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63章 大祸临头(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养尸地?!

什么是养尸地?这些山民和阿润之前的想法如出一辙,养尸地自然就是养尸体的地方。树苗被土地滋养能够长成参天大树,苞谷被土地滋养能够长出玉米,绿苗被土地滋养能长出红花,而尸体被养尸地滋养,那自然而然,养育出来的就是僵尸!

苗疆鬼神之说无比盛行,即便是这与世隔绝的寨落,也颇多有关鬼怪僵尸的传说,一听到林白这话,场内这些山民们顿时便想起了自小相传的那些鬼怪神话,以及那些传说之中神通广大、暴戾无比的白毛僵尸,黑毛僵尸,还有那最可怕的杀人于千里之外的飞天僵尸。

而且一想到那些养出来的那些僵尸,还很有可能是自己这些人埋在地下的亲娘老子。再一想到他们有朝一日破土而出,张牙舞爪的恐怖模样,这群山民只觉得就像是大雪纷飞的寒冬腊月里,被人兜头泼了一盆冷水,直接从皮肤冷到了骨子深处。

人世间最大的恐惧,莫过于死亡!在直面死亡的畏惧下,那些早已经习惯了平淡生活的山民们只觉得好像自己的生活已经走到了尽头,世界末日已经悄悄来袭。

什么是大祸临头,这祖坟风水变成养尸地不就是大祸临头!尤其是在经历了那么多传言,见识了白日鬼哭,以及经过‘祝祭婆婆’确认之后,所有人都对林白的话都已没有任何疑问。

“祖宗哎,帮帮我们吧,您尽管说,我们一定照做!”沉默了片刻之后,那一众山民哗啦啦的跪倒一地,对着林白疯狂叩头不止,言语间的敬畏更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顶点。

“祖宗神明在上,只要是能够解决这一切的手段,您尽管说,我们一定会尽心尽力去做。”‘祝祭婆婆’也是跪倒在地上,额头紧紧抵着地面,也不知道这老妖婆心里边究竟是在想些什么,只是言语无比诚恳道:“哪怕是拿老身的性命去补救,我也心甘情愿!”

多么高尚的人格,多么慈悲的胸怀!听到‘祝祭婆婆’的话,场内那些山民的眼角都已是变得湿热无比。如果不是对寨子爱得深沉,如果不是怜惜他们这些普通人,‘祝祭婆婆’怎么可能会有这么高尚的情操,又怎么可能会舍得牺牲掉她自己,来换取安宁。

老妖婆,怎么答应的这么爽利!听到‘祝祭婆婆’的话,林白心中不禁暗骂一声,只差那么一点儿,他就把‘既然你这么愿意,那你就去死吧’这句话脱口而出。

但他更清楚的是,这句话自己是绝对不能说的。虽说眼下这些山民们无比笃信自己已被祖宗神明附身,但是如果把事情做得太过火,要‘祝祭婆婆’自裁的话,恐怕好不容易才从这些山民心中消除的疑虑,会重新生出,甚至于会打乱自己全部的布局。

“你死了又能怎样,不过也是如我们般,变成孤魂野鬼,一样于事无补罢了!”

林白不想再跟这老家伙过多纠缠下去,而且越是往下拖延,这老妖婆就越是会借着自己的话,在人群中竖起属于她的威望,这也是林白所不愿意看到的,冷冷训斥了一句后,缓缓抬头,目光犹如寒彻骨髓的坚冰般,扫视了人群一遍后,缓缓道:“我已经把所有处理此事的手段,都告知了木木,他会领着你们修复祖坟的风水,你们只需要听从他的话就可以了。”

一切都听木木的?听到这话,人群里顿时响起一阵小小的骚动,虽然有祝祭婆婆的确认,但对于寨子里的这些山民而言,林白终究只是一个外人,一个来历不明的外人!

“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我可以附在你们身上,把一切手段告诉你们。”林白早已料到,场内这些山民们对自己的话,肯定会有腹诽之处,此时听到这小小的骚动,言语顿时转得冰寒下来,盯着那些人,寒声道:“你们有谁愿意的,不妨站出来!”

被祖宗神灵附身虽然听上去无比神圣,但是试问又有哪个人愿意自己身边时时刻刻有着一群鬼魂陪着。一听到林白这话,顿时面面相觑,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半步。

“既然你们不愿,那就不要再多说什么。”林白冷冷训斥了一句后,话锋一转,温声道:“就是因为木木是一个外人,所以我才会附在他身上,我为阴,你们为阳,我若是待在你们身边,阴阳失衡,你们必然会受到创伤,所以我才会这么做的,你们可明白我的苦心?”

