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491章 屠刀相向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5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神光犹如金色的雨点,劈头盖脸的疯狂落下,每一击都澎湃至极,犹如被飓风卷起的海涛一般恐怖,说成是洞穿虚空都丝毫不为过!

所有人都震颤莫名,那法相就像是自远古存活至今的神祗,每一掌的挥出,都恐怖无比,那满天漫地的威压,虽然未曾及身,却已是叫人觉得毛骨悚然。

“我不甘心……我恨啊……为何我要获得这该死的能力……”如雨的神光落在身躯之上,直叫雷洪觉得冥冥中就像是有千百道子弹穿过身体一般,痛苦难忍,而且这神光中,更是带着一种诡异的破败之力,只要沾上一点儿,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迅速衰败。

雷洪不甘不愿,仰头凄厉怒吼不止,那声音犹如野兽一般凄厉,两行浑浊的泪水顺着面颊缓缓坠下,但这一切却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凡人皆有一死,他雷洪的死,便在今日!

清风缓缓吹过,机场周遭的绿树轻轻摇动,雷洪先前所在的方位,冥冥中一股青烟飞起,散入冥冥,那是雷洪身躯在破败之力的催动下,化作的飞灰。

望着眼前的一切,张三疯不悲不喜,只是静默相望,神情平淡。虽然在生命的最后一刻,雷洪流露出了悔悟之情,但张三疯很清楚,像雷洪这样恶贯满盈之人,假若今天手下留情,留他一命的话,就算他会暂时改换性情,但江山易改,他的本性怕是不会改变!

而且在眼下这种乱局将起之势下,自己也必须要拿出些东西来震慑群雄,让所有人都明白,这一遭浑水并不是那么好趟的!你们想要得到什么,就只能拿命来换,若是没那个渡水的本事,就只能被这潭浑水吞没,变作死于非命的孤魂野鬼!

雷洪在天人之中,具有赫赫凶名,操纵雷元之力的本事,更是出神入化,所以以雷洪的死,来当做震慑群雄,杀鸡儆猴的那只‘鸡’,实在是再好不过!

“恭喜三疯子了,双眼虽盲,但本事却是更上一层楼,雷洪这次真是成了你的磨刀石。”对于雷洪的所作所为,沈凌风早已是深恶痛绝,此时雷洪身死,他只觉得痛快无比,放声朗笑不止,更是面上露出激昂之色,向着张三疯拱手道。

自天地异变之后,奇门江湖中,相师的地位已是江河日下,甚至所有人都觉得相师这一脉已没了存在的必要,但今日张三疯的所作所为,却是狠狠的扇了那些心中抱着此种想法之人一记耳光!假若相术真的是毫无用处的话,那雷洪的死又算什么?!

张三疯轻轻一笑,并没有表现出太多的激动,这一战之下,他总算是看到了自己和林白之间的差距。两者间,说成是天差地远都毫不为过,若是林白在这里的话,这些只有区区一丝劫罚之力,因果之效的雷元之力又算得了什么,怕是谈笑间,就能叫樯橹灰飞烟灭!

而且像雷洪这样拥有赫赫凶名的天人和炼气士更是不在少数,今日既然雷洪能来这里,那也就意味着以后会有更多的天人和炼气士前来此处,自己单独对上一个雷洪,就已是如此的费力,若是人再来得多些,天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变数。

虽然经历这一役之后,自己以雷元之力洗涤法相,突破了桎梏,但却也不敢自信满满的说出一切尽在掌握,敢叫那些宵小不敢兴风作浪。

而且谁也不知道,在那些天人和炼气士里面,是否还会有修为远超雷洪之辈存在,那些人又该是有着怎样恐怖的道行?这问题只要想一想,便叫张三疯心中发寒。

张三疯心中出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这仅仅是一个雷洪而已,谁知道还会有什么?想到此处,张三疯不禁轻叹了口气,如果小师弟在这里的话,那该多好?!虽然明知道自己什么都看不到,却还是不禁向着华厦大酒店的所在方位望去。

在那里的那人,究竟是谁?究竟是真正的林白,还是什么包藏祸心之辈?

“三疯师兄,你还好吧?”望着有些意兴阑珊的张三疯,夏小青和宁欢颜几女缓步走到近前,先是微笑示意后,关切无比的问了一句,然后有些疑惑道:“咱们先前不是和这些天人达成过协议么,这是又发生了什么,他们怎么会变得这样疯狂?”

