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28章 月夜逼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夜色平淡如水,只有淡淡的月光透过乌云,轻柔无比的投下,似乎怕扰了人的睡梦。

“木木哥,你说祖坟这变成了养尸地,那我们该怎么办呢?”阿润经历了这些事情后,小脑瓜子想事情已经不像以前那样简单,而是忧心忡忡的望着林白,脸上带着为难之色道:“要是咱们就这么告诉寨落里人的话,他们肯定是不会相信我们的。”

林白闻言轻叹出声,脸上也是露出一丝无奈之色。诚如阿润所言,虽然寨落这些山民们的祖坟的风水是真的出了异常,但心知肚明的他也无法去改变太多。

原因无他,只因为在那些山民的眼中,虽然他林白在这里待了一年,但仍然还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外人,除却阿润会毫无理由的选择相信他外,其他人根本不会把他的话当回事儿。

而且寨落里的这些人更是无比敬重祖宗神灵,祖坟祠堂的位置,也是祖上流传下来的规矩,他们又怎么可能因为林白的一面之词而去改变什么。

一旦林白把祖坟变成了养尸地的事情说出来,若是那些人只把林白说的话当成个笑话还好,但林白以为,恐怕结果要比这个恶劣许多。那些山民们恐怕不但不会有分毫担心,反倒是会让他们对林白更多几分忌惮之心,认为林白是在故意图谋破坏些什么。

因为林白的出现,实在是太叫人无法理解,谁也不知道他究竟是从何处而来,又是因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而且林白之前展现出的那些能力,也实在是太过蹊跷,一切都是莫名而来。

人们对于未知的事物,总是有着一种根深蒂固的畏惧,这是仅凭一个人所无法改变的。

而且祖坟对于那些山民们而言重要无比,虽然林白有解决祖坟向养尸地转换的过程的办法,但是也不可能在这些山民的眼皮子底下,悄无声息的完成那些布置。

尤其是这祖坟祠堂,还是那个不知道究竟是真是假的‘祝祭婆婆’所在的位置,要是惊扰到了她,再被她弄出点儿什么事端,推波助澜一下,恐怕那些无比笃信她的山民们,会做出更过激的事情,就算是把林白从寨落里赶出去,恐怕也不是不无可能。

祖坟变成养尸地,对寨落这些人的生活必然会产生极大的影响,必须要尽快处理,才能将灾祸消弭到最小。但是怎么去处理这件事情,也必须要讲究谋略,不然只能适得其反。

“什么人在祖坟祠堂大吵大嚷,难道就不怕惊扰了祖宗神灵么?”就在林白思忖这些的时候,从远处突然传来一个阴恻恻的声音,那声音无比奇怪,就像是每一个音节都要在腹腔中共鸣许久,然后才能发出来一样,沉闷嘶哑,而且更有一种叫人毛骨悚然的森冷感。

终于坐不住了么?听到这声音,林白嘴角露出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

这样的深夜里面,还能待在祖坟祠堂的,除却‘祝祭婆婆’之外,还能有什么人!不过让林白有些意外的是,他原以为在自己收拾掉了此地那个拥有‘鬼看门’能力的阴煞事物的时候,‘祝祭婆婆’就该出来了,却是没想到,这老东西竟然生生隐忍到了现在。

“婆婆,是阿润和木木哥在这里,我们担心秀秀姐的事情,也担心婆婆你,就过来看看。”阿润心思聪颖,听到这话后,脸上挤满挤出一丝天真无邪的笑容,望着‘祝祭婆婆’道。

“原来是阿润。”听到阿润的声音,‘祝祭婆婆’那佝偻的身子才缓缓从夜幕中走了出来,向着两人扫了一眼后,目光停留在林白身上,冷声道:“秀秀的事情不是已经被你解决了么,不是说和祖坟里的祖宗神灵没什么关系么,怎么又过来了?”

“木木哥说他之前弄错了,还是婆婆你说的对,秀秀姐当时的情况,除了有身上中蛊毒的原因外,也有冲撞了祖宗神灵的缘故,所以阿润就带他过来看看祖坟。婆婆你不要生气。”阿润这小丫头能说会道的厉害,尤其是脸上那甜甜的笑,更是叫人无从怀疑她的话。

“真的只是这样?”‘祝祭婆婆’闻言冷哼一声,转头望向林白,冷声道。

“就是这样,之前是我弄错了一些东西,还请婆婆你能见谅。”阿润把话都已经说出来了,林白自然也是打蛇随棍上,轻笑道:“现在看来,当时还是婆婆看得透彻。”

“你觉得我看得透彻,恐怕不见得吧?要是你们真的认为在秀秀的事情上,当时我看到的情况是对的话,又怎么会一个外人和一个女孩,不顾及祖宗规矩,大半夜来祖坟祠堂?”

