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41章 我回来了(三)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0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没有任何的疼痛感,也没有任何的撕裂感,仿佛那穿透进自己身体内的那异物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形态。但不知为何,黑袍人在这一刻却是觉得自己的身体突然变得沉重起来,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还未曾掌控风元之力的时候,一举一动都无比桎梏。

而且他分明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那股轻灵气息,正在不断顺着毛孔往外逸散!

“你做了什么?你做了什么?!”感受着身体出现的那种诡异变化,黑袍人面上满是惊惧之色,颤声质问林白不止,整张面颊更是因为畏惧而变成了如纸般的惨白色泽。

能够成为天人,可以说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际遇。而且凭借天人的身份,他更是享受到了许多人一辈子都无法享受到的东西。但是如今林白彻底毁掉了他的根基,剥离了他作为天人的资格,这种巨大的落差,如何不叫他觉得心神俱寒,甚至于比杀了他都难受。

但无论他怎么挣扎,无论他怎样竭力去挽留,但体内那些轻灵气息,却是如同是被人在拼命的挤压的气球一样,不断的把那些气息向着外界逸散。

每一分气息的溢出,都叫黑袍人觉得自己的身体浊重一分;每一分气息的溢出,都叫黑袍人觉得心如刀绞,痛苦难忍。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悲催,也不明白,为什么林白会这样强横,竟然能够剥夺了他作为天人的资格,这样的手段,他在过去一年里,只见过一次!

轻灵气息溢出,登时便化作一阵阵清风,如一波被惊起的蝴蝶,向着天地四方登时漫散而去,只是短短瞬息的功夫,清风便四散而去,只留下身躯重归于寻常的黑袍人。

“怎么会?怎么会?”感受着体内轻灵气息的消散,以及那种浊重感的重新回归,黑袍人惊慌失措的睁大了双眼,盯着林白喃喃质问不止,已经完全失去了方寸。

不仅仅是这黑袍人,就连小黑猫都是暗暗咋舌不止,尤其是雩来子,更是双腿都在打颤。虽然在苗寨的时候,他就已经见识过林白的手段,但他实在是没想到,林白不仅在对付炼气士的时候如砍瓜切菜,就连收拾这些天人,也是轻描淡写,不露痕迹!

而且他出招剥夺的还不是这天人的性命,而是他赖以为靠的能力。一击出手,竟然就能将这天人由上苍恩赐而下的神秘能力,就这样轻轻拭去,仿佛他的手,就是上苍之手!

但雩来子不知道的是,此种方法寻常人自然没办法施展,但林白却不同。经过封印仙门一战后,他的神识已经无限度的壮大,而且对天地的感悟已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境界,是以自然能够轻而易举的发现天人掌握各种异能的原因所在,并且可以对症下药。

最重要的是,还是这黑袍人对风元之力的掌握,并没有达到完美的地步,否则的话,就算林白能够发现这股轻灵气息的位置,也没有办法出手将其击破。

不过即便是如此,在这一击出手后,林白的手,还是因为插入了轻灵气息形成的气团中,被其中蕴藏着的风力所划出了数道血痕,鲜血糊满了整手。虽然这伤害并不算严重,但也叫林白暗暗心惊,若是这天人的手段再高强些许,恐怕他的手伸入那轻灵气息形成的风元之源中,恐怕就算是不死,也要被刮掉一层皮。天人之手段,绝对不容小觑!

“说,你们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要在这里拦阻陈老他们?”越是想,林白便越是为夏小青她们,以及自己家人的安危而担忧,疾步走到那黑袍人身前,抬脚重重踏住他的脖颈,稍稍用力后,寒声道:“若是敢有半句诳言,我便马上叫你身首异处!”

“地狱如流沙,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你们,死定了!”听到林白的话,那黑袍人突然疯狂大笑起来,眼眸中更是露出一抹癫狂之色,喃喃道:“主人,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听着黑袍人这前言不搭后语的话,林白心中满是不解,正想要脚下用力,再逼问这黑袍人一番。但还未等到他脚尖用力,只见这黑袍人的身体却是突然剧烈抽搐起来,而且顺着他的七窍,更是不断有暗黑腥臭的血液溢出,那血液的模样,不像是鲜血,倒像是腐尸的尸液。

