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30章 夺天地之造化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这一年来,也不是没有人想过用此种掌握两种截然不同能力的方法,来增强战力。

就余少卿所知,神算局就有不少相师化整为零,打散到了各个炼气宗门中,试图能够掌握和炼气士一样的能力;也有不少天人,想要修习炼气术法,以此来提升手段威能。

毕竟不管是相师、炼气士还是天人,在斗法的时候,都只能兼顾一项。如果再多掌握一种秘术,便能够在紧要时刻,扭转局势,就如先前那黑袍人所做的一般。

当时如果不是黑袍人手下留情的话,恐怕余少卿现在已经被那一道实际上威力并不怎么强横的水剑斩得身首异处。这便是翻盘的手段,这便是保命的秘术,试想一下,这世上有什么人不贪心,有什么人不想能让自己活得更长久一些,手段更高强一些!

可就余少卿所知,这些曾经想达成类似这黑袍人手段的人,无一例外,全部都失败了!而且实际上的情况还不止是失败这么简单,那些尝试失败的人,大多数都不得善终……

就像是冥冥之中,天地在所有人的身上都打上了烙印一样,你身上的烙印如此,便只能做这一种人,根本没有做出其他选择的可能。如果你胆敢尝试,那就只有死!

可是眼前这黑袍人所表现出来的手段,却是完全颠覆了余少卿心中对此事的认知!他不敢想象,如果刚才自己那招式不是试探,而是生死相搏的话,现在会是一个怎样的下场!

“余少门主不必如此,先前你我不过是切磋而已,而且我也看出余少门主你未尽全力,否则鹿死谁手,尚未可知。”黑袍人许是觉得气氛有些尴尬,笑吟吟的对余少卿恭维了一句。

若是换做往日,心高气傲的余少卿,肯定会顺着这个台阶下来,但是在今日所见种种的诡异情况下,他却根本没有顺坡下驴的意思,紧张无比道:“你究竟是天人,还是炼气士?”

“我是炼气士,货真价实,如假包换的炼气士。”黑袍人闻言一愣,然后淡淡道。

“炼气士?怎么可能?”余少卿闻言脸上的神情愈发错愕,紧紧盯着黑袍人,面上满是怀疑神情道:“如果你是炼气士的话,怎么会掌握天人独有的手段?”

需知道,相较于炼气士和相师而言,天人掌握的手段更为特殊,他们所拥有的诡异能力,就像是天地异变后,天地对于常人的恩赐一般,没有受到此种恩赐之人,根本无法掌握秘术。

如果说是天人去修习炼气士的秘术,那还勉勉强强能说得过去,但是眼前这黑袍人却说他是炼气士!一个明明没有办法去更多的接受天地恩赐的人,却是拥有了另一种能力,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也实在是叫余少卿无法理解其中的缘由。

“如果余少门主不相信的话,有机会请去我地狱的大本营一趟,像我这样的人,在地狱还有很多。”黑袍人轻轻一笑,淡淡道:“如果余少门主你加入地狱的话,自然也可以从主人那里得到此种恩赐,也可以如我一样,掌握天人才能掌握的秘术!”

余少卿已经完全呆滞了,他相信这黑袍人的话不会作伪,因为他完全没有欺骗自己的必要!而同样的,他也为黑袍人这话而震颤,他发现虽然自己已经觉得地狱底蕴的深厚不在奇门中那些鼎盛的宗门世家之下,但实际上,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些人!

试想一下,这个组织不但拥有着诸多像黑袍人这样人花境界的炼气士高手,诸多天人好手,而且这些人还能够身居两种秘法,这样的一个组织,势力是该有何等恐怖!就算是说成能够强压奇门中的所有宗门和世家一头,都丝毫不为过。

最重要的是,听这黑袍人话语里的意思,他们之所以能够身居两种秘术,完全是因为地狱主人的恩赐!这样匪夷所思的手段,就算是说成夺天地之造化都毫不为过!到底那个地狱主人是有着怎样的来头,又是有着怎样匪夷所思的手段,才会如此之恐怖?!

如果自己也能够如这黑袍人一样拥有两种秘术,那自己的修为该提升到怎样的地步,战力又会得到怎样恐怖的提升?!想到此处,余少卿不禁头大如斗,心中更是隐隐有些渴盼。

“余少门主,手咱们也交过了,你是不是该问第三个问题了?”许是被余少卿的沉默弄得有些不耐烦,那黑袍人眉头微皱,双眸似笑非笑的望着余少卿,缓缓问道。

“我能不能再问你一件事情,然后咱们再说第三个问题的事情?”余少卿闻言这才恍过神来,不过面上却还是满带着渴盼之色,对黑袍人道:“我想知道你们究竟是通过什么手段,你们的主人又是给与了你们怎样的恩赐,才会让你们身居两种秘术的?”

