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10章 从今以后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猫爷爷明鉴,您这真是冤枉死我了。您老人家瞅瞅我这根骨,像是能被宗门舍得栽培的主儿么?我一直不被悟云贼厮看得起,又怎么肯让我借助尸猫的资源来提升境界……”

一听到小黑猫的话,雩来子顿时叫起撞天屈来,甚至于连师尊悟云老人,到了他嘴里边也变成了悟云贼厮,不知道这话若是被悟云老人听到,心中会作何感想。

“这倒也是,看人宠你这怂样,也不像是能舍得被栽培的。”小黑猫闻言向着雩来子上下扫视了几圈,看着他那卑躬屈膝的模样,倒也是把这货的话信了个七八分。

实际上雩来子这话倒也的确是没有撒谎,当初悟云老人也不是没试过让他借助护神符来凝聚阴神,只是这小子的根骨实在是太差,尸阴之气对他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这么一来二去,悟云老人也就对他死了心,也就没再多在他身上浪费力气。

后来天地异变,灵气骤然增多,机缘巧合下,雩来子才算是突破了阴神境界,不过此时此刻,他那几个师兄弟却都是已经到了触摸阳神的边缘,他这机缘巧合,实在是不起眼。

当初在宗门的时候,对于悟云老人不让他借助尸猫吸取尸阴之气的事情,他心中本还颇有微词,认为悟云老人太过偏心。但眼下他却是无比庆幸,也亏得自己没有那种值得栽培的根骨,若不然的话,今天说不好就跟冲霄子一样,落个横死的下场!

听着雩来子的话,林白沉默不语,不过眼眸间却是流露出一股浓浓的阴郁之色。他实在是没想到,在仙门封印,天地异变之前,就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也亏得自己当时还以为,这天下的奇门,都已经被自己所完全掌控,却是由着悟云老人他们这些人,在眼皮子底下弄出来这样的动静,做出了草菅人命的事情,甚至于到了今时今日,成为了尾大不掉的心腹大患,这实在是叫他有些抑郁。

“那护神符又是怎么回事儿,是从何而来?云霄宗中人现在的修为都如何?”沉默许久后,林白缓缓转头,目光犹如寒冰般,死死的盯着雩来子,寒声道。

护神符能够将尸阴之气,转换成为滋养阴神的气息,这功效实在是玄奥得厉害!即便是林白,也从来没有见识过这种诡异的门道,而且他觉得这护神符的牵扯,必然极大,甚至他觉得这玩意儿,很有可能和仙门之后的那个世界隐隐有着某种牵连。

“护神符的隐情我实在是不知道,只听悟云贼厮说是他年轻时候机缘巧合下获得的,究竟从何而来,我也不知道。”被林白这双眼一盯,雩来子只觉得人就像是坠进了冰窖里面一样,后背都出了一层白毛汗,颤声道:“悟云贼厮现在是地花修为,好像正在向天花突破;按照冲霄子所说,大师兄白云子是人花修为;而柳栖霞是阴神出窍,趋近阳神的修为。”

听到雩来子这话,林白眼角微凛,却也没再多说什么。窥一斑而知全豹,单单是一个云霄宗就能够有地花修为一人,人花修为一人,半阳神修为一人!那普天下的炼气士,若是累计加起来,不知道其中又有多少高手,单是想一想,便叫人觉得心惊!

而且林白隐隐感觉,这炼气士突飞猛进之事,虽然是有仙门封印,天地灵气陡然暴涨的缘由在,但其中恐怕还有些另外的隐情,只不过一时间他也是不好断定。

“你们……”心中思忖了许久之后,林白终于缓缓转头,目光怔怔的望着几女,想要说些什么,但千言万语到了嘴边,却全部堵在喉头,全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说你们受苦了,那样太矫揉造作,而且几女为他所做的,也远不是一个辛苦就所能涵盖的;说我好想你们,那样也太虚伪,这一年以来,他一直浑浑噩噩,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何人,也不知道几女是谁;说我爱你们,那未免太俗气,这千山万水的追寻,已然将一切彰显无疑。

几女也是无言,想说些什么,却又如鲠在喉,全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剩下沉默,几乎要把人压垮的沉默,几乎让空气都为之而凝滞的沉默。

她们曾经千万次的幻想过,见到林白的时候该怎样欣喜若狂的去面对,想要怎样狂乱的表达心中的思念,想要急切的向他讲述这一年来发生的种种。但真到了这一刻,她们却发现事情远不像她们所想的那么简单,也许时间真的已经改变了一些什么看不到摸不着的东西。

“都愣在这干嘛,做人最注重的就是空间,咱们都散散,给他们留点儿空间,这么多人挤在这,连空气都浑浊了,实在是不叫猫爷爷好受。”小黑猫见状,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然后向着雩来子使了个眼色,既然有了人宠,又何必猫大爷亲自动手!

