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07章 有我在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8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沉默,犹如死寂一般的沉默,在这一刻彻底将林白笼罩。

不知道为什么,他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每向那几个泪眼婆娑的女人看一眼,心脏就像是被同时数万把钢刀插下一般,一阵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充斥身体的感官之中。

他想不明白,更准确的说,他已没有办法去想,因为此时此刻,在他的脑海中已经完全乱成一片,无数纷繁复杂的记忆正在蠢蠢欲动,叫他脑海中乱成一团沸粥。在这一刻,他就像是陷入了浓烈的云雾中一样,仿佛有一线曙光在身前,却又捉不到,摸不着。

但他很清楚的是,那种心如刀割的感觉,是一种强烈的怜惜感,是一种对这几个泪眼婆娑,哭得无比伤心的女人们的怜惜。那是一种发自身体深处的自然而然的举动,就好像他和她们之间,早已是紧密无比,连接成了一体,感同身受。

泪水!两行泪水!与此同时,紧跟在他身旁的阿润,却是突然发现林白的肩膀莫名的在抽搐,而且更是赫然发现,在林白的眼角,此刻竟然有两行清泪正在淌下。

从林白出现在村子里到现在,阿润从来没有见过林白会有这样失落的一面,也从来没有想到过,林白会哭得这么伤心。他哭的,就像是找不到家人的孩童,在疯狂寻觅,却遍寻不到,但在一转头的时候,却发现家人就含笑站在背后时的那种喜极而泣。

林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流泪,但望着身上沾染了草汁树液,面容上更是带着不可掩饰疲倦的几女,心中却是有莫名的酸楚感在不断的滋生,叫他莫名的心痛。

没有任何征兆的,他突然抬起手,脸上的神情更是变得专注无比,似乎是想要替几女拭去面上的泪水,又像是想要拥几女入怀,填补他心中空缺的那一部分。

“不可能,怎么可能是你?!”一时间,冲霄子突然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他来的稍稍晚了一些,没有听到几女和这些山民们最早的对话,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林白会像一头来自洪荒的猛兽突然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他身侧,带来了死亡的威胁。

如天神下凡一样,骤然出现在他身前,这是他所无法掌控的变故,也是无法面对的结局!

不管是从他知晓的消息,还是从几女那婆娑的泪眼,还有如疯癫了般的小黑猫的神情里,他都已能确定眼前这个人的真实身份!他绝对不是这些山民们口中的木木,他是林白!

而林白做过什么,身为那场天地异变之后得益者的他而言,可谓是再清楚不过!只身一人,独斗凶名已成百年的姚广孝;以一人之力,封印仙门,屠仙灭神,身化青莲,这其中的哪一件不叫如今的奇门中人啧啧称奇,不叫人为他喝彩!

可以说,在许多人的眼中,林白已经不是人,而是神,一个可以颠覆乾坤的神!

冲霄子虽然自大,但他并不愚蠢,他很清楚林白的实力,也很清楚自己的修为虽然已经臻至阳神大成,但终究还只是个人,根本没有办法和这个手上沾过仙血的人相抗衡!

而在这个‘神’面前,想要谋求到一线生机,就算是背插双翅,恐怕都难逃劫数,而唯一的希望,便是拿捏住这个‘神’的软肋,以他的女人来威胁他,只有如此才能有存活之机。

没有任何犹豫,他突然出手,改动阳神,扭转四象绝杀之局,再顾不上小黑猫,而是催动着那些狰狞的阳煞链条,向贺嘉尔几女笼罩下去,想要借此来要挟林白!

一时间,阳煞如潮,天地间尽数都是暴戾的气息,在这气息之下,甚至连呼吸都变得无比艰难!但就是这样恐怖的画面,贺嘉尔几女却像是完全没有察觉一样,只是泪眼婆娑的望着林白,仿佛是想要在这一刻把一生的伤悲都化作泪水流出,让未来都变成纯粹的欢乐。

就在此时,林白的身影却是突然动了,那速度快的就像是鬼魅一样,甚至于在虚空中还拉出了一道长长的幻影,那速度已然超越了人类的极限,叫人为之瞠目结舌。

就像是一阵轻飘飘的风,顷刻间那道身影便已冲到了那些阳煞链条之前。

阳煞如链,皓然当空,璀璨夺目,恍如无数道直射阳光组成的射线,骇人至极。

但就是这样恐怖的阳煞链条,此刻却是如同被人剥皮抽筋,变作了爬虫的虬龙般,乖巧无比的被林白握在手中!无数光线骤然射出,仿佛是在他背后化作了一个神佛的光环,映衬得他愈发光辉伟岸,就像是自彼岸踏来的真神,可将这世间的一切踩在脚下。

