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48章 雪怪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雪怪?!这他娘的算怎么回事儿,总不会是刚出狼窝,又入虎口吧?!

雪粉簌簌落下后,那些雪怪的真面目终于落入了诸人的眼中!只见这一伙雪怪的形象和猿猴极其相似,不过全身上下的毛发都是呈雪白色,而且它们的身高更是远超寻常猿猴,每一只雪怪的体型都在两米以上,甚至领头的那一只更是接近三米!

不仅如此,这些雪怪更是拥有着一双比猿猴不知道大了多少倍的脚掌,足足在正常男人的两三倍之上,那一双脚就像是蒲扇一样,而且脚趾之间分得极开,看上去和滑雪时候用的滑雪板极为类似,恐怕这也正是这些雪怪的身形如此巨大,却能够平稳踩在雪面上的原因。

不过让人稍微能够轻松一些的是,这些雪怪的模样虽然和猿猴极其相似,但除了那双大脚外,面相却是不像猿猴那样狰狞,看上去反倒是有些憨厚,就像是俗语里面的傻大个一样。

不过小黑猫又怎么能不懂人不可貌相这个道理,而且这些雪怪出现的如此蹊跷,自然是不容得人不小心应付,是以小黑猫轻轻咆哮不止,不断鼓荡阴煞之气,想要伺机而动!

“嘎嘎!”就在小黑猫和几女打量这些雪怪的同时,那些雪怪也在打量小黑猫他们,等看到小黑猫的动作后,领头的那只巨大雪怪,突然伸手指着小黑猫,仰头嘎嘎笑了起来,他这一笑不当紧,跟在他身后的那些雪怪也是跟着嘎嘎笑了起来。

一时间无数中气十足,但又带着一股子憨傻之意的笑声,便在雪峰之间扩散开来,甚至这声音传播开来后,还引得一些不甚稳固的雪峰,开始簌簌滚落积雪。

娘的,这些雪怪到底是什么玩意儿?怎么指着猫爷爷我笑起来了?!看着这些雪怪的神情,小黑猫心里边不禁犯起了迷糊。它有些搞不清楚,这些雪怪傻笑的原因到底是什么,究竟是在嘲笑自己不自量力,还是因为它们觉得猫爷爷的动作威猛可爱?!

不过小黑猫唯一可以确认的是,这些看上去有些狰狞,有些可爱的雪怪,似乎没有敌意。

“你们是无支祁前辈派来的么?”沉默许久后,小黑猫缓缓将对准这些雪怪的阴煞气息敛起,但对于几女的防护却是没有分毫减弱,不过话语间已是多了许多善意。

不管怎么看,这些雪怪的模样都跟猿猴实在是太像了,而且就小黑猫看来,即便这些雪怪对他们没有恶意,也不会无缘无故的施以援手,那唯一的可能,便是有人安排他们前来。

而唯一的可能,便是那位深不可测,叫心高气傲的小黑猫,都只能仰望的无支祁!

似乎这些雪怪能够听懂小黑猫的话,闻言之后,缓缓摇头,然后一群雪怪便聚集在了一起,嘀嘀咕咕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不过这些雪怪看上去性子似乎比较单纯,完全不知道掩饰他们的意向,那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时不时的就向小白雕扫视几眼。

而且不知为何,小黑猫还觉得这些雪怪望向小白雕的眼神里,似乎还藏着一种敬畏,一种发自肺腑,就像是人类对神明,对大自然的敬畏一般,纯粹至极。

这些玩意儿总不该是为了那只傻鸟来的吧?!看着这些雪怪的神情,小黑猫不禁有些发愣,它实在想不明白这是怎么个道理,这傻鸟除了羽毛的颜色和金雕有些不同外,其他的地方,好像也没什么不同的地方,怎么着就能让这些雪怪这么敬畏。

但更让小黑猫惊诧的事情还在后面,这些雪怪嘀嘀咕咕半晌之后,那只领头的雪怪陡然向捧着小白雕的宁欢颜,大踏步走了过去,每一步踏出,都叫人莫名有种地动山摇的感觉。

望着身前那几乎有一层楼高的巨大身影,宁欢颜甚至觉得自己此刻就像是一只小蚂蚁一样,情不自禁的就朝后退了一步,就连小黑猫都是疾扑到宁欢颜身前,小心戒备。

唳!唳!唳!就在此时,那只小白雕却是跌跌撞撞的站直了身子,双眼望着雪怪,轻轻唳鸣不止,而且声音中似乎还含着一丝上位者对下位者的责怪。

听到小白雕的声音,那雪怪变得有些局促不安起来,转头向着身后的其他雪怪瞄了几眼,然后又向着小白雕张望了几眼,神情愈发古怪,而且不断的跺脚,似乎在犹豫什么事情。

“傻鸟,闭嘴!”看到这雪怪的模样,小黑猫急忙扭头,向着小白雕怒声训斥,生怕这傻鸟继续叫唤下去,惹得这雪怪不耐烦了,再这么跺几脚,弄来场雪崩把他们也埋了!

