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13章 为了更好的重逢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5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不过我也知道,木木哥你有好多事要做,走是拦不住的。”阿润轻轻低头,言语终于变得有些哽咽起来,缓缓道:“我们都没有办法,都不想分开,但还是要分开。”

话说到这里,阿润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就像是针扎一样的突然疼起来。虽然早就听寨子里的那些阿姐阿哥们说过,当人在遇到极度伤心或者极度不愿意面对的事情的时候,心就会像刀割一样的疼,但阿润实在是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感受到这种心痛的感觉。

泪水在这一刻,突然再无法压抑的流了下来,透明的晶莹的泪珠顺着面颊滚下,把林白的肩膀完全打湿,泪水的温度虽然湿热,但却叫人像是被寒冰冻结了一样寒冷。

离别就是这样的伤人,就是这样叫人心不甘情不愿,却又无可奈何。

“阿润,放心吧,等木木哥把外面的事情收拾妥当了,一定回来看你和阿爹阿姆……”听着小姑娘沉痛的哭声,林白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轻拍着小丫头的后背,怜惜道。

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阿润,在离别面前,一切的言语都是苍白而又无力的,因为言语毕竟是言语,而人才是真真切切的东西,人的离去也才是真真切切发生的事情。

“木木哥,你答应我的,你以后一定要回来!”哽咽着喉咙,阿润压低了声音,如瑟缩的小兽般,喃喃自语道。实际上从林白突然拥有了那些诡异能力的那一刻开始,阿润心中就开始觉得,离别这一天,每分每秒都在靠近。

只不过是她一直在刻意回避,今时今日才真正去面对,也才发现离别是这样的伤人。

“小阿润,他走了,我还在这里,我会陪着你!”就在此时,顺着两人的身边,却是突然传来了一个悠悠的声音,那声音犹如孩童的声音般,圆润动听,不过在这黑魆魆的夜里,这样突然的出现,却是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叫人心里有些发寒。

“什么人?”阿润惊惶无措的向着四下扫视了几眼后,见夜色中空无一物,不禁握紧了林白的手,颤声道:“木木哥,是什么人在说话?”

“你也恢复记忆了?”出乎阿润的意料,对这个突然出现的声音,林白并没有表现出过多的震惊,仿佛早已经预料到了这件事情一样,而且更叫阿润无法理解的是,林白说话的时候,赫然正对着那株小小的绿树,那种郑重其事的模样,直叫阿润心中发寒。

难不成木木哥是疯了,怎么着会去对一株绿树说话?!

“恢复了,但是还没到我化形的时候。”沉默片刻后,那株绿树突然无风微微颤抖,在叶片与叶片的摩擦下,发出声音道:“这地方不错,我打算在这里化形。”

“木木哥,这株小树是谁?”毕竟还是小孩子心性,赫然发现林白在跟一株树交谈的时候,阿润心中的好奇完全被勾了起来,直勾勾的望着那株绿树,有些想不明白一株树怎么会说话,而且之前她和林白曾无数次来过这里,也从来没见到过这株小树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它是木木哥的救命恩人。”林白温声一笑,然后目光复杂的向着那株小树看了眼,缓缓道:“一朝受损,毁却百年修为,是我林白欠你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有种预感,这次之后,我会有一种不可思议的蜕变,这也是因为当初我和你血脉相融成一处的原因所导致的。与其说是亏欠,倒不如说是咱们互相帮助才对。”那株小小绿树叶片轻轻摇摆,哗啦作响,犹如爽朗的笑声。

林白闻言沉默,不过听到这话后,眼眸中的黯然之色却是消减了许多,眸子也明亮了一些。这株小小的绿树,自然便是当初在封印仙门中,跟随林白一道消失不见的不死药,当初那一战为了挽救林白,它消耗尽了本命精元,回归到了最原始的模样。

大道至简,返璞归真,不外乎如是,所以不死药在冥冥中跟随林白来到这个寨子后,就变成了它最原始的形态。不过恐怕若不是亲眼所见,任凭是什么人都不会相信,拥有着匪夷所思药力的不死药,其最原始形态,竟然是这样一株简简单单的绿树。

对于不死药,林白心中总是怀着一种愧疚之情。如果当初不是因为不死药,恐怕他早已败在了姚广孝手中,所谓的封印仙门一说,更是要无从提起。

他完全可以认为,如果没有不死药,就不会有林白现在的这条命。

“你大概还要多久才能重新化形?”沉默片刻后,林白盯着不死药,缓声道。

“多则三年,少则一年。”不死药叶片簌簌作响,就像是他那一如既往的爽朗笑声,枝叶轻轻拂过阿润的面颊,温声道:“不过我倒希望是三年,那样的话,我就能多陪陪这个小丫头。小阿润,怎么样,我比这个家伙好太多了吧?”

