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69章 神奇的糯米饭(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话音落下,场内之人无一不从,经历了这么多事之后,所有人对林白早已是敬畏交加。

且不说先前林白被祖宗神明附身的那件事情,也不说之前林白为秀秀祛除蛊毒的那一幕,单就是刚才林白只是转瞬之间,就从数百步之外,赶到此地的那种神速,对于他们这种普通人而言,就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

他们实在是有些不明白,以前痴痴傻傻像木头一样的家伙,现在怎么会变得这么厉害!

“石头,你去嘱托薛老汉他们那些出去的人,让他们蒸点儿糯米给我拿过来。”在墓园里逡巡了一圈之后,林白对步步紧跟着自己的石头笑道。

“木木哥,你饿了啊!”听到林白的话,石头这憨货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渴盼的表情,用力抽了抽鼻子,垂涎欲滴的望着林白道:“老族长刚让人杀了头猪,寨子里现在正在煮肉,要不我再给你端点肉过来,先让你祭祭五脏庙,猪肉配糯米饭,那可叫一个香啊。”

“这才刚吃了早饭,我肚子就算再大,也不可能饿的那么快,我看是你小子嘴馋吧!”见这小子把自己当成了馋嘴的吃货,林白不禁笑骂了他一句,然后正色道:“这糯米饭可不是拿来吃的,是要埋到地底下去祭奠祖宗神明的。”

“啊?!”听到林白这话,石头不禁张大了嘴,然后忙不迭的点头,道:“行,那我这就去办,我看薛老汉他们觉得帮不上忙心里也挺着急的,有点事给他们做也挺好的。”

“去吧!”笑骂了石头一句后,林白挥了挥手,便让石头离去,但刚让石头走了半步,又招手让这小子停下脚步,然后向着四下扫视了几眼后,凑到石头耳边,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石头,你小子现在应该还是童男子吧?”

“童男子,那是啥玩意儿?”石头闻言一愣,迷惑不解的瞪着林白。

“就是你还没有跟秀秀做过什么事情吧?”林白实在是没想到,石头这小子看起来五大三粗的,但心思却是如此的淳朴,竟然连什么是童男子都不知道。

“那应该还是吧。”石头低头想了半晌,有些明白林白的意思,胀红着脸点了点头,然后偷眼看了下林白,压低声音,有些局促道:“我和秀秀拉过手,当不当紧?”

“拉个手怕什么,又不会怀孕!”这小子竟然如此的纯洁,林白闻言不禁拍了拍额头,若不是碍于此时的情况,着实想给这小子上一堂生理卫生课,不过再想想,这小子本事倒也是挺强的,这才在秀秀家待了几天,小手可就牵上了,腹诽了几句后,林白眼珠子一转,笑眯眯的又凑到石头耳边,压低声音道:“等会儿你拿糯米饭过来的时候,记得撒泡尿在里面。”

“啊?!”听到林白这话,石头不禁吃了一惊,瞪大了眼,直勾勾盯着林白,颤声道:“木木哥,这可不能开玩笑啊,你不是说那东西是敬给祖宗神明的吗?怎么能撒尿在里面?”

“你小声点,是不怕被别人听到吧!”见石头还要大声嚷嚷,林白抬手捂住了这小子的嘴,然后眼中露出一丝促狭的笑容,压低声音道:“这可是祖宗神明附身的时候跟我说的,兴许他们就喜欢这个味道呢,再者说了,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这事儿!”

“木木哥,你可千万不能骗我啊!我们家就剩下我这一根独苗了,要是祖宗神灵怪罪我,到时候我们家可就绝后了。”经历过先前那么些骇人听闻的事情后,石头纵然是胆大包天,但又哪还敢有胆子做出这种腌臜的事情,他是真怕亵渎了神灵,半夜鬼上门阉了自己。

“我让你去,你就去,哪那么多废话!”听到石头这话,林白飞起一脚踹在这小子的屁股上,厉声叱道:“你要是再嘟囔,小心现在我就让祖宗神灵出来说道说道你!”