“余少门主,别怪我说话难听,你这问题似乎有些不该问吧……”黑袍人闻言先是一愣,然后嘴角露出笑意,淡淡道:“要是我向你询问你们上清宫元气化剑的秘术,你会告诉我么?”

“是我鲁莽了……”余少卿闻言不禁苦笑摇头,心中知晓,自己的确是在这巨大的渴盼下失态了。试想一下,此种身居两种秘术的手段,必然跟元气化剑秘术是上清宫的不传之秘一样,也是地狱的不传之秘。假如是自己掌握此种秘法的话,也绝对会不外泄半句。

“我也说过了,只要余少门主你加入我地狱,主人他宅心仁厚,肯定会赐予你此种秘术的。”黑袍人摆了摆手,似笑非笑的向余少卿望了眼后,道。

被黑袍人这话一撩拨,余少卿只觉得自己心里就像是有无数只狸猫在抓挠一样,痒得无法自拔,恨不能马上就答应这黑袍人,但是他也知道此事事关紧要,必须要缓缓图之。

“余少门主,是时候说正事了吧?”见余少卿不吭声,黑袍人却也不再多言,甜头他已经摆在那里了,吃不吃就是余少卿自己的事,和他没有干系了,淡淡笑着道:“不知道余少门主你的第三个问题是什么,我回答了你,咱们好尽快开展合作。”

余少卿闻言之后,尴尬一笑,然后猛然甩了甩头,努力把杂乱的思绪排出脑海后,望着黑袍人道:“我想知道,现在燕京的这个林白,究竟是真货,还是冒牌货?”

“他是假的!真的林白现在还没有回归!”出乎余少卿的意料,这黑袍人连思忖都没有多思忖,直截了当便说出口,语气信誓旦旦,叫人不容置疑。

“你们是怎么确认的?”余少卿闻言之后,神情微微一凛,而后皱起眉头,半是自嘲,半是调侃道:“难道那个林白也是你们地狱的人,所以你才这么笃定?”

“余少门主果然聪明过人,这你都能想得到!”但出乎余少卿的话,那黑袍人仿佛是没有听出话语中的调侃意味般,轻笑道:“那人虽然不完全算是地狱的人,但却也算半个地狱的人,这件事情正是我家主人布置出来的,而且是我一手经办!”

余少卿已经完全失声,愣怔怔的望着眼前的黑袍人,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完全没想到,自己一句调侃的话,竟然能够一语中的,将其中的隐情完全戳破。

而且更让他想不通的是,那位地狱主人所做这一切究竟是为了什么?!难道他能不知道这个‘林白’只要一出现,不管他是真是假,都会在奇门中引发一场轩然大波。把这潭本就半清不浊的水,彻底搅得污浊,搅得浊浪滔天,叫所有人都惶惶不可终日。

而他这样做,又是能从其中得到怎样的好处?!既然是他一手为之,又为何不独立去完成,而且他相信地狱的人绝对有能力去完成这些事情,为什么还要反过来和自己联手?!

在这一刻,余少卿只觉得心如乱麻,好像有无数浓稠的乌云把他彻底围住。虽然他往常自诩英明无双,但在眼前的形势下,却是根本揣度不到那位地狱主人的分毫用意。

但越是如此,他对那位地狱主人的忌惮便越是深重,他可以想象,那个人做出这么大的动静,所要图谋的事情绝对非同小可,恐怕远不是不死药和河图洛书这么简单。

“我所知道的一切,都已经告知余少门主了,不知道余少门主现在是否定下决心,要跟我们地狱合作了?”就在余少卿思绪纷扰之际,那黑袍人却是又似笑非笑道。

“合作,我们一定要合作!那一个亿我们马上就支付给先生。”余少卿闻言略一沉吟,没有任何犹豫便应承了下来,虽然他知道,和地狱合作,很有可能是与虎谋皮,一不小心就会被吞得连骨头都剩不下。但是他更明白,如果不和地狱合作,那自己就永远不可能知晓之所以炼气士可以夺天地之造化,掌握天人秘术的缘由。

而地狱凭借这手段,也绝对能找到其他的盟友。而假如将这个机会拱手让人,恐怕上清宫的日薄西山,就在朝夕之间,所以这件事情他必须应承下来。

这是一个机会,同样也是个危机!就像是一条钢丝,连接地狱和天堂两岸一样,如果能够平平稳稳的走过钢丝固然好,但是稍有不慎,就有坠入万丈深渊的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