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64章 推倒重建(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木木哥,你刚才怎么装的那么像,差点儿把阿润也给懵过去了!”好容易等到所有人都满足了好奇心离去后,阿润才悄悄凑到林白身边,压低声音,嬉皮笑脸道。

“不是我装得像,是他们心里害怕,所以才会觉得我像,如果把我换成是阿润,只要畏惧还在他们心中,结果也是一样的。”林白轻轻一笑,先前她所做的一切,实际上就是吃准了这些山民心底的畏惧,不管是谁,只要能控制恐惧,结果都是一样。

“那也是很厉害了!”阿润不明所以然的点了点头,然后小脸上写满了疑惑,望着林白道:“可木木哥你是怎么知道老族长的小名,还知道他把钱藏在了什么地方,藏了多少钱的?”

“我也不知道,都是这里面告诉我的!”林白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抬起手指敲了敲脑袋,脸上也满是不解之色。他这话可是没有半点儿蒙骗阿润,而是正如他的话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在他笃定主意,想要借助白日鬼哭好好布置一番的时候,这些资料就出现在了脑中。

而且不知道为何,在那一瞬间,不仅仅是老族长站立的位置,以及他的面容,似乎都起了很大的变化,似乎变成了一条条看似毫无关联,但又纠缠在一起的丝线。

而当老族长发问的那一瞬间,那些丝线中就有一部分明亮起来,然后答案便浮现在了他脑海中。那种画面即诡异,又叫他觉得熟悉,似乎曾经的自己,不止一次做过这样的事情。

甚至不知为何,他心中更是隐隐觉得,那些纠缠不清的丝线,似乎就是所谓的命运!

只可惜无法看到自己身上的丝线,否则的话,也许能够从那些丝线的走向中,知晓自己的命运中究竟是有过什么,而自己又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出现在了这里。

“木木哥一直就是这么厉害!”听到林白的话,阿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最近发生在林白身上的怪事实在是太多了,她也已经有些见怪不怪了,然后有些忧心忡忡的向着身后的祖坟祠堂望了眼,压低声音道:“木木哥,祝祭婆婆这次为什么要帮我们啊?”

旁人不知道‘祝祭婆婆’的事情,但是阿润却是心知肚明,而且林白还曾言之确确的告诉过她,祖坟风水变成养尸地的事情,有很大的可能就是‘祝祭婆婆’收拾出来的。

但就是这个把祖坟风水变成了养尸地的人,不但没有拆穿林白的事情,反而还帮着林白圆谎,这实在是太说不过去了,不管她那小脑瓜怎么想,也想不出个所以然。

“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是想做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她做这一切肯定不怀好意!”林白缓缓摇头,双眼微眯,目光紧紧注视着祖坟祠堂,似乎想要将其中的隐秘洞悉一般。

如阿润所想的一样,他眼下对‘祝祭婆婆’的所作所为也是充满了疑惑,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一点儿就是,这老妖婆绝对是不怀好意。尤其是她临离去之前抛下的那句话,更是赤裸裸的在威胁林白,似乎在告诫他,只要动了祖坟风水,他便一定吃不了好果子。

“那木木哥你可一定要小心一些!”阿润听到这话,急忙握住林白的手,然后有些忧虑道:“要不然咱们就不管这些事情了,只要能保住咱们的安宁就好了。”

“阿润,有些事情既然看到了,就不能坐视不管,尤其是一些你明知道一旦你不去帮忙,就会产生恶劣影响的事情,哪怕前路再怎样曲折,再怎样坎坷,也要迎难而上。因为你只要尽了这份力,就能帮助许多生命!”林白缓缓摇头,轻笑着对阿润道。

不知为何,林白总觉得这话说起来顺口至极,似乎以前的自己,做事就是以此为准则。

听到林白的话,阿润有些迷惑,但又觉得这些话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便微微皱着眉头,开始在心里细细的思忖这些话语里的意思。

望着这小丫头的认真模样,林白不禁哑然失笑。轻轻拍了怕她的脑袋,便握着她的手,向着阿润的家走去,折腾了这么大半宿,肚子着实饿的紧,他是无比想念阿润妈的手艺。

但这一大一小两个人刚走进院子,却是发觉屋内的气氛有些古怪,向着周围一扫,顿时便发现老族长如做贼般探头探脑的躲在屋内一个角落。

“木木,以前的事情,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别跟老叔再计较了。”和林白比星月还要明亮的目光相接一下后,老族长急忙低下了头,不敢再多看一眼,然后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从祖坟那块离去之后,老族长心里越想便越是觉得不对劲,不过他倒不是怀疑林白,而是不想因为这档子事情,让自己从此以后就在村子里失去往昔的权威。

