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67章 妖精,吃我一棒!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507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酒下肚,人微醺,醉眼朦胧之间,眼前之物更是比往常更多了几分娇媚之意。

“你知不知道这一年来,我们有多想你。”几杯酒下肚,宁欢颜醉眼阑珊的揽住林白的脖颈,重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怒声怒气道:“你个花心大萝卜,一出去就是整整一年,连一点儿消息都不给我们留。我告诉你,要是再敢有下次,小心老娘我红杏出墙。”

“出墙的话,不要往别的地方出,要对着我出才行。”林白反手握住了宁欢颜柔若无骨的小手,在手心轻轻揉搓着,虽然嘴上笑嘻嘻的,但心里边却颇为感慨。俗话说得好,酒后吐真言,宁欢颜如今的话,恐怕就是她的真心话,自己亏欠几女的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我才不往你那出,我要一辈子守身如玉,去当个小尼姑,青灯黄卷过一辈子。”被林白的手一揉,掌心渐渐变得燥热起来,而随着体温的升高,酒精在体内涌动得也似乎更为厉害起来,直叫宁欢颜觉得心里边就像是有许多只小猫在抓抓挠挠,心中发痒。

“你们要是去当小尼姑,我就去你们的庙里当和尚,和尚尼姑,简直就是绝配。”林白一伸手将宁欢颜整个身子揽入怀中,左手紧勾着她那纤细柔软的腰肢,而右手则是悄没声息的顺着衣摆,塞到了她胸前的雄伟处,指尖轻轻勾动不止。

刹那间,林白登时感觉到一股滑腻而又惊人的熟悉弹性,开始随着指尖向着身体传递而回。这是一种类似于心灵的悸动,叫他浑身上下涌起一股莫名的兴奋,心底深处那压抑已久的人类最原始冲动也变得愈发炽烈,如果不能发泄出来,恐怕就要烈焰焚身。

“不许碰我!”被林白这么一撩拨,久旷的宁欢颜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一堆渴盼着烈火来点燃的干柴般,醉眼惺忪的她伸手按住林白的手,微撅性感的红唇,娇声道:“就要给你点儿教训,不然的话,还以为我们姐妹几个好欺负呢!”

“欢颜,我做错什么了?我这可不是在占你的便宜,我是在给你按摩啊!”林白闻言之后,做出一幅被辜负了好意之人的委屈之色,手掌心不轻不重的一边揉捏,一边道;“看看我的宝贝老婆,老公一年不在,都瘦了好多,我得好好帮你开发开发,不对,是按摩按摩。”

手掌心绵软一片,滑腻无比,叫林白觉得自己的半边身子几乎都要麻了!

不光是他,宁欢颜也觉得全身上下酥麻一片,大脑几乎都快要不受控制,而且眼眸中的媚意更是几乎都快要变成水滴落下来,微醺的面颊,也变得愈发绯红,甚至于口鼻之间,还时不时发出一阵阵低低的喘息声。在昏黄的灯光下,此情此景,端的是香艳绝伦。

“不要这样嘛,人家怕痒,不要再捏我了……”心中仅剩下的一丝清明,在林白双手的动作下,正在不断的变得迷离,宁欢颜紧咬着牙关,努力想要克制住自己低低的呻吟。但越是压抑,自心底生出的那种渴盼便越是强烈,越想要那只魔掌加重力量。

“一会儿我帮你打一针,马上就不痒了……”到了这一刻,林白哪里还舍得放手,手上不轻不重的加大了几分力道,凑在宁欢颜的耳边,又低低道:“老公昨天出去办了好多事儿,觉得一年没运动,身体也有些吃不消。咱们俩一块做运动,好不好?”

“好……,不对,是不……好……”宁欢颜微眯着迷离的双眼,在林白双手的挑拨下,迷乱的答应了一句后,却是又觉得不对劲,急忙辩驳道,但在林白双手的揉动下,她哪里还能发出完整的声音,那句不好生生被分成了两段,听起来就像是在允许林白的话一样。

“老公,我觉得我的身体最近也有些不舒服,也想让你帮我按摩按摩。”就在此时,林白突然觉得身后一热,回头一看,却发现向来矜持的夏小青,此时在酒精的作用下,竟然紧紧的搂着自己的身体,醉眼惺忪的舔着娇媚的红唇,低语不止。

一股股略带酒意的芳香气息,在林白耳间变动不断;后背两团紧贴着脊背的柔软,在背上不断变幻形状。直叫林白觉得整个人都像是飞到了云端上一般,飘飘然如飞仙。

“好,我也来帮你按摩。”迷离之下,林白迅疾无比的抬起左手,顺着夏小青的衣摆塞了进去,将那一团略带些冰冷的弹润紧握在手掌心,轻轻厮磨不止。

指尖只是刚一碰触到肌肤,夏小青便觉得自己肌肤上登时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仿佛林白的身体带着电流一样,不断有电弧从他的指尖,传递到了自己的身体内。

“老公,你可不许偏心,不能只帮欢颜姐和小青姐,还有我们姐妹几个呢,我们也想按摩怎么办?”就在林白心神迷乱之际,贺嘉尔却是扑到了他怀里,脸上带着促狭的笑容,道。

“是嘛,我们也要老公给我们按摩,不能偏心……”贺嘉尔话一出口,廖漫云和萧薇几女也是脸上带着醉意凑了过来,在林白怀中厮磨不止,轻笑道:“老公你快给我们按按嘛!”

