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31章 困兽(一)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9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先生,那一个亿已经给您折成支票了,你可以随时去任何银行兑换,如果你觉得不可信的话,我可以让他们调来现金,进行支付,以免给您带来后顾之忧。至于不死药的事情,还是和咱们之前说的一样,只要事成之后,就是你们地狱的。”

和先前相比较,余少卿对黑袍人的态度已经改变了许多,再没有那种高高在上的态势,反倒是恭谨了许多,甚至于还不自觉的用上了‘先生’、‘您’这种敬语。

“钱的事情好说,余少门主你出手大方,肯定不会在这些小钱上计较的。”黑袍人闻言轻笑着从余少卿手中接过那厚厚的一沓支票,随手塞进口袋里后,看似漫不经心的对余少卿调侃道:“余少门主若是你真想掌握那种秘术的话,不妨早做决定,加入地狱。”

“此事我再考虑考虑,咱们现在先把这件事漂亮的做成。”余少卿闻言轻笑,不过眼眸中的渴盼之色,却是随着这黑袍人的话,变得愈发强烈。

“余少门主快人快语,那咱们就这么定下了。”黑袍人闻言也不多说什么,冲余少卿拱拱手,然后笑吟吟道:“我相信余少门主你肯定会有想通的那一天,咱们以后一定会再见面。”

话说完之后,黑袍人大袖一甩,如快马流星般,大踏步便向着屋外走去,那模样看似随意至极,仿佛丝毫就没将先前那些事情放在心上,又像是他已觉得自己吃定了余少卿。

望着黑袍人离去的背影,余少卿眼眸中不禁露出了一抹迷惘神情。今日发生的种种,实在是太过于超乎他的想象,即便是到现在这一刻,他都有种做了一场大梦的虚幻感觉。

他实在是想不明白,究竟那地狱主人是用了什么办法,竟然能够夺天地之造化,让地狱里面的那些炼气士杀手们,可以拥有天人才能独有的诡异手段!而且那地狱主人又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才会如此大费周章,推出一个假冒林白,来吧池子里的水搅浑?!

但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那地狱主人所要谋划的事情,恐怕绝对要超过自己最大的猜测。试想一下,一个拥有了如此庞大底蕴,却把这把锋锐的尖刀隐藏在黑暗中,不向外界透露半分的强者,突然发出这雷霆一击,如何能小视!

而且他心头更是莫名有一种隐忧,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冥冥中似乎有一种危险在不断的靠近,甚至于那种危险叫他觉得,此次的事情,如果稍有差池,就会叫整个上清宫都从云端坠入泥潭,而不仅仅是他,所有上清宫的人恐怕都无法善终!

种种思绪环绕在他心头,叫他整个人都像是掉进了一个谜团中一样,无论怎么去想,无论怎么去思索,都觉得完全找不到任何头绪!自从成为炼气士,并且达到三元化剑的境界后,他还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失落,像今日这般心神恍惚,觉得自己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少门主,地狱的这些人未免也太嚣张了!竟然还敢说让您加入地狱这种厥词,要不属下派人出去把他给做了,把那钱夺回来。离了他们地狱,咱们上清宫照样能把这件事做好。”

“格老子的!少门主,要不小的们费点事,在支票上动点手脚,叫这些地狱的人白替咱们卖命一遭。反正他们也不过是些杀手罢了,翻不起什么浪花,而且就他们这些王八蛋,还想觊觎不死药,分明就是太岁头上动土,找死!不然还真以为咱们上清宫的人怕了他们地狱!”

看到余少卿那有些茫然的神情,上清宫一众门人只以为是余少卿舍不得把不死药拱手送人,便一个个群情激昂,七嘴八舌道,言语间大有把黑袍人斩成十八段的豪气。

“一群废物!”听到这些随从的话,余少卿登时从沉思中回过神来,转手便抽了离自己最近的随从一记耳光,而后眼神森寒道:“今天你们说的这些话,都给我吞到肚子里去,谁以后要是敢再说半个字,就自己去找根绳子把自己勒死吧!”

耳光响亮,那随从的半边脸登时便高高鼓起,红肿透亮,就像是一块果冻。

看着同伴那凄楚的模样,一众上清宫门徒均是面面相觑,面上满是疑惑不解之色。他们实在是想不通,只是短短这么一会儿的功夫,怎么着少门主的态度会发生这么大的转变。甚至于连他平常最爱听的奉承话,都一句也不想听。

那黑袍人究竟是有着什么古怪,会让少门主变成这样?!一时间疑惑悄悄从这些上清宫门徒心中浮起。不过纵然心中有千般疑惑,他们眼下却也是半句话都不敢多说。

“记住我刚才说的话,不要去招惹那些地狱的人!还有你们要记住,这两天和地狱里面人的合作中,对他们的话,你们要像对我的话一样,惟命是从,不要违背半句!”

