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80章 南辕北辙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你说什么?真的是林白回燕京了?你能确定,真的是他吗?”

就在陈白庵和柳栖霞两人作鸟兽散,各自远遁的同一时间,带着在雪怪那边好生坑蒙拐骗了一番的小黑猫,以及满肚子的疑惑,被雪怪送到雪峰边缘的贺嘉尔几女,也接到了一个同样的电话,而在电话里面讲述的,也是一个同样的内容,一个叫她们神魂都要失守的消息!

而这态度,从贺嘉尔接到电话的那一刻,从她口中如连珠炮般发出的三个问句就可看出。

不仅是贺嘉尔,在听到贺嘉尔质问电话另一边的话语时,夏小青、宁欢颜几女的神情也是骤然高度紧张,目光灼热无比的盯着被贺嘉尔持在手中的电话,甚至连眼皮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贺嘉尔的一个表情,无法推断出电话那边传递来的讯息的真伪。

这一路寻寻觅觅,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经过了太多的磨难,甚至于如果不是那幅神秘画像的出现,就连她们心中的希望都可能会被磨灭殆尽。而假如说那神秘画像是一点儿希望之火的话,那如今的这个电话,就是黑夜中的指路明灯!

这一年来,每一天每一夜,对于她们几个来说,说成是度日如年都毫不为过,虽然时间只是过去了一年多一些,但是对她们而言,却像是过了一生一样漫长。

但现在林白的讯息却是突然出现,这对于惶惶不可终日,犹如每天都深陷在不可自拔黑夜中的她们来说,就像是突然看到了一线星光,虽然飘渺,却振奋。

“好,我知道。”出乎几女的预料,在听完电话那边的话之后,贺嘉尔眼眸中虽然有无法掩饰的喜色,但面颊上却还是带着说不出的古怪,甚至眉头还微微皱在了一起。

按照常理来说,林白的回归该是一件大喜事才对,可是贺嘉尔的模样,怎么会这样?

看着贺嘉尔的模样,心直口快的宁欢颜第一个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疑声对贺嘉尔道:“嘉尔,到底是不是那个负心汉回燕京了,你就别卖关子了,赶快告诉姐妹们吧!”

话音一落,其余几女也是七嘴八舌的接腔,虽然话语不同,但面颊上的焦灼神色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而且所要表达的意思,也都是希望贺嘉尔尽快讲出事情的真相。

“是三疯师兄打来的电话,好像的确是林白回燕京了……”沉默片刻后,贺嘉尔微微一笑,她又如何能不理解其他几女的心情,便没有隐瞒,缓缓道。

话音落下,场内一众莺莺燕燕脸上顿时露出兴奋的神情,那模样说成是欢呼雀跃都丝毫不为过,她们苦苦寻觅了一年有余,终于找到了林白的消息,如何能不喜出望外!

“嘉尔,你怎么说好像是林白,难道三疯师兄还不能确认究竟是不是林白吗?”虽然心中有着按捺不住的兴奋,但平常心思最为缜密的夏小青,还是听出了贺嘉尔言语间的不确定之意,以及她着重强调的‘好像’二字,便皱眉疑声发问。

几女闻言顿时也沉默了下来,脸上的那喜悦神情顿时一扫而空,一个个犹如是霜打了的茄子一样,顿时蔫了下来,而且在她们的心中更是充满了不解。

需知道张三疯和林白乃是师出同门,而且又共同经历过了诸多生死拼杀,对彼此可谓是熟悉到了极致,哪怕是一个眼神的交汇,他们都能明白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可是就是相互之间这么熟悉的关系,张三疯却说还无法确定究竟是不是林白,这其中究竟藏着神秘玄机?

难道这一次,也是空欢喜一场,不过是燕京那些人捕风捉影得到的线索?!

“三疯师兄之所以无法确定,是因为从林白出现在燕京开始,就还完全没有跟家里和他们那些人接触过,而是一个人在外面。”看到几女面上的惶急失落神情,贺嘉尔急忙温声劝慰道:“不过电话里也说了,是有人亲眼见过,出现在燕京的那人应该就是林白不假。”

虽然嘴上说着那人应该是林白不假,但谁都能听得出来,在贺嘉尔的话语里面,满满的都是疑惑,更准确的说,应该是怀疑。以她们对林白的了解,如果真的是林白出现在了燕京,又怎么可能在阔别一年之久后,居然会独身在外,根本不和家里人打照面。

