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24章 火元成劫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2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余少卿想不明白那个‘女神’究竟是什么人,又究竟因为什么原因,才能让风土二怪替她做事。而万成珏、乌尔善和窦静云三人又如何能想得通其中的缘由?

虽然被一阵风裹挟着,迅疾无比的离开了那个伤心之地,但在三人的眼眸中,却还是带着深深的忧虑,生怕他们三个人是前脚离开狼窝,后脚又踏进了虎穴里面。

这世界上可以有无缘无故的恶与坏,绝无无缘无故的善与好。经历过先前那一场后,他们实在是没有办法去不以最坏的可能来揣测人心。

但让他们感到不解的是,究竟他们三个人身上是有着什么东西,值得这两个天人出手相救,还有那位所谓的‘女神’又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保全他们的性命?但他们可以确定的是,事情绝不止是单纯因为这两个天人看不惯余少卿的所作所为这么简单。

“多谢两位前辈出手相助,大恩大德,没齿难忘。”就在这三人犹疑不定之时,他们耳畔却是突然传来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声音,三人闻声望去,面上的神情却是瞬间凝固了。

听到这话,风老怪和土老怪面上露出一抹赧红,连连摆手后,笑吟吟道:“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而且替女神你做些事情,也是我们两兄弟的荣幸。”

萧薇?!这两个老怪物口中的女神,竟然会是萧薇,竟然会是林白的女人?!在这一瞬间,不管是乌尔善,还是万成珏和窦静云,都觉得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他们实在是想不通,萧薇怎么会跟这些天人纠缠在一起,而且还成了这两个老怪物口中的‘女神’!

“两位前辈千万不要再这么说了,不然要把我羞愧死了。还是两位前辈的高义,所以才会出手相救。”听到这俩老怪物一口一个女神,萧薇的脸都红到耳根子了,有些局促的摆摆手后,转头关切无比的望着万成珏三人,道:“你们三个怎么样?”

“萧小姐,你怎么会跟这两个天人在一起?是不是他们挟持了你?还有燕京的那个林前辈究竟是怎么回事儿,他是真的还是假的?”听到萧薇的问话,万成珏强打精神,小心翼翼的提防着风土二怪,然后沉声对萧薇道:“萧小姐你不要怕,要是他们这俩鸟人敢对萧小姐你怎样,我们三个就算是拼了这条命,也一定要护住你的周全。”

自从林白封印仙门,杜绝了祸患,神秘消失之后,对于神算局的人而言,保卫萧薇几女的安危,已经成了他们的第一要务。如今看到萧薇和这两个老怪物待在一起,他们如何能不心惊,又如何能不拼着最后一口气护住萧薇脱身,否则的话,又怎么对得起林白!

“大言不惭,就你们仨现在这样子,我们兄弟俩弹弹手指头就把你们捏死了。”土老怪听到万成珏这话,不禁翻了个白眼,怒斥道:“没良心的玩意儿,土怪爷大发慈悲,冒着生命危险把你们从余少卿那小子手里把你们救出来,你不但不感谢我们,反倒是想转过头来对付我们。早知道你是这德行,土怪爷就不出手救你了。”

“土老二,别这么说!他们仨越是这样,越是说明咱们没救错人,越是说明咱们兄弟俩没看走眼。”出乎意料,听到万成珏的话,风老怪非但没有生气,反倒是赞叹了一句。

“小万,我没事儿,也不是被两位前辈劫持的,而是我自愿和他们暂时待在一起的。”看到万成珏那忧心忡忡的模样,以及三人青白不定的虚弱面色,萧薇实在是不愿他们再出什么事情,强作欢颜一笑,道:“而且两位前辈救了你们,你的确是该感谢他们才对。”

“谢过前辈了。”万成珏闻言后,这才算是稍稍放下了一些心,而且从这两个老怪物的神情里,他也的确是看出来,这俩老怪物对他们并没有什么恶意,不过却还是忧心忡忡的对萧薇问道:“萧小姐,燕京城的那个林前辈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也不知道,但是应该是假的。”萧薇缓缓摇头,眼眸中却是不自禁的露出一抹失望。那夜风老怪和土老怪两人出手劫持她的时候,她是何等的希望林白能如以往般神兵天降,一如既往的保护她们,但事与愿违,从始至终,林白都没有出现。

“萧小姐你别难过……”看到萧薇的神情,土老怪这狂热的粉丝顿时觉得心里有些堵得厉害,也顾不得当初若是林白出现的话,他们兄弟俩绝对不会这么顺利劫持到萧薇,愤愤骂道:“要我说萧小姐你就是看错了人,那小子根本就不值得你托付终身……”