腥臭的血液越流越多,而且似乎这血液还有着极强的腐蚀力,从口中喷吐出的血液只是碰触到黑袍人的衣衫,便迅速发出一阵阵如硫酸腐蚀般的青烟,腥臭之味愈发浓烈。

而且林白还感受到,从这腥臭血液溢出的那一刻开始,这黑袍人的生机就在不断的流逝,似乎他流出的那些类似尸液般腥臭的事物,不是血液,而是他的生命。

“马上联系小青她们,弄清楚她们现在在哪里,有没有遇到什么危险,燕京又究竟是发生了什么变数!”向着那只是短短片刻,就被腥臭血液腐蚀的几乎没有人样的黑袍人一眼,林白伸手掩住鼻翼,挡住了随青烟而生的恶臭后,转头对贺嘉尔郑重其事道。

黑袍人堵在机场,而且还说是为了拦截陈白庵他们,绝对是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心思。而且就林白想来,黑袍人之所以会这样做,极有可能是在拖延时间。而放眼整个燕京,除却自己家人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外,林白再想不出任何值得这黑袍人如此做的理由。

事出反常必有妖,更不用说如今的情势更是反常到了这种地步,这妖肯定小不了。

“好,我马上就联系小青姐。”目睹完这一幕后,贺嘉尔心中也完全没了给夏小青她们几个惊喜的心思,神情紧张的摸出那卫星电话,摁下了几个按键,开始联系起夏小青。

与此同时,四合院内空气如同被凝固了般,气氛异常紧张。虽然所有人都仍旧临危正坐,但在他们的眉宇间,却明显是多了许多紧张之色。

日光渐渐攀升而起,而第三日的时间也在渐渐消逝。不管是谁,都不知道那些神出鬼没的地狱杀手,会在什么时候对宅子内的人,发起致命的攻袭之势。

刘老爷子闭目不语,但内心却是激荡不断,在这一刻,他不禁开始回想起数十年前,自己在那些战火纷飞,硝烟滚滚的战场上,奋勇杀敌的场景。他也开始不断的质问自己,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如今的自己,是否还有当年的那股勇气。

而张三疯则是不断的掐动手上印诀,不断的改换天地间的各种气息,凝练各种法器,想要在地狱杀手出现之前,在宅子周围布下阵法,以取得稍许主场作战的优势。

至于贺嘉尔和萧薇几女,则是紧紧握着手,含笑望着正在院子内跟在张三疯屁股后面玩耍的小景行和小利贞,在她们那宠溺的眼神后面,藏着浓浓的担忧。死对于她们而言,并不可怕,但她们怕的是这几个小家伙的未来,谁也不知道那些人究竟会拿他们怎样。

风老怪和土老怪这两兄弟,此时却是相顾无言,虽然表情淡漠,但却是心照不宣。越是在这宅子里待的时间久,他们便越是觉得此行不虚,越是觉得他们选择帮助这一家人没有错。如果真的眼睁睁的看着这样悍不畏死的一家,出了变故,他们两兄弟还怎当人子?!

“叮铃铃……叮铃铃……”但就在这紧张莫名的一刻,屋内放着的一步红色电话却是骤然急促的爆响不止。室内静谧,铃声一响起,场内所有人的目光瞬息间都集中在了电话之上。

“是嘉尔她们的电话!”听到铃声的响起,夏小青脸上登时露出一抹欣喜和期盼之色,但旋即神情就又黯淡了下来,然后望着刘老爷子道:“我该怎么告诉她们?”

当初为了跟远在外面寻找林白的几女联系方便,是以刘老爷子亲自找人在家里装了这部卫星电话,并且为了容易区分的缘故,还特意将它弄成了鲜艳的红色。

自从燕京这边发生了变故后,一家子人一直在想尽各种方法联系贺嘉尔她们,但不管打出去多少个电话,都一直杳无音讯,却是没想到这电话竟然是在这节骨眼上打了过来。

“告诉她们……”念出四字后,刘老爷子突然沉默,然后缓缓道:“就说燕京局势危急,我发了话,如果她们眼里还有这个家,还有我这个老头子的话,就走得越远越好!”

话出口,场内登时静默,没有人出言反对。刘老爷子所言,可说是如今局势下最好的处置,今天已是那些地狱杀手和上清宫所下的最后通牒,一场鏖战已经是在所难免。几女寻找到林白的可能,可说是微乎其微,与其让她们回来和所有人赴死,倒不如给她们求一线生机。

“嘉尔,我是小青,你们快走,越远越好,越偏僻越好,不要再回燕京了!”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情后,夏小青缓步走到电话前面,拿起听筒,声音略带哽咽道。

“你让我离开燕京,不要再回来,难道你想再和嘉尔她们出去找我一遍吗?还是经过了一年时间,小青你心里已经没了我,所以才要赶我离开?!”

出乎夏小青的意料,她话音落下后,电话那边没有传来贺嘉尔的疑问,反倒是变得静默起来。而静默了半晌之后,从听筒那边终于传来一个悠悠男声,一个她已经阔别已久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