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66章 与虎谋皮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09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说出你的条件!”闭目沉思许久后,余白眉缓缓睁开双眼,紧紧盯着地狱老人全身上下唯一裸露在外的那双浑浊双眼,沉声道:“只要条件不过分,我可以考虑!”

境界的提升,不管是相师,还是天人,抑或是炼气士,都是无法阻挡的诱惑。尤其是如余白眉这样,修为已经到了瓶颈,想要再往前一步,艰难如登天之人。

哪怕能够谋求到寸进的机会,只有寥寥一线,他们都会竭尽全力一试。更不用说,如今地狱主人拿出来的这东西,已经让余白眉几乎有了十足十突破的把握。

余白眉很清楚,这种机会,这辈子恐怕就只有一次,失去了就再也无法把握到手中。所以他必须要留住这次机会,只要地狱主人提出的条件不过分,他就绝不能错失良机。

“余门主是敞亮人,说话够痛快。”对余白眉的反应,地狱主人没有任何吃惊,因为在这样的诱惑面前,根本没有任何人能有意志去抵抗,淡淡一笑后,他接着道:“我的条件很简单,余门主你暂时放弃报仇,暗中并入我地狱。当然我们只是合作关系,你还是上清宫的主人。一年后的大比,你我联手对付林白!功成后,河图洛书归余门主所有,我只要不死药!”

余白眉闻言沉默不语,眉头紧皱,眼珠滚动,思忖不已。说句老实话,相对于能够让自己获得境界的提升而言,地狱主人提出的这个条件实际上并不过分。

而且他自信经过自己这么久的经营,上清宫早已是铁桶一块,为他号令是从。就算地狱主人再有办法,也不见得就能在短短一年的时间内,便把上清宫据为所有。只是让他多等待一年,再为余少卿复仇,他实在是有些不甘心。

“余门主,俗话说得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我之见,以你如今的修为,若是贸然前往燕京,恐怕就只是去送死的份。一年的时间,说短不短,说长倒也不长。与其现在没有任何把握的过去,何不如一年之后,信心满满的前往,一举将林白此獠诛杀!”

见余白眉神情有些犹豫,地狱主人趁热打铁的说了一句后,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笑容,淡淡道:“而且余门主你春秋正盛,又岂是那种没有子嗣的命理。难道你就不想让自己再有一个儿子,让这上清宫的大权,能够世世代代的掌控在你们余家人的手中。”

声音一字一顿,虽然嘶哑,但却是带着一种诡异的蛊惑力,就如同是海妖的歌声般。

余白眉沉默不语,不过面上的神情却是缓和了许多,甚至没有对地狱主人的后半段话表露出任何不满的情绪。诚如地狱主人所言,上清宫乃是他毕生心血的结晶,为了上清宫的现在,他付出了无数精力。他实在不愿在自己百年后,让上清宫的大权旁落他人之手!

“逝者已逝,生者自当奋力进取。余门主是枭雄,我想应该分得清孰轻孰重吧。”地狱主人见状又是一声轻笑,淡淡道:“而且余门主也应该知道,这世上想要谋求境界突破的人不在少数,如果余门主你拒绝的话,我根本不愁找不到下家。”

“你为什么选择我,而不是去选择其他宗门?”沉默许久之后,余白眉的心神终于彻底松动,只是他心中还有些不解,紧盯着地狱主人的双眼,沉声问道。

“因为余门主你很对我的胃口,杀伐决断,举手投足间,一夜覆灭巴蜀地下势力,手上亡魂无数,我需要这样的人。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真正做成大事。”地狱主人闻言先是一愣,而后突然放声大笑,笑声落下后,淡淡道:“这个答案,你满意么?”

“很满意,你我是同样的人。我答应你的条件,从即刻起,你我的协议就开始生效,不过我希望我能尽快得到更多的仙血。”余白眉缓缓点头,转头向着大厅上空望了眼后,紧握拳头,沉声道:“卿儿,你等着,再等一年,为父就拿林白的头颅来告慰你在天之灵!”

“很好,余门主快人快语,痛快!你跟我去我地狱大本营走一遭,等到了那里之后,仙血你想要多少就有多少!”地狱主人闻言轻轻一笑,眼眸中突然有妖异神采露出。

余白眉闻言面上顿时露出犹疑之色,但停顿片刻之后,却还是点了点头。他知道,这世上从来没有白吃的午餐,如果自己否决了地狱主人的提议,不前往地狱大本营,那自己永远都不会得到仙血。一年的时间并不算长,与其多做争执,倒不如依言行事。

“听我的号令!上清宫从即日起封山一年,非我号令,任何人不得外出!”等到地狱主人将那层屏蔽收取之后,余白眉向着周遭那些门徒们扫视了一眼,缓缓道:“一年之后,我将率领诸位,前往奇门大比!我上清宫,必将在那一役之后,名扬四海,为少门主复仇!”