“放你娘的屁,你要是再敢侮辱林前辈一句,我就跟你拼了!”听到土老怪这话,万成珏强撑着一口气,陡然站起身来,冷眼盯着土老怪,眼中杀机毕露。

需知道自当初墨西哥那一行后,林白已经成为了万成珏的偶像,而经历了封印仙门的事情后,孤身一身犯险的林白,更是成了万成珏心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可如今这土老怪却是如此诽谤林白,甚至说萧薇是看走了眼才跟了林白,这如何能叫他忍得下这口气。

不单单是万成珏,就连乌尔善和窦静云的目光也变得极为不善,死死的盯着土老怪,似乎只要这老怪物再敢诽谤林白一句,他们就要拼了命对他们动手。

“老子不说了还不成,真是怕了你们这些不要命的了!”看着三人的表情,土老怪苦笑摇头,不过心里却是隐隐有些好奇,想弄清楚林白究竟是个怎样的人!

听到三人这话,萧薇心中也是微微发热,觉得有些自豪。因为即便是时间过去了如此之久,但这世上仍然还有人没有忘记他丈夫昔日的荣光,甚至不惜用性命来维护他的尊严!作为这样一个男人的妻子,她如何能不感到自豪,又如何能不跟他生死相依?!

“噗……”但就在诸人各怀心思的时候,乌尔善的面色却是突然变得胀红起来,而且呼吸也变得极为急促,紧接着一口宛如黑墨般的鲜血,陡然自他口中喷出。

“老乌,你怎么了?”听到这动静,万成珏急忙转身,急声发问,脸上满是担忧之色。

“老乌,你怎么了?”不单单是万成珏,窦静云脸上也满是忧色,轻轻推了推面色如同火炭一般绯红的乌尔善,带着哭腔道:“老乌,你可不要吓唬我们,你究竟是怎么了?”

先前为了给万成珏和窦静云争取一线生机,乌尔善不惜自己一人独挡赤火剑意,甚至于连喷两口本命精血。虽然他的拦阻并没有奏效,但对于万成珏和窦静云而言,却已是把他当成是救命恩人来看待,而且对他更是有着深深的歉疚,他们实在是怕乌尔善出什么事。

但不管他们如何呼唤,乌尔善却是不吱一声,而且面颊更是越来越红,身体的温度也越来越高,整个人就像是变成了一座火炉一样,似乎随时都要爆裂开来。

“老乌,你怎么了,怎么会这么烫?”久久呼唤不见回音,万成珏焦躁不安下,想要伸手去扣住乌尔善的脉门,向他体内输入法力,借助外界的力量,来唤醒乌尔善。

“你要是不想他现在就爆体而亡的话,最好不要那么做。”但还没等他出手,风老怪却是陡然抬手,使出一道风刃推开了万成珏的手,然后淡淡道。

“前辈,他这是怎么了?你救人救到底,能不能出手救救他?”听到风老怪这话,萧薇面上顿时露出一抹紧张之色,可怜巴巴的望着风老怪道。

风老怪缓缓摇头,道:“萧小姐,你不用求我,他这病,我救不了。”

话音落下,万成珏没有任何犹豫,登时跪倒在风老怪面前,沉声道:“还请前辈出手救他一命,小子刚才的话多有冒犯,若是前辈觉得不喜,尽管出手惩戒,就算是要了我这条命,我也绝对不会皱皱眉头!要杀要剐,悉听前辈尊便!”

“我要是觉得不喜,先前就已经杀了你,还会留你到现在?”风老怪闻言眉头微皱,抬手唤风将万成珏从地上扶起,然后向着乌尔善看了眼后,缓缓道:

“不是我不想救他,而是他如今已是火元成劫,全身上下的所有经脉都已经被火烤的焦枯。以我的手段,根本无可奈何。别说是我,他这种情况,这世上怕是什么人都救不了他!”

先前三人与余少卿的那一场鏖战之中,为了给万成珏和窦静云争取逃脱的机会,万成珏一命相拼,甚至不惜连番两次调动本命精血,已然伤了身体的根本!

而且被余少卿擒住之后,更是以赤火剑意汇聚火元气息,攻袭入他体内的各处经脉之中。

火元是何物,乃是世间至阳至烈至燥之物,而人体的经脉又是脆弱无比,更不用说先前乌尔善在斗法中已经伤及了根本,经脉已经受到了创伤。

在这样的情况下,暴戾的火元气息冲入他体内,已然将他全身上下的所有经脉都烤的焦枯,生机也被焚烧得只剩下仅仅一线,全靠一口气提着,才算是没有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