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64章 地狱主人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那声音有些低沉,又有些嘶哑,就像是公鸭的嘶鸣一样,带着一种诡异的语调。

“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听到这声音,余白眉神情一凛,手上印诀掐动,凝神戒备道。

上清宫向来以守备森严知名,在天地异变后,上清宫已然占据了整座青城山,若是没有本门的信符,闲杂人等根本踏不进青城山半步。不仅山下守卫重重,就连山上都有许多暗哨。而且余白眉更是发下过命令,若是有人敢贸然擅闯山门,杀无赦!

在巴蜀大地上,如今的青城山,已然成了上清宫的禁脔,任何人都不能靠近。

青城山尚且如此,更不用说是这上清宫最为重要的议事大厅。整个上清宫,能够进入此地的,只不过也只有寥寥十余人而已,而且议事大厅外的守卫,更是严密到了极致,就算是一只苍蝇,如果没有余白眉的命令,都不可能踏足半步。

更不用说,以余白眉的修为,对周遭的感触可谓是敏锐到了极致,哪怕是一星半点儿的动静,都逃不出的感知。可是眼下竟然有一个陌生人悄无声息的进入青城山不说,而且还走到了议事大厅门口,若是那人不出声,都不会被余白眉发现,这实在是太过匪夷所思!

“自然是像这样,一步一步走过来的。”面对余白眉那不无威胁之意的责问,门外那人却像是没有听到一般,两扇大门在他面前仿若无物般,直接轰然洞开。

双门豁然洞开之后,诸人只觉得一股阴冷到了极致的寒意,突然自屋外,向着他们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就连室内空气的温度都骤然下降了许多。而伴随着那寒意,从外面缓缓踱进来了一名全身上下,连带面容,都被黑袍遮掩住的男人。

那男人的步履轻松随意至极,一步接着一步,就如同是闲庭信步一般,但却是含着一种叫人心神都为之颤栗的诡异韵律。不仅如此,在双门轰然洞开这样巨大的声音下,门外那些守备力量,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依旧呆愣愣站在原地,挪动不了分毫。

“藏头露尾,算什么人物?”余白眉冷眼向着那黑袍人扫了眼后,神情凛然,眼眸中的忌惮之色愈发深重,寒声道:“不知道这位高人来我青城山,是有何见教?你这般视我们上清宫如无物,是视我们上清宫无人可以奈何得了你么?”

话音落下,大厅内一众上清宫门人神情都变得一片凛然,想要凝神戒备,做出防御之势。但让他们感到无比诧异的是,他们所有人的动作,在这一刻都如同是被束缚了一般,根本无法挪动分毫,甚至连眼珠子的挪动,都无力做到。

“我过来,是想把我们和你们上清宫没有做完的交易继续做完。”就如同是没听到余白眉这满含杀机的话语般,那黑袍人好整以暇的向着余白眉近前走去,等走到第一排的座位时,伸出两根手指,捏着座位上的人扔到一边,然后缓缓坐下,轻笑道。

虽然那两根手指头只是轻描淡写的一夹,座位上那名怕是有一百五六十斤的上清宫门人,竟然如同一根稻草般,轻飘飘的不受力,直接摔到在一侧。

“天人?炼气士?还是相师?”看着这黑袍人的手段,余白眉眼角微微颤抖,虽然他自恃也可以通过运用五气秘术来做到这一步,但绝对做不到如这黑袍人般轻描淡写随意。

“都是,也可以说都不是。”黑袍人淡淡一笑,不动声色道:“今天我只是一个和余门主你谈生意的人。不过看余门主的态度,似乎是不想把我们未完的生意做下去的打算?”

“我余白眉从来没有跟任何人谈过生意,我不知道你究竟是在说什么!假如阁下再这么跟我打哑谜的话,就休怪我手下不留情!虽然阁下术法精妙,但我这五气化剑秘术,也不是吃素的!”听着这黑袍人叫人一头雾水的话,余白眉眼角微凛,寒声道。

“余门主真是急性子,这种性子的人,可不是做大生意的料。”对余白眉的威胁话语,这黑袍人根本无动于衷,反倒是好整以暇的给自己斟了杯茶,轻啜一口后,望着余白眉,轻笑道:“余门主的确是没跟我们谈过生意,不过这生意也不是您谈下的,是余少门主谈的。”

“卿儿跟你们谈的生意?”听到黑袍人这话,再回想到这黑袍人那诡异莫名的隐匿气息之术,余白眉神情一凛,目露凶光,寒声道:“你是地狱的人?”