虽然不在燕京,但按照几女收到的讯息,天人、炼气士和相师三者之间,曾经在野人老爷子和无支祁前辈的撮合下,达成了某种互不侵犯的协议。但今日自己这一行人,刚刚回到燕京,怎么着雷洪却像是发了疯一样,就急不可耐的打破协议,想要对自己一行人动手。

“在你们回来之前,协议已经被打破了……”听到夏小青这话,沈凌风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向着张三疯望了眼,摇了摇头头,轻叹了一口气,缓缓道。

“怎么会这样?怎么就打破了?”夏小青几女闻言,顿时有些面面相觑,不可置信的望着沈凌风,疑声道:“沈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局势怎么着会变成这样?是那些天人们单方面撕破的,还是那些假模假样的炼气士们暗地里做了什么手脚?”

几女很清楚,眼下局势这短暂的平静,完全就是因为那个协议存在的缘故。如果那个协议被打破的话,不知道会有怎样的祸患升起,恐怕乱局瞬间就会席卷世间!

“不是天人,也不是那些炼气士,是我们自己人打破的,和他们无关……”听得这话,沈凌风脸上的苦笑之色愈发深重,喉头更是有些苦涩,他实在是不知道怎么跟几女交代这事。

“怎么会这样?”夏小青几女闻言,心中愈发疑惑,冰雪聪明如她们,如何会看不出沈凌风脸上的那抹尴尬,不禁疑声道:“沈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你别拐弯抹角的,直接告诉我们不成吗?不是说林白已经回来了,他怎么会容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沈凌风闻言顿时为之沉默,脸上的苦笑之色也愈发深重,想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这协议就是林白打破的。”许是觉察到了沈凌风的苦恼,张三疯轻叹了口气,那无神的双眼又向着华厦大酒店所在的位置望去,缓缓道:“就在你们回来之前,那个林白就向外界发了消息,通告整个奇门,相师和天人、炼气士之间从此再无协议,只有生死之战!”

怎么会这样?!听到张三疯这话,几女只觉得神魂都险些失守,站立都有些不稳,面上更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她们实在是不敢相信,‘林白’怎么会发出这样的命令,怎么会在刚一回归,局势未明的情况下,就向天人和炼气士宣战,这不是把局势往火坑里推吗?

“会不会是弄错了,是那些天人和炼气士故意所为?”沉默许久后,夏小青面上露出一丝期待,紧紧盯着张三疯的双眼,沉声道:“一定是他们知道林白回来了,故意这么做的!”

“我之前也是这么想的,但已经确定过,这消息的确是从他现在所在的华厦大酒店传出来的。”张三疯缓缓摇头,面上的苦笑之色更是变得深沉无比,就连声音都有些嘶哑。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夏小青和宁欢颜相视一眼后,缓缓摇头,紧捏着拳头,沉声道:“我要去找他,我要问问他,他一年没有露面,突然出现就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他不会见你们的……”夏小青不说这话还好,一说这话,沈凌风脸上的苦恼之色更是变得深重几分,苦笑摇头道:“我和三疯已经跟他联络过数次,想要见他,但他都置之不理。”

晴天霹雳!沈凌风这话对于几女而言,毫无疑问就是一记晴天霹雳!她们如何能不知道,林白和沈凌风、张三疯之间有着过命的交情,如果真是林白回归的话,他又怎么会连见都不见这两人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就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其中有鬼!

“那人恐怕绝不是林白……”沉默许久后,宁欢颜脸上露出一抹痛苦之色,说出了一句她实在不想说出口的话,紧咬着牙关,喃喃接着道:“就算是林白,心也不是林白了。”

听得宁欢颜这话,夏小青几女更是如坠冰窖,自在雪帘洞天看到那幅画之后,她们心中就开始有所隐忧,害怕林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可现在的局势却似乎正在验证她们的猜想。

“就算不是林白也没用了,那些天人和炼气士们早就唯恐天下不乱,他们绝不会承认那人不是林白!乱局怕是真的要来了,要躲不过了!”张三疯轻轻叹息出声,无神的双眼向着天幕望了眼,缓缓道:“如果早知道局势会变成这样的话,我和凌风就不该叫你们回来……”

几女闻言顿时沉默无声,面上满是沉郁之色。自在雪峰中经历了柳栖霞和胡火、兔儿爷的追杀后,她们就已明白了那些人的居心,那些人早已把林白当成了移动的宝库,也早就想捉住自己这些人,来当成要挟林白,换取河图洛书和不死药的筹码。

如果说以前他们还有所顾忌,只能暗地里行动的话,那现在‘林白’的宣战之言,毫无疑问,就等于是给了他们一个肆无忌惮出手的理由!这乱局,怕是真的再拖延不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