最重要的是,如果出现在燕京的那个,真的是林白的话,又怎么可能会不在第一时间联系她们几个,甚至于直到张三疯通知,她们才知道这个消息,这实在是太不符合常理了。

一时间,一种疑惑和失望的情愫,悄无声息的在几女间弥散开来,使得空气异常沉闷。

“也许真的是林白,只是他现在还有事情要做,所以才故意不和我们接触。”看到几女脸上那种深沉的失落,贺嘉尔脸上强挤出一丝笑容,温声道:“你们又不是不知道林白的为人,他肚子里的花花肠子海了去了,之所以不和家人见面,不通知咱们,怕是事出有因。”

但越是贺嘉尔这么解释,几女脸上的阴霾之色反倒是越重,眼眸中的疑惑也越深。

正是因为她们对林白为人的了解,正是因为这些年的休戚与共,她们才比任何人都更清楚,对于林白而言,所谓的什么修为,所谓的什么境界,还有那些所谓的权利,那满堂的山珍海味,都比不过深夜时分,家人为他下的一碗细面!

在林白的心中,从始至终,家人都放在第一位。而在家人的这个范畴里面,情比金坚的她们,很显然也是极重要的组成部分。试问一下,一个曾经为了见家人一面,连生死都可以不顾,选择从高空跃下的人,又怎么可能会在久别之后,选择一个人在外躲避?

而在几女想来,林白之所以会这样的情况,就只有两个:一个是如贺嘉尔所说的一样,林白是遇到了什么天大的麻烦,甚至于要比当初封印仙门还要麻烦的事情,所以才会隐忍下心中对家人的思念,避而不见;另一个原因,便是出现在燕京的那人根本就不是林白!

如果说是第一个原因,那还情有可原。可是虽然几女这一年来一直在外奔波,但是对世间发生的事情也不是完全没有了解,就她们所知,被封印的仙门,在这一年内,并没有什么异变,而不管是炼气士,还是那些天人,以及相师之间的关系,也在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平衡。

就是这样的一个大局下,几女实在是想不出究竟还能发生什么事情,甚至于叫林白觉得解决那事情,要比在他回归后,第一时间见到家人更重要的?!

所以在她们想来,第二种原因的可能性,要远远超过第一种可能!可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究竟是什么人,究竟又是出于怎样的目的,才会去选择冒充林白?

不过就算是用脚趾头去想,几女也能想得到,如果燕京的那个‘林白’,真的是假冒的话,那人的所图绝对不小。林白在当今之世有着怎样举足轻重的地位,她们再清楚不过,甚至于可以说,林白的这意外出现,很有可能会将这种三方之间的微妙平衡彻底打破!

“我要回燕京!不管究竟是不是他,我都要确认清楚!”沉默片刻后,廖漫云沉声开腔,而后眼眸中露出一抹淡淡的杀机,寒声道:“如果是林白,我就问问他这一年究竟是在躲什么!如果不是林白,我就要问问他,他究竟是想做什么,才会去选择假冒林白!”

不仅仅是廖漫云,宁欢颜也是满脸深以为然之色,而且眼眸中的杀机更为森寒!

对于几女而言,林白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是任何人都无法取代的存在!如果现在出现的‘林白’,实际上是旁人假意冒充,并且打算借助林白的名头,造下滔天祸事的话,那她们有着足够的责任,来捍卫林白的清名,不受任何人玷污!

如今林白以不知所踪,留下的就只剩下这弥足珍贵的清名,以往都是林白在守护她们,守卫她们,但如今已到了她们反过来守护林白的时刻,哪怕只是清名,也不容任何人污损!

在几女心中,也许这就是世人所说的爱情。也许就是这么简单,也许就是一个双方互相相守,互相守护,生不离,死不弃,即便不能同寝同穴,也要心相连的感情!

看着几女的模样,贺嘉尔也只觉得大脑如同浆糊一般,她明白,几女的心思实际上都和她一样,都在无比的盼望着出现在燕京的那个,就是货真价实的林白!

这一年的时间,让她们尝尽了相思那种生不如死的滋味,那种度日如年,空锁春闺白头念的痛楚,她们实在是不想再去承受,实在是不想再继续这种千山万水追寻的生活!

可眼前所有的情况,似乎都在告知着她们,燕京的那个,并不是真正的林白!而且在加上在雪帘洞天内的那幅神秘画像,以及画像中的种种玄机,似乎都在冥冥中暗示着什么!

而且这则讯息,和画像中的那些玄机,两者全然是格格不入,假如去选择另外一个的话,必然就会丧失跟随着另一个线索寻找下去的机会,这无疑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南辕北辙!这是真正的南辕北辙,不过是向北还是向南,都是一个极难去做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