“小树最好了,不像木木哥,只知道欺负我。”听到不死药这话,小阿润又是惊奇,又是好笑的伸手轻轻朝不死药碰了碰,不得不说,不死药的这番话着实将她心中的离愁别绪冲淡了不少,而且还让她对不死药的好感大增。

“等木木哥走了,以后每天我都来看你。”让阿润啧啧称奇的是,自己的手指一碰触到不死药,他好像就是在被人挠痒痒一样,浑身上下颤栗不止,牵动得叶片簌簌响动,混杂在山风中,就像是无比开朗的笑声,叫人的心情都连带着变好了许多。

她原以为林白离开之后,寨子里就剩下自己一个人,但是如今不死药还留在这里,也就意味着在这个寨子里还有林白留下的印记,只要自己看到了不死药就等于是看到了林白。

“离别是为了更好的重逢,相信木木哥,我一定会回来的。”看着小丫头和不死药戏谑的模样,林白的声音也是有些哽咽,捏紧了拳头,心中暗暗信誓旦旦道。

虽然这一年是林白这一辈子里最浑浑噩噩的一年,但也是他最开心的一年,因为在这一年里,他不曾为任何事感到担忧,不曾为任何事烦恼,是最难得单纯的一段岁月。

这个寨子承载了他太多的东西,他这辈子从来不曾体味过的失落,已成为了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这里的人,也像是他记忆长河中的明珠一样,无论何时何刻,只要回忆起来,就会一如往昔的明媚静好,就会让他的心安静下来。

“好了,你们俩话也说完了,回去吧,要是想继续说,就换个地方说吧,我这有客人要来了。”许久之后,许是感触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不死药叶片簌簌作响道。

眼瞅着不死药如主人一般做逐客状,林白和阿润不禁哑然失笑,不过林白也明白要来看不死药的会是什么人,苦笑着摇了摇头头,缓缓蹲下身来,然后转头温声对阿润道:“阿润,来吧,再让木木哥再背你一次,再见面的时候,阿润就是大姑娘了,就不会让木木哥背了。”

“只要再见到你,我一定还让你背着我,要是敢不背的话,我就把你揍成小黑一个样!”阿润示威般的挥了挥小拳头,然后小手向前一摆,大声道:“冲!冲!冲!”

声音如银铃,在夜色中缓缓弥散开来,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寂静和喜乐。离别虽然叫人伤感,但终究还有相逢之时,而离别也是为了让双方能够更好的相遇。

“还以为你这小瘪犊子死了呐,原来还活得好好的,真叫猫大爷失望。”许久之后,顺着山峦阴暗之处,小黑猫窸窸窣窣的走了出来,向着不死药瞅了两眼后,抬起猫爪揉了揉鼻子,阴笑道:“不过这一年猫爷爷我可是吃了不少好东西,你小子连尝都尝不得。”

“我知道。”不死药叶片相碰,似乎是在表达自己心中的愤怒,又像是在刻意隐藏情绪。

“你还要在这待一到三年?”沉默许久后,小黑猫目光有些忐忑,向着不死药扫了眼,然后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道:“你丫不会是骗那小子的,这辈子都挪不了窝了吧?”

“放屁,药爷爷是像你一样爱骗人的主儿么,说是一到三年,就连一天都不会多!”不死药愤怒的摇晃着树枝,做威胁状对小黑猫道:“等到药爷爷我重新化形之后,实力可是要比以前暴涨上一大截,你丫要是不想被药爷爷我追着打,最好这段时间用心些。”

“以猫爷爷的天资,稍稍用点儿心,就能把你揍得满地找牙。”小黑猫不屑的摆了摆猫爪,然后眼眸中露出尴尬神情,道:“快点好吧,你不在,没人和猫爷爷抢东西,有些寂寞。”

“我知道。”听到小黑猫这话,不死药心里边突然觉得暖融融的,竟然有些小感动。

“对了,猫爷爷我新收了个人宠,你要不要看看?”突然间,小黑猫神秘兮兮贼笑道。

“人宠?”听到这话,不死药一愣,然后嘿然道:“等药爷爷好了,也得弄一个。”

话音落下,两个恶趣味的家伙凑到一起,开始研究起人宠的妙处,猥琐得无以复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