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18章 剑意逼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我若是不愿呢?”余少卿闻言微微发笑,不温不火的向窦静云望去,摆了摆手,淡淡道:“窦小姐,我想你应该也不愿让你这两位同伴因为你的事情,而大动干戈,甚至于丢掉小命吧?不如你陪我喝几杯酒,然后留下来和我谈一晚上的人生理想,我就放了他们怎样?”

话音落下,跟随余少卿而来的那些上清宫的门徒们,均是嘿嘿淫笑不止,望向窦静云的眼神愈发猥琐了几分,仿佛目光已将窦静云的衣衫扯破,那模样实在是叫人恶心欲呕。

“小娘皮,我们少门主菩萨心肠,不愿意和你们计较,还给了你这么好一个机会,你还不赶紧过来陪我们少门主喝两杯,好好玩玩?不然的话,你这些个护花使者可就不好混了!”

“啧啧,少门主还真是宅心仁厚,若是换做了我呀,就当着这俩小子的面,把这臭婊子给上了,就让这俩小子眼睁睁的看着,这婊子在我身下呻吟,那才叫爽!”

听得这话,窦静云的脸一下子羞得胀红,眼眸中更是露出一抹恨意!从小到大,她还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侮辱,这些上清宫的杂碎实在是太无耻了!

“放你娘的屁!”不仅仅是窦静云,万成珏和乌尔善闻言也是勃然大怒,虽然那些污言秽语是在说窦静云,但话当着他们的面,也就等同于是在说戳在这里的他们俩根本就不算男人,若不然的话,怎么会连个女人都保护不了,会让她受这些污言秽语!

若是真的再这么隐忍下去,任由这些杂碎侮辱窦静云,那就连他们俩自己,恐怕都不会再看得起自己了!连女人都保护不了,那还算什么裤裆里带把的老爷们?!

而且事情到这一步,就算他们是瞎子,也看得出来,这余少卿明显是在故意挑衅,就算自己这些人再怎样隐忍,他都会再恶劣百倍的提出要求!与其委曲求全,倒不如轰轰烈烈的做过一场,也才算是没有辜负这大好的年华,才算是能发泄掉胸中的不平之气!

话一出口,万成珏也是发了狠,右手五指迅速变动不止,催动着四下的阴煞气息向着此间便汇聚而来!一时间酒吧内各处均是万千森寒阴气,阴风呼啸不止,鬼哭狼嚎之声不绝。

不仅仅是他,乌尔善和窦静云两个人也是同时动了,手上印诀变幻,也开始拼了命的催动这附近的阴煞气息,想要凭借阴煞气息,来侵袭这些上清宫杂碎们的心神!

就像是酒吧内突然有一阵狂风疯狂卷过,遍布在酒吧周围的那些阴煞气息就如同是一道道潮水般,向着此处便汇聚而来!这后海所在的位置,本就是燕京的龙泄之地,也是整座城池的阴煞汇聚之所,受到这牵动,只是短短数息的时间,整座酒吧就变得如鬼蜮般森然!

无数道森然鬼气,就如同是一柄柄锋锐刺骨的刀剑般,在空气中游走不定,哪怕是擦着分毫,都叫人起一身的白毛汗!不仅如此,在阴煞气息浓郁到一定的程度后,甚至在空中出现了许多鬼头的虚影,面容狰狞,似乎是要把人的神魂吞入口中。

这是怎么回事儿?怎么这么多的妖魔鬼怪?!望着眼前这一幕幕,酒吧内那些原本等着看热闹的家伙们,一个个魂飞魄散,手里端着的酒液洒了一裤裆都分毫不觉!

虽然这一年来,他们已经听说过不少匪夷所思的事情。但怎么着都没相信,这些诡异的事情,有一天竟然会如此真切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就这点儿微末手段,就想来跟我动手,你们还差的远着呐!”看到那些铺天盖地涌来的阴煞气息,余少卿面色丝毫不变,连半步都没有挪动一下,冷眼朝窦静云三人扫了眼后,淡淡道:“既然你们这么不知死活,那我就大发慈悲,成全你们好了!”

话说出口,余少卿嘴角顿时拉出一条弧线,脸上露出一抹狞笑,右手陡然一番,然后轻飘飘的向着三人那么一挥!诚如万成珏他们心中所想,余少卿之所以故意百般刁难他们,的确是故意为之,虽然窦静云这朵北地胭脂的确漂亮,但也没到那种叫他为之癫狂的地步。

“铮!”右手一抬起,空气中陡然传来一声利剑出鞘的铮然之声,而后一道恢弘无比的剑意陡然出现在了空气之中,宛如一道游龙般,在空气中盘旋不定。

最叫人震颤的是,这如游龙般的剑意,在虚空中盘旋片刻后,竟然变化成了纯粹的鲜红色,就像是一把由火焰组成的绝世利剑一般,裹挟着滔天的威势!

