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11章 相逢却也是离别(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8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局势已经这么糟糕了吗?师兄、陈老、野人老爷子和无支祁前辈他们制约也没用吗?”

相逢毕竟只是短暂的,而且寨子里的环境,也实在是不允许几女和林白过多的温存。相拥了许久,借助相拥把这一年来的思念表露出来后,林白不禁有些好奇夏小青、宁欢颜、廖漫云和萧薇的行踪,不禁对几女发问,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几女给他的答案却是这样的震撼。

天人、炼气士!这些以前闻所未闻的名词,甚至于叫林白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好像自己虽然只是失去记忆了一年,但外面的世界却像是过去了几十年一样漫长。

炼气士倒也罢了,华夏历史上这种自诩餐风饮露,修习神仙术法的人一直海了去了,天地灵气陡然出现,他们悄然崛起,倒也是在情理之中;不过这天人的手段,倒实在是叫人匪夷所思,尤其是听几女讲述了雪峰中遇到的危险后,更是叫林白忧心忡忡。

通过几女的话,他赫然发现了一个很残酷的事实,这个世界已经和自己未失踪之前的世界已经不一样了。而且按照天人和炼气士们的诡异手段,恐怕相师在奇门中的生存空间,已经被挤压的所剩无几,甚至于比前些年日渐式微的时候,还要夸张百倍。

这个发现,叫林白不禁心中暗暗发寒。而且他总觉得,天人和炼气士的出现,恐怕绝对不是一种偶然的巧合,而是和仙门之后的那个世界有着联系。但这三者之间,又究竟是有着怎样的关联,他一时间也无法弄清楚,眼下也只能徐徐图之,慢慢揭开帷幕。

最重要的是,他现在只是见识了炼气士们的手段,还未曾见过天人的手段,所以也没办法确定那些鸟人们身上究竟是有着怎样的玄虚,毕竟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若不是有他们几位周旋,恐怕现在局势崩坏的就更厉害了。”贺嘉尔苦笑着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一抹担忧之色,握紧了林白的手,急声道:“小青姐她们是接到了燕京来的消息,说那里也有个你出现,但现在你在这里,燕京的那个肯定是冒牌货,她们会不会有危险?”

“有师兄、陈老他们守护,应该问题不大。”林白沉默片刻,暗暗掐动手指,为几女推算了一卦,虽然天机有被蒙蔽之象,但却还是能分辨出逢凶化吉之象。

不过以林白的见识,又如何看不出,燕京的那个‘自己’,恐怕是有心人在故意为之。而且这个消息的放出,肯定会打破师兄和陈老他们苦心维持的平衡,燕京那边现在说不好已经变成了龙潭虎穴,稍有不慎,就可能会出现天大的偏差。

几女对于林白,自然是有着发自肺腑的信赖,既然林白都说夏小青她们应该能够逢凶化吉,她们这自从分别一来,就一直悬着的心,终究是稍稍平复了一些。

“经历了这么多,家里人还有大家都还好吧?”沉默许久后,林白还是终于向几女问出了心中最大的担忧,一年前他突然神秘消失,不见踪影,恐怕定然是惊扰得所有人都不得安宁,这一点儿从几女跋涉千山万水,不畏艰险,来到这偏远之地就可见一斑。

他实在是有些担心,刘老爷子和母亲刘蕙芸两个人的身体,老爷子年事已高,又大半辈子戎马,底子本就极差,得知了这个消息,说不得会出现什么情况;而母亲又只有自己这一个儿子,而且从小到大还是聚少离多,自己突然消失不见,不知道她老人家要担心成什么样。

而陈白庵、张三疯和沈凌风他们这些人,也都是和林白有着过命的交情,一起经历了无数血雨腥风,如今天地异变,各种暗流汹涌,他实在是有些担心他们会出什么事儿。

对那些天人和炼气士的忌惮,相较于这些人安危的担心而言,说成是九牛一毛都丝毫不为过。林白心中实在是有些忐忑,害怕在自己离开的这一年里,几人的安危会出现什么情况,会发生什么让自己无法承受的变数,那样的话,他这一辈子也良心难安!