“余门主果然聪明,一点儿就透!”黑袍人闻言轻轻抚掌,做欣赏状,轻笑道:“余少门主的事情,我们也很抱歉。不过我们地狱向来信守承诺,余少门主和我们的生意没有做完,而余门主你又没有联系我们,所以老朽只好自作主张,前来找余门主一晤。”

“我不知道你们地狱究竟是给卿儿灌了什么迷魂药,竟然能叫他答应你们的布局!但是我可以明明白白的告诉你,我们上清宫不需要你们地狱的帮助,也没有心思和你们做生意。阁下从哪里来的,还是回那里去吧!”余白眉眼眸微凛,盯着那黑袍人淡淡接着道:

“余某的脾气一向不大好,看到你,就会想到我死去的卿儿,难保不会对你动手!”

“我想余门主是一定不会对我动手的,因为那是一个会叫你后悔终生的决定。”黑袍人轻轻摇头微笑,神情淡然道:“而且我带来的条件,绝对叫余门主你无法拒绝!”

“我余某人从来不跟人谈条件,不过既然你来了,我也想听听你有什么高见。若是你开出的条件,不让我心动,休怪我余某人翻脸不认人!”余白眉闻言冷笑连连,目露寒光道。

“放心,我的条件一定会让余门主你满意的。”黑袍人淡淡一笑,手上轻轻摆动,一股诡异的气息骤然自他身体生出,将余白眉和他包裹在内。

虽然没有看出这黑袍人这法子是属于何种秘术,但余白眉却是明白,黑袍人这一手的功效,应该是把他们两人的话语声与外界完全阻隔,不被外界所知。

“说吧,究竟是什么条件,竟然会叫你如此神神秘秘。”余白眉冷笑一声,淡淡道。

“余门主稍安勿躁,在说出条件之前,我想先问余门主几个问题。”黑袍人淡淡一笑,眼中露出玩味之色,盯着余白眉,淡淡道:“据我所知,余门主你的修为虽然摸到了五气朝元巅峰的门槛,只要再踏出临门一脚,便能剑意收摄身心,心不外驰,剑不逐物。但就是这临门一脚,却是一直没有办法踏出,虽然你想了不下百种方法,却一直没有任何功效。”

“这算什么隐秘,但凡是奇门中人,稍稍有些手段的,自然知晓老夫的修为如何。”余白眉寒声一笑,沉声道:“如果阁下所谓的问题,就是这种烂大街的东西,还是不要问最好。”

“那我就说些旁人不知道的。余门主你在突破的时候,是不是觉得五气冲刷带脉,积郁在带脉之内,只要你一试图突破,带脉就会牵动全身,使血脉运行不畅,让你半边身子发麻。不知道余门主你认为我说的对还是不对?”黑袍人呵呵一笑,眼中玩味之色愈发深重。

余白眉沉默不语,但眼眸中的惊惧,却是证实了黑袍人所言非假。诚如这黑袍人所说,在寻求突破契机之时,他的确是发现体内五气积郁在带脉之内,无法循环周天。而且若是强行使体内五气冲击带脉,还会带来血脉运行不畅,半边身子发麻这种走火入魔之兆!

但这件事情,即便是余少卿他都没有告诉,而五气化剑秘术,乃是上清宫的不传之秘,除却他和余少卿二人掌握了其中精髓外,其他门人,修习的都只是其中皮毛。而且即便是这一部分皮毛,都紧密封锁,根本不叫外界得知。

他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眼前这黑袍人究竟是从什么地方得知了这其中的隐秘!

“你究竟是什么人?”沉默许久之后,余白眉眼中的忌惮之色愈发深重,双眸紧紧的盯着黑袍人,眼眸深处更是悄没声息的流露出一线杀机。

有关他突破的隐秘,知晓的人越少越好,尤其是在余少卿身死的这个关口。若是这消息一旦传开,恐怕不知道该会有多少觊觎上清宫资源的人会对他出手,而且在这个巨大的打击下,恐怕上清宫马上就会分崩离析,人心惶惶,惶恐不可终日,危如累卵。

“我是来跟余门主你谈生意的人,也是给余门主你指点出一条明路的人,最重要的是,我还是这世间唯一能够化解你遇到的那个危机,让你成功突破五气朝元境界,剑意收摄随心,心不外驰,剑不逐物的人。”黑袍人不置可否一笑,向着余白眉上下扫视了一眼,轻笑道。

“我凭什么相信你?”听到这话,余白眉眼中的忌惮之色虽然没有减少,但明显却是多了一些渴盼之色,但凡是奇门之人,没有任何人能够抵挡得住境界提升的诱惑,他也不例外。

“因为在我眼中,无论三花聚顶,还是五气朝元,抑或天人大道,实际上都只是一个开始而已。”黑袍人轻笑出声,缓缓放下茶盏,漫不经心道:“因为我就是地狱的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