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81章 无可奈何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1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小黑,你怎么看这件事情,你觉得在燕京的会是林白吗?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做?会不会出现在燕京的那个,会是咱们在雪帘洞天画幅内看到的那人?”沉默许久之后,贺嘉尔忽然转头向着一直沉默不语的小黑猫望去,眼眸中满是迷惘之色。

如果说一定要在贺嘉尔心中的担忧里选出一个最担忧的话,那毫无疑问就是她刚才问出的最后一句话。在燕京的那个‘林白’,所表现出来的种种反常,实在是叫她有些担心,会不会经历了仙门那一役后,林白会变成那个所谓的青莲。

她实在不敢想象,假若是那样的话,她该如何去面对这样的林白。更准确的说,她是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一个,音容笑貌一如往昔,但灵魂却已不同的林白!

“我也不知道……”小黑猫缓缓摇头,眼眸中也满满的尽是迷惘之色,沉吟许久后,才缓声道:“林白做事一向不走寻常路,也许在燕京的真的可能是他。不过他这突然出来,却又根本不和咱们这些人打照面,采取避而不见的态度,实在是叫人无解。”

小黑猫这话,说了和没说其实没什么区别,不过这倒也不是它刻意在糊弄几女,而是眼前的这状况,即便是它也是满头雾水,实在不知道究竟该怎么给几女出主意。

它心中对这件事情的认知,实际上也和几女之前的认知如出一辙。按照它对林白的了解,时隔一年之久后,林白实在是没有理由在返回燕京后,对家人采取避而不见的态度。

而林白之所以如此,要么就是他身上担着天大的干系,不能去见家人;要么就是那个所谓的‘林白’心中有鬼,害怕被人拆穿,所以才会刻意的避开和林白最亲近的人。

而且在小黑猫想来,如果事情真的是如后者那样的话,那这件事情就必须要慎重再慎重的去对待!在当今之世,林白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小黑猫再清楚不过,不管这人究竟是真的林白,还是假的‘林白’,即便只是使用这个名字,也能引发一场滔天巨波!

至于贺嘉尔所问及的青莲,小黑猫心中虽然也有所怀疑,但没有亲眼见到林白,它也实在是无法断定。当初封印仙门那一战,其中发生的种种,谁也不知道会把林白推到哪个方向。

所以眼下最紧要的,就是尽快判断出这林白的真假,并且必须是平常和林白最亲近的人来断定这件事情,否则的话,一旦迟了一步,就很可能会引发不可想象的后果!

“嘉尔,要不咱们兵分两路吧?”望着所有人脸上为难的神情,沉默片刻后,夏小青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温声道:“你带着小艺、秋水、月叶、懿兰和小黑继续按照画像的指示,去西南那边再找找看,我和漫云、欢颜、小薇四个人回燕京,去看看究竟那人是不是林白!”

“这倒是个不错的主意,我看要不就这么做吧……”听到夏小青的话,小黑猫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眼前的局势下,兵分两路的确是最好的选择。

但话一出口,小黑猫便觉得场内的气氛有些古怪,所有人都沉默无言。

略一思忖,小黑猫便暗暗吐舌,然后将头扭到一侧,再不多说一句。实际上这些冰雪聪明的女人们,又何尝没想过兵分两路这个想法,只是她们谁都不愿意提出来。

因为她们心中存着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想要让阔别一年之久的情郎,能够在第一时间内看到的人是自己,而不是其他的人。这也正是为何她们一直没有提出兵分两路的缘由。

但如今这个沉默被夏小青所打破,也就意味着她们必须要做出一个两难的抉择。只要做出这个抉择,也就意味着,她们中就只能有一部分人可以在第一时间内见到林白。

“那就这么决定了吧!如果林白真是遇到了什么麻烦的话,我们几个过去,也真是帮不上什么忙。”贺嘉尔沉默许久,心中挣扎了片刻后,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对着其他几女促狭道:“既然他躲着咱们,大不了咱们确认是他之后,也躲着他,等到大家聚齐以后,再去见他,然后好好的收拾那薄情寡义的家伙一顿好了!”