话音落下,林白犹如被五雷击顶,脸上不自禁的露出一抹苦笑,只恨爹娘少给自己生了几条胳膊。看起来媳妇儿多了,也真不是什么好事儿,单就是这‘按摩’都按不过来。

但俗话说得好,人不风流枉少年,林白如今的年纪,正是如狼似虎的时候,更不用说,已经食髓知味的他,已经在那个鸟不拉屎的寨子里忍受了一年。有位伟人说得好,没有条件的话,那就创造条件嘛,要最大限度的发挥人的主观能动性!

而且望着那些在酒精刺激下,一张张娇媚如春花的面颊,在诚恳无比的一声声请求着自己帮助她们按摩身体。此情此景,就算是佛祖下凡,又如何还能坐怀不乱?!

“我的手已经忙不过来了,我用脑袋来帮你们,怎么样……”说着话,林白一个饿虎扑食,向着几女就扑了过来,一个公主抱将萧薇抱起后,向着床上一扔,做了个比划肌肉的动作,义正言辞道:“来吧,你们验证老公体力的时刻到了!”

话语落下,不知道室内的灯被谁关了,房间内登时一片漆黑。伴随着一阵哄笑声后,一片低低的呻吟声,渐渐在房间内弥散开来,迷离而又婉转,叫人意动。

“老公,你怎么了?是不是太长时间没有锻炼,还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但这声音没响起多久,却是突然戛然而止,而后一个满是关切的声音悄悄响起。

“你老公我可是当了整整一年没见过荤腥的和尚,换了谁,谁不得秒……”话音刚一落下,林白的声音重又响起,话语中满是不甘心的韵味,然后不知屋内又发生了什么,林白却是突然吭哧吭哧起来,然后仿佛重振了雄风,耀武扬威的嘶吼道;“小妖精们,吃我一棒!”

“小猴儿,把你这棒子借姐姐耍耍……”话音落下,屋内又传出一阵低低的娇笑声。

喘息声愈发低沉,灯光愈发昏黄,一切的一切,变得是这样的迷离梦幻。

韶华易逝,美梦难留,时间就像是白驹过隙,美好的时间总是那样的短暂。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室内的声音渐渐平息下来,而后缓缓归于宁静。

发泄掉浑身充沛的精力后,也不知道沉睡了多久,林白才终于悠悠醒来,抬手揉了揉有些发疼的太阳穴,然后向着床上地下杂七杂八的衣衫扫了眼后,不禁苦笑摇头。

但刚一摇头,却是发现,在自己的身边,一条条横陈的玉体,正没有任何遮掩的露在眼前。此情此景,林白如何还能按捺得住,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抬手就向着柔软抓去。

“不要乱来了,昨天是喝醉了,才便宜了你这只小猴子的!天都亮了,等会儿老爷子他们说不好就来了!”被林白这么一闹腾,几女也是悠悠醒转,但哪里还肯依林白,娇笑不止。

“他们那么知情识趣,又想让我当种马,肯定不会来的。”但林白又哪里肯依几女,眼瞅着几女守得颇为严谨,有些无从下手,便一边伸手去搔几女的痒,一边陪着笑脸道:“小妖精们,你们就行行好,再让老孙这重逾十万八千斤的棒子沾点儿荤腥嘛!”

“小师弟,小师弟,太阳晒屁股了,你还不起来!可不要学那唐明皇,从此君王不早朝啊!咱们昨个儿可是说好了,今个儿要去看乌尔善那小子的!”就在几人厮缠不止的时候,院外却是突然传来了张三疯的大嗓门,在那肆无忌惮的嘶吼不止,把气氛破坏的干干净净。

师兄还真是会挑时间,恐怕是这老光棍嫉妒自己吧!林白闻言,心中不无恶意的揣测道。

“老公,你去看看尔善吧,他的情况比较严重,风、土两位老前辈说他只剩下半个月的性命了。咱们日子还久不是!”萧薇闻言神情登时一凛,伸手推了推林白,急声道。

“行,那我就过去看看。”虽然心中腹诽,但林白却也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伸手朝几女的圆滚的屁股轻拍了下后,笑道:“等我回来,再让你们几个小妖精,吃我老孙一棒!”

几女闻言娇笑不止,虽然眼眸间略含羞意,但面上的表情却是前所未有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