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78章 意外讯息(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2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几家欢乐几家愁,世上从没有同悲同喜的事情。

贺嘉尔、夏小青几女欢天喜地的拿着雪莲从雪帘洞天离开,而柳栖霞这几日则是怨气冲天,脸上更是时时刻刻挂着一幅泼妇模样,虽然这几日下来,她受损的神魂已差不多复原,但陈白庵却像是个不散的阴魂一样,整日缀在她身后,叫她根本无法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虽然当初按陈白庵说得,这老爷子前来这雪峰之间,是为了欣赏雪峰这里冰天雪地的美景,但如今眼瞅着他们两人都快从冰天雪地里走出去了,可老人家还丝毫没有离开的意思。

“陈白庵,你究竟打算跟踪我跟到什么时候?!”几日的怒火积攒到了一处,柳栖霞气不打一处来,也顾不得再掩饰什么,冷笑着盯着陈白庵,冷冷道:“你不是要看雪景么,这都快从雪峰里走出去了,你还看哪门子的景色?还是说你明说看景,实际上是想监视我?”

“栖霞仙子这话可就说错了,大路朝天,咱们各走一边,难不成这雪山还是你家开的,这路就只能你柳栖霞走,我陈白庵这把老骨头就不能从这边经过?”陈白庵却也不以为意,笑眯眯的摇了摇头,不置可否的回应道,一幅不食人间烟火的淡然模样。

不过陈白庵面上的喜色却不是装出来的,而是打心底里发出来的。这几日寸步不离的跟随下来,以陈白庵的修为,如何看不出柳栖霞神魂受创的情况。既然柳栖霞前来雪峰是为了寻找贺嘉尔和夏小青她们,那她神魂受创,自然说明夏小青和贺嘉尔她们现在是安全的。

但让陈白庵有些想不通的是,他和柳栖霞虽然心思不同,但目的却是相同,可就是两人这么如拉锯般的地毯搜索下,竟然丝毫没有寻找到几女的踪迹,就好像她们几个是凭空从这雪峰间蒸发了一般,实在是叫陈白庵想不通这一切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

不过一想到来之前,张三疯卜出的卦象,那个‘有孚比之,无咎。有孚盈缶,终来有它,吉’的比卦,陈白庵心中的忐忑便会稍稍平复一些。也许几女的消息现在突然不知所踪,就是那个‘终有它来’的‘它’所导致的,而最终的结果便是吉!

“你为了什么缠着我,你我都心知肚明,再在用这些假惺惺的话来搪塞了。”柳栖霞朝陈白庵扫了几眼,冷笑道:“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兔儿爷和胡火都已经死了,那几个女人是被一群雪怪救走了,至于她们现在能否在那群雪怪手中苟且偷生,我就不知道了!”

雪怪?!听到柳栖霞这话,陈白庵眼角不禁一凛。他知道在眼前这种情况下,柳栖霞根本没有再隐瞒自己的必要,恐怕贺嘉尔和夏小青她们的确是落入了那劳什子雪怪手中。

不过想到此处,他便愈发敬佩张三疯的卜算之术。先前他还有些不明白卦象中的那个‘它’究竟是意味着什么,但眼下看来,卦象中的那个‘它’指代的应该就是那些雪怪。

而且按照陈白庵所想,既然柳栖霞想要借助几女来拿捏林白,假如那些雪怪真的是来意不善的话,恐怕还轮到自己着急,柳栖霞就早要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又怎么可能会跟自己虚以委蛇这么些时日。她不着急,自然就是笃定那些雪怪不会伤害几女的性命。

既然卦象为真,那‘吉’的结果自然也就是真的,想到此处,陈白庵不禁微微舒了一口气,这些天悬着的心总算是重新落回了肚中,就连呼吸都平和了许多。

不过虽然知晓了几女大致的去处,但陈白庵却也还没有就此舍弃追踪柳栖霞的打算。在他想来,此女心怀叵测,若是自己就此舍弃,她怕是必然要折返雪域之中,重新寻找几女,而等到那时,自己力有不逮,恐怕会生出什么变数。

“你怎么一点儿都不着急?!”望着陈白庵那平和的面容,柳栖霞眉头不禁微微皱起,眼眸中满是疑惑,原本她以为按照陈白庵先前寻找几女的那股子卖力劲儿,从自己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后,应该奋不顾身的去按照讯息寻找几女才对,怎么着会这样平静?