‘祝祭婆婆’冷笑一声,显然是不相信阿润的说辞,而且她盯着林白的双眼更是寒光毕露,让林白觉得自己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盯上了一样,后背发寒,心里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婆婆你多想了,我们过来的确是没有恶意,而且有我陪着阿润,想来也冲撞不了祖宗神灵。”见对方根本不相信阿润的说辞,不可能受到麻痹,林白觉得自己也没必要表演得太过分,便不卑不亢道:“而且秀秀究竟是为什么会那样,我想婆婆和我都心知肚明。”

“你这话我就有些不明白了,我要是心知肚明的话,又怎么会轮得到你大显身手。”‘祝祭婆婆’闻言冷笑出声,望向林白的双眼中那股狠毒的神采,也变得愈发深重。

“婆婆你不明白,那我就也不明白了。”林白也没有点破那些事情,面不改色的直视她的双眼,轻轻笑道:“凡事总有百密一疏,我最好不会再发现些什么。”

“我不喜欢你打哑谜的口气,以前你是一个傻子,我出于可怜才允许寨落里的人收留了你,现在既然你变得聪明了,应该也知道了自己的来历,从哪里来的,就回哪里去吧。”

‘祝祭婆婆’闻言淡淡一笑,双眼盯着林白,轻笑道:“这一次你们来祖坟祠堂的事情,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但是以后你们还是多想想祖宗规矩,不要做得太出格,不然的话……”

虽然话语间没有分毫烟火气息,语气更是平淡的紧,但其中却满是冰冷的威胁隐意,叫人莫名便觉得心里发毛,有毛骨悚然的感觉。

“既然婆婆你不像我们在这里,而且我的意思也告诉婆婆你了,那我们就告辞了。”林白对‘祝祭婆婆’这些威胁的话语丝毫不以为意,轻笑着拱了拱手,然后伸手牵住阿润,也不再多说任何话,转头便向着祖坟祠堂外走了出去。

望着林白和阿润渐行渐远的身影,‘祝祭婆婆’冷笑连连,而且不知为何,在月光的辉映下,她那张满是皱纹的面颊,看上去却是有些像一张猫脸,尤其是她的那一双瞳孔,更像是在午夜中的狸猫一般,瞳孔比起常人而言,放大了许多。

“木木哥,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走出老远,觉得‘祝祭婆婆’再没办法听到自己的话后,阿润陡然抬起头,望着林白,脸上带着些疑惑道。

“没有说错话啊,阿润刚才的表现很好。”林白闻言轻笑着摇了摇头,但眼角余光却是瞥道在阿润的眼眸里,此时正有泪花在不断的打转,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下来,不禁关切道:“阿润,你怎么了?是不是害怕她?有木木哥在,不用怕的。”

“我不怕,我只是觉得我说错话了……”阿润用力的摇了摇头,但泪花却是顺着眼角滑下,在月光下看来,清澈无比,“如果我没说错话的话,婆婆怎么会赶木木哥走。”

“你没有说错话,只是她害怕我,所以才不想让我待在这里,只是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是在怕我什么,做这一切又是为了什么。”林白闻言不禁哑然失笑,温声安慰阿润道。

“木木哥那么厉害,不管是谁,只要心里有鬼,都肯定会怕你的。”阿润闻言之后,脸上的神色这才稍露霁色,但还是有些担忧的望着林白道:“那木木哥你还会不会从寨落里离开,会不会不跟阿润和阿爸阿姆生活在一起?”

“我肯定不会走,这里的事情还没收拾完,我怎么会走!”林白断然摇头,然后语气中露出一丝惆怅,苦笑道:“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又要去什么地方,就算是走,我又能去什么地方,又能做什么?”

阿润听到这话,才算稍稍放松了些心,但脸上却还是不自禁的有些忧虑。

在她看来,虽然林白现在不会走,但那是因为他还不知道他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还没有记起来在他自己身上究竟是发生过些什么,但等到他想起来这些事情的时候,还是会离开的。

而自己的阿爸阿姆都在寨落里面,自己肯定是舍不得离开的,而且谁也不知道木木哥会去向哪里,也许等到木木哥把一切想起来的那天,就是离别的一天,以后也许都不会再相见。

“阿润,我想你帮我一件事情,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见小姑娘脸上露出失落的神情,林白焉能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便轻笑着岔开话题,神秘兮兮的看着阿润道。

阿润听到这话,这才又欢喜起来,重重点头,郑重其事道:“木木哥你说,我一定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