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61章 大祸临头(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大祸临头四字一出口,场内顿时寂静一片。所有人都觉得一股子寒意侵袭入身心,叫人忍不住打了个激灵,而且目光更是死死的望着看上去神神叨叨的林白。

场内清寂一片,所有人都鸦雀无声,只剩下无言的山风,在人群中缓缓吹拂。

“怎么,难道你们还有人不相信我的话?”看着眼前这些山民们的反应,林白脸上的神情愈发诡异,言语间更是带上了些怒意,而且从他脚底板生出来的那股黑气也越来越浓郁,似乎随时都会扑向周遭的山民,“难道非要我把你们的老底都翻出来,你们才肯相信?!”

“不敢……我们不敢……”一听到林白这话,那些山民们顿时把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经历过了老族长那一番事情之后,谁还敢再去怀疑林白究竟是不是被祖宗上了身。

在他们看来,若不是祖宗神灵附身,就算是神佛下凡,又怎么可能知道老村长把钱藏得地方,而且还能有零有整的把钱的数目一字不差的说出来。

这个且不说,但凡是个人,心里边难免就藏着一些不可告人的小秘密。在这种节骨眼上,谁敢再让林白开口,若是把他们心里边那些隐秘一股脑倒出来,恐怕谁都好受不了。说不准也要如老族长一般,落得个众叛亲离的下场,这可是他们所不愿意看到的。

“老祖宗,你说的大祸临头到底是什么?我们这些年可是没干什么对不起祖宗神灵的事情,大祸怎么会到我们头上?”老族长很清楚,眼下是自己挽回往昔尊严的唯一机会,趁着那些山民们还没反应过来,几步扑到林白跟前,战战兢兢道。

“没做什么吗?这恐怕就只有你们自己知道了吧。”林白闻言桀桀怪笑不止,声音如切割金属一般,凄厉刺耳,见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后,冷声笑道:“既然你们没有做亏心事,那为什么我之前托付给木木,让他帮你们改动祖坟风水,却没有一个人帮他?我看你们就是打算让我们这些地底下的老祖宗,变成孤魂野鬼,整天整夜的缠着你们!”

话语中,赤裸裸的皆是威胁的语气,尤其是那股子鬼气森森的味道,更是把这些山民们吓唬的三魂出窍,七魄升天。不管是哪个人,谁愿意整天整夜的被鬼魂缠在身边?!

“祖宗哎,不是我们有亏心事,是……”老族长闻言便想要辩解,但吭吭哧哧了大半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诚如眼下林白所言,他们之所以在那么多童谣和事情出来后,他们还心存疑虑,说穿了,不就是信不过林白,觉得他是个外来人,童谣无忌,也不足为信。

“老根,那你告诉我,不是因为我说的原因,那是因为什么?”不等老族长把话说完,林白便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而后缓缓抬起头,目光犹如冰霜一般,寒冷无比的扫过场内这些山民,冷笑道:“我看你们就是心里有鬼,见不得祖宗神灵好过,所以才会这样!我看单是我出来这一趟还不够,得让你们这些人的祖宗都出来,看看你们这些不肖子孙才行!”

又要让鬼魂出来看望,今儿这事就已经够叫人吓破胆的了,若是再多来几出,那岂不是连这条小命都要被吓掉一半,而且整日里被鬼缠着,还怎么讨生活啊?!

“祖宗哎,您就饶了我们吧,我们这就改,这就听话还不成么?”听到这话,场内那些围观的山民们,登时哗啦啦的跪倒在地,朝着林白叩头不止,更有甚者,已是泪流满面。

“知道错了就好。”看到这些山民们的动作,似乎寄托在林白身上的祖宗神灵这才算是平息了一些怒火,目光也变得不再那么逼人,而是语重心长道:

“我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我们都是孤魂野鬼,还能有什么念想,我们心里想的,也不过是能让你们这些后人过得好些,不要出现灾祸。而且要不是你们这些年对祖宗神灵恭恭敬敬,祭拜得也诚诚恳恳的话,我们又何必费这些功夫来劝说你们?”

