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75章 周天元阳破阴阵(四)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0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虽然还是中午,但天色却已是漆黑如墨,恍若万古不灭的长夜。

两股气息的不断冲撞,虽然被林白控制在了极小的范围之内,但仍旧使得四周的空气受到了这冲击的影响,空气中密布着如水波般的涟漪,似乎是有水幕在缓缓流动。

偶然间,有凄厉的阴风吹过,吹动地上堆积的那些杂草野树,吹得簌簌作响。而林白双唇轻微翕动,顺着他唇齿间念诵出的咒语,便消失在了这树叶摩擦的声响之中。

此时此刻的林白,一幅如临大敌模样,精神更是高度集中。双手不断掐动印诀,一举一动看上去都无比凝重,仿佛这一刻在他的手上,端着什么不为人所见的沉重事物。

而随着他双手印诀的掐动,盘旋在墓园上空的先天八卦图案也开始缓缓盘旋,无数道无形的元气不断在图案中来回游动,增持着先天八卦图案的威能,使得先天八卦图案的攻袭之力,就像是叠加的海潮般,一浪接着一浪,一层接着一层,愈发恐怖……

与此同时,那股顺着地面坑洞蒸腾而起的尸阴之气,已然彻底凝聚成型,犹如一只张牙舞爪的狰狞黑猫,不断向着林白展示着它锋锐的爪牙,似乎要将林白彻底降服!

而且顺着尸阴之气和先天八卦图案相交之处,虚空中更是开始有一波接着一波肉眼可见,恍若受到重击的水面般的水波出现,正在不断的向外扩散。

不可思议!此时此刻,除却这四个字之外,石头再想不出任何可以形容眼下心情的字眼。

即便是林白,都觉得眼下的情况,比当时自己面对蛊虫的攻袭时承受的压力,都要更重一些,虽然尸阴之气还未曾攻袭到自己身畔,但带来的恐怖威压,却已是感同身受。

虚空之中,似乎有若隐若现的凄厉鬼哭狼嚎之声,那声音若隐若现,如泣如诉的诡异声响传出,那声响似远似近,像是在千里之外,又像是近在耳畔……

林白刚开始的时候还有些好奇,不禁想要弄清楚这声音究竟是何物,便侧耳倾听,但很快他便听到,那声音就像是金铁在大力摩擦一般,刺耳至极,却又无孔不入,就像是自虚空之中生出,犹如无数根锋锐的银针,不断的重刺着林白全身上下的各处穴窍,叫他觉得就像是正在被无数蚂蚁噬咬一样,不仅如此,更有一种诡异的感觉在他心中生出。

那是一种酸痛的感觉,即飘渺,又真实的可怕,而且在这种虚实交加的酸痛之下,林白的身体甚至都开始轻微颤抖起来,而且从他心中更是不断生出想要停下掐动印诀,去拍打身躯各处,将那如同虫蚁般撕咬的酸痛感,从体内祛除。

这种诡异的感觉,甚至叫林白的心神开始微微产生了一丝乱象,不管怎么说,如今的他终究还没有彻底明悟脑海之中的记忆,根本没有任何应对这异变的经验。

就在林白心思出现一丝悸动的那一刻,那些如影随形的尸阴之气,陡然汇聚成一股,犹如一只离弦的利箭般,向着林白便猛冲而来,似乎要将林白屠戮在爪牙之下!

劲风呼啸,犹如排山倒海一般,在这强烈无比的冲击之下,石头只觉得自己连呼吸都要变得艰难起来,人更是止不住蹬蹬蹬往后连连退却了两三步,才算是稍稍觉得轻松了一些。

“木木哥,小心……”但还没等到心存侥幸,却是发现那宛若一团魔影般的尸阴之气,却是依然冲到了林白的跟前,那宛若猫影般的形象,兜头便冲林白直冲而下!

不过如此而已!与此同时,祖坟祠堂内,那一直隐忍不发,不见行踪的‘祝祭婆婆’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嘴角满是哂笑。而且此时此刻,她的模样无比诡异,那张脸已经完全扭曲在了一起,而且顺着眼眸更是散发出淡淡的油绿色,犹如一只夜幕下的野猫。

如林白心中所想的一般无二,眼下这股尸阴之气的陡然冲击,的确便是‘祝祭婆婆’精心布置下来,给林白准备的一道开胃大餐!

不过让她没想到的,即便是这开胃大餐,林白应对起来竟然也有那么一丝麻烦,甚至连心神都到了崩溃的边缘,这发现让她脸上不禁露出冷笑和鄙夷的神情,甚至开始怀疑起来,自己之前为了眼下这一幕,穷尽了那么多的心力,究竟是否值得?!

