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26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6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一切似乎都在向着好转的方向进发,甚至有那么一瞬间,万成珏和窦静云都有些怀疑,会不会他们眨一眨眼睛,乌尔善就会如以往般带着温和的笑容突然站起来。

但就在这个时候,土老怪手上的动作却是突然戛然而止。那些土元气息渐渐变得平稳下来,围绕在乌尔善身周,缓缓流动不止,就像是把他放入了浑浊的江水中一样。

“这就完事了?”眼瞅着土老怪长舒了一口气,而且再没有继续下去的模样,万成珏不禁有些疑惑。他有些想不通,眼下形势明明一片大好,似乎这土元气息汇聚得越多,对乌尔善的滋养作用就越强,越能消弭火元气息对他的煎熬,怎么着土老怪却会突然停手。

“再继续下去?我看你小子是不想我救他,是想我把他害死!”土老怪闻言一翻白眼,瞪了万成珏一记,然后接着道:“虽然这土元气息中正平和,但毕竟也是气息,它能够滋养这小子的生机不假,但若是多了,引动到他体内的火元气息,这小子照样要爆体而亡!”

“是我莽撞了,多谢前辈。”万成珏闻言后,这才如释重负的轻舒了一口气,然后向着土老怪拱手致谢后,仍有些犹疑道:“前辈你确定老乌还能再坚持两个月吧?”

“老子说了能让他坚持俩月,那自然是一天一小时一分一秒都不会少!”土老怪一听这话,吹鼻子瞪眼道:“怎么着,难道你小子是信不过我,要不我把手段撤了,你另请高明?”

“前辈,我没那个意思……”万成珏闻言顿时觉得有些惭愧,土老怪无私出手相助,不但救了他们的性命,而且还为乌尔善争取到了一线生机,可是他却百般追问,显然是心中还有些信不过这老怪物。这种心态,他自恃若是把土老怪换成自己,恐怕都要觉得郁闷。

“前辈,你就别为难他了,小万也没有恶意的,他只是担心老乌的情况……”见到气氛一时间有些冷清,萧薇急忙对土老怪陪了个笑脸,温声劝慰道。

“我知道,我就是跟他开个玩笑。”土老怪天不怕地不怕,惟独对萧薇是心存敬意,听得这话,干笑着挠了挠头,然后略带疑惑道:“你们说的那个姓林的小子真的就有那么神?”

“林前辈不仅仅神,而且还不是一般的神!”听到土老怪这话,万成珏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崇敬之意,然后便将早年间跟随林白前往墨西哥的事情讲了一个遍,又跟他说了一些有关一年前封印仙门之时的隐秘,越是说,万成珏脸上的敬畏之色便越是深重。

“倒是个好小子!以后见着了他,得跟他比划比划,看看到底是老怪物我更神,还是他技高一筹。”被万成珏这么一说,土老怪心中对林白也是充满了好奇,摸着下巴道。

万成珏闻言不禁哑然失笑,自信满满道:“到时候输家肯定是你,林前辈绝对不会败的!”

不仅仅是万成珏,就连窦静云也是连连点头,显然对万成珏的说法极为赞同。

“你小子真是个完蛋玩意儿,一点儿都不巴望着老子好,早知道就不出手帮你们了!”听到万成珏这话,土老怪顿时被气得七窍生烟,骂了万成珏一句后,却是有些疑惑的看着诸人道;“你们说林白那小子能不能在两个月之内赶回来,要是他回不来,这小子可就……”

话刚一出口,土老怪便自觉失言,只见万成珏和窦静云均是神情黯然,萧薇也是满脸失落。土老怪自知自己这是戳了马蜂窝,干笑几声后,也不再吭声,只是神情颇为尴尬。

室内的空气一时间沉默下来,萧薇向着在土元气息包裹下,神情变得安宁了许多的乌尔善扫了眼后,目光不禁悠悠的向着远方望去,心中更是用只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呼唤道:

林白,你究竟是在哪里?你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你知道我在想你吗?!

就在这沉默刚僵持了片刻后,又有一股疾风冲了过来,风势散却之后,风老怪的身影渐渐出现在其中,不过这老怪物的神情却是变得凝重许多,而且望向萧薇的神情更是颇为复杂。

“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们想先听哪一个?”略一沉吟,不待诸人发问,风老怪转头扫视了诸人一眼后,仍旧用他那平淡如风的声音,缓缓道。

土老怪一听这话,顿时乐了,笑吟吟道:“肯定是先听好消息,土怪爷我最喜欢乐事。”