“老爷子和妈他们两个身体都还不错,家里人这些日子都一直陪着他们。陈老、师兄和几位前辈,这一年来因为太过操劳,大多都消瘦了一些,但也没有太大的事情,等你回燕京的时候就知道了。”贺嘉尔沉默片刻,脸上露出抹笑容,温声道。

听得这话,林白才算是如释重负的长舒一口气。此时此刻他的心情,就像是离家已久的游子一样,最担心的不是别的,而是家人亲友的安危,听到他们无事,才能放心。

不过还处在与几女相逢的惊喜中的他,却是没有发现,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贺嘉尔眼眸深处有一丝歉疚之色,尤其是在说到‘师兄’二字的时候,那歉疚之色更甚。

这一年来,虽然她们没有回过燕京,但却也得到了张三疯因为推衍天机,导致天地反噬,致使双眼变盲的事情。对于张三疯所受的苦难,她们着实觉得无以为报。

只是如今好容易才见到林白,她们实在不想林白承受太多的负担,也不想让刚刚恢复了记忆的林白,完全失掉了回归的兴奋,所以才将这事情隐瞒了下来。

“既然找到你了,那咱们准备什么时候回去,燕京那边的事情,恐怕离了你不行的。”沉默许久后,贺嘉尔握着林白的手微微加重了一些力气,努力使语调变得平静些后,道。

林白闻言沉默,目光也变得有些躲闪。如果说对于家人的安危,是他心中最大的担心的话,那从寨子离去,则是摆在他眼前的最大的难题,也是一个无法逃避的难题。

从记忆恢复的那一刻,他就明白自己身上担着怎样的担子,也知道有很多事情,根本不是自己能逃避得了的,从寨子里离去,是势在必行的一件事情。

但怎么离去,却是一个难题!这倒不是说该用什么交通方式离开寨子,而是如何离开寨子里的人,更准确的说是阿润一家人。这一年来,他受到了他们太多的照拂,他们早已把他当成了是家里的儿子看待,而阿润更是朝夕相伴,对他无微不至。

这样的深情厚谊,说成是天高海深,都丝毫不为过!如果自己在恢复了记忆之后,就这样直截了当的从这里离开,岂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辈!可是如果不从这里离开的话,任由张三疯和陈白庵他们去面对危局,那显然也不是林白的作风。

所以这是摆在林白面前的一个很大的难题,但也是他所必须做出抉择的难题。

“明天我就跟你们回燕京。”沉默许久后,林白终于做出了自己的决断,自己多在寨子里待一天,外界的危局就要持续一天,混乱也就要持续一天,如果不能尽快平息这场风波,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受到无妄之灾,也不知道有多少家庭也会像仙门封闭时,流离失散。

话说完之后,林白略带着些歉意的向着几女望了眼,缓缓道:“我出去一趟。”

“去吧!”几女闻言苦笑摇头,她们焉能不知道林白要去哪里,但却也知道这件事情是她们所根本无法阻止的,也是她们所不能拒绝的,因为不仅是林白亏欠这个宅子,她们同样也亏欠这里的人,因为不是这里的话,谁也不知道林白现在的境遇会是怎样。

带着欣慰笑容,伸手抱了抱几女后,林白便缓步向着灯火阑珊的门外走出。

望着林白那渐行渐远的背影,沈小艺不禁苦笑摇头,言语间略带了些酸味,道:“自古多情累美人,也不知道这臭家伙究竟是要祸害多少人才算完……”

沈小艺说的是什么人,几女自然心知肚明,听得她这话,李秋水颇有些狐疑道:“我看那女孩儿年纪不算大,心里边应该只是拿林白当哥哥看吧。”

“秋水妹妹,你太低估这色胚的魅力了。你可别忘了现在也和咱们一样,在外面寻找这色胚的那俩小家伙,她们的年纪可也不大。”贺嘉尔轻笑摇头,眼眸中满是无可奈何之色,轻轻叹息道;“她们俩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等出去了也要赶快联系她们,告诉她们已经找到林白了,两个小人精在外面漂着,总是叫人不放心。”

“那俩小家伙猴精猴精的,出不了什么事儿。”羽山月叶轻笑出声,眼眸中满是宠溺。

她们口中的两个小家伙,自然是索菲娅和李青囡那两个小家伙,这俩小人精在林白突然消失了之后,突然间从家里偷偷溜走,留下一封信说是去寻找林白了,至今音讯全无。

“由他去吧,谁让咱们找了这么个花心大萝卜!总归她们几个年纪还小,还是小孩子心性,许着再过两年性子就变了也说不定!”司马懿兰无可奈何的一笑,然后脸上露出抹担忧之色,看着贺嘉尔忧心忡忡道:“三疯师兄和燕赵师兄的事情,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林白?”

“还是等回到了燕京,让他自己去面对这件事情吧。”贺嘉尔沉默片刻后,脸上的神情变得黯淡了许多,咬紧了牙关,缓缓道:“若是现在告诉他的话,谁知道会不会……”

几女无言,但轻轻叹息出声,这一年来改变的东西太多了,多到叫人无法承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