阴阳气息只要有一点儿变动,便能被他们敏锐觉察。

“不用怕,不是什么厉害的东西。”林白轻笑着摇摇头,安慰了阿润一句,然后淡淡道:“想用这么点儿东西来难为你木木哥我,实在是太小看我了。”

就在思忖的时候,林白脑海中残存的那些记忆,已经大致确认了那躲在暗处的是何物。

按照那些残存记忆中的记载,在古时候曾经有一种诡异的法门,在一些权贵官宦世家里流传。而这个法门便是‘鬼看门’,说的通俗点,就是通过‘养鬼’来看门。

这个‘鬼’并不是实际意义上的那种鬼,而是一种拥有某些阴煞能量的事物。但是想要找到这种事物,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即便是相师去做,都要耗费许多功夫。

之所以如此,便是因为这种拥有阴煞能量的事物,和寻常的阴煞事物完全不同,必须是那种天生就具有类似于‘鬼打墙’能力的才可以。

而大多数阴煞事物,不过是怨气冲天,而它们具有的功效,也大多是借助身体内的阴煞气息,来侵害人体,对身体的阴阳平衡造成损害,让人精神出现大的变故。

而像这种拥有类似‘鬼打墙’能力的阴煞事物,往往是数千个阴煞事物里面,都不见得能够出现一个,只有在那些曾经是古战场,或者是因为巨大灾难形成的乱葬岗里面,才会偶尔产生一个。而且阴煞自身也是会互相吞噬的,所以这事物的存世就更加稀少。

所以这种法门,普通人连想都不用想。同样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能够使用这个法门的,大多是能够请得起那种有真才实学的相师和奇门中人,而且掌握有大量的财力物力人力的贵人们。而且这法门的功效,也大多是借助这事物的功效,来看守贵族的陵寝,或者秘密宝库。

世间经过了这么多年的休养生息,而且人口不断的增多,类似的乱葬岗,和战场之类的东西,都已经荡然无存,阴煞力量更是少得可怜,这也就导致拥有类似‘鬼打墙’能力的阴煞事物愈发稀少,而且人的观念转变,所以这法门就渐渐失传,奇门中知晓此法的人也极少。

不过这种拥有‘鬼打墙’能力的阴煞事物固然能力诡异,但是它本体并没有太大的攻击能力,至多不过是拥有了一些能够制造幻象,叫人沉迷其中的手段。所以只要找到这个阴煞事物的位置,借助一些手段,保持心神的空灵,就可以轻易而举的将其解决。

但让林白有些不明白的是,如果记忆中的那些记载是准确的话,这种诡异莫测的阴煞事物又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偏远山村里面,而且寨落里面的那些人,又怎么可能会有财力、物力以及人力来给他们的祖坟设上这种屏障。

即便是被村落中人极为推崇的,真正的祝祭婆婆,恐怕也没有这种手段和这种见识,来布置这个诡异莫测的布局。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就更让林白确定现在的‘祝祭婆婆’有古怪。

“木木哥,那咱们现在怎么办,这黑魆魆的,咱们也看不到那东西不是?”虽然林白这话叫阿润心里边稍稍放松了一些,但望着周围黑黝黝的坟头,小家伙的心不禁提到了嗓子眼,紧紧贴着林白,担惊受怕道:“咱们俩不会一辈子被困在这里面吧?”

“放心吧,不会的,马上就能出去。”林白轻轻一笑,右手紧紧握住润儿的小手,缓缓道:“就这么点儿微末的手段,就想要难为住你木木哥,简直是痴人说梦。”

说着话,林白突然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闭上双眼。刚才在脑海中那些残破记忆,告知了他这诡异一幕产生的原因之后,顺带着也已经给了他解决的手段,只要依葫芦画瓢就行。

原本听到林白的话,阿润刚松了口气,可一看到他又突然闭上了眼,不禁又着急又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