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25章 灭煞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灵火自心,心神合一,眼所见处,上天下地,六道众生诸物,无论远近与否,无论声色如何,无所不能照见!天眼之下,得真见性,万事万物,均在我心!”

就在阿润以为林白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的时候,从林白口中突然有一串玄奥莫名的咒诀念诵而出,那声音恍若一阵清风,在深沉的夜幕下缓缓盘旋。

而且在那声音念诵出来的一刻,阿润觉得心中所有的恐怖全部当然无存,只剩下无边的空灵和寂静,仿佛此时自己所在的地方不是坟场,而是一处草长莺飞的桃花源。

但更叫阿润惊诧的事情还在后面,咒诀念诵出口后,林白的双眼陡然缓缓睁开,顺着他的双眼,有两道淡淡的金色光芒骤然飞散而出,犹如两盏探照灯,向着远处照射而去。

不知为何,望着林白眼中散出的金色光芒,阿润觉得自己所有的一切,在这目光的注视下都已无所遁形,甚至连心底深处的那些小秘密,也好像全被林白洞悉了一样。

而林白此时的感觉,也和阿润极其相似。在咒诀念诵出口,睁开双眼的那一刹那,林白只觉得自己眼前的事物好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那些阴暗的画面好像变得重叠在了一起一样,而且好像这天地之间的万事万物,都已经被他把握在心中,无所遁形。

而且在目光的逡巡下,周围的景致已然开始迅速的转变,周遭那些深沉不见五指的夜色,渐渐开始变得迷蒙起来,而且在头顶上方也有淡淡的星月光芒。

但最为诡异的是,在这目光的辉映下,林白发现在自己和阿润的身周,有一道道正在四处流动,带着冰冷阴寒感觉,如浓的化不开的墨汁般的黑色雾气。

而在这些如浓墨般的黑色雾气连接的位置,此时此刻,正有一团无比浓郁的阴郁气息,而且那气息就像是感触到了林白目光的注视一般,形状陡然开始变化,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便变作了阿润的模样,无论身材眉眼,都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眼神变得无比阴狠。

而且那张脸虽然没有任何异常的地方,但只要看到,就让人觉得心中发毛。因为在那张脸上,你看不到任何的生气,那是一种只有尸体的面颊才会给人的感觉。

与此同时,那些笼罩着两人的黑气顷刻之间陡然散却,只剩下那个犹如和阿润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黑气,和他们两人相对而站,那情形看上去诡异无比。

“木木哥,她为什么和我看上去一模一样……”看到这阴煞事物变作的形象后,阿润只觉得头皮发麻,全身上下更是被一种浓烈的寒意覆盖,只觉得恐怖到了没边的地步,就连那张原本鲜红欲滴的嘴唇,此时都已不带任何血色,惨白如纸。

这倒不是阿润胆小,而是这情形实在是太骇人了,试想一下,不管是什么人,突然而然的有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而且带着一股子浓浓死气的人站在眼前,恐怕就算是那些胆大包天,敢在乱葬岗躺着天作被地作席的牛人,怕也是要魂飞魄散,更不用说是小小的阿润。

“阿润,不用怕,这就是个小小的障眼法罢了……”别说是阿润,就连林白心里边都是有些发毛,虽说脑海中那些残存的记忆,已经说了这阴煞事物有着极强的制造幻象的本事,但他也着实没想到,这玩意儿造出来的幻象竟然是如此的逼真。

若不是眼前这个‘阿润’脸上不带任何活人气息,而且阿润又跟自己朝夕相处,恐怕就算是林白,也要分不清这两个‘阿润’的区别。

说时迟,那时快,还没等林白从这错愕中醒悟过来,那阴煞事物化作的‘阿润’,已如一道离弦的利箭般,向着真正的阿润就疾扑而去,而且气势更是汹涌无比,一时间场内皆是呼啸的阴风,其中更是夹杂着鬼哭狼嚎之声,直叫人肝胆俱寒。

