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33章 各怀鬼胎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决绝!除却这两字之外,再找不出任何词汇来形容这只公金雕此时的形态!

那双翅膀已然完全伸展开来,金光凛冽,直冲天穹而上,就像是一道从地面轰击向天穹的金色标枪,似乎只要被它碰触到的地方,哪怕前路有万般险阻,也会被轰击成粉尘!

“好一只金雕,可惜了!”望着那金雕的模样,纵然柳栖霞心中已经起了杀心,但仍然还是止不住有一丝可惜。金雕乃是极为罕见的凶禽,即便是在雪峰之中,也是少有的存在,而且像这只公金雕一般神骏的,更是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柳栖霞可以想象,如果有这只金雕相助的话,自己完全可以抛下胡火和兔儿爷两人,一个人独自去寻找贺嘉尔几女的下落。而且这只金雕之凶猛,若是能收服的话,绝对能让自己如虎添翼,实力更上一层楼,即便是在以后的云霄宗大比下,也能冠绝那几名师兄!

只可惜如今这一切都已成空,自己击杀了那只母金雕,而这只公金雕也因此而萌生了必死之心,就算是自己施展出其他的手段,将其收服,恐怕它也要绝食而死,不为自己所用。

既然不能成为自己的助力,而且还对自己萌生了杀心,那便成为自己手下的孤魂吧!

心念一动,柳栖霞的阴神之势愈发迅疾,而且威压愈发深重,几乎将全部的威能都爆发了出来。威势逸散之下,更是在天穹上掀起阵阵阴风,轰击得周遭那些雪峰上的积雪簌簌坠落,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爆发一场惊天动地的巨大雪崩!

无论是金雕的攻势,还是阴神的坠降,都已经快到了极致,就像是两颗流星一般!

轰!虽然这短暂的静默就像是过去了一个世纪,但实际上却是只有一眨眼的功夫。兔起鹘落之间,两者骤然便轰击在了一起,爆发出一阵轰隆之音。

只见自两者相撞之地,有无穷无尽的余波发散而出,犹如一阵飓风一般,顷刻间便掀过了无数雪峰,使得雪峰山那些积存的浮雪簌簌坠降而下,发出震耳欲聋之音。

不仅如此,在那九天之上,更是有无数沾染着血光的金色翎羽自天穹之上坠降而下,金色和红色交杂在一起,两种颜色即璀璨夺目,又触目惊心。

可惜了!望着那坠降而下的翎羽,胡火和兔儿爷心中不禁生出一丝悲戚之意,虽然他们两个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手上也没干过什么好事儿,但是看着这金雕决绝的模样,心中却还是禁不住生出许多同情之感,觉得这只金雕死得有些可惜。

而且看着那金雕的模样,他们更是有些兔死狐悲的感觉。他们先前的确是没想到柳栖霞的手段竟然已经恐怖到了此种地步,而且他们又怎么想不出来,柳栖霞心中恐怕也是存着和他们一样的思绪,只要将贺嘉尔几女擒下,等待着他们的,也是一场不死不休的搏斗!

而在柳栖霞的攻势下,天知道他们会不会落得和这金雕一样的下场,会不会也要身死道消在这无边的雪峰之间,是以这画面让他们不禁有些感同身受,也有些兔死狐悲之感。

“不对,那金雕还没死!”就在两人慨叹之际,自那九天之上却是陡然又爆发出一声凄厉至极的清脆唳鸣之声,那声音之中的悲愤更是远远超出先前。

说时迟,那时快,那声凄厉的唳鸣声后,那只金雕竟然颤颤巍巍的自轰击的余波之下飞出,不过身上的翎羽却是已经损毁大半,周身上下满是触目惊心的斑驳血痕。

而且金雕的两只翅膀,似乎也损毁了许多一样,翅膀扇动之下,似乎连身体的平衡都无法掌握,在空中划出的弧线也是歪歪扭扭,似乎随时都可能坠落。

但就在此时,出乎他们意料的一幕却是突然出现了!只见那只金雕在飞离了战团之后,向着天穹发出一声凄厉的悲鸣后,竟然扭身向着远处斜斜遁走。

“好畜生!”看到这金雕的模样,柳栖霞心中也是暗暗赞叹,眼中杀机更甚!

她着实没想到,在自己刚才那凌厉一击之下,这只金雕竟然还可以全身而退。而且在刚才的轰击下,她的阴神更是受到了极大的震颤,这只金雕体内蕴藏的血气之阳刚,远超她的想象,在被那些雕血碰触到阴神之后,竟然有一种被至阳气息灼烧的痛楚感。

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柳栖霞都开始怀疑,自己面对的不是一只凶禽,而是一个绝世高手!

下一击,绝对不能再给这金雕留下活路,否则的话,自己此行怕是要平添无数波折!