现在就先让这小子好好的吃一些苦头吧!想到此处,‘祝祭婆婆’阴冷一笑,缓缓抬起右手,放置于额前眉心之处,双唇开始急速翕动起来……

顷刻间,无数若有若无的咒诀开始在祖坟祠堂内缓缓响起,随着这声音的响起,以祖坟祠堂为圆心,方圆几乎有数里的祖坟墓园陡然开始出现异变。

顺着墓园四下的角落之间,不断开始有无穷无尽的尸阴之气开始出现,犹如一条条毒蛇,向着正在向林白攻袭的那道尸阴之气汇聚而去,似乎要凝聚在一起,将林白完全吞没。

一缕缕如丝线般的黑色尸阴之气,陡然弥散开来,向着林白身躯各处缓缓穿刺而去,似乎要彻底将他的身躯吞没,让他也变成尸阴之气的一部分。

随着这些黑色丝线般的尸阴之气的汇入,林白只觉得耳中那一阵阵震慑人心的声响越来越凄厉,而身上那种被虫蚁噬咬的感觉也越来越真实!

双管齐下,林白忍不住终于停下了手上的动作,抬手紧紧的捂住了耳朵,想要将这声音隔绝在外,但双手刚一堵住耳朵,他的脸上顿时露出痛苦难忍之色。

虽然耳朵被捂住,但那声音就像是可以穿透任何介质一样,仍旧在他耳中不断的响起,不仅如此,这声音似乎还和他体内血液的涌动起了一种诡异的连接,随着声响的加重,他觉得自己体内的热血开始一股一股的往上涌动,甚至连面颊和脖颈都已胀得通红!

如果这一击能够得手的话,那就算之前做的谋划失效了,也算不得什么!与此同时,祖坟祠堂内,‘祝祭婆婆’脸上的笑容愈发狰狞,五官似乎都要拧在一起,而且顺着她的那些根手指,更是有淡淡的黑色气息笼罩,看上去朦胧而又诡谲!

假若林白在此的话,定然会无比惊讶的发现,此时此刻出现在‘祝祭婆婆’手上的乃是最为纯粹的尸阴之气,即便是那种历经了百年养育的养尸地,恐怕都培植不出此种尸气!

十指轻弹,那股尸阴之气登时顺着‘祝祭婆婆’的手上纷飞而出,犹如一道贯日的长虹,裹挟着冲天的能量波动,向着林白就冲袭而去,似乎要彻底摧毁林白的心神!

而随着这股尸阴气息的发出,墓园上空的天色陡然又变黑了几分,那漆黑的天幕就像是一口被油烟熏得漆黑的大锅,重重的扣在墓园和寨子上空,叫人心生压抑!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冲撞了祖宗神明,可是我们已经悔改了啊,祖宗神明为什么还要降下这种惩罚!”望着头顶那漆黑的天幕,还有身周呼啸的阴风,墓园外那些山民们只觉得他们的心神都快要被这股阴风撕裂了,一个个跪倒在地,哭嚎不止。

他们不明白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了,他们明明是按照被神明附身的木木的指点,想要让祖宗们从水深火热的养尸地里摆脱出来,可闹出的动静怎么像是要把他们葬入养尸地一样?

怎么回事儿?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不仅仅是他们,墓园内的石头,望着林白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的面颊和脖颈,石头心中满是惊惧,茫然无措的望着周遭那些森然的鬼气,甚至都让他觉得林白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触怒了冥冥中的祖宗神明,这猜测让他忍不住想要跪倒在地,想要叩拜祖宗神明,求得宽恕。

“木木,不要跪!你要是遇到事情就跪下来,那一辈子都别想再抬起头了!”就在石头双膝即将软倒的时候,他耳畔却是陡然传来林白威严无比的声音。

石头闻言先是一愣,然后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向着林白望去!

只见此时此刻的林白,脸上的神情虽然依旧痛苦无比,但双眸中却是没有了往昔的那迷惘,而且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匹强大的自信,叫人望之便心生信赖!

而且不知为何,在林白右手的手背上,此时更是有一个无比诡异的刺青在渐渐的显现,那刺青外圆内方,方寸之间,却是刻画了无数诡谲的符纹,正在熠熠生辉!

不仅如此,顺着林白的左手,也开始有一个小小的刺青出现,那刺青虽然渺小,但依旧能够辨认出,那是一株莲花的图样,虽然有些朦胧,但一勾一勒都灵动无比,甚至叫人隐隐觉得,那刺青上的每一片莲叶,似乎都在诉说着天地之始,造化之道!

无论是外圆内方的诡异图纹,还是那青莲刺青,两者此时此刻均是光辉熠熠,两种光华交织在一起,更是产生一种独特的神韵,如不可测的大道,湛然安静,万古无法磨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