瘫软在地的雩来子已经完全呆滞了,他拼命的在揉搓着自己的眼睛,想要看清楚林白的面容,但越是看,便越是叫他觉得绝望,他突然想要逃跑,但却觉得无处可逃,而双腿就像是灌了铅一样,根本无法挪动分毫,甚至于更是有一股浓烈的腥臊味顺着他双腿间弥散开来。

望着那道横亘于天地间的身影,雩来子只觉得自己就像是一只蝼蚁一样脆弱,仿佛只要那道身影抬抬脚,就能够把他踩踏成齑粉,化作空荡荡的虚无。

“在我面前,你竟然还敢如此!”一切的一切,在这一刻,已经完全被林白所洞悉,他的双眸中是前所未有的清明,他的气息前所未有的强大,这种变故,只有人在守卫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的时候才会出现,他的目光缓缓转换,盯着冲霄子,犹如盯着一个死人般,寒声道。

望向冲霄子,他的目光恍若寒铁铸就的利剑,冷酷无情,杀机犹若变成了实质的坚冰;但望向贺嘉尔几女,他的目光却是犹如春风,拂面不寒,而且其中更是藏着一丝歉疚!他很清楚,这一年以来,这些女人为了他,会做什么,会忍受多少常人无法忍受的苦楚!

而此时此刻,贺嘉尔几女的目光已经完全变得朦胧,虽然仍在哭泣,但在她们的眼眸深处却满是浓的化不开的温情和喜悦。时隔一年之后,她们终于又见到了他,她们也终于又感受到了这种被人保护,被人疼惜的感觉,这感觉,真的很好!

“我就知道,猫爷爷我他妈就知道,你小子果然就是天选之人,果然是打不死的小强!”望着这一幕,小黑猫仰天长笑不止,似乎根本察觉不到体内的创伤,目光森寒无比的望着冲霄子,寒声道:“王八蛋,你竟然敢太岁头上动土,你知不知道,你死定了!”

“该死的!该死的!”冲霄子已经完全失控,他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自己的心情,他只觉得自己整个人就像是被人悬到了虚空中一样,空落落不着地,只有无边的恐惧。

但他更明白的是,经历了先前那么多事之后,今天的事情已经绝对没有办法善了,除却拼死一战之后,再无其他能够求得一线生机的机会!可是这一战,自己又能有多少胜算?!

“阳煞如山岳,四象成,劫牢现,一切成空!”没有任何犹豫,在冲霄子的眼眸深处,突然露出了一丝疯狂,阳煞气息犹如汪洋一般,顺着他的阳神骤然滋生,顷刻间重又幻化成为四象绝杀之局,向着林白便疯狂的攻袭而去,想要如捆缚小黑猫般,捆缚林白!

转瞬之间,天地间各处都笼罩着浓郁无比的阳煞气息,虽然天色也已到了迟暮,但却像是又有一道璀璨的骄阳骤然升起一般,刺得所有人连眼睛都没办法睁开!

“四象垂降,斩杀一切!”阳煞四象乍成,冲霄子又凛冽大喝出声,阳神打出了一道诡异无比的印诀。只见这印诀落下,天地四方突然出现了一阵诡异的涌动,而后顺着四方开始垂落下万千阳煞气息,仿佛是将此间的一切,都化作了阳煞的海洋,将林白笼罩其中。

至阳至刚,方为煞!在这一刻,似乎这一方天地间的所有水分都要蒸发干了,似乎这些阳煞气息都要组合成为纯粹的煞气大道,可以将所有一切阻拦之物抹杀成空。

“有我在,不管是什么人都掀不起波浪!等待你的,只有死路一条!”就在此时,林白眼眸中的杀机陡然暴涨,一声怒吼,犹如疯魔一般,满头发丝根根倒数,杀气无双,向着那璀璨夺目的阳煞四象便迎了过去,赫然是打算用肉身来硬抗阳煞!

娘的,这才一年没见,怎么着这小子现在变得厉害到了这种地步?!以小黑猫掌握传承秘辛的见识,如何能看不出,林白这些动作虽然看起来如常人搏斗一般简单,但一举一动,却都是裹挟着一种诡异的大道之理,仿佛一举一动都是法则!

轰隆隆!顷刻间,林白的身躯已经和阳煞形成的四象混在了一起,光华璀璨间,双方不知道已经交战了多少次,只有无数沉闷的雷音在证明着这一战!

而且此时此刻,天地都在不断的颤栗,似乎在林白这股滔天的杀意下,天地都到了崩坏的边缘,仿佛即便是连那高高在上的天道,都要臣服在林白之下,不敢动弹分毫。

不是人,这已经不是人类的手段了!感受着那股逼人的杀机,以及自阳煞四象间传回的逼人气息,冲霄子眼角微凛,知晓这根本就不是对等的一战,心神惶恐到了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