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30章 千金之子,坐于垂堂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雪山,雪山,何为雪山?顾名思义,除却雪之外,便是山,雪为白,山为黑。

此时节气虽属春日,但对于西北边陲而言,却还是远没到冬寒离去的时节。而在这一望无际的连绵雪峰间,已然看不到任何生机,只有最为纯粹和原始的荒凉存在。

不管是任何人站在这些雪峰之间,都会显得渺小无比,放眼望去都是万古不化的茫茫积雪,天地在这里,只剩下黑白这两种最为单调,而又透着一股寒意的色彩。

而在这华夏西北部,人迹罕至,到处充斥着一眼望不到边际的苍茫雪景,到处都是凛冽罡风的雪山中,此时正有九名或着素缟,或者黑衫的女子,在这巍峨的群山间,逡巡不止。似乎这巍峨雪山的美景,在她们的眼中,都只是过眼云烟。

虽然几女的身形单薄无比,但她们就像是感觉不到这山中的凛冽寒风一样,只是沉默无比的向着雪山各处张望不止,甚至连山势低洼的积雪之处都不放过,没有一处不是竭尽全力,而且看她们的动作,甚至要比那些以严谨著称的科考队员还要认真许多。

雪山千年不化,而且山势变动间,更是会有无数的裂缝和积雪形成的雪窨子躲藏在深厚的积雪之下,谁都不会知道,下一脚踏上的地上,究竟会是天堂还是地狱。

但几女就像是完全察觉不到这种危险一样,仍然是细致无比,似乎她们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根本不会去想自己眼下所处的境遇究竟是何等的危险。

从一年前林白突然失踪开始,她们几人的生活就一直保持着这种单调的模样。从繁华都市,到偏远山村;从东北北大荒,到一望无际的苍茫草原,再到群峰林立、大雪纷飞的西北偏远之地……只要是她们走过的地方,没有任何一处不被他们的足迹踏及!

这几名将生死置之度外,以身犯险的女子,除却尽心尽力寻找林白的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外,世间还能有何女子能够痴情若斯,为了寻觅情郎,跋涉千山万水?!

荒原之中有沼泽,草原之上有群狼,雪山之中有裂缝,荒漠之中有毒蛇……

这些对于常人而言,不折不扣的致命危险,对于几女而言,如今却像是家常便饭一样,甚至过去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里,她们的每一天,都是这样度过的。这事情若是传出去,恐怕任是谁都想不到,往昔金枝玉叶,被人众星拱月的九女,竟然会做出如此危险的事情。

需知道几女以前是什么身份,夏小青乃是燕京城内最神秘会所的主人;而贺嘉尔更不用说,家世出身即便是比较起往昔的公主都不遑多让;沈小艺也是家中的掌上明珠;宁欢颜是十指不染春水的奇女子;廖漫云也是被无数人奇门中人奉若仙子的美人;而萧薇、羽山月叶和李秋水就更不用说了,明星、圣女、富家千金,千金之子,怎会坐于垂堂之下?!

“还是没有找到……”山风呼啸而来,叫宁欢颜不禁打了个寒颤,向着远处巍峨入云的雪峰之巅望了眼后,脸上莫名多了一丝悲怆麻木之色,缓缓道:“难道真的就这么见不着了?”

这一年以来,虽然她们走过了许多地方,跋涉过了千山万水,经历过了千辛万苦,但结果却都是如出一辙,纵然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却是依然寻觅不到林白的分毫影踪。

这周而复始的寻找,甚至叫宁欢颜心中开始麻木,如果不是心中那一丝情线还在牵连,恐怕她已经要了却余生。只是每当抱着无穷希望勘察某处,最后却还是一无所获时,她心中难免还是有着许多莫名的悲伤,虽然觉得自己早已习惯了这种痛苦,但每一次还是那么彻骨。

“这怎么能叫一无所获,不管怎么说,咱们是又找过了一个地方,知道他不在这里,就又把搜寻的范围缩小了一些,只要继续下去,就一定能够找到他的。”见其他几女听到宁欢颜的话,神情有些黯然,几女中最具有女强人风范的夏小青温和一笑,缓缓劝慰几女道。

虽然话语中满是安慰之意,但在夏小青的眼眸深处,却还是藏着一丝悲怆。

几女闻言也是为之沉默,雪峰之上寂静一片,只剩下山风呜咽盘旋,极像悲鸣。

“放心吧,那小子出不了事儿的,只是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看到这模样,小黑猫喵喵叫了几声,然后猛然蹦到贺嘉尔的肩膀上,搓了搓猫爪,望着几女道:“天色也不早了,这山里晚上风雪大,咱们还是抓紧时间,找个地方安营扎寨,明天再继续。”