而且在这森然的鬼气侵袭之下,阿润呆愣愣站在原地,眼中更是露出一种木然的神情。

“阿润,躲开!”看到这阴煞事物的来势,林白心中顿时一凛,他着实没想到这玩意儿居然如此歹毒,似乎早已笃定了林白会发现它,是以做好了想要附着在阿润身上的准备。

没有任何犹豫,在这紧急的情势之下,林白的双手自然而然的平平抬起在胸前,而后捏成了一个玄奥莫测的印诀,口中轻叱一声,两手陡然合并成剑诀,向着那阴煞事物指去。

手指刚刚伸出,顺着林白的身躯更是陡然有一股澎湃如海的血气骤然爆发而出,犹如海潮掀起的波浪般,朝着阿润所在位置的四面八方笼罩而去。

这世间那些中邪的事情,之所以常常出现在孩童和那些身体虚弱的人身上,并不是因为他们具有某种独特的神通,而是因为他们这些人体内的血气不足,导致体内的阴阳失衡。

在这种状况之下,他们就会很容易被那些阴煞气息所侵袭,导致出现种种异常。

而这种情况之所以极少出现在成年人,尤其是那些身强力壮的成年人身上,便是因为这些身强体健的人,身体内的血气要远远超过常人,阳气极重,那些阴煞根本无法企及。

华夏民间俗语中‘人头上有三把火’的说法,便是源于此。而此时林白所做的事情,也正是这个道理,催动身体内的血气覆盖在阿润周围,好让那阴煞事物无法靠近阿润。

血气蔓延而出,只是瞬息间,便将那些阴风隔绝在外。而与此同时,阿润脸上的神情也是骤然恢复正常,但眼中的那种惊惧之色却是越发深重,而且人更是仰天倒地。

不过阿润的晕倒,倒不是这阴煞事物的手段得逞。而是因为今夜发生的种种,已经完全超出了这个小丫头心理所能承受的范围,尤其是之前听秀秀说了那么多神神怪怪的话后,她早就是处于提心吊胆的状态,是以在这巨大的压力下,出现了心力交瘁的情况。

但即便是林白明白阿润晕倒的原因,但心中的愤怒仍旧是如同烈火一般灼灼燃起。

自从他恢复了些许灵智后,那些浑浑噩噩日子里的记忆,就已经悉数被他想起。在那些他痴痴傻傻的日子里,无论是寨落里的什么人,都把他当成是一个笑柄来对待,时常故意对他做一些促狭的事情,唯有阿润一人是真正把自己当成了亲人,更是时常为自己出头抱不平。

但如今这已经完全将自己视为亲人的阿润,却是因为这阴煞事物的原因,昏倒在地,虽然只要休养休养就能调息过来,但对于林白而言,却无异于狠狠的扇了他一耳光。

在自己痴痴傻傻的时候,阿润不管不顾的保护自己,可是眼下在自己的眼前,阿润却是因为这阴煞事物而导致晕倒,这岂不是自己保护不周的结果!

想到此处,林白只觉得自己体内就像是有无数火焰在熊熊燃烧一般,身体中存着的那些血气更是如狂潮一般,陡然向着四下倾泻而出,而且眼神也变得凌厉了许多,望向那阴煞事物的时候,更是带着一种势必要将它完完全全剪除的狠辣。

这么一来,可算是苦了那阴煞事物,它原本是想挟阿润以自重,好给自己谋求到一条活路,但眼下却是弄巧成拙,直叫林白把一腔怒火完全发泄到了它的身上。

只是短短数息之内,林白手上的印诀却是已经掐动了数十上百个,而且都是那种至刚纯阳的虚空制符的手段。顷刻间,围绕在林白身周,已是有数十张金光灿烂,裹挟着恐怖无比能量的符箓在盘旋不定,每一张都如同是一方烈阳,至阳气息逼人。

“竟然敢伤阿润,找死!”不仅如此,在这些符箓出现之后,林白尚嫌不够,猛然咬破舌尖,一口本命精血朝着那阴煞事物所在的方位便喷了过去。

本命精血一出,那些虚空凝练而出的符箓,就像是闻到了腥味的野猫,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裹挟着耀眼夺目的金色光华,向着本命精血就扑了过去。

两者相触,犹如天雷勾动地火,那数十张符箓陡然间悉数爆裂开来,和本命精血完全汇成一体,变成了一种金黄鲜红二者混合的炽热光芒,向着那阴煞事物就冲了过去。

这一切来得是如此迅速,而且这阴煞事物也根本没想到林白的反应竟然会是如此的暴戾,使出了如此恐怖的手段。它想要躲藏,但在那光芒的侵袭之下,只觉得全身上下好像是被某种气息锁定了一般,根本无法挪动分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股炽热光芒的逼近。

砰!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那光芒已然逼到了阴煞事物的跟前,两者相撞,顿时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爆响,而后鲜红和金黄二色光芒陡然覆盖了阴煞事物全身。

只是短短一息,那阴煞事物的身体就开始变得越来越淡。最后更是趋于透明,而且那张脸此时更是完全的扭曲了,头颅不断往上抬起,似乎要仰天发出一阵阵无声的怒吼。

轰!还不等它抬起脑袋,鲜红和金黄二色光芒陡然暴涨,直接将其吞没,化作一股青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