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20章 一败涂地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6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你们说话可要作数,否则的话,以后就不要想着我单独给你们两个唱歌听了!”

萧薇闻言,顿时破涕为笑,但还是不轻不重的威胁了一下。这几天下来,她早把这兄弟俩的脾性摸了个一清二楚,这俩老怪物可说是她最忠诚的粉丝。甚至于当初在萧薇宣布退出娱乐圈的时候,这俩老怪物把家里的电视都砸了,发誓以后电视上没萧薇,绝不多看一眼。

而且相处的时间越久,萧薇便越是觉得这兄弟俩虽然行事古怪,但本心却是如一颗童心般纯真,那些传说中的所谓这两个老怪物行事偏颇的事情,大多也只是他们率性而为而已。

也正是因为这个缘故,所以萧薇心里才算是没有了对这俩老怪物的畏惧。

最重要的是,萧薇更是无意中发现了这俩老怪物的死穴,那便是他们俩根本见不得自己掉泪。只要自己一哭,他们俩就马上急的手足无措,而且不管自己提出什么要求,只要能让自己不哭,他们俩也会想尽办法替自己实现,这法子可说是百试不爽!

对于寻常人而言,若不是悲上心头,是绝对哭不出来的!可萧薇是什么人,在她没有跟林白以前,可是演艺圈的一线花旦,接戏都接到手软,更是娱乐圈里为数不多的美貌与演技并存的主儿。国内盛行悲情剧,尤其是那种苦情婆婆戏,萧薇以前也是接了不少。

演了那么多部戏,对于泪水的把握,萧薇可说是收发于心,不露痕迹!只要她愿意,不管是啜泣,还是俏目含泪,还是嚎啕大哭,都可说是手到擒来。

而这俩老怪物又哪里知道萧薇是真哭假哭,不管萧薇怎么流泪,在他俩眼里都是那样的梨花带雨,叫人心碎,只要她一哭,就急得六神无主,什么丧权辱国的条约都照签不误。

不过有时候萧薇都怀疑,这俩老怪物怕并不是没有发现自己的这个小九九,只是不愿意点破而已,或者说他们两个很享受梨花带雨的萧薇,对他们发出请求这件事。

“我们可以答应你,但是等下你要自己躲好,不要露面。”虽然对哭泣的萧薇百依百顺,但风老怪和土老怪两个人却不是傻子,他们如何能看不出余少卿这厮是摆明了打算挑事,若是被那王八犊子发现萧薇,恐怕根本不会卖他们面子,马上就要翻脸不认人!

萧薇微微点头,没有应声,虽然面上神情稍稍轻松了一些,但眼眸却还是紧紧的盯着身前不远处的那场鏖战,心里直为万成珏、窦静云和乌尔善三人捏了把汗。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个小小插曲发生的同时,那柄赤火剑意,已然如一条虬龙般,一头扎进了如巨蟒般的阴煞气息之中!犹如猛龙渡江,在那赤火剑意冲入的瞬间,所有的阴煞气息都沸腾,就像是海水在被飓风吹打一样,不断有气息向外逸散!

“破!”与此同时,余少卿眸色一寒,手指漫不经心的轻轻往上一抬,只见随着他的动作,那赤火剑意的速度陡然又加快了许多,火炎气息骤然暴涨,犹如一条真正的火龙般,在阴煞气息之间疯狂翻滚起来,但凡是碰触到剑意的阴煞气息,顷刻间便烟消云散!

不好!望着那气势越来越凶猛的赤火剑意,乌尔善眼角微凛,便想要再喷出一口本命精血,豁出命来弥补煞气的损失。但还没等他出手,那赤火剑意的气息却是又陡然暴涨,甚至顺着剑意所在的位置,还发出了一声如龙吟般的清越之音!

刷!宛若疾风吹劲草,犹如利箭穿朽木,不等乌尔善反应过来,那赤火剑意已是陡然加速,冲前直去,以一往无前之势,生生将这海量的阴煞气息穿透!

噗!煞气被毁,在本命精血的牵制下,乌尔善犹如是被一柄重锤横击至胸口般,一口混杂着脏腑碎片的鲜血登时喷出,殷红的鲜血将他胸前的衣衫沾染得淋漓一片,而且与此同时,他的面色更是瞬息间灰败下来,一股浓郁得几乎无法化开的死气瞬息间笼罩整张脸。

但一切到此还远没有结束,赤火剑意在冲破阴煞气息之后,向着乌尔善便直冲而去。逼人的剑意,堪堪在乌尔善咽喉前不到一寸的地方生生停了下来!

而且剑意瞬息间化作千万道,将乌尔善周身所有方位封堵得如铁桶一般,无穷无尽的火炎气息如跗骨之蛆般,向着乌尔善四肢百骸,以及各处经脉中逼迫而去!