“一年之后,名扬四海,告慰少门主英灵!”听得余白眉这话,那一众门徒脸上顿时露出欣喜之色,也不加追问,大声附和不止。对于他们而言,复仇实在是太遥远太遥远,能够多保住一年时间的小命,能够再平稳的过上一年,就已是莫大的欢喜。

“带路吧。”向着一众门徒扫视了眼后,余白眉侧身向着地狱主人做了个请的动作,然后目中露出一抹迟疑之色,如同在质问地狱主人,又像是在质问般,喃喃自语道:“这一行,前路究竟是康庄大道,还是龙潭虎穴?究竟是攻守同盟,还是与虎谋皮……”

地狱主人淡淡一笑,犹如没听到余白眉的话般,一言不发,只是缓步向前踱步而去!

不管是刘老爷子,还是张三疯和沈凌风,抑或是刘蕙芸,都是极为知情识趣的人。虽然时隔一年,他们都有一肚子的话跟林白说,但是在决定了一年后钟山之会后,却均是把肚子里的话重新放回了肚中,找出一番推脱的借口,便要离去。

“折腾了几天,实在是有些困了,你这边的床太硬了,睡着不舒坦,我还是回老宅那边住去,三疯、凌风,你们跟我一道,刚好我那有几瓶别人新送的好酒,咱们打开尝尝。”刘老爷子说了个蹩脚的借口后,然后意味深长的向着林白看了眼,重重拍了拍他的肩膀,缓缓道:“你要多多努力一些,不要辜负了我的希望。”

听得老爷子这话,场内顿时响起一阵促狭的笑声,而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的俏脸,也是直接红到了耳根子。不管是哪个人,都很清楚,刘老爷子要林白努力是努力什么,不是努力加餐饭,也不是努力提升境界,而是努力给他老人家多弄出来几个重外孙抱……

“我天相派人丁向来不旺,师兄我已是一大把年纪,没希望了,这个重任就要交在师弟你肩上了,可千万莫要让师父和咱们天相派的列祖列宗失望……”张三疯也是毫不示弱道。

“你还傻站在这里做什么?没听到老爷子说要回去休息,没听见你三疯大爷也要走,还不赶紧去搀着!做人宠也没做人宠的觉悟!”听着这群人的促狭之语,还有自己一回来,他们就要让自己当种马的打算。林白心中暗叹人心不古,世风日下。但只可惜他思前想后,却也是没想到什么反驳他们的话语,只能向着呆愣在一旁的雩来子怒斥道。

原本还在为诸人之话,而嘿笑不止的雩来子,听到林白这话后,顿时面如土色,眼中更满是委屈的神情。自己不就是笑笑而已,用得着这样训斥么,难道人宠就这么没地位?!

虽然心中腹诽不止,但他却也不敢多说半个字,一边向林白陪着笑脸,一边急忙起身挽住张三疯和刘老爷子的胳膊,小心翼翼的掺扶着这两位,向屋外走去。

一阵哄堂大笑后,诸人向着林白投了几个打趣的眼神,均是嘻嘻哈哈的向屋外走去。

“老婆们,现在家里就剩下咱们几个了,咱们要不要做些已经很久没做过,但是很有意思的事情呢?”缓步走到门口,将门反锁之后,林白脸上露出一抹促狭笑容,瞥着女那娇艳如花的面庞,搓手嘿笑不止,那模样要多猥琐就有多猥琐。

“有意思的事情?什么事情?”贺嘉尔揣着明白装糊涂,反问了林白一句,然后从酒橱里拿出一瓶红酒,斜眼望着林白,娇笑道;“还是先喝两杯,再说其他的事情吧。”

虽然林白心中不甘不愿,但也不敢逼得太紧,不过肚内却是有些腹诽。但几杯酒下肚之后,他心中所有的不快顿时一扫而空,只见在酒精的刺激下,几女的面颊变得愈发娇艳起来,在朦胧的灯光下,看上去犹如笼罩了一层薄薄的粉红纱幕般,看上去美不胜收。

尤其是几女的目光,随着酒精的刺激,更是犹如多了一层水雾般,看上去朦朦胧胧,宛若一抨春水,哪怕是盈盈一瞥,都叫人觉得似乎都要把魂魄给勾走了。

越喝兴致越高,越喝眼前美景便愈发美妙,越喝越看,感觉便越来越明显,便越感激贺嘉尔。这哪里是打算把自己灌醉,分明是想要和自己与虎谋皮,看一幅美人酒醉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