望着那金雕的身影,柳栖霞心中杀机愈发凛冽,像金雕这种猛禽,最是记仇不过,更不用说自己又斩杀了它的同伴,说成是仇深似海都丝毫不为过。

而一旦让这只金雕逃脱,让它养好了伤势之后,必然要对自己发起无穷无尽的暗杀。等到那个时候,它在天上,而自己在地下,自然是防不胜防,虽然自己并不畏惧这只金雕的攻势,但等到那个时候,怕是也要防不胜防,所以必须现在就把这些可能斩断!

不过要杀这金雕,却不是现在,而是还要再等一会儿才行!因为就柳栖霞所知,金雕最是重情重义,同伴一旦死去,剩下的一只便绝对不会独活!

如今那只母金雕被自己斩杀,而这只金雕却在一击未得手之下,远遁而走,这实在是无法和它们的习性联系在一起。而唯一会让这只金雕抛下仇恨,远遁而走的原因,便只有一个,恐怕这两只金雕已经养育出了后代,它是在担心自己死后,唯一的血脉也会在冰寒下死去!

这两只金雕如此不凡,养育出的后代自然会更加不凡!而且幼年金雕的凶性又没有那么重,只要自己能将那只幼年金雕收入囊中,通过一些云霄宗的秘法悉心培育,自然能够让它对自己死心塌地,可以为自己惟命是从,而等到那时,自己的实力自然便会大增!

就在柳栖霞思忖之际,那只金雕却是已经歪歪扭扭的,一头扎进了远处的一座雪峰之间,显然它们修建的巢穴,便是在那雪峰之间。

送到手的宝贝,焉有不取的道理,更不用说还是如此神骏的一只金雕的后代!看到那只金雕步入雪峰之后,柳栖霞的阴神骤然便回归本体。

而随着阴神的回归,冥冥之中的那种阴寒顿时骤然消散,而且柳栖霞端坐在地,没有丝毫生机的肉身,也是骤然恢复了磅礴生机,那情形端的是神异无比。

“栖霞仙子果然是好手段,竟然都已经到了阴神出窍的境界,可是瞒得我们两兄弟好苦!”见到柳栖霞阴神归体之后,胡火脸上露出一抹狞笑,向后撤出一步,寒声道:“不知道栖霞仙子为何要对我们两兄弟隐瞒此事,是不是想要找到那几人后,把我们杀人灭口!”

“废话少说,难道你们两个就没有隐秘,对我没动过杀机,我答应你们,再找到那几名女子之前,我不会对你们怎样,但是拿下她们后,咱们就要各凭手段争取了!”

自己手段已经完全暴露,柳栖霞心知再隐瞒什么也没有必要,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望着两人淡淡说出一句后,缓缓道:“当务之急,就是你们两人陪我先去找到那金雕的下落!”

“一只受了重伤的畜牲有什么好找的,咱们还是先去找那几个女子吧!”胡火和兔儿爷听到柳栖霞的话后,交换了一下眼神,显然对柳栖霞所说的话感到满意,便轻笑道。

“若只是一只受伤的金雕,自然算不得什么!”柳栖霞用看向白痴的眼神向着两人扫了眼后,淡淡笑道:“但是若是一只幼年金雕的话,这还算是徒劳么?”

幼年金雕?!听到柳栖霞的话,兔儿爷和胡火的眼神顿时也亮了。诚如柳栖霞所言,刚才那只金雕溜走得实在是蹊跷,若不是因为担忧后代,怕是绝不会这样离开。

而且刚才那只金雕的神勇他们可是看在眼中,若是有这样一只凶禽当做助力,不管做什么事情,绝对能事半功倍,更不用说是一只更容易驯化的幼年金雕!

“这只金雕你们不能跟我抢!”但还没等他们心中的这些小九九露头,柳栖霞便斩钉截铁的打断了两人的思路,然后缓缓道:“据我所知,你们天人手里边,好像没有驯化这种凶禽的手段,只有我们炼气士才有将这些猛禽收为己用的手段。”

“我们的确是没有手段,但不代表找不到手段。”兔儿爷冷笑出声,开什么玩笑,如此神骏的金雕的后代,怎么可能拱手让人,“栖霞仙子你胃口未免太大了!”

“那好,咱们现在暂且不去提这金雕的归属问题,先一并去将其寻到,然后先由我代养,等找到了那几个女人后,各凭手段争取便是!”柳栖霞冷笑出声,似乎早已想到两人的心思。

兔儿爷和胡火闻言相视一眼,没再做声,诚如柳栖霞所言,他们的确是没有驯养金雕的手段,倒不如先让柳栖霞带着那小金雕,反正仅凭一只未成年的家伙,也翻不起什么浪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