甚至柳栖霞都开始有些怀疑,那些看似凶猛,实则怯懦到了极致的雪怪,是不是就是陈白庵这个老家伙故意弄出来的,否则的话,他怎么会平静到了如此反常的地步。

“吉人自有天相,我曾经给她们几个观测过面相,无一不是富贵缭绕,运势滔天之象,我相信她们的造化,就连鼎鼎大名的栖霞仙子和天人都奈何不了她们,更何况是区区几个蛮夷雪怪。”陈白庵微微发笑,一幅老神在在的模样,装腔作势对着柳栖霞调侃道。

望着陈白庵那张和善的面颊,柳栖霞恨不能冲上去把那张脸给撕下来,咬牙切齿许久后,眼神骤然一冷,寒声对陈白庵道:“陈白庵,你莫不是想见识一下我云霄宗秘术的厉害?”

“耳听目濡,心向往之久矣!”陈白庵眉毛一挑,脸上仍是那幅不含丝毫烟火气的表情。

柳栖霞闻言眼神愈发凛冽,双眸紧紧的盯着陈白庵,杀机在眼中不时闪现。

山风呼啸,雪粉纷飞,一时间场内顿时剑拔弩张,一股极为诡异的气息开始在两人之间渐渐生出,这股气息简直比山风还刺骨,简直比落雪还凛冽。

“这怎么可能?!你能确定这个消息不是捕风捉影,而是有着确凿的实据么?”

与此同时,在东北之地的雪峰之上,悟云老人一脸不可置信的揪着一名门人的衣领,急声追问不止,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消息,竟然会使得他那张波澜不惊的面颊,此时出现一抹病态的殷红,甚至连他的呼吸,都也是变得急促了许多。

“师祖在上,我们怎敢对您老人家撒谎!”那被悟云老人揪着脖颈的门人,被悟云老人这一抓,一时间觉得自己竟然连呼吸都变得不畅起来,脸上满是恐惧的神情,颤声道:“这消息不光是我们知道,在燕京城内都已经传遍了,据说还有人亲眼见过!”

悟云老人闻言先是一愣,脸色阴晴变化不定许久后,手一松,将那名门人朝外一丢,仰头大笑不止,许久之后,才阴恻恻的盯着那歪倒在地的门人,冷笑道:“不要再愣着了,赶快去通知你白云大师兄,让他即日出关,跟我前往燕京,我要好好去见识一番!”

那名门人看着悟云老人这癫狂的模样,哪里还敢在这边多待,脚底板就跟抹了油一样,没有任何犹豫就往外溜了出去,不过在他的眼眸中,却还是存着一丝惊惶。

按照门内弟子所说,那位白云子大师兄脾气颇为古怪,若是一点儿不喜,动辄就会出手收割他人的性命,自己这番前去告知他师祖要他提前出关,也不知道究竟是吉是凶!

只是短短片刻后,雪峰山峦间顿时有小小的波动传出,其中似乎还夹杂着惨嚎之声,而后一个风神朗秀,浑身上下穿着一身素净白衣的男子,缓步来到了悟云老人所在静室前,一路之上,所有人都尽数跪拜,将头低低埋在地上,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这男子虽然容貌颇为清秀英俊,而且看上去更是有些削瘦,但眉宇间戾气却是重到了无以复加地步仿佛这世间所有的生灵,只要有灵魂,只要有意志,都是他所想要屠戮的对象。

而且在这年轻男人缓步前行之时,顺着他的身躯周围,更是似乎有一股阴风在不断的缭绕,甚至在那阴风中,似乎还有无数的阴魂在涌动。仿佛他就是天地间戾气的集中,仿佛他是一柄锋锐到了极致,而且沾染了无数人鲜血的利剑的化身!

“云儿,看起来你这次闭关成果不错,居然又晋阶了,竟然到了人花的地步!只差一步,你的修为就能追上为师了。”门下诸人畏惧白云子的戾气,但以悟云老人的修为如何会畏惧,先是对自己这名大弟子赞许了一句后,而后眉头微微皱起,道:“你身上的这股戾气越来越重了,而且还有一股新鲜的血腥味,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让你再对门人动手了么?”

“我以戾气养神,为的就是成就这世间唯一的戾神,若是没了戾气,还算什么戾神!”白云子淡然一笑,轻笑道:“而且不过是个根骨极差,连散人都算不上的外门弟子,杀了也就杀了。也是他自己不济,若是他修为能强过我,他反手杀了我不就是了。”

“你啊……”悟云老人闻言苦笑摇头,轻叹了口气,却也没再多说什么,旁人不知道他这位大弟子的过往,但他却是清楚,那股戾气攒了那么多年,又岂是轻易而举能散的,而且如他所言,死的不过是个外门弟子,又当什么紧,便也没再多去计较,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子后,眼眸中露出一抹光亮,道:“你应该知道为师唤你前来是为了何事吧?!”

“刚才前去唤我的那人说了。”白云子轻轻点头,那双遍布戾气的眼眸中,也是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神采,轻声道:“那则讯息可信度高么?所有人都找了那么久,怎么突然就出来了?会不会是陈白庵和张三疯他们那些余孽见事不可为,所以故意布置,想要引咱们入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