跌坐在椅子上,思忖了许久后,余少卿紧捏着手,又沉吟片刻,然后转头对自己一名亲信道:“你现在即刻去通知留在青城山的门人,让他们马上请老门主出关,让他老人家尽快赶来燕京,告诉他,如果他晚来的话,上清宫会有灭顶之灾!”

余少卿这话刚一出口,场内顿时寂静一片,那些原本就面面相觑的上清宫门人,更是惶恐到了极点,一个个大眼瞪小眼,全然不明白究竟是出了什么事情,会让少门主惶恐至此!

灭顶之灾?!这四个字对于这些在川渝之地已经作威作福惯了的上清宫门人而言,已经是太遥远太遥远,几乎都快要被他们淡忘了词典中还有这四个字。

在川渝向来都只有他们上清宫给其他奇门势力灭顶之灾的份,怎么着有朝一日这灭顶之灾会悬在他们头上,甚至还要请动闭关的老门主出关才能解决。

“还愣着做什么,马上通知下去,再慢半步,自己把自己的狗腿打断!”看着那些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门人,余少卿心中没来由的一阵愤懑,怒声斥骂道。

话音落下,一众上清宫门人如梦初醒,大气都不敢出一声,登时作鸟兽散。

望着空落落的大厅,余少卿轻舒了一口气,但目光却是牢牢的盯着方才黑袍人所站的位置,而且思绪纷飞之下,他更是心有余悸的不禁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和上清宫门人的慌乱不同,那黑袍人自上清宫在燕京的分舵离开后,脸色却是突然阴沉下来。走出许久之后,脸色更是陡然发白,脚下步伐一乱,差点儿没摔倒在地,也亏得他似乎早有准备,一直在贴着墙根走,在身子将要摔倒的时候,急忙伸手扶墙,才算稳住了身体。

看四下无人之后,黑袍人这才小心翼翼的将头凑在墙边的一处草丛处,大口大口的咳出了几口鲜血!这几口鲜血咳出之后,这黑袍人的面色才稍稍好转了一些。

“若是那姓余的小子知晓这秘法要这样使用,不知道他会怎样?不过这次的事情做完,也许主人就会给我解脱之术,让我不需要再受这折磨了!”望着地上那滩腥臭难闻,而且有些发黑的血液,黑袍人自嘲一笑,眼中露出了一抹期冀之色。

轻咳了几声后,等到呼吸渐渐变得平稳下来,他缓缓抬手,又调动水元之力,汇出一道水柱,便将那草丛之中的污血尽数冲刷干净,神情这才彻底放松下来。

但就在此时,黑袍人口袋的手机却是突然剧烈嗡鸣起来,听到那震动之音,黑袍人没有任何犹豫,急忙先双膝跪倒在地,然后从口袋取出一只卫星加密电话,双手小心翼翼的捧着电话,凑到耳边,恭声道:“主人,您交代我的事情我都已经办好了。”

“很好,姓余的那小子没有发现你之所以能调动水元之力的原因吧?”话音落下后,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性嗓音,不过那声音有些嘶哑,就像是公鸭的嘶吼一样。

“没有。”黑袍人连连摆手,眼中露出一抹惶恐之色,沉声道:“姓余的那小子在看到属下露了那一手之后,已是恨不能马上就掌握那种秘术,根本没有时间探究原因。”

“很好,既然他看到了,老夫就不怕他不动心。”听得黑袍人这话,电话那边的人朗笑了几声,然后淡淡道:“姓余的那小子想出了什么奸计来让我们配合?”

“他想要让属下帮忙,调集一些好手,帮他做成围堵之势,把那些人做成困兽,做垂死挣扎。”黑袍人闻言之后,没有任何犹豫,便急忙将他跟余少卿商量的细枝末节讲了出来,即便是一个字都不敢说漏,足见这黑袍人对电话那边那男人的畏惧之深。

“瓮中之鳖,叫他们做困兽之斗,惶惶不可终日。虽然不出手,便叫他们自己自乱阵脚,而且日日痛苦折磨。那姓余的那小子果然是个出狠主意的人才。”电话那边的男人听得这话,顿时快意大笑,然后语调一沉,淡淡道:“你做的不错,等你回来,老夫便帮你除了那束缚!”

“主人厚赐,属下万死难报!”听得这话,黑袍人登时面露喜色,俯首叩拜不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