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60章 祖宗上身(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42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哎!”就在林白这鬼气森森的一嗓子喊出来的时候,老族长情不自禁的身子一凛,下意识般的便应了下来。

但话一出口,老族长却是觉得不大对劲,‘老根’这俩字可是自己的乳名,因为当年爹娘生自己的时候,年事已高,老来得子,便认为是老来有根,就起了这名字。

不过这名字除却他父母外,很少有人提起,如今父母都已经长眠于地下,村子里面连一个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不是现在从林白嘴里喊出来的话,连他自己恐怕都要忘记,自己还有这么个乳名了。可让他不解的是,怎么着林白会知道这乳名,难不成真是祖宗上身了?

“怎么,你不记得你的亲娘老子了?”就在老族长惊疑不定的时候,林白脸上却是又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言语间露出极大的不满,冷冷道。

“亲娘老子?”老族长闻言一愣,顿时想起了自己那在九泉地下的爹娘,不过虽然心中对眼下的状况恐惧无比,但在他心底深处,却还是有些犹疑,缓声道:“真的是你们吗?孩儿前些天把钱放起来,眼下却是找不到了,祖宗你知道我把钱掉哪了么?”

话音落下,在这老族长眼眸深处便露出一丝狡黠,围观的山民眼中也是露出一丝明悟。

地里刨食一辈子的人,对钱财看得都是极重,怎么可能平白无故的会把钱弄得不知去向。而且老族长在寨子里更是出了名的心细,他不过是拿这话套林白的底细,确认真假罢了。

和这些山民们心中想的一样,老族长虽然不明白眼下的情况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但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丝怀疑,而且平白无故让他这个老头子把一个毛头小子,当成是祖宗长辈来膜拜,他面子上也磨不过去,便想了这么个法子来试探林白祖宗上身的真假。

他这辈子就攒了那么一点儿小钱,而且是打算留着当棺材本用。当初他老伴病危,急需钱来医治的时候,他都舍不得把这笔钱拿出来用。不仅如此,他每隔三天就要把钱换个地方藏起来,就算是自己那俩儿子,都不知道那笔钱藏在哪里!

在他想来,这些事情瞒得了,但是瞒不了鬼神,如果眼前这小子真的是祖宗附身的话,就绝对不可能说不出那笔钱的下落!如果说不出来,故意装神弄鬼的话,那就更好办了,直接拆穿了这小子的障眼法,领着村里的壮汉,把他打出村子。

“财向西南!”林白闻言桀桀怪笑了几声,目光如钩子般,盯着跌坐在地的老族长,寒声冷笑道:“你这小子从小就最不老实,就喜欢把好东西东躲西藏,那钱哪里是你弄得不知去向了,是你怕被别人发现!你会找不到钱,少在祖宗面前装神弄鬼,你回家去看看床头西南边的那个苞谷坛子下面,看看你是不是把那伍仟零陆佰壹拾伍块钱藏在那了!”

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集到了老族长的脸上,想要从他表情的变化上,确认林白这话的真假。尤其是老族长的那两个儿子,更是目光灼热的盯着自家老爷子的脸。

当初他娘得病没钱可医,重病而死的事情,可一直是他们心中不能言说的痛楚。如果真被他们得知,自家老子不是因为没钱治病,而是舍不得的话,那就有话说了!

“祖宗哎……”想到此处,老族长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怔怔的望着林白,脸上满是惊惧之色,如果不是他年轻的时候见过一些大场面,而且又久在寨子里一言九鼎,恐怕现下就要被林白这一嗓子给吓得尿了裤子!

要知道那一笔钱,是他两天前才转移到床头西南角落的苞谷坛子下面的,而且当时放钱的时候,他更是房前屋后打量了一个遍,确认没人在,才偷偷放的。

可是眼前这小子,不但一口道出了那钱财的下落,还有零有整的把钱的数目也给说了出来。如果不是鬼神的话,谁能有这样神秘莫测的手段!

能够一口叫出自己的乳名,还能够随口就把自己藏钱的地方说出来,而且连数目都是一丝一毫没有偏差,如果不是祖宗附身的话,这小子怎么可能会知晓这些隐秘。

看到老族长脸上那精彩之极的表情,围观的这些山民们哪里还能看不出来,林白口中的这话,已是准确无比的切中了老族长心中的隐秘。

一时间,场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张大了嘴,茫然的望着林白,他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而且这些人望向林白的眼神,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那眼神从先前的惊惧和敬畏,已经完全变成了尊崇,那是只有平时他们祭拜祖宗神灵时,才会流露出的神情。如果说先前他们还对林白被祖宗上身这事情抱有一丝怀疑的话,那现在这一丝疑惑,已经完全被清扫一空,在他们想来,除却祖宗神灵外,谁还能有这样的手段!

“好你个老不死的,竟然瞒着我们偷偷藏了这么多的钱!”见自己老子已经把话默认了下来,老族长的两个儿子勃然大怒,也不管不顾此时是个什么形势,疾步冲到老族长跟前,怒声怒气道:“我娘得病的时候,你口口声声跟我们哭穷,现在倒好,我看你还怎么说!”

不单单是他这俩儿子,周围那些山民们也是对着老族长指指点点,嘀嘀咕咕不止。不过不管就算是用脚趾头想,都能知道从他们嘴里说不出什么好话。这老家伙平常抠门到了极致,又时常向各家哭穷,搞了大半天,居然不是没钱,而是因为抠门!

而且就连自己老伴生病,都舍不得把这钱拿出来,这简直比铁公鸡都不如!

听到这些话,老族长脸上的神情顿时比哭还难看,他现在无比后悔自己之前的问话,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不相信林白被祖宗上身,想要故意刁难他,才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话,怎么会搞得现在这么灰头土脸。

“别数落了,我回去就给你娘上香磕头赔罪,再把钱给你们分了还不行?”老族长痛苦无比的伸手捂住头,一脸肉痛无比的表情,向着两个儿子嘟囔了一句后,转头对着林白连连磕头道:“祖宗哎,救救我吧!”

“看看你这些年干的好事,亏你还知道祖宗这俩字!”听到老族长的话,林白的语气明显放缓了许多,似笑非笑的向着老族长扫视了几眼后,道:“老根,你知不知道,寨子已经大祸临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