如果说前面是危机毕露的恐吓的话,那现在这番话则更像是长辈语重心长的告诫,而且话语间那股子恨其不争,怒其不幸的意味更是无比深重,直叫这些山民们汗颜不止。

是啊,如果不是祖宗神灵怜惜他们的话,又怎么会折腾出来这么多的事情?说穿了,还不是想着让他们这些晚生后辈能够生活的更好一些,能够让他们的日子不会太难。

而自己这些人做了什么,不但没有去相信祖宗神灵的话,反倒是忧心忡忡,对祖宗神灵的话将信将疑。将心比心,若是把自己换做祖宗神灵,恐怕早就已经把怒火降到寨子里了,可如今自己的祖宗们,不但没有生气,反倒是对他们谆谆教导……

两相这么一比较,那些围在周围的山民,此时已是泣不成声,跪倒在地,呜咽不止……

“阿润,木木哥不会真是被祖宗神灵附身了吧?”向着神神叨叨的林白瞄了眼,石头眼眸深处满满的都是敬畏,如果不是他知晓那些所谓的童谣,乃是由林白假借他之口散播出来的,恐怕在见识了老族长那一出之后,也会如周围的山民们一样,感恩戴德,痛哭流涕。

不过让他搞不明白的是,这些天他也是紧紧跟在林白身边,从没见他靠近过老族长的房屋一步,怎么着对老族长藏钱的事情,甚至要比老族长的儿子们还要清楚。

莫不是自己之前想错了,木木哥真的是被祖宗神灵附身了?!

“我也不知道。”阿润缓缓摇头,目光之中也满是不解,有些手足无措的向着林白看了眼后,缓缓道:“也许是真的吧,不然的话,木木哥怎么会知道那么多呢?”

不过若是仔细看阿润神情的话,定然会发现,在这小妮子说这些话的时候,眼底深处还藏了一丝狡黠。林白这神神道道的模样,能骗得过旁人,却骗不过阿润这小丫头,这倒不是因为她心思缜密,而是因为就在林白如同发疯般的前一瞬,偷偷给她做了个看好戏的表情。

之所以不告诉石头真相,则是因为她觉得木木哥瞒着这么多人这么做,肯定有什么用意,虽然石头也是很可靠的人,但是有些事情还是瞒着他的好。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少一个人知道内情,就少一个秘密被泄露的可能,而秘密一旦泄露,林白先前的苦工就都白费了。

而且对于林白刚才戳穿老族长藏钱事情的话,也是把小妮子给唬的一愣一愣。要知道这些天以来,她可都是陪在林白身边,从没见林白靠近过老族长家半步。她实在是想不明白,林白怎么着就能知晓这件事情,而且还能够有零有整的说出钱的数目。

不过以小阿润对林白的了解,忽悠起人来,那绝对是手到擒来的事情。而且这些天以来,发生在她这个傻木木哥身上的事情,已经实在是太多太多,也不在乎是否再多这一两件。

而且最重要的是,对于小妮子心性的阿润而言,这些事情都该是她和林白之间的小秘密,也只能由她和林白两个人共享,多一个人,就没有了她和林白之间,那份与众不同的特殊。

“肯定是真的!不然的话,哪能这么厉害呢!”被阿润这么一说,石头心里边也是七上八下,向林白的脸看了几眼后,急忙把头低下,只差没埋进土里去。

“祖宗哎,我们究竟是办错了什么事,您又要让我们做什么事情,您尽管说,我们一定照您说的话办!”涕泪交加的老族长重重拍了拍胸口,仿佛恢复了往昔一言九鼎的气概,道:“只要能对寨子好,哪怕是叫老根我上刀山下火海,我也不皱半下眉头!”

这话说得委实是大义凛然到了极致,仿佛先前那个比葛朗台还要铁公鸡许多,为了省钱连老伴的性命都能置之不顾的事情,根本就不是他干的一样。

“这是又出了什么事儿,怎么这么热闹?”就在场内所有人聚精会神,想要听听林白有什么嘱托的时候,场内却是突然传来一个和环境极为矛盾的话语声。

听到这话,那些围观的山民们顿时转头,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就望了过去。只见祝祭婆婆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站在了人群的最外围,此时正似笑非笑的望着林白。

“祝祭婆婆,您可算是来了!”老族长一看到祝祭婆婆,就像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急忙扑过去,然后颇为敬畏的向着林白望了眼,神神叨叨道:“木木被祖宗神灵附身了!”

“被祖宗神灵附身了?”祝祭婆婆闻言不可置否的一笑后,淡淡望着林白,上下扫视一番后,对老族长淡淡道:“你是怎么知道他被祖宗神灵附身的?”

听到祝祭婆婆这话,老族长的那张老脸顿时一红,变得支支吾吾起来,他好不容易才算是又在人群前面建立起了一点儿威信,实在是不想再把自己的丑事重述一遍。

“原来是这样!看起来这真的是祖宗神灵附身了!”虽然老族长不愿意说,但愿意替他说的是大有人在,便一五一十的将刚才发生的事情告知了祝祭婆婆。

这老妖婆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出乎所有人意料,陡然下拜,那模样要多虔诚就有多虔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