“都愣着干什么?!老东西,又想挨踢了么?”雩来子见状,知道自己作为人宠,表现的时候到了,顿时目光一寒,向着四下扫视了一圈,怒声怒气的呵斥不停,但话一出口,却是看到小黑猫面上略嫌不喜,便很没骨头的向着诸人陪笑道:“叔伯大爷,大姐大妈们,劳驾各位都让一让,猫爷爷说得好,人要有空间,没了空间是要死人的,都让让吧。”

先前雩来子在冲霄子的威势下,狐假虎威的一幕,一众山民却也还没忘却。此时虽然雩来子好言好语,但他们还是不禁想到了刚才那恐怖的一幕幕,不禁觉得心里一阵阵的发寒,听到他这话,哪里还敢有半点儿犹疑,一窝蜂般,便作鸟兽散。

人群散却,唯有阿润一人,愣愣的站在原地,盯着林白的后背看了许久后,小脑袋里也不知道想了些什么,沉默好久后,才缓缓离去,不过那双如星子般璀璨的眼眸里,却是隐隐有泪花闪烁,她突然觉得有些寂寞,觉得以后木木哥再不可能是她一人的木木哥。

“一起走啊,你还待在这干嘛,等着猫爷爷一巴掌拍死你吗?”好容易将人群赶走,雩来子刚想凑到小黑猫面前表功,但还不等它话出口,小黑猫一巴掌便抽到了他脸上,然后翻身跃到了他肩膀上,似笑非笑道:“陪猫爷抓鱼去,这里就留给他们这小几口吧!”

夜幕渐渐深沉,山中的夜色分外明朗,星子如寒灯,明月如银盘,照的世间一片清明。

世事恍若一场大梦,犹如一个迷局,失散,流落,寻觅,擦肩,回首,杂乱无章,纷乱无序,但每每等到梦醒之时,却是会发现,一切落幕,谜底出现,那人却又在了眼前。

沉默无言望着他的,依然是那执着了整整一年,苦苦寻觅了一年的几个女人的五个,贺嘉尔、司马懿兰、沈小艺、李秋水、羽山月叶。望着这个也同样在愣愣看着她们的男人,几女的脸上没有哀伤,没有凄凉,也没有那种按耐不住的寂寞。

几女并不为自己这一年的苦苦追寻而赶到辛劳,也从未想过要让林白因为这件事情而对她们怎样感激,觉得她们怎样劳苦功高。因为爱情从来都是双方的,并不是单独一人的,也从来不是只有男人才有义务去付出,女人也同样应该。

“还愣着做什么?这么久没见到我,难道就不想你们玉树临风,一树梨花压海棠,顶天立地,伟岸真丈夫,光辉真男人,豪气冲云霄,只手屠仙魔,让仙血染苍穹的老公吗?”

就在这沉默之时,林白脸上却是突然露出一抹笑意,而后如当初在茅山分离之时一般,没有任何征兆的伸开了双臂,然后轻笑道:“还是你们觉得老公比以前更加帅到掉渣,酷炫到没朋友的英姿所惊呆了,不敢认我了,再不过来,我可就要打屁股了?”

“小贼!”听到这话,几女脸上突然露出了一抹羞怯的神情,相视一眼后,低低的骂了一句,然后如雀鸟归林一般,向着林白的怀抱就扑了过去。

不是梦,不是梦中那种一扑到,就变成虚幻的感觉,而是实实在在的久违的温暖,那种踏实的感觉,而是那种实实在在的温暖幸福感觉,那种恍若隔世般的感觉。

时间就像是从来未曾改变过一般,一切仍旧如当初在茅山的时候一样,还是那样的温暖,还是那样的柔情脉脉。几女拼了命的将脑袋往林白身上凑,似乎恨不能把她们的身体揉进林白的身体里面,让他们从此以后变成一个永远无法分割的整体。

但募然间,这温情脉脉的画面却是突然被打破,几女面上陡然现出一抹绯红。

“嗯,一年没受到老公的爱抚,好像是比以前小了一些,等等要好好替你们开发开发才行!”某男人眯着双眼,一脸陶醉的在几女的胸脯上来回逡巡,肆意揉捏,而且还是一幅大义凛然,义不容辞的模样,那表情配上那举止,要有多猥琐,便有多猥琐。

“小贼!色鬼!还是和以前一样,就知道欺负我们,早知道就不该来找你!”几女脸上的绯红之色愈发深重,耳根子红得就像是苹果一般,几乎都快要滴下水来。

林白闻言微笑不语,但眼眸中却有一分坚毅:从今以后,我是林白,真正的林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