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72章 周天元阳破阴阵(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0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木木哥,咱们准备布什么阵啊?莫不是像诸葛亮的八卦阵,还是封神榜里的九曲黄河阵?”得知林白只要用十滴血后,石头的那股子兴奋劲儿算是完全起来,凑在林白跟前,就像是个苍蝇一样,在那聒噪不止,搞得林白一阵阵心烦意乱。

“你小子别再嘟囔了,搞得我头都快大了,小心我让祖宗神明把你的嘴封了!”眼瞅着石头的情绪实在是太过亢奋,林白不禁恐吓了他一句,见自己‘祖宗神明’四字一出口,石头就乖乖闭嘴,这才笑吟吟道:“我要布置的是周天元阳破阴阵,我刚才让你给我找的纯白红冠的大公鸡,你小子给我带来没有?”

“带来了,带来了!”石头闻言顿时乐了,笑吟吟的伸手向旁边的一株断树指了指,然后用力咽了口唾沫,垂涎欲滴的看着林白道;“我说木木哥你怎么不出去吃饭,原来是在打这只大公鸡的主意,木木哥,等会儿我要流恁多的血,你就让这大公鸡祭祭我的五脏庙?”

“你要是把它吃了,你等会儿流的就不是十滴血,而是一碗血了!只要你舍得,尽管去吃!”这个吃货,三个字就不离吃字,林白闻言冷冷一笑,寒声道。

“我不就是开个玩笑嘛!”被林白这么一瞪,石头顿时觉得有些毛骨悚然,赶忙腆着脸对林白献媚般的笑道:“这么俊的大公鸡,我哪里舍得吃,请回家供着都不为过。”

“那今天可就不能如你的愿了,这只大公鸡咱们虽然不吃,但还是要杀了的!”林白闻言淡淡一笑,眼角余光向着祖坟祠堂瞄了眼,沉声对石头道:“把这只公鸡的脑袋砍了,找个碗把血接着,等会儿你再往碗里面滴十滴血!”

“木木哥……”听到林白这话,石头脸上顿时露出一幅尴尬神色,眼中还有些畏惧。

“我倒是忘了,你这小子还他娘的晕血,算了,还是我自己动手吧。”看到石头这畏缩的模样,林白顿时想起这小子晕血的事情,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把袖子一捋,冲那只大公鸡便走了过去,一边走一边嘟囔道:“这么大个老爷们竟然晕血,吃肉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晕!”

石头闻言倒也不生气,反倒是咯咯直乐,不过还是头还是麻溜无比的扭到了身后,甚至连眼睛都紧紧的闭着,不敢往林白那边多看一眼,仿佛多看一眼就会要了他的命。

不得不说,虽然石头这货胆子小,还晕血,但是吃货的本色倒还真是一点儿没减。这只大公鸡也不知道是被他从哪家揪来的,白羽金爪,大红的鸡冠水灵灵的没有一点儿杂色,看上去神骏非凡,单就是那两条鸡腿,怕是都快有两斤了。

“冤有头债有主,不是我要吃你,是为了救人!”瞅着那大公鸡炯炯有神的大眼,林白心中默念了一声,但手上却是丝毫不含糊,一伸手就扭断了这公鸡的脖子,然后将脖子揪开一丝,一缕缕殷红的鸡血,顿时便顺着白羽淌淌流进了碗中。

“好了,转过来吧,就没见过你这么怂的!”接完鸡血后,没好气的将大公鸡踢到一边后,林白向着仍然脸朝后站着的石头瞪了眼,怒声怒气道:“轮到你贡献血了!”

“木木哥,你行行好,你帮我把手指头扎开吧,我真是不敢看。”石头闻言非但没有回头,反倒是更加畏缩了,颤颤巍巍的抬起一条胳膊背到身后,然后颤声对林白道。

“吓不死你小子,阿润的胆子都比你大!”林白怒极反笑,斥骂了这小子一句,倒也没难为他,随手折了根酸枣刺,朝石头的指头尖一扎,便挤进碗里十滴殷红透亮的鲜血。

石头这小子虽然晕血,但忍耐疼痛的本事倒不错,一连十滴血挤出来,眉头都没皱一下。

“木木哥,好了吧?”忍耐了好久,见林白没有动静,石头这才小心翼翼的追问了一句,等听到林白让他转身的话之后,这才长舒了一口气,还没等他抹去额头上的冷汗,刚一看到林白的动作,人便不禁朝后退了一步,颤声道:“木木哥,你要干什么?”

“废话,当然也是挤血了,单凭你和这只大公鸡的血怎么够布置阵法的。”林白皱了皱眉头,拿起那根酸枣刺向着手指尖用力戳了一下后,只见一滴殷红的血珠顿时顺着指尖流下。

“我要晕了……我要晕了……”虽然只是一滴小小的血珠,但石头还是感觉到一阵阵的晕眩感,但强撑着头晕目眩的感觉,疑声道:“木木哥,你不是说你不是童男子吗?”

