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49章 胆大还是胆小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眼瞅着这些雪怪悲恸的模样,无论是小黑猫,还是贺嘉尔几女,都是不禁有些傻眼。

他们这些知道的,自然知晓这些雪怪之所以如此神伤的原因,是因为那两只金雕的离世;但若是那些不知道其中内情的,恐怕说不得还要以为是这群雪怪死了亲娘老子!

甚至这些雪怪的模样,都让小黑猫有些好奇起来,是不是小白雕的父母跟这些雪怪暗地里有一腿,但两者的形态悬殊实在是太大,根本不可能有这种可能。

明明是两个族群,但为何会这样的感同身受,就算这些雪怪和那两只金雕关系匪浅,也不该这样啊?哪怕小黑猫想破了脑袋,也实在是想不出,这些雪怪这样悲伤的原因是什么?!

不单单是小黑猫,贺嘉尔几女也是一头雾水,觉得这事情实在是无法理解。也只能认为是这雪山中的生物们团结,积年累月的相处下来,有了非比寻常的感情。

“既然那些残害了金雕的人也死了,那你们能不能把这只小金雕还给我们?”悲愤怒吼了许久后,那领头的雪怪缓缓抬起头,面上满是祈求的神情道:“金雕是我们族群的护山圣兽,只有它在的话,我们族群才能够保持安宁。”

护山圣兽?!没有金雕,这些雪怪的族群就无法获得安宁?!听到这领头的雪怪的话,无论是贺嘉尔几女,还是小黑猫脸上的表情,都可谓是精彩到了极致!

这领头的雪怪也委实太不会撒谎了吧,就他们这些家伙的体型,就他们那凶悍绝伦的力量,在这人迹罕至的雪峰之中,就算是横着走,恐怕也不会有东西敢去招惹他们!

难不成是在这雪山里面藏着什么凶兽,只有金雕才能够对付?可如果真是那样,连雪怪他们这些凶猛的生灵,都需要金雕来保护的话,那在这些雪峰里面生存的那些雪豹、雪原狼们,这些年又是怎么生存下来的,按照常理而言,不是早该被拾掇的绝种了才对么?

可是看领头这雪怪的神情,却是没有分毫作伪的迹象,似乎这话是由衷而发!

看着这领头的雪怪的表情,小黑猫和贺嘉尔几女心里不禁发起了嘀咕,不知道这雪怪究竟是撒谎撒到了连他们自己都能骗过的地步,还是里面真有什么隐情。

“你们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的照顾这只小金雕,就算是牺牲族群中人的性命,也一定会保护好它的安全,让它茁壮成长!”许是以为贺嘉尔几女对他们不大放心,这领头的雪怪更是拍着胸脯子,不断打着包票,表示着自己的诚意。

不仅仅是他,跟随在他身后的那些雪怪们,也是连连点头,似乎哪怕是把他们身上的肉割下来,来饲喂这只小白雕,他们都会连眉头都不带眨一下的!

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实在是太诡异了,甚至叫几女觉得自己就像是坠入了云山雾罩的地方一样,完全想不通这些雪怪们这么做的缘由,究竟是为了什么?!

若说是论个头,雪峰里面的生物们,哪个能高大过他们;若说是论力气,雪峰里面的这些生物们,又有哪个能够强的过他们;而且就算是各处的积雪,对于天生就长着一双如滑雪板般大脚的他们而言,也根本不会对他们造成任何威胁!

可偏偏就是一个这样拥有着无限力量的族群,却会把金雕这种,除却比他们多长了一双翅膀,除却能够在九天之上翱翔的生物,当成是守护圣兽,甚至这种对金雕的依赖,到了如果失去金雕,哪怕是小白雕这样的小家伙,就会让他们族群永无宁日!

这到底是个破绽百出的谎言,还是里面还有着叫人胆战心惊的隐情?!想到此处,无论是小黑猫和几女,都有些毛骨悚然,若是在雪峰里存在着连这些雪怪都畏惧的生物,那他们以后的寻觅之路还要怎么去进行,若是继续,岂不是等于羊入狼口,自寻死路?!

“这些事情我们说了也不算,要让小白雕自己来做决定。”贺嘉尔犹豫许久后,壮了壮胆子,鼓足了勇气,直视那即便是跪倒在地,几乎都能和她平视的雪怪,疑声道:“我能不能冒昧问你们一句,你们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这么重视这只小白雕?”

“这雪峰里面有多少危险,难道你们不知道吗?”领头的雪怪听到这话,脸上露出莫名其妙的神情,犹如看向一群怪物般,盯着小黑猫和几女,道:“雪豹,雪原狼,还有那些猛兽,哪一个不是吃东西不吐骨头的东西,若是没有金雕保护,我们族群可怎么活啊?!”