贺嘉尔没有言语,只是缓缓转头向着远处的天幕望去。虽然此时天际之上仍然还存着一丝曙光,但在山峦之间,却是已经起了一层淡淡的白雾,在山中待了这么些天,她很清楚这些白雾意味着什么,恐怕正如小黑猫所说,只要一入夜,就会有一场暴风雪袭来。

“那就听小黑的,咱们去找个背风的地方把帐篷搭起来,早点收拾收拾,就算风雪来了也不会出什么事儿。”沉默片刻后,贺嘉尔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向着几女扫视了眼,然后宽慰道:“小青姐说得对,这里没有,他总在其他地方,咱们一处一处找,总能找到。”

贺嘉尔做好了安排,几女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便跟随着小黑猫找了处避风躲雪的位置,然后熟门熟路的开始搭建起帐篷来。这一年来的风餐露宿,在让她们培养起了前所未有的默契之外,也让她们如春葱般的纤纤十指,变得粗糙灵活了许多。

即便是诸如搭帐篷这些对以前的她们而言,可说是根本无法置信的事情,如今也都已经烂熟于心,甚至哪怕是闭上眼睛,都能搭建出一座和那些登山队员们不相上下的帐篷。

好容易侯到几女睡下后,小黑猫在帐篷里面逡巡了一遭,这才缓缓走出了帐篷。虽然雪山的夜晚,温度已经到达了零下十几度,但是对于身为化形阴灵,天生对阴寒之地极为亲近的小黑猫而言,这不但不是一种折磨,反倒是一种极大的享受。

“小王八蛋,你究竟是去了什么地方,你要是再不露面,猫大爷可就照顾不了你这几个女人了,到时候你就是把我收拾死,我可也没法子赔你个大活人。”向着身后的帐篷望了眼后,小黑猫轻轻叹了口气,望着头顶乌云投下的白雪,轻叹出声。

虽然小黑猫不懂什么医道,但是也能看得出来几女如今已经是到了心力交瘁的地步。这整整一年来,她们走过了一处地方后,就会马不停蹄的赶赴另外一处,甚至这对于常人而言再寻常不过的睡眠,对于她们几个而言,都是一种奢求。

如果不是小黑猫出来之前,把仅剩下的那些太岁带在身边,用以补充几女损耗的元气,恐怕她们几个早就已经病倒在了路途之上,甚至极可能出现性命之虞。

但心病终须心药医,太岁补充元气的功效固然神异,但终究只是外力。如今几女还能够坚持,是因为她们心里边的那一口气还没有松下来,还抱着一线希望。

若是等到再多来几次这样的徒劳无功,纵然她们的心神坚忍无比,恐怕也难免会有所失落,而等到那个时候,这些时日在她们身体上落下的痼疾,就会一并发作。

而等到那个时候,就算是有太岁这种奇物,也根本无法将她们从鬼门关拉回来。而且就小黑猫看来,如果真是到了那一步,就算是太岁真有起死回生的功效,她们也不可能会服用。

而之所以如此,不是因为其他,而是在几女的心里早已抱定了殉情的心态,如今还有希望,她们的这个心态还不会流露出来,而假若希望一旦用完,这些情绪就会暴露无余。

实际上,别说是贺嘉尔几女,就连小黑猫也觉得如今的生活真是暗无天日到了极限。

整日在人迹罕至的地方寻觅,那些往昔它最喜爱的大餐自然是无从谈起,但若仅仅是口腹之欲得不到满足的话,那也就罢了,最要命的,还是这无边的寂寞。

几女藏着心事,哪里还会如往常那样,去逗弄它寻开心,即便是它刻意去卖弄些手段,或者是讲一些好笑的段子,但几女除了干笑几声外,依旧是表现的兴致缺缺。

“寂寞如大雪崩啊!”望着那一望无际的苍茫雪峰,小黑猫轻轻叹息出声,然后缓缓抬起猫爪接了一片雪花,带着些迷惘道:“林白找不着了,药娃娃你又是跑到什么地方去了?”

当日自从钟山的战事了结之后,他们所有人就奔赴钟山,想要寻找林白留下的踪迹。但不仅仅是林白,就连姚广孝,还有散灵分形的药娃娃,都已是不知所踪。

就好像他们几个是变成了水蒸气,被人间蒸发了一样,根本无从去寻找到他们的踪迹。

而且小黑猫也完全没有想到,那段相处的日子下来,少了药娃娃这个抢吃抢喝的小伙伴,它的生活竟然变得如此难熬,每日就像是这一望无边的苍茫白雪一样,空空落落。

“回来吧,早点儿回来吧,别再躲躲藏藏了!”望着那巍峨的群山,小黑猫突然想大吼一声,把这段时间以来,胸腹之间积攒的那些郁气,尽数吼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