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14章 风起于青萍之末(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30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离开已成必定之局!

第二天一早,天色刚蒙蒙亮之时,林白和几女便辞别了阿润和阿润父母,一行人向着寨子外赶去,走出之时,万籁俱寂,就如同他来的时候一般,没有任何预兆。

“以后还会回来的!”望着频频回头的林白,贺嘉尔伸手握紧了他的手,温声道:“等一切尘埃落定后,到时候我们陪你一起回来,再好好看看这里的景致,再好好看看这里的人。”

对于习惯了城市喧嚣生活的几女而言,虽然这寨子里的生活颇多不便,但它所独有的静谧也是在外界所不能想象的。一切尘埃落定之后,把这里当做一个终老之地,倒也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隔绝于红尘之外,再没有那么多的纷纷扰扰。

“你们看后面?”就在此时,李秋水却是突然止住了脚步,怔怔的望着身后的山峦。

话音刚一落下,顺着山风,有悠悠的声音渐渐传来,而远处原本空无一人的山脉,此时竟然多了许多身影。那是寨子里的山民,在得知了林白离去的消息后,自发的举动。

“我一定会回来的。”望着那些大大小小的身影,林白眼眶微微有些湿热,虽然他无声无息的来,虽然他无声无息的走,但因为他的存在,却已经是叫这个小寨子变得不平凡起来,而且他也在这小寨子里留下了独特的印记,在所有山民的心中留下了一席之地。

向着那些大大小小的身影招了招手后,林白决然而然的转身,目光中满是坚毅之色。

告别已经做完了,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便是大踏步的从此间走出,告知全世界,他林白又回来了!告诉依赖自己的那些人,他们的信念又回来了!告诉那些居心叵测之辈,不管他们究竟是想要做什么,都要再重新掂量掂量,仔细思忖一下能否承受得住林白的怒火。

既然已经局势已经无法躲避,那又何必躲避,而他林白又何曾躲避过麻烦?!

无边无际的丛林如海,而林白的身影,便如同是海上的一株浮萍!但即便是这浮萍看上去微不足道,但只要叶片轻轻颤抖,也一样能在海面上掀起滔天巨浪!

天色阴霾,乌云密布,叫空气都变得沉闷无比,就像是一场倾盆大雨即将降下。

燕京城的天最近有些奇怪,不管是寻常老百姓,还是那些奇门中人,都感觉到了这个诡异的地方。而且不管是什么人,心中都有一种预感,觉得冥冥中似乎有什么事情即将要发生,但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却叫人无从去猜测。

但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却是叫人觉得,一旦发生事情,定然是石破天惊的大事!

而且自从那场叫所有人胆战心惊,被各方面隐瞒,但还是隐隐有消息透露出来的那场大事件发生后,虽然时间已经悄无声息的过去了一整年。但所有人都分明感觉到,这一年的生活,已经和一年前的生活有了很大的不同,发生了一些宛如天翻地覆的改变。

感觉归感觉,但生活却还是要继续过下去,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平静一样,一切仍然还保持着原有的模样。只不过在燕京城的各处,都多了许多看上去古古怪怪的人。

不过越是这种暴风雨前的宁静,人们就越是觉得要通过某种特殊的渠道,来宣泄出这些负面的情绪,而相对应的一些迪厅酒吧,更是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喧闹,一到晚上便门庭若市,从里面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就像是一道道长长的洪流!

假如说王府井是燕京的购物圣地,那后海便是燕京最富盛名的休闲娱乐之所。青葱的绿树,波光粼粼的湖面,精致的拱桥,以及那些包含着老燕京风情的四合院,无一不在向人诉说着燕京的繁华与风情,还有那股子独有的神秘韵味。

“你们两个这两天有没有收到沈局长的消息?”而此时此刻,在后海一家名叫随缘的酒吧中,某个光线幽暗的角落里,万成珏、乌尔善和窦静云三人正坐在一处,隔着他们仨身畔的玻璃窗,恰好可以将后海那独有的风情一览无遗。

自从当日兔儿爷、胡火和柳栖霞三人去神算局闹了那一出后,沈凌风便觉得神算局已经不是长久之地,便好说歹说,将这三人弄了出去,化整为零分散到各处。

但他们几个人虽然不在神算局了,可是心却还是和神算局连在一块,更准确的说是跟孤身一人,独自面对天人和炼气士刁难的沈凌风连在了一块。

正在在这种极度的担心之下,所以三人便约定每隔几天便聚一次头,交换一番彼此受到的信息和情报。尤其是在这几天感觉到笼罩着燕京的那种沉闷后,他们更是两三天便聚一次,生怕事情出现任何异常,沈凌风会有什么不可测的危险。

“没有,沈局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跟我联系了。”乌尔善缓缓摇头,面上神情超乎寻常的凝重,忧心忡忡的向着两人扫了眼后,道:“我心里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两天我私下里和神算局其他的同事联系过,他们也被沈局化整为零,打散到各处了。”

“沈局肯定是在瞒着我们什么,要不然的话,他不会这么做的。”窦静云一向心直口快,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皱眉对两人道:“你们说会不会是沈局长打算跟那些鸟人和炼气士来个硬碰硬,所以才会把咱们都支开,故意不让咱们露头的?”

万成珏闻言一愣,然后猛然一拍桌子,怒声道:“要真是那样的话,我马上就去找沈局,他是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要死大家就一块死,绝对不能让他一个人去冒险!”

“要是想拼的话,沈局早就拼了,也不会熬到现在。”心思最为缜密的乌尔善缓缓摇头,然后向着四下扫视了一圈后,压低了声音,缓缓道:“你们最近有没有听说一个奇怪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