火炎气息暴戾无匹,只是钻入乌尔善的体内,便叫乌尔善觉得就像是在承受着凌迟之刑一样,有成千上万把小刀正在不断的分割着他身体的每一块血肉。

疼痛钻心而去,而且剧烈至极,甚至于叫乌尔善连呼痛的本能都没办法发出。

与此同时,那一青一黄两道剑意已然逼到了万成珏和窦静云身前,万成珏没有任何犹豫,手上微微用力,在将窦静云推出去的同时,印诀骤然掐动,便想要汇聚阴煞气息拦阻。

但剑意速度何其之快,他的手决尚未捏动,阴煞气息还未来得及汇聚,那青木剑意已然冲到了他身前。成千上万道木元气息,就像是深海中巨大章鱼的触角般,灵活无比的逸散开来,顷刻间便将万成珏的身躯锁定,根本不容许他挪动分毫!

而且这木元气息更是裹挟着极强的重压,气息加身后,骤然紧缩,直叫万成珏觉得全身上下就像是被不断缩紧铁链锁住了一样,不但无力挣扎,而且全身的骨骼更是在这强横无比的紧锁态势下,都要一块块碎裂开来,甚至他耳中都能清楚听到骨骼碎裂发出的嘎嘣之声。

与此同时,那道黄土剑意骤然袭到了窦静云头顶,无穷无尽的土元之力骤然垂降而下,直叫窦静云觉得全身上下就像是坠入了流沙之中一样,无论怎么挣扎,都无法脱离分毫。

“还跑啊,你们怎么不跑了?”面上带着淡淡的笑意,余少卿轻轻掸了掸衣衫上沾染的些许微尘,然后笑吟吟的走到乌尔善面前,和声细语道:“你不是很舍得牺牲自己吗?现在怎么不拿命来和我拼了?继续拼命啊,你越视拼,这火元气息焚烧得便越厉害,会像吸血虫一样,一点一点的把你全身上下的所有经脉都焚烧殆尽,然后砰……,从你身体中间爆开!”

虽然话语说得轻描淡写,但一字一顿却是如毒蛇的细语般,叫人全身上下直起鸡皮疙瘩。

乌尔善想要挣扎,想要发作,但如余少卿所说的一般,他只要一挪动,那些火元气息就像是一根根烧红的链条般,在他经脉内穿梭不断,烧的他只觉得全身都要爆开。

“还有你,你觉得自己很有种,可以英雄救美?”向着挣扎不止的乌尔善瞄了眼后,余少卿淡淡一笑,缓步走到万成珏身前,伸手朝着他面颊轻轻拍了拍,淡淡道:

“只是你这英雄怎么着这么的不济,没救出人,自己反倒是先被绑了!以后做事之前,还是先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看自己有没有本事!不过我倒是要感谢你,若不是你在酒吧里面大呼小叫,我还真不会发现呆在那里的是你们仨!我要是你,早一头撞死了!”

听到余少卿这话,万成珏眼眸中怒火几欲凝成实质,而在他脸上更满是羞愧之色。如果不是他脾气火爆,稍有不遂自己心思便大呼小叫,又怎么会让乌尔善和窦静云落得这样的下场。甚至于在他心中,虽然余少卿是出手的人,但他实际上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成珏,不要听他胡言乱语!他这是故意在折磨我们,如果不是他想要存心挑衅,又怎么会来招惹我们!”看到万成珏那又羞又恼的表情,窦静云急声劝慰道。

“自古以来都说红颜祸水,这话还真是一点儿错没有。”听得这话,余少卿缓步向前,走到窦静云身前,缓缓抬手,食指轻轻刮过窦静云的面颊。

被他手指这么一碰,窦静云只觉得就像是有条毒蛇从自己脸上爬过般,脸蛋胀得通红,眉宇间满是怒色,望着她这模样,余少卿狞笑道:“果然一幅好皮囊,这又羞又恼的样子,真是我见犹怜。你要是从了本少,哪还有这么些麻烦!不如本少再给你一次机会,假如你现在从了本少,我可以对他们从轻处置,饶了他们的性命。”

“静云,不要听他的花言巧语,他不过是在故意羞辱我们罢了!”听到窦静云这话,万成珏和乌尔善面色大变,拼了命的挣扎不止,更是忍着钻心的刺痛,疾呼不止。

如果说窦静云真的为了救他们两的性命,而委身跟了余少卿,他们俩还有什么面目在这人世上苟活!相较于那种屈辱而言,眼下身体上所受的这些伤痛又算得了什么!

“聒噪!”听得他们的呼声,余少卿脸色一寒,怒斥一声后,然后缓缓转头,脸上带着促狭的笑意,盯着窦静云道:“怎么样,我的提议值不值得考虑?以我之见,这是你们眼下最好的选择。若是你不同意的话,桀桀……”

话音落下,余少卿指尖却是轻轻摆动,只见那赤火剑意和青木剑意陡然变得凛冽了许多,顷刻间便叫场内的气息沉郁了百分,直叫人觉得就像是惊雷即将倾盆而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