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23章 为了女神(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为了女神?!这话是个什么意思?!又是什么劳什子女神,怎么从没听说过?!

“老东西,就你这把老骨头了,还说什么女神!”听到风老怪这话,余少卿手下的一名随从,脸上顿时露出抹淫靡笑容,哂笑道:“我看是你想老牛吃嫩草,要那姓窦的小妞儿吧!你们要是有这打算的话就直说,我们少门主最大方,你好好说说,指不定他就让给你们了。”

余少卿闻言脸上也是露出抹玩味笑容,似笑非笑的望着风老怪。以他看来,风老怪和土老怪这俩老怪物这么一大把的年纪,那哪门子女神之类的话,不过都是托词罢了。而且说不好真是这俩老怪物见色起意,心里对那窦静云动了些小心思,所以才会故意这么装神弄鬼。

听到这话,就连窦静云心里边都是不禁骤然一紧。如果这俩老怪物真的是对她动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的话,与其在他们两人手里苟延残喘,还不如死了一了百了。

“你以为老夫是什么人,是那种落井下石之辈么?!”听得这随从的话语,风老怪面色陡然一寒,手上动作微微变动,只听得场内陡然传来呼啸之声,而后一股烈风恍若风刃般,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向着那随从便斩落下去!

感触到风刃传来的威压,余少卿眉梢微动,便想要出手拦阻,但那风刃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还没等到他动手,风刃已然冲到了那随从身畔!而且这风刃在冲到之后,更是骤然膨胀,宛如化作了一股飓风般,顷刻间便将那名随从完全笼罩在其中。

死了,完蛋了,死定了!寒风如冰,在那随从身周肆意游动不止,那种森寒的感觉,让那随从只觉得就像是自己的肌肤外面紧贴着无数刀刃一样,打心眼里发憷。

刷刷刷!就在这随从惊疑不定的时候,风刃却是陡然四散,散入虚空之中,不见踪影。劫后余生的快感还没来得及笼罩上他的心头,他便看到顺着自己头顶,此时正有一把把黑色的发丝顺着余风的吹拂,潸然落下,就像是下了一场黑色的发丝雨。

只是一眨眼的功夫,这随从脑袋上的三千烦恼丝竟然就被剃了个干干净净,那脑袋简直要比刨子刨过还干净,而且在他脑袋上,更是没有一道伤口。单凭这一手,便足见这风老怪对风元之力掌握的精妙入微程度,若是换做寻常的天人,绝对无法做到。

摸着光秃秃的脑袋,那天人瞠目结舌,敬畏莫名的望着风老怪,再不敢多言只字半句。试想一下,连如此之多的头发都能剃得这么利落,割个把脑袋又会是什么难事!

“若是再敢胡言乱语,掉的就不是你的头发,而是你的脑袋!”冷眼朝那心有余悸的随从扫了一眼,风老怪眼神冷冽,望着余少卿淡淡道:“余少门主,能否卖我们兄弟这个面子?”

“还不谢过风老前辈的不杀之恩!”即便是余少卿,在看到风老怪这一手后,也是暗暗咋舌不已,望向风老怪的目光更是全然大变,向着那名呆愣在原地的随从踹了脚后,似笑非笑的望着风老怪道:“如果我不同意的话,那两位前辈是不是就要撕破脸跟我大动干戈?”

“虽不愿,实无奈也!”虽然风老怪没有明说,而是拽了一句文绉绉的话,但话里面的意思却也是明白无比:余少卿,你小子到底是交人不交人,不交人的话就别废话,不要以为老子会怕你,咱们扯起来干一场,谁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没错,到底交人还是不交人,给个准信!”话音刚落下,土层下的土老怪也是颇有些不耐烦的开腔道:“磨磨唧唧的,这可不像是你们上清宫的作风。”

“既然两位前辈都开口了,我要还是推推拖拖的,那就是不给两位前辈面子!”余少卿闻言面上神情变幻片刻后,向着风老怪拱了拱手,温声道:“既然两位前辈想要带他们走,那就尽管带走。不过今次的事情,我却是要传回门派一遭,怕是会被不少炼气士和天人知晓。”

“你愿意跟谁说就去跟谁说,我们老哥俩得罪的人还少了,虱多不痒债多不愁。”风老怪闻言之后,不耐烦的一声冷笑,道:“谁要是看不惯,尽管让他们来找我们老哥俩。”

听得风老怪这丝毫没有掩饰,咄咄逼人的话语,余少卿神情一寒,嘴唇翕动片刻,终究还是把没说出的话压回了肚子里面,然后指尖微微一动,解除了对万成珏、乌尔善和窦静云三人的束缚后,对风老怪淡淡道:“束缚已除,前辈尽管带人走吧!”