原来祖宗是体谅自己这些后裔们的安危,所以才会选择附在一个外人身上!听到林白这话,周围的一众山民顿时有些热泪盈眶的感觉。再一想到祖宗神灵的好心好意,被自己这些人当成了驴肝肺,他们一个个只恨不能把头埋进裤裆里去。

望着这些人脸上的神情,林白眼底这才有满意的神色掠过。他早就摸清了这些山民的脾胃,这些人哪里有那么大的胆子敢去迎接自己这所谓的祖宗神灵在身上,而且就算真是有那胆大的,他也有办法对付,只消用传音入密的法子一唬,还不叫他们魂飞魄散。

至于祝祭婆婆借机发难,林白更是觉得绝无可能,既然这老不死的暗地里弄出来白日鬼哭这么一出,而且还没有戳穿自己,自然就不会急在这一时再来主动请缨。

“那就这样决定了!你们好好做,我等你们的好消息!”听得这些话后,林白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猛然仰头,紧紧盯着漆黑的天穹,朗声道:“我去也!”

“恭送祖宗神明归位!”场内那一干山民听得这话,顿时急忙将头低下,口中赞颂不止。

只见这话一出口,林白的身体顿时又是一阵剧烈的颤抖,和刚才如抽鸡爪疯一般的模样极为相似,而且呼吸更是变得急促无比,吭哧吭哧,就像是拉风箱一样。

听到这诡异的声音,一众山民急忙抬头,却是赫然发现林白此时面色青白交加,而且额头上更是起了一层细密的虚汗,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极为凶险的手术一样。

祖宗神明果然没有欺瞒我们,这附身的事情,对人体的伤害果然极大!见到寻常身体健硕无比的林白,此时都是满头大汗,看上去虚弱至极,围观的那些山民们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并且在心中暗暗赞颂他们自己的明智,没有贸贸然的要求祖宗神明附在他们身上。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刚才是怎么了?”既然是演戏,那自然就要演足,好容易用体内的法力逼出来一头大汗后,林白又做出手足无措的模样,惊慌失措的望着眼前的一众山民,颤声道:“各位叔伯姑婶,我刚才是怎么了?你们叫我来是做什么?”

“你现在是木木了?”老族长见状,清了清嗓子,有些试探的发问道。经过了刚才的事情后,他是真有些怕了,生怕祖宗神明还附在林白身上。

“是啊……”林白茫然的点头,迷惑不解的盯着老族长,疑声道:“老族长,我刚才是怎么了?我怎么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趴在了我的身上,可是我一点儿记忆都想不起来。”

“想不起来就对了。”老族长重重点头,一幅欣慰模样道:“木木啊,你这是撞了大运了,祖宗神明看得起你,刚才附在你身上了。你再想想,祖宗神明刚才有没有给你留什么话?”

“好像我脑子里是多了一些东西,好像是要动祖神祠堂,而且我觉得好像要不这么做的话,似乎有一场大祸要临头了!”林白惯会打蛇随杆上,听到老族长这话,急忙做出聚精会神的神色,思忖不止,然后露出一丝明悟里又带着疑惑的神色,有些疑惑不解道。

“这就对了!”老族长重重点头,如今他急着在族人面前挽回尊严,想要重新掌控局面,听到林白的话,一拍大腿,然后语重心长的望着林白道:“木木啊,你可要把那些东西记清楚!村子里这么多条人命就都要交给你了,我们好心好意收留你,你可不能乱来啊!”

“老族长,我知道的,你们对我的大恩大德,我一直牢牢记在心里,现在好不容易有得上我的地方,我一定会帮你们好好做这事情的。”林白强忍住心里边的笑意,重重点了点头,做出一幅义不容辞的坚决模样,似乎连牺牲掉性命都不害怕。

看到林白这表情,老族长不禁觉得老脸有些发烫。自己这在寨子里活了大半辈子的老家伙,竟然还没有一个只在寨子里活了一年的小家伙对寨子的感情深。

“尽快按照你心里边的想法,安排起来做事儿吧。”就在此时,‘祝祭婆婆’却是突然开腔,似笑非笑的望着林白,然后故意加重语气道:“不然的话,不是说要大祸临头了吗?”

尤其是在说到‘大祸临头’这四字的时候,这老东西更是刻意加重了几分语气,而且眼眸更是眯成一线,盯着林白,里面带着一股子浓烈至极的哂笑之意。仿佛在她眼中,林白方才的所作所为,都是一个无比可笑的笑话,仿佛在她看来,真正会大祸临头的,只有林白!

“是要抓紧时间去做的话,不然的话恐怕真是要大祸临头!”林白淡淡一笑,不无威胁的,冷然回应道:“这个道理,祝祭婆婆你应该比我更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