“我这就去做,再不敢多嘴了!”石头一听这话,顿时吓得是抱头鼠窜,先前老族长他们那畏畏缩缩的样子,他可是亲眼所见,实在不想自己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也如老族长一般,吓得屁滚尿流,那可就真是要丢死人了,这辈子也没法子在秀秀面前抬起头。

看着石头抱头鼠窜的模样,林白不禁苦笑摇头,他实在是没想到经过了自己这么一番布置之后,寨子里的人会对祖宗神明敬畏到了这种地步,也不知道这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

不过但凡是人,只有心中存着畏惧,才会少做恶事,也许勉强这也能算是一件好事吧。而且自己做这一切,为的也是想要让寨子能够从养尸地的恐怖下逃离,虽然手段有失偏颇,但目的终究是好的,相对于数百条鲜活的人命,些许恐惧又算得上什么。

想到此处,林白却是又不禁向着被树丛环绕,寂静异常的祖坟祠堂望去。不知为何,从开始布置这些手段到现在,他心中总是隐隐有些不妙的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需知道按照他的想法,这养尸地十有八九就是‘祝祭婆婆’搞出来的,而且为的也肯定是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可是从自己开始改换祖坟风水到现在,那老妖婆却是连分毫动静都没搞出来,而且还保持着一种奇特的平静,似乎这一切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一样。

刚才薛老汉出事儿的时候,林白还以为是这老妖婆终于按捺不住,想要跟自己玩上两手,可是却没想到,薛老汉的事情,只是因为尸阴之气的冲撞,跟那老妖婆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明白‘事出反常必有妖’的道理,但在眼下的这种情况下,林白却也是对这没有任何动作的祝祭婆婆拿不出半点儿对付的手段,只能眼睁睁看着那老东西心怀鬼胎。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终归会有让这老妖婆无法按捺的时候,而等到那个时候,他的真面目也迟早要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而等到那个时候,就是自己出手的时候!

在林白的指挥下,祖坟改建的工程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实际上虽然闹出的动静极大,但所做的事情却也是并不怎么艰难。因为林白吩咐他们这些人做的,也不过是将祖坟四周的围墙拆掉,把那些丛生的野树杂草给清理掉而已。

养尸地的风水,实际上就是一种聚集阴气的布局,而墓园周围的围墙,以及看起来和风水风马牛不相及的,遮挡坟茔的野树杂草,实际上都能成为养尸地聚集煞气的依仗。

而想要将养尸地的尸阴之气完全祛除,固然是要改换此地的风水,破坏养尸地的组成,而更重要的则是要将此处的尸阴之气完全祛除,连一丝一毫都不能留下。

因为尸阴之气最为顽固,哪怕只有一丝残留,在祖坟墓园这种本就阴气极重的地方,就可能会以‘星星之火,也可成燎原之势’的速度继续增长下去。而等到那个时候,即便墓园的风水被扭转,这墓园还会仍旧存在着变成养尸地的风险。

甚至这种超乎寻常的简单工作,都让寨子里的这些山民们开始心生怀疑,觉得会不会是林白心里念着往昔他们这些人对他的不恭,所以现在故意想法子折腾他们。

可寨子里的那些山民们哪里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在这种超乎寻常的简单工作之下,甚至都让他们开始心生怀疑,觉得会不会是林白心里念着往昔他们这些人对他的不恭,所以现在故意想法子折腾他们,要让他们吃些苦头才肯罢休。

但就在他们这些小心思刚出来,而且杂草野树和围墙拆掉了之后,诸人只觉得顺着墓园里面,有那么一股子寒彻骨髓的冷风,顺着坟茔,呼啦啦就朝他们刮了过来。

而且在那寒风吹拂到身体的时候,更是叫他们耳畔响起一阵阵的鬼哭狼嚎,就像是冥冥之中有成千上万的恶鬼在他们身边徘徊一样,差点儿没把他们的胆给吓破。

那股子寒风就像是排山倒海一般,在这寒风的吹拂下,所有人都不禁朝后退却了几步,而且甚至觉得在寒风入体的一瞬间,心神都有些颤抖,呼吸都变得无比不顺畅。

不过幸好的是,这寒风持续的时间并没有多久,而且更叫他们啧啧称奇的是,就在这股子寒风吹过之后,虽然墓园的模样没有变,但是祖坟内那种叫人无比压抑的气息却是荡然无存,甚至连空气都叫他们觉得似乎是清新了几分。

被这股子寒风这么一吹,再看看虽然有些残破,但是却没了那股子压迫人气息的墓园,所有人看向林白的目光更是多了许多敬畏之色,甚至眼眸深处还有些惭愧。

墓园前后如此巨大的差别,如何能让他们看不出来,刚才他们这些人的想法,恐怕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他们以前做的事情,人家木木是根本都没放到心上。

不过诸人却没发现,在这股寒风吹过之后,林白眉头却是皱得更深了几分。

就林白脑海中那些残破记忆的记载,想要改换风水,必须要借助法器的辅助,可是这墓园内如今拆到了这幅模样,却是连一块法器的碎片都没见到,这实在是太叫人不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