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43章 我回来了(五)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虽然离开家只有一年,还远没到鬓毛衰的地步,但林白的心情相较于那些离家已久的游子,却是丝毫不遑多让。尤其可说他在世上所有珍重的人,所有要守护的人,都集中在了这院子里,这就更让他觉得心中忐忑不安,甚至于连脚步都不知道如何往前迈出。

尤其是望着院子门口,那两个被砸成了一堆碎石的石狮子。林白在愤怒之余,更是有一种难以言说的追悔之情。如果不是自己的离开,一切何至于此?!

自己的家人们又怎么会承受这样的折辱,又怎么会连镇宅的石狮子都被人毁掉?!

贺嘉尔和李秋水几女远远的站在巷子拐角,没有靠近林白,也没有试图用无力的语言来安慰林白。因为她们明白,这一刻是独属于林白的,这种思绪需要林白独自来面对。

只有把他心中因为离去这一年产生的所有思绪理清楚,他才能有勇气去面对院内所有他在意,在意他的人,才能够重新用臂膀如往昔般,这这方天空义无反顾的撑起来!

‘吱呀’,就在这时,四合院的大门突然被打开了一条小小的缝隙。而后从门缝里钻出来两个清秀灵气的小脑袋,似乎这两个小家伙是无法承受屋内沉闷的气氛,想要偷偷去外面透透气。可是当门缝打开的时候,这两个小家伙却是发现门外多了一个陌生的男人。

没有任何犹豫,两个小家伙在看到这个男人之后,马上便把院门关上。但停顿了片刻后,却又缓缓把门打开,然后两双黑漆漆的漂亮大眼睛,向着那对他们而言无比陌生的男人打量起来,上三路下三路,嘴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眼角流露出淡淡的狐疑。

但看着看着,这两个小家伙却是突然发现,这个站在门外的陌生男人,却是突然在他们面前缓缓蹲下身来,而且那双直勾勾望向他们的眼睛里,更是突然有泪水流了出来。

“男子汉大丈夫,还流泪,羞羞……”两个小家伙看着这痛哭流涕的陌生男人,伸手在自己的面颊上轻轻刮动了两下,吐了吐舌头道:“小景行和小利贞从来都不流泪,妈妈跟我们说了,爸爸是流血不流泪的男人,我们两个也要跟爸爸一样!”

但话说出口,这两个小家伙却是无奈的发现,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听到他们的话后,脸上的眼泪非但没有止住,反倒是流得愈凶了起来,泪水更是完全花了整张脸。

这个男人自然是林白,望着眼前这两个如他们母亲一般惹人怜惜的小家伙,自从恢复了记忆以来,所有压抑在胸中的情绪,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出来。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望着这两个小家伙那两张如花骨朵般可爱的面颊,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父母,也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血肉亲情,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年幼的时候,每次要从家中离别,赶往茅山时,母亲为什么会倚着门框,盯着他的背影一直看一直看,直到他都几乎快要无法看清母亲的身影了,但她却还是斜倚在门框上。

蹲在地上,望着那两个笑他羞羞脸的小家伙,林白任由泪水模糊了视线,只是安静而又沉默的望着眼前这两个小家伙,嘴唇翕动,但却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这两个小家伙,自然是小景行和小利贞,他的儿子!

“这个叔叔好奇怪,为什么会一直看着咱们哭个不停呢,难道是咱们哥俩长得太磕碜了,叫他觉得心里不舒服?”望着眼前泪水不止的林白,小利贞挠了挠脑瓜门,有些无解的向身边的哥哥望去,但一眼望去,却发现自己小哥哥的神情竟然有些恍惚,甚至眼眶都有些微红。

“小哥哥,你怎么了?”看到小景行这模样,小利贞心里不禁有些好奇,伸出一根手指捅了捅小景行的腰眼,奶声奶气道:“小哥哥,你怎么了,是看这个叔叔可怜么?”

“他不是叔叔,他……”小景行执拗的摇了摇头,那双如天上星子般璀璨的双眸中突然淌下了两行清澈的泪珠,声音有些哽咽道:“他,他是爸爸!”