但接下来的一幕,却是叫小黑猫大跌眼镜,听到小黑猫训斥小白雕后,那雪怪面上竟然露出一丝不悦的神情,向着小黑猫咆哮了一声,然后那巍峨如一座小山的身躯,竟然推金山倒玉柱的突然跪倒在了雪地上,硕大的脑袋更是牢牢的抵着冰冷的雪面。

他这一跪下,就像是多米诺骨牌连锁效应一般,其他的雪怪也是轰然跪地,一时间雪面颤抖晃荡不止,不时有雪粉簌簌坠下,把小黑猫吓了个半死,生怕再来一次雪崩。

不过惊吓归惊吓,小黑猫心里边的不解却是已经到了极致。看这些雪怪的模样,似乎不是因为无支祁才来的这里,而是因为这只小白雕才会对诸人施以援手!

可是叫它不明白的是,这只小白雕究竟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这些雪怪才会这样虔诚!

唳!唳!见这些雪怪跪倒在地,小白雕似乎有些得意,啼鸣得愈发响亮起来。而且听着它这叫声,那些雪怪的脑袋埋得更低了,似乎都要如鸵鸟般,扎进那深深的雪层下面。

这尼玛!小黑猫完全惊呆了,不可置信的抬起猫爪揉了揉眼睛。它有些无法相信,这些身材魁梧到了此种地步,竟然会对一只贪吃的傻鸟儿这般敬畏,这实在是说不通!

而且最让小黑猫觉得心里发酸的是,自己可是不折不扣的化形阴灵,是天生地养的灵物,凌驾在一切生物之上的存在。但这些雪怪就像是感觉不到它的存在一样,反倒是对这么只刚刚破壳没多久,连毛都没长齐的小奶鸟儿这么敬畏,这反差也特么的太大了点!

唳!唳!似乎对这些雪怪对自己的敬畏十分满意,小白雕得意的轻啼了两声之后,声调却是陡然一转,腔调中多了些悲鸣之意,听上去凄楚莫名。

听到小白雕的声音,那些跪倒在地的雪怪们顿时也跟着嘶吼起来,声音也是如杜鹃啼血般,悲戚无比,而且连带着看向小黑猫和几女的眼神也变得不善起来。

这王八犊子究竟是嘀咕了什么东西,怎么把这些雪怪弄得这么暴躁,似乎连把自己这些人活剥了的心都有了!想到此处,小黑猫不禁有些埋怨的向着小白雕望去。

但小黑猫这眼神刚一流露出来,那领头的雪怪就不乐意了,钵盂大的拳头猛然锤击在地面,更是猛然张大了嘴,向着小黑猫恶狠狠的咆哮一声,似乎在警告小黑猫。

不仅仅是他,跟在他身后的那些雪怪们也是做出了攻袭的神情,似乎随时准备动手。

唳!唳!看到这些雪怪的模样,小白雕也是一愣,然后又突然啼鸣起来。

听到它这声音,这些雪怪们的神情才算是平复下来,紧接着那领头的雪怪更是突然抬起头,紧紧盯着手捧小白雕的宁欢颜,憨声憨气道:“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在这雪怪开口的一瞬间,不管是小黑猫,还是宁欢颜她们,都是陡然有一种错觉产生。仿佛正在和自己交谈的不是这魁梧无比的雪怪,而是一个文文弱弱的书呆子。

而且听到这声音,小黑猫的眼泪都快要情不自禁的流下来,刚才那些雪怪们的疯癫表现,着实把它吓得三魂出窍,不过倒不是它怕了这些雪怪,而是怕这些雪怪对几女不利。

但是如今既然这些雪怪能够开口说话,那自然就能够好好的交谈,能够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他们,不会因为小白雕这只傻鸟儿憨儿吧唧的叫声,再弄出什么幺蛾子。

不过唯一让小黑猫感到不解的是,这雪怪的体型如此壮硕,甚至咆哮时候的声音那样的震耳欲聋,可是怎么着说话的声音却是这样轻微,这样文文弱弱。

“你们能够开口说话?”几女自从跟随林白以来,见得古怪事儿实在是太多了,对眼前这雪怪能够口吐人言,倒也不觉得奇怪,反倒是多了几分欣喜,然后缓缓解把小白雕捧到身前,言简意赅道:“这只小白雕的父母被恶人杀了,我们收留了它。”

“是刚才捏着你脖子的那人吗?”雪怪闻言脸上的戒备之色这才稍微变得淡了些,然后扭头紧紧盯着贺嘉尔沉声发问,不过眼角的余光却是紧紧盯着小白雕,看它有什么反应。

“是他们没错,之前还有两个败类,被我们杀了。”贺嘉尔重重点了点头,言简意赅的将事情阐述了一遍后,冲这些雪怪拱手道:“如果不是你们,我们恐怕已经丧命在雪崩里了!”

贺嘉尔话音刚一落下,小白雕便缓缓点头,轻轻唳鸣起来,语调间也颇多感激之意。

那些雪怪闻言一愣,然后纳头便向几女拜去,更是有悲愤嘶吼声发出,声声泣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