那些原本在空气中肆虐不止的阴煞气息,在遇到这柄如烈火组成的利剑后,竟然就像是春日化雪般,只是短短片刻的时间,便被这柄利剑的剑意,生生扯开了一个漏洞。

“这……这还是人吗?”望着眼前这一幕,那些原本就已经惊诧万分的看热闹的人群,更是惊讶得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举手投足之间,便有一柄如火般的锋锐利剑出现在空中,而且还在兀自盘旋不定,这画面差点儿没叫他们把眼珠子给瞪出来!

剑仙?!猛然之间,在这些人的脑海中,突然想起了那些在形形色色的修真玄幻小说,以及神鬼志异传记中出现过的,那些修炼利剑,可以千里之外取人性命的剑仙!

不仅仅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即便是万成珏、乌尔善和窦静云他们仨,这会儿也是有些傻眼!身为相师,他们如何感受不到空气中那柄如火般的利剑散发出的滔天威势,甚至他们觉得这威势之强,绝对在当初胡火放出的火焰之威之上!

甚至于冥冥中他们觉得,只要身体碰触到那柄如火般的利剑分毫,就会被利剑上裹挟着的火意焚烧的神魂俱灭,完完全全的消散在这天地间!

电光石火间,那柄利剑陡然一转,那散发着滔天火意的剑尖,陡然对准了乌尔善!被那剑尖一对,乌尔善只觉得就像是被毒蛇咬了一口一样,从脚趾头寒到心底最深处。

“该死的!我们不是这王八蛋的对手,快走!”明知差距天大,若是还孤注一掷,岂不是去送死,乌尔善手上印诀一动,先催动一股阴煞气息向余少卿袭去,拦阻那赤火剑意的前路,然后对身畔的万成珏的和窦静云疾声吼道。

听得乌尔善的声音,万成珏和窦静云两人才从惊愕中清醒过来,然后没有任何犹豫,便向着门外冲了出去。他们三个人一起参加过不少任务,早就培养出了超乎寻常的默契,动作出奇的整齐划一,而且在冲出去的同时,也是不断催动印诀,试图拦阻那柄利剑!

“你们以为那么容易逃出本少的手掌心么?”看到三人的动作,余少卿冷冽一笑,手指微动,那赤火剑意,犹如是离弦之利箭般,向着三人便冲了过去,那速度简直比子弹都不遑多让,只是转瞬间,便已经奔袭到了离三人只剩下几米的位置!

“找些坚固的东西作为阻拦,我就不信这剑意能穿透!”看到那柄利剑不断在眼前放大,乌尔善眉头微皱,迅速无比的对万成珏和窦静云发号施令道。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就在他这话说出的同时,那赤火剑意,就像是具有灵性一般,在虚空之中滴溜溜一转,威势更是增强了几分,迎头向着已经散开的三人奔袭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只是顷刻间,剑意已经赶到了三人身畔,直直的向着他便斩了下来,也亏得他们三个眼疾手快,在剑势落下的那一瞬间,迅疾扭身,才算堪堪躲过!

但虽然死里逃生,他们的惊愕感却是没有分毫减弱!那剑意实在是太迅疾,根本无法收回,顷刻间便斩在了紧挨着三人的消防栓之上!

铿!剑势落下,那以最坚硬的精钢铸成,即便是车撞都未必将其损毁的消防栓,在剑势下,竟然就像是一块豆腐一般,没有丝毫阻拦的直接从中间断成两截!

哗啦啦!消防栓乍一斩断,自拴中登时便有一股水柱冲天而起,犹如一条水龙一般,直冲云霄而上,水液四溅,冰冷的水珠下,万成珏、乌尔善和窦静云三人面色苍白,全身上下更是被淋得如落汤鸡一般可怜,看上去无助到了极致!

而且在他们的眼眸深处,那抹忌惮之色,更是浓重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虽然早就知道这上清宫以‘五气’改换剑意的秘术极为玄奥,但他们实在是没想到这剑意竟然会恐怖到了此种地步,竟然连这种坚硬至极的消防栓,都能轻而易举的斩断!

他们不敢想象,若是刚才那一剑落在他们身上,恐怕现下他们已是身首异处!

斩断消防栓后,那如火的剑意,没有分毫的消减,又腾空而起,宛若毒蛇一般直勾勾的盯着眼前三人,仿佛只要轻轻往前一动,就会收割掉三人的性命!

这扑面而来的剑意虽然火热,但万成珏、乌尔善和窦静云三人却是感受不到分毫的温度,他们心中更是破天荒的泛起一种绝望,死亡距离他们已是前所未有之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