话一出口,跟在他身后的那些雪怪们也是连连点头,然后用无比崇敬的目光,盯着被宁欢颜抱着的那只小金雕,就犹如是望着一盏指路明灯一般,敬畏至极。

“你说什么?雪豹、雪原狼?难道你们还怕那些东西?”小黑猫闻言完全呆滞了,抬起猫爪挠了挠耳朵,用不可置信的眼神盯着雪怪,疑惑无比插话道。

它简直不敢相信,这种话会是眼前这些人高马大,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雪怪们说出来的。不单单是它,贺嘉尔几女此时也惊呆了,也无法相信这些怂话是从这些雪怪口中说出来的!

甚至他们都开始怀疑,这是不是这些雪怪们故意弄的一个什么阴谋,想要刻意去麻痹他们这些人,然后再趁着他们不防备的时候,突然出手;或者是在他们之间,藏着什么难言之隐,所以才会这样拐弯抹角的表现他们对小金雕的看中。

“是啊,这些年,如果不是它的父母守护我们,我们族群怎么会有这么多人,恐怕早都丧命到了雪豹和雪原狼的肚子里了!”领头的那雪怪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仿佛完全没感受到小黑猫和几女的惊诧,轻轻叹息道:“可惜灵兽的父母已经没有了,在它没有成长起来之前,我们族群必然会遇到许多危险,不过等它长大之后,一切应该就好了!”

“你确定你不是在开玩笑,你们的族群会畏惧雪原狼和雪豹?”小黑猫完全无法按捺心中的好奇,猫眼瞪得溜圆,紧紧盯着领头的那只雪怪,疑声道:“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刚才你们怎么会有胆量来帮助我们,用雪崩把那娘们埋了?”

“那是我们害怕唯一的守山圣兽也遇到危险,而且我们也不怕雪崩什么的,那些雪崩又不会咬人,只要扒扒雪块,就能爬出来了。”领头的那只雪怪疑惑不解的点了点头,然后郑重其事道;“可那些雪豹和野狼就不一样了,他们是真的会动嘴咬人的!”

疯了!完全疯了!如果不是这领头雪怪那模样太过信誓旦旦,而且对小金雕的畏惧也是发自肺腑,恐怕贺嘉尔几女和小黑猫他们,都要以为这些雪怪是在故意跟他们开玩笑!

但凡是来到雪山的探险者们,虽然会畏惧雪豹和雪原狼,但是最为畏惧的,莫过于那神出鬼没的雪崩,因为狼群和雪豹们还好对付,可被雪崩埋了,那就完了!

可这些雪怪们倒好,他们连雪崩都不怕,反倒是害怕狼群和雪豹,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也真是滑天下之大稽,恐怕打死那些研究雪怪的专家学者们,他们都不会相信这事儿是真的!

甚至小黑猫觉得,老天真是给这些雪怪族群开了个天大的玩笑,平白无故的赐给了他们如此强壮的体魄,给了他们这样矫健的身手,但是却给了他们芝麻绿豆那么大的胆子。

原本凭着这些雪怪们的体格,哪怕只是在那些雪豹和野狼面前露一两手,都能让那些玩意儿绕路走,根本不敢多去理会他们分毫。可现在倒好,非但不是那些野兽们绕着这些雪怪走,反倒是这些雪怪怕那些野兽怕的要死,甚至于还要找金雕当他们的守护神!

望着这些雪怪们那一张张略带些憨厚和痴傻的面颊,贺嘉尔几女不禁想起了万里沙漠里的那些鸵鸟,虽然它们也如这些雪怪一样,有着巨大的躯体,但每当风沙袭来的时候,甚至于有一点点风吹草动,就会马上把脑袋埋进沙堆里面,对外面的世界不管不顾。

也正是因为这些鸵鸟的这个习性,荒漠里的那些野兽们,都会刻意制造一些响动,把那些鸵鸟吓得把头埋进沙堆里面之后,再对它们下手。甚至于那些鸵鸟的血肉被野兽吞噬殆尽,它们的脑袋都不会从沙堆里面挪动出来分毫,至于抗争搏斗,更是无从谈起!

眼前这些身材魁梧高大,穿行冰天雪地如履平地,力大无穷的雪怪,和沙漠里面那些身形巨大的鸵鸟,两者虽然形态不同,但习性却是出乎寻常的一致!

“族长,有狼群听到响动,就快要过来了!”就在几女和小黑猫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的时候,远处放哨的一只雪怪突然疾奔过来,神情惶急到了极限,连滚带爬的便扑了过来,那模样说成是屁滚尿流都丝毫不过分。

“走吧,走吧!带我们和你们一起走!”望着那雪怪头领眼神里面强烈的祈求,以及眼底深处的一抹畏惧,贺嘉尔只觉得一阵目眩,摆摆手,无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