爸爸?!听到这两个字,小利贞先是一愣,然后不可置信的向着眼前那个泣不成声的怪蜀黍望去。对于他而言,爸爸这两个字一直都是存在妈妈、奶奶和太公的口中,他实在是无法相信,自己的爸爸突然之间,就这么出现在了面前。

但还没等他想明白这些事情,小景行却是突然伸手扯住他的胳膊,疾步向着林白便奔了过去,然后两个小家伙忙不迭的伸出双手,帮林白擦拭眼泪。

可是那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怎么擦都擦不干净,越擦流得越凶,而且在他的嘴角更是露出一抹笑容,这是笑着的泪容,看着林白这滑稽的模样,小景行和小利贞本想发笑,但不知为何,却是突然哭了起来,然后两双小手倔强无比的紧紧捧着林白的面颊,撅着小嘴,哽咽着喃喃道:“爸爸不哭,小景行和小利贞乖乖的,爸爸也乖乖的!”

“爸爸不哭,爸爸乖乖的……”听到这两个小家伙的话,林白连忙伸出双手,把两个小家伙紧紧的揽在怀中,不断的用长满了胡茬的面颊亲吻着两个小家伙的面颊,似乎是想要一股脑的把错过的这一年,在这一刻完全补偿给两个小家伙。

娇柔的面颊被胡茬那么一扎,两个小家伙只觉得脸颊上痒得厉害,泪水不由自主的止住,咯咯笑着,不断伸手揉着林白的下巴,而林白却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耐烦的表情,只是任由两个小家伙以蹂躏他来取乐。能够陪在儿子的身边,就算是当大马猴耍,又算得了什么!

“景行,利贞,我不是已经跟你们说了么,爸爸马上就回来了,要你们乖一些,不要再像小猴子一样上蹿下跳的,怎么就安生不下来呢?”就在此时,突然发现两个小家伙没了踪影的廖漫云,急匆匆的推开院门,话语中满是对这两个小家伙的无奈。

但院门刚一推开,还未等她的话说完,整个人却是刹那间呆滞了,手里拿着的东西更是砰然落地,只是目光有些呆滞的望着眼前那一幕,沉默了许久后,她终于缓缓抬手堵住了嘴,开始无声的哭泣起来,泪水晶莹如珍珠,又如她那为情守候,不离不弃的剔透之心。

离别了整整一年,虽然已经收到了林白要回来的消息。虽然知道这个魂牵梦绕的男人,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在自己面前,虽然早就在心中做好了决定,等到面对这个让自己魂牵梦绕的男人的时候,一定要竭力表现得镇定一些,一定不能让眼泪流下来。

但当这一切真真切切的发现在面前的时候,廖漫云却是发现自己所做的那些准备,是那样的无力而又可笑,那些准备就像是竹篱笆一样,只是短短一瞬间,就被久别重逢的欣喜,和无法掩饰的思念,以摧枯拉朽的速度打开了一个缺口,叫她所有的情绪瞬间崩溃!

“爸爸是坏人,爸爸一回来,妈妈就哭了,妈妈从来不哭的。”看到泪流满面的廖漫云,小利贞马上从林白怀中挣脱,如个小大人般撅着嘴巴怒斥了林白一句,然后疾步跑到廖漫云身边,紧紧握住她的手,柔声道:“妈妈,爸爸回来了,爸爸乖乖的,你也乖乖的好不好?”

“我回来晚了。”听到小利贞的话,林白抱着小景行缓缓起身,缓步走到了廖漫云身前,虽然面上没有表露出任何过激的情绪,但眼眸中的那种柔情蜜意,却是几乎都快要把廖漫云融化了,柔声接着道:“对不起,让你们找了我一年,以后绝对不会再这样了。”

“有小利贞陪着,有嘉尔、小青她们这些姐妹们陪着,别说是找一年,就算是再找上八年,十年,我也不觉得辛苦。”廖漫云闻言终于止住了泪水,宁静而安详的盯着林白的面颊,然后缓缓伸手抚摸了一下,如触电般缩回手后,缓缓道:“你瘦了。”

‘你瘦了’三个字虽然简单,但却是华夏人对感情保守的最好体现。人为什么会瘦,在西方人眼中,那是因为营养不良的缘故,但在华夏人眼中,久别重逢的‘瘦’,不是肉体上的削瘦,而是心灵上的为伊消得人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

“会养回来的,我相信你们。”林白闻言轻轻一笑,伸手将躲在廖漫云身后,仍旧有些赌气的小利贞抱在怀中,温情脉脉的向着廖漫云望了眼,然后又转头看了看渐渐行来的贺嘉尔几女,眼眸中满是前所未有的温暖,深吸了一口气后,一马当先走在所有人的面前,缓步向着院内走去,口中喃喃道:“我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你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听到林白的话,几女突然异口同声的喃喃开腔。

她们从来没有怀疑过林白的话,以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不会有;而林白也从来没有叫她们失望过,以前没有,现在没有,未来也永远不会有。

所以她们相信,林白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一切一定会好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