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71章 童男子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不得不说,这掺了童子尿的糯米还真是颇具奇效,只是短短片刻的功夫,便让墓园内的气息变得更加温和,置身其中,哪里还能感觉到半点儿煞气逼人的压迫感。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大家还是尽快出去吃饭,不然等饭菜凉了,可就辜负老族长的美意了。不过大家记得,吃饭之前最好用艾叶烧水,洗一下澡,咱们在墓园内待了大半天,身上怕是沾了不少老祖宗们的气息,若是直接贸贸然吃饭,老祖宗怕是会责怪。”

看到每个坑洞的糯米都已变成纯粹的黑色后,林白笑眯眯转头,向着诸人交代了一声,尤其是说到洗澡那几句的时候,更是加重了些语气,然后似笑非笑的向嘴角油汪汪的石头一眼,轻笑道:“石头你就不要跟着大家出去了,我们再在这做些善后的事情。”

诸人听得林白这话,再想到外面等着他们的美味,一个个均是食指大动,不过再听到林白后半段说要让他们洗澡的话,均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木木哥,你为啥要让他们洗澡啊?这大冷天的,拿水搓澡多冷啊!”等到诸人离开之后,石头顿时一脸好奇宝宝的神情望着林白,疑声道:“还有这糯米,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墓地的风水变成了养尸地,空气中自然就有许多尸阴之气,他们在这待了这么久,身上怕是都沾染上了一些尸阴之气,若是不处理一下的话,恐怕会遇到煞气冲撞的事情。”对于石头,林白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直接便将其中的缘由告知了他。

“那这糯米呢?怎么原来白花花的大米,加了我的……童子尿,就变成这样了?”忍了大半天,石头总算是把‘童子尿’三个字憋出来之后,又疑惑无比的追问道。

“糯米性阳,而且身居黏性,最能聚集各种煞气,而你又是童子之身,守得一点元阳,也算至阳,两者叠加,自然能够破坏这地下的尸阴之气。”林白也是毫无隐瞒,一五一十道。

诚如林白所言,虽然糯米和童子尿这两种看起来毫不起眼,但在术法上,却都是大有讲究,而且还是历代相师耳口相传下来的对抗煞气的秘辛。

祖坟的风水自从变成养尸地后,真正的尸阴气息实际上并不是在空气中,而是蕴藏在地下。如果单纯毁掉围墙,砍去杂草野树,只能暂时缓解,无法去根,而只有用糯米和童子尿这两种身居至阳气息的事物,才能够顺利的破坏尸阴之气在地下的运转。

而之所以这两者能有如此奇异的功效,也正如林白所说的一样,是由于这两者的特性。

糯米黏性极强,甚至古时候还有将其碾磨成浆,混入泥土修建城墙的传说,而且经由糯米水修建的城墙无一例外,都坚固无比,历经千年风雨,都不见其衰败,而究其根本原因,除却了黏性外,便是因为糯米纯阳的特性,它可以吸收一切煞气,转换为阳。

而童子尿的传说就更广了,但凡是个华夏人恐怕都耳熟能详,而且最重要的是,童子尿之所以特殊,是因为童子尿的主人未经历过性事,一点儿元阳未失,而这种尿液中便也蕴藏有海量的元阳气息。本来按照传统,越是小孩子的尿液,效力才会越强,但是如今形势特殊,林白不愿意多生枝节,所以才会退而取其次,取石头的童子尿来用。

“原来是这样,那你还跟我说这是祖宗神灵的安排!”石头闻言先是一愣,然后一脸错愕的望着林白,颤声道:“木木哥,难道你昨天那样都是装的?!”

“你觉得我是装的,我就是装的;你觉得我是真的,那我就是真的。”林白没有从正面去回答石头的问题,只是淡淡笑道,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倒不是他觉得石头没胆子去告诉其他人这件事儿,而是他觉得石头若是这么做了,对石头自己是一点儿好处都没有。且不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后,会不会有人相信他,单就是自己救了秀秀一命的这件事儿,若是这小子胆敢拆穿自己,秀秀第一个就饶不了他。

这小子如今正追秀秀追的热火,而且好不容易才算是牵了人家的小手,哪里会因为这些事情就让之前的努力变作过眼云烟,现在得他求着林白,可不是林白反过来求他。

“我就知道是这样,一定是这样!亏我这么相信你们,你和阿润还合起伙来骗我!”石头闻言顿时勃然大怒,怒气冲天的望着林白,不过他眼神里面却是藏着重重的敬畏,他实在是没想到昨天那神乎其神的一幕,竟然都是林白自导自演出来,这也实在太匪夷所思了!