听到贺嘉尔这话,几女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羞赧笑容,不过眼中的神情却是轻松了许多。

望着几女的模样,小黑猫偷偷摇头不迭,看起来这女人多了也真是麻烦,虽然几女没有争风吃醋的恶习,但看眼下这模样,其实心里面还是各自有些小九九的。也不知道林白过去那几年究竟是怎么应付下来的,竟然还能好端端的活下来,若换成是自己,早就被烦死了。

“那咱们就这样定了!”宁欢颜略一沉吟,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然后向其他几女打趣道:“我保证,如果确定那是林白,我一定不会偷偷去见他,至多偷偷给他些小教训,看他以后还敢不敢把咱们这些如花似玉的美人儿们丢下来,一个人逍遥快活。”

话语落下,一众莺莺燕燕顿时嬉笑不止,眼眸之中秋波流转,也亏得此时此刻在这里待着的就只有不解风情,贪吃无比的小黑猫和傻鸟小雪金雕,若是换做个男人在这里的话,恐怕就连魂魄,都会被几女眼中流动的秋波给勾到九霄云外。

“你们这一趟要多多小心,有什么发现就尽快和我们联系。”笑声落下后,贺嘉尔脸色渐渐变得郑重起来,目光中带着一缕忧色,望着夏小青、宁欢颜、廖漫云和萧薇道。

“我们知道,你们也一样,也一定要多加小心。”宁欢颜闻言也是一改以往大大咧咧的模样,向着贺嘉尔点了点头后,郑重其事的嘱托道。

虽然前路看似没有那么坎坷,看似光明一片,但几女心中都很清楚,不管是她们这两拨人的哪一出去向,恐怕都不会如想象中那么简单,谁也不知道究竟前方还有什么在等她们。

但前路即便漫漫,纵然雄关漫道如铁,但心却是可以跨越千山万水,永在一起!

“三疯子,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你能通过卦象确认那人是林白么?”

不仅仅是在西北边陲的几女火急火燎,远在燕京的沈凌风和张三疯一众人,也是如热锅上的蚂蚁般焦躁不安,尤其是隐忍到了几乎忍无可忍地步的沈凌风,眼眸间更是带着浓重到极致的渴望之色。他实在是厌倦了这样压抑的生活,早想等林白回来,掳起袖子大干一场了!

“针对小师弟的卦象,向来都是紊乱的,有关于他的天机,也早就被这天地尽数隐去,就算是我竭尽全力,也无法推算出分毫。”但让沈凌风失望的是,张三疯那张虽然只是过去短短一年,但心性却已大变的面颊上,仍旧平静如古井无波,淡淡接着道:

“我已经通知了陈老,还有嘉尔她们几个,野人老爷子和无支祁前辈也在回来的路上,等他们都回来之后,我们应该就可以得出一个结论了。”

“难道现在咱们就这么傻乎乎的等着他们回来,不去确定?据我所知,现在这消息已经传开了,不管是那些天人,还是炼气士,可都在向着燕京聚集!”沈凌风实在是有些无法相信,这话会是从张三疯嘴里说出来的,脸上满是迷惘之色,疑声质问道。

“不然的话,你我还能做什么?”张三疯轻轻叹了口气,脸上露出一抹苦笑,缓缓道:“从他回来到现在,一直对我们避而不见,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也许是他觉得这一年来我们的所作所为叫他很失望,所以他不想来见我们吧……”

“放屁!”沈凌风闻言大怒,破口骂道:“你是真疯了,还是假疯了?难道在你眼里,林白是那样的人?而且你怎么让他失望了,你为了找到他的下落,连一双眼都瞎的干干净净,如果连你成了这样都还叫林白失望的话,那我情愿就没交过那个朋友?”

“如果是以前的小师弟,那肯定是够了。”张三疯闻言轻笑出声,沉默片刻后,轻轻叹息道:“但我怕的是,如今的小师弟,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小师弟……”

“你的意思是……”沈凌风闻言先是一愣,而后眼眸中露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情,整个人就如同是泄了气的皮球般,跌坐在椅子上,望着张三疯道:“难道你说的是当初封印仙门到了最后时,林白身上发生的那个异变,那朵神秘莫测的青莲……不可能的,这不可能……”

张三疯没有回答,沉默许久后,轻轻揉了揉无神的双眼,然后又轻轻叹息道:“天道善变,谁能知道其中的变故,所以你我只能观望,等他们回京后,应该就见分晓了。”

“如果这个时间段里面发生了什么的话,那你我怎么办?”沈凌风重重的喘了口气,平静了下心神后,忧心忡忡的望着张三疯道:“据我所知,那些炼气士和天人可是来者不善!”

“还能怎么办,还不是老办法,既然眼也瞎了,又何必在乎这条命,他们要是真想要,尽管拿去便是。”张三疯淡然一笑,平静无比道,但言语间,却满是无可奈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