“好消息就是余少卿并没有追究咱们两个的责任,没有把这笔账算到咱们俩的头上,和青城山上清宫撕破脸的事情,咱们可以不用考虑了。”风老怪闻言后,缓缓道。

土老怪闻言后,顿时乐不可支,一幅喜不自禁之色。说句实话,虽然当时他嘴上说得无所畏惧,但心里着实不愿意因为这件事情跟余白眉翻脸。不管怎么说,余白眉在川渝凶名赫赫,而且修为更是颇为恐怖,假若跟他们兄弟俩对上,他们怕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如今听得余少卿并没有追究这件事情,他自然觉得是心中大石坠地,如释重负,甚至还笑吟吟的调侃道:“姓余的那小子倒也是懂事,还算看得起咱们这两张老脸。”

但和土老怪喜形于色的神情不同,万成珏、窦静云和萧薇的神情却是瞬间变得凝重了许多,眼中更是露出一抹忧意。经过那一战,他们如何看不出余少卿是一个怎样心思阴毒之辈,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大方的了却此事,绝对还要借此使出什么阴招。

“姓余的那小子的确是看得起咱们这两张老脸,但是他们几个的情况就没那么好了。”风老怪用一种看向白痴的目光向土老怪瞪了眼后,盯着万成珏,缓缓道:

“坏消息就是那小子对外散播消息,说他上清宫的一个门徒,被你们三个杀了!而且他已经将此事传遍奇门,通知了所有炼气士,并且声称要恭请余白眉出关,亲赴燕京,对你们兴师问罪!若是你们不出现的话,就要联合天人,对所有相师下手!”

话说到此处,风老怪目光缓缓转到了萧薇身上,道:“他明明白白指出,是你指使了这件事情!如果不交人出来,第一个对付的,就是你们那位师兄和陈老两个,还有那几个女人!”

听得此言,萧薇只觉得如坠冰窖,连站都快要站不稳了,眼中更是噙满了泪水,神情也是慌乱到了极致。她实在是没想到,这余少卿竟然会如此阴毒,想出了这样一个毒辣招数!

“你们仨在酒吧里面杀了他们的人?”眼瞅着萧薇眼角噙着的泪水,土老怪急忙伸手扶住萧薇,然后怒目等着万成珏和窦静云两人,厉声叱道。

“愚蠢,老二你的脑袋是猪脑袋么?!”风老怪闻言之后,望向土老怪的目光,愈发像是望向一个白痴,毫不留情道:“你也不动动脑子想想,以他们三个的手段,能当着余少卿的面,杀了他手下的人?!那人必定是他自己杀的,然后栽赃给了他们罢了。”

土老怪闻言神色顿时变得尴尬起来,伸手揉了揉鼻子,想要反驳,却知道反驳不了什么。

“既然他想要我们露面来平息事端,那我们两个就出去,送给他杀,只要他能停手,不就是一条命么,什么都好说!”咬牙切齿的思忖片刻后,万成珏面色一沉,沉声道。

“你更愚蠢,连老二的脑袋都不如!”风老怪闻言连连摇头,用一幅望向愚不可及之人的目光,盯着万成珏,连连摇头,道:“你也不仔细想想,他就是要拿这事来当借口,当个挑起争端的导火索!就算你们出去,恐怕还没露面,就被他们的人给宰了,死也白死!”

“前辈话的是没错,可是那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下手,调集人去对付陈老他们?”此刻的窦静云,已经全然没了往昔的睿智和缜密,茫然无措道。

“这是一个解不开的死结,眼下也只能看他们的运气了!你们不是还有一位野人老爷子和凶猿无支祁么,如果他们尽快赶回来,也许还能有一线转机。”风老怪缓缓摇头,轻叹了口气后,目光中露出一抹歉疚之色,望着萧薇道:

“这件事情也要我们两兄弟的错处,是我们把姓余的那小子想的太简单了。当初你被我们兄弟劫持的事情,虽然隐秘,但世上终究没有不透风的墙,以他的势力,不可能查不到。而且他也是吃定了我们两兄弟不会放任你置身险境,所以才会出此毒计!”

“劫持?!”听到风老怪的话,万成珏面色骤变,寒声道:“你不是说是萧小姐自愿的么?”

“是自愿的不假,不过前面有些小小的插曲,说劫持太难听,应该说是我们把萧小姐接过来的……”土老怪闻言顿时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求援般望着萧薇道:“萧小姐,你说是吧?”

“不怪两位前辈,人是我让两位前辈救的,而且两位前辈对萧薇更是无话可说,从来没有为难过我,你们何错之有……”萧薇闻言苦笑连连,脸上露出楚楚可怜的无助神情,有些失措的望着刘家老宅的方向,道:“只是嘉尔她们该如何度过这一劫……”

话语声仓皇无力,甚至其中破天荒的还流露出一抹绝望之意,叫人闻声动容。

清风徐来,树木窸窣作响,树欲静而风不止,这是谁都没有办法阻止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