“世间的事情,只有做没做过,没有可能或不可能。”林白似笑非笑的瞄了石头一眼,然后笑呵呵道:“而且你小子敢说你心里惦记着我,你要是惦记着我,你刚才在外面偷肉吃的时候,怎么没想着给我也弄两块过来,只顾着自己一个人偷吃了。”

“这你都能看出来?!”听到林白这话,石头顿时张大了嘴,错愕无比道。要知道刚才他偷肉吃的时候,可是只有他一个人,也没见着林白从墓园里走出去的,难不成真是被祖宗神明附了身,开了天眼,可以看得到别人身上的事情?!

“你小子去照照镜子,看看你嘴上的油光,你一老爷们也不可能抹口红,除了偷肉吃没擦嘴,还能是怎么回事儿?”林白没好气的瞪了石头一眼,这小子也太愣了一些,也不想想,小爷我这么忙,哪里会有功夫去操心他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情。

“啊?”石头闻言一愣,然后嬉皮笑脸的一抹嘴角,然后向着四下扫了眼后,悄悄凑到林白耳边,压低声音道:“木木哥,你肯定不是童男子了吧,你觉得……”

“滚一边去,咱们准备干活,你要是再敢多问一句,小心我让祖宗神灵出来收了你!”眼瞅这小子的话越来越不着边际,林白恶狠狠的瞪了石头一眼,威吓道。

经历了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后,石头现在是一听到‘祖宗神明’这四个字,就觉得一阵头皮发麻,哪里还敢跟林白顶牛,急忙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给林白捶肩捏背不已。

这才算上道嘛!享受着石头的捶肩捏背,林白不禁惬意的伸了个懒腰,不过眼底深处却是带上了一丝迷惘。就在刚才石头问自己是不是童男子的时候,不知道为何,他的心猛然收缩了一下,而且就像是里面被异物扎了一样,有一丝剧烈的疼痛一闪而过。

那种感觉,就像是自己遗忘了什么极为宝贵的东西,无比追悔,无比懊恼一样!但虽然刺痛过后,林白不断去思忖,但根本想不出心痛的缘由是什么,但冥冥之中却感觉,好像自己曾经历过许多刻骨铭心的情感,似乎这心痛就是因为那些情感而发生的。

至于是不是童男子,虽然那些残破的记忆里面也没有提及过这些事情,但在林白想来,自己这么英明神武,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自然不可能像石头这样‘守身如玉’了!

“木木哥,你打算做什么?不过咱们先说好,你要是再让我要那劳什子童子尿,别说我肚子里现在没东西,就算是我肚子里有东西,可是也不敢在这地方洒的啊!”向着四下小心翼翼的扫视了几眼后,石头仍旧有些提心吊胆的对林白道。

虽说心中已经觉得先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十有八九就是林白弄出来的,但在与生俱来,刻在骨子里的对祖宗神明的敬畏之下,石头实在是没胆量干这种事情。

“放心吧,不要你那玩意儿,你还以为多稀罕呢!”林白摆了摆手,示意石头不用害怕,然后似笑非笑的向着远处的祖坟祠堂望了眼后,淡淡道:“我让你留在这,是打算借你点儿血用用,用你的血咱们摆个阵,趁着这会儿没人,把风水给改过来。”

“要啥子?要我的血?”石头本就是个晕血的主儿,此时听到林白这话,只差那么一点儿就要倒头晕倒,尤其是听到林白要用他的血来布阵,更是被唬得魂飞胆破。

自己身体里面就这么点儿血,当初被秀秀咬了那么一口,都是养了好几天,才算是养好了。眼下林白说要用自己的血来布阵,不知道得让自己流出来多少血,也不知道得养多久才能养回来,而且若是用得狠了,把这条小命扔在这多不值,自己可还是不折不扣的童男子啊!

“没出息的玩意儿,吓不死你小子,我又不是吸血鬼,要你那么多血干什么!我就要你十滴血!”眼瞅石头已经被自己吓得脸色发白,林白不禁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笑骂道。

“我还以为要多少呢,原来是十滴啊,那就送给你了,谁让咱是童男子呢!”一听到这话,石头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大刺刺的便把胳膊伸了出去,大有一幅舍生取义的豪气。

林白闻言不禁苦笑,若是不知道原委的人在,怕是还要以为这小子是要去上刀山下火海!

老妖婆,虽然小爷现在找不到你把这里搞成养尸地所用的法器,但等到阵法布置完成,养尸地风水转换,你就等着受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