看到余少卿的动作,风老怪面色丝毫不变,向着余少卿拱了拱手,连声谢都没道,手上动作微微变幻,一股狂风骤然席卷而来。而且跟随着这狂风的,还有无数土石,将周遭弄得狼藉一片,更是把宁少卿,以及跟随他的那一众上清宫门人吹得灰头土脸。

风来得快,走得更快,只是倏忽之间,场内已然没有了风老怪以及万成珏几人的踪迹。

“少门主,为什么要卖这两个老怪物面子,凭您的手段,难道还留不下他们俩么?咱们上清宫的人,什么时候怕过事!”被风老怪小试牛刀,整成了个秃头的随从见风平浪静,而余少卿脸上又满是阴郁神情后,腆着脸凑到余少卿身边,半是谄媚,半是愤怒道。

“留住他们?”余少卿闻言缓缓转头,脸上露出一抹戾笑,然后没有任何征兆的反手甩了那名随从一记耳光后,淡淡道:“凭你去留住他们吗?”

风土二怪中,土老怪是土元能力掌控者!此人能够轻而易举的掌握土元之力,控制土壤,能够在土壤之中穿行,不被人发觉,甚至能够固化泥土,进行攻击!

这种掌握土元之力的天人,就像是天生的潜行者一般,最是叫人防不胜防。而且土元之力最为厚重,掌握此种能力的天人,攻击力更是极为惊人!

而如果说土老怪是潜行者的话,那身为风元之力掌控者的风老怪,以风元为辅,速度惊人,叫人防不胜防,毫无疑问就是一柄能够直接戳中人心脏的尖刀,是一个天生的刺杀者!而且从风老怪操纵风刃,剃了这随从脑袋之举,更可看出他对风元之力掌握的细微程度。

而且这两兄弟朝夕相处,早已经养成了极深的默契,哪怕是一个手势,一个眼神的交流,都能叫他们知晓对方所要表达的意思,彼此心照不宣下,对敌人发起强有力的攻势。这两者配合到一起,可说是能将隐匿和刺杀发挥到极致,叫人防不胜防也无处躲藏。

尽管余少卿也是一个极其骄傲的人,但他也不得不承认,在面对这风土二怪的时候,他绝对不可能有半点儿胜算。而且在这节骨眼上,若是招惹了这两个天杀的家伙,惹恼了他们,以他们乖戾的性子,难保不会像说的那样,对上清宫发起无休无止的刺杀。

而等到那个时候,在这两个老怪物的配合下,上清宫中人必定要惶惶不可终日。而且余少卿更是很明白,自己在川渝做过什么事情,若是被这两个老怪物一闹,整个川渝的奇门怕都要闻风而动,对上清宫发起反击。那时候上清宫就要陷入麻烦的汪洋大海中,无法自拔。

万成珏、乌尔善和窦静云三人,对于他而言,只不过是些微不足道的人罢了!可是风土二怪却不一样,若是因为这三个人的缘故,招惹了他们,那就是没吃着羊肉,反惹一身骚。

“少门主饶命,属下知错了,属下以后再不敢胡言乱语了。”伸手捂着被余少卿扇得红肿的面颊,那名随从没有任何犹豫,急忙跪倒在地,连连叩头,哀求不止。

“如果他们三个死了,留着你的命就还有用处,但是他们三个被那两个老怪物接走了,就得有人站出来替他们死了。”望着这随从的模样,余少卿冷哼一声,不等那随从哀求,指尖轻轻转动,赤火剑意陡然自虚空之中凝聚,而后向着这随从的脑袋直插而下!

剑气如虹,只是顷刻间,便将那随从的脑袋斩落在地,而且剑意闪过之处,这随从的脖颈处更是烤得焦黑一片,连一分一毫的血液都没有溢出。

“放出风去,就说他是被那三个人杀了!”仿若死了一个人对他完全没有任何影响般,伸手从口袋摸出雪白手绢,擦拭了一下双手后,余少卿缓缓转头,望着跟在他身后,那些神情愈发忌惮的随从,淡淡道:“再给我查查那两个老怪物的事情,我倒是要看看,他们嘴里的这个女神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能让这两个老怪物死心塌地的卖命。”

话说到此处,余少卿眼眸中更是不自禁的闪过一抹迷惘之色。他实在是想不通,究竟是什么人竟然会有那样的本事,竟然能够调动性情乖戾得出了名的风土二怪。

甚至他都隐隐然有些怀疑,那个所谓的‘女神’,会不会是那些天人中隐藏着的某股实力之主,所以这风土二怪,才会对那个‘女神’这样言听计从!

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些天人们这么做,又究竟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越是想,余少卿便越是觉得不解,越觉得一头雾水,却全然不知自己实际上已经钻进了牛角尖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