“看你那没出息的样子,小爷就算不是童男子,这血也比你的厉害!”眼瞅着这小子双腿哆嗦的模样,林白不禁暗暗叹息出声,不过他倒也是没有哄骗石头,他此时顺着指尖挤出来的这滴血,乃是纯粹的本命精血,不知道比石头的指尖血珍贵多少倍。

“我……”还不等石头为自己狡辩,双眼中却是露出惊诧的神色,瞠目结舌的望着林白手里端着的那个装满了指尖血和公鸡血的小碗,颤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儿?”

只见就在林白指尖的那滴本命精血颤颤巍巍的滴入碗内后,那小碗内原本黏稠暗红的血液,陡然之间竟然开始向外散发出淡淡的红色光芒,而且碗内血液的颜色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的向着鲜红色转变,而且还是那种如红宝石般透亮的红色。

明明是三个人的血液,怎么着会变成这样?看着那闪烁着淡淡红光的小碗,石头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连自己晕血的事情都抛到了九霄云外,用力揉了揉眼睛,确定眼前所见非虚之后,惊诧无比的对林白道:“木木哥,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祖宗神明教导的,说了你这怕血的俗人也不懂……”林白没好气的瞪了石头一眼,随口就搪塞了过去,不过若是仔细看林白神情的话,会发现在他眼眸深处也有一丝疑惑。

不消说,这手段自然是林白脑海中那些残破记忆所传授的,按照那残破记忆中的记载,之所以出现此种异兆,似乎是因为公鸡司晨,血中带有一丝太阳真火,属至阳;而童男子则是因为元阳未破,所以血液中带有一丝元阳气息;而最重要的便是因为那滴本命精血。

本命精血乃是阴阳交合的最终产物,珍贵无比,而且具有极强的生机调和之效。有本命精血居中调和,鸡血的至阳和童男子血的元阳,两者就可完美的契合在一起,发挥出最大的效力,而且在这种调和之下,更是将两者的生机尽可能的放大,才会出现这样的一幕。

“木木哥,接下来咱们怎么办?”向着那碗里闪闪发亮的血液看了眼后,此时此刻在石头眼中,林白已经俨然是自上天降下的神祗,这手段的超凡入圣,已完全颠覆了他的认知。

“还能干嘛,自然是布阵祛除养尸地里面的尸阴之气。”林白闻言没好气的瞪了石头一眼,然后面上露出一抹郑重之色,向着四下扫视了几眼后,沉声道:“石头,你现在端着这碗血去倒进刚才咱们挖出来的那些坑洞里面,和那些糯米混在一块。”

“可是我……”石头一听林白要自己去端血碗,不禁心里有些打鼓,虽然那血液经过林白的改良,已经变得清澈透亮,但对于石头来说,还是个不小的心理挑战。

“别跟我废话,让你去你就去!”眼瞅这小子又要怂了,林白一瞪眼,怒声对他训斥道:“你要是就只有这么点儿出息的话,我看你最好还是趁早死了对秀秀的心吧!等这边的事情一结束,我马上就去跟阿叔阿婶商量,让你哪来的滚哪儿去,不让秀秀再见你!”

“我倒,我倒还不行吗?”要知道林白对秀秀可是有救命之恩,如果林白真的开这个口,秀秀父母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执行他的这个命令,那样一来,自己怕是连秀秀的一根头发丝都见不着了,想到这里,石头哪里还顾得上害怕,忙不迭的陪着笑道:“只要是木木哥你的吩咐,别说是让我端着这碗血倒进坑里,就算是让我喝两口到肚子里,那都是一点儿问题没有!”

“那你倒是喝一口呀……”听到石头这话,林白没好气的调侃了他一句,再一看,见这小子听到自己的话之后,端碗的手都在那颤抖个不停,怒极反笑,道:“看你那怂样,你就算是想喝,我还舍不得让你喝呐!老老实实的,每一个坑洞给我倒进去三滴!”

石头咧着嘴尴尬一笑,再不敢多说任何话,端着碗踮着脚,一溜儿小跑向着那些先前放置了糯米的坑洞跑去,赶到每个坑洞前,便依着林白的话,把碗中的鲜血倒入里面三滴。

但让石头没想到的是,碗中的鲜血刚一滴到那坑洞里面,顿时便传来一阵如同鲜肉放到烤红的铁板上时的那种‘滋啦,滋啦’的声响,而且伴随着那声响,更是有一阵阵腥臭的味道扑面而来,那气味之熏人,差点儿没让石头吐出来。

“别愣着,每个坑洞三滴,赶快!”就在此时,从石头背后却是猛然传来林白冷冷的斥责之色,石头闻言转头望去,只见林白已站到对应坑洞的中间区域,双手正在不停掐动。

而且随着林白双手的动作,石头只觉得似乎祖坟墓园的气息起了一丝极为怪异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