而想要重拾权威,就必须得干上一件能够服众的事情才行,而眼下在所有人眼里边最紧要的事情,便莫过于对祖坟风水变成养尸地一事的处理,也只有在这件事情上出一份大力,才能够重新在寨子里的人之间,建立起属于自己的至高无上的威信。

而想要做这件事情,最不能绕过的就是在他看来被‘祖宗神明附身’的林白,而且只有自己先从林白这里打听出来一些东西,才能够提前一步做事,好让别人刮目相看。

思前想后一番后,他越想便是越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提前见林白一面。在心里边仔细想了想,没发现自己以前做过什么对不起林白的事情后,他便提了两瓶酒,急冲冲的赶了过来。

听到老族长这些话,林白脸上顿时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看个不停。

“老栓哥,弟妹,你们倒是帮我说道说道啊!”见林白沉默无言,老族长心里不禁有些发急,急忙转头扯了阿润父母一把,眼眸中带着乞求的神色,道。

虽说老族长因为一毛不拔,导致妻子因为无钱医治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可恨,可是这些年接触下来,怎么着也有那么两三分情面在,阿润父母也不好表现得太过,只得苦笑着点点头,望着林白道;“木木,你老根叔以前是没亏待过你,你就别计较了。”

“阿叔阿婶,你们这是哪里的话,老族长能让你们收留我,就是天大的恩情了,我能埋怨他什么啊。”林白哪里能不知道老族长心里边的那些小九九,回了一句后,似笑非笑道:“我不过是在想刚才祖宗神明托付我的事情,想着能不能让老族长帮我一把。”

“木木,祖宗神明究竟是想让咱们怎么做,你能不能先跟老叔透透底?”一听到林白这话,老族长那双昏花的老眼顿时变得明亮起来,他过来图的不就是这个,不过喜色刚一露出,便觉得不能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太过,就露出忧心忡忡的模样,道:“不管怎么说,我也是咱们寨子的族长,理应比旁人多承担一些责任,所以有些心急,木木你可别生气。”

“老族长宅心仁厚,我哪里能不知道,而且有您老人家帮忙,我高兴还不及,哪里会生气。我想不仅仅是我,就算是咱们寨子里的其他人,肯定也是在心里念着您老人家的好,为您老人家这么尽心尽力叫好。”林白连连摆手,做出一幅诚惶诚恐的模样,对老族长吹捧道。

虽说对老族长办出的事情有些不齿,但是林白也明白,单单想凭借自己,就去完成祖坟祠堂风水改变的事情,无异于痴人说梦,必须要再在村子里找个威望极高之人相助才行。

‘祝祭婆婆’那老东西是绝对不会帮自己的,所以目标就只能转移到老族长的身上。虽然经历了先前那一出,所有人对他都颇有微词,但以前的威望毕竟还是存着一些的。

最重要的是,老族长想要恢复威望,就必须期冀自己能够圆圆满满,完美无比的改动风水这件事情做下来,这样一来,他就必须对自己言听计从,办起事来,也能省心省力。

所以虽然这老家伙也是面目可憎,林白还是决定暂时先结下这个盟友。

“你们看看木木这孩子,真是懂事啊,比我们家那两个强到天边去了!”被林白这么一吹嘘,老族长也是不禁觉得自己劳苦功高,再一想到之前自家那俩小子看向自己的不善目光,不禁眼眶都有些湿热,心有戚戚然的感慨莫名道:“木木你尽管说,只要是祖宗神明交代下来的事情,哪怕是把我的全部家当都压上,我也一定带领大家走出困境。”

话一说出口,老族长顿时便觉得有些肉痛。对于他这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来说,什么东西都没有钱重要,若真是让他倾家荡产,那简直要比杀了他还要难受!

“老族长你严重了,有这份心就够了,祖宗神明只想着咱们好,哪会让咱们砸锅卖铁做事。”林白焉能不明白这老东西心里的想法,抚慰了他一句后,接着轻笑道:

“老族长,今天晚上你去各家坐坐说说话,交代一下各家的壮劳力,咱们明天就开始动工,按照祖宗神明的嘱托,把祖坟动一动。你告诉他们,祖宗神明可是说了,这事儿越是快点儿办妥越好。这事儿我就交给您了,您觉得有什么问题么?”

“放心吧,交给我了!”老族长眼下是只怕林白不交代自己事情,连忙拍着胸脯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