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71章 意外之敌(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72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原本听着陈白庵那中气十足的声音,林白还以为所谓‘陈白庵出事儿’,不过是为了让他早日过来的借口。但是就在刚才他仔细打量陈白庵的时候,却是发现,此时此刻,在陈白庵身上,已然感受不到任何法力波动的气息,就像他的法力凭空消失了一样。

刚开始感触到这种感觉,林白还只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心中惊疑之下,又感触了一次,却是发现,竟然还是一无所获。而今的陈白庵就如普通人一样,身上的气息混浊无比,没有半点儿那种大道的轻灵气息!若是换做一般人也就罢了,可是陈白庵是什么人?

他是化神境界中期巅峰,掌握了法相奥秘的相师,如果连这种人的身上都没有法力波动气息的话,那普天之下,恐怕就没有几个人身上能够法力气息的波动了!

而且出现这种情况,意味着什么?也就意味着陈白庵如今同普通人一样,身躯和生机再得不到法力的滋润。若是换做寻常人,如沈凌风那样春秋正盛的年轻人也就罢了,可是陈白庵已经年逾两百岁,若是失去了法力的庇护,恐怕朝夕之间,就要因生机绝断而亡!

也亏得陈白庵曾经服用过九转灵丹,而且还服食了太岁,是以体内的生机得到了滋养,才没有在失去法力的那一瞬间,容颜弹指老,形容瞬息枯槁。但即便是如此,陈白庵如今的情况也是危急到了极点。假如法力再得不到恢复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就要身死道消。

可是让林白想不通的是,陈白庵如今的修为已经到了化神中期巅峰境界,这世上能够伤到他的人可谓是少之又少,更不用说是这种禁锢他体内法力的手段,

因为这种精妙入微的术法手段,要远比伤害一个人更为艰难,而这也就更能体现那出手之人手段的恐怖。林白实在是想不出,这世上究竟是有什么人,可以做到如此恐怖的一步!

“在回来的路上,遇到了一个炼气士高手!而且就我看来,那人的修为恐怕是已经到了五气朝元,三花聚顶的境界。不仅如此,在和他比拼的时候,我更是感觉到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敬畏和压迫,在那种诡异的情况下,法相只能发挥出平常十之七八的能力。”

“也亏得无支祁前辈和野人老爷子及时赶到,要不然的话,恐怕我现在就见不到你了。”陈白庵闻言苦笑摇头,心有余悸的将当时的情况讲述了一遍后,轻笑道;“不过现在也无所谓了,既然你回来了,我肩上的担子自然就不用挑了。活了这么久,也早活够本了。”

“陈老,您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若是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您离我们而去,您让我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世上?!”不等陈白庵把话说完,林白断然打断了他的话,然后决绝无比道;“而且现在还远没到那种覆水难收的地步,您要相信我,一定会找到解决的方案。”

林白很清楚,在过去的这一年里,为了守卫自己家人的安危,陈白庵承受过多少危险,又是有多少次以死相拼,才换回来的那短暂宁静。这种恩情,说成是救命恩人都不为过,如果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陈白庵撒手人寰,他这辈子都没法子原谅自己。

“我相信你。”陈白庵苦笑出声,却也知道林白就是这样认定了一件事情,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脾气,只得苦笑着应承林白了一句。只是自己的情况,只有自己最清楚,自从法力禁锢以后,那种油尽灯枯的感觉已然越来越强烈,他已知道,自己时日无多。

林白没有言语,只是伸手将陈白庵扶着坐稳之后,伸手覆在了他脉门之上,而后闭目向着他体内度进一道法力和神念,想要洞悉陈白庵体内如今的状况,推断出禁锢了陈白庵体内法力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术法,又是否有什么破解的漏洞!

但林白的手指刚一碰触到陈白庵的脉门,指尖却是登然被弹了起来,而且冥冥中,更是有一股强烈到了极致的杀意,向着他的神识斩了过去!也亏得林白收摄的迅疾,否则的话,恐怕就连他这一道神识,都要被那一道杀意斩成两截!

也亏得林白的神念已经到了收摄随心的地步,在感觉到不妙的那一瞬间,便迅疾无比的收归了体内。但即便是如此,他的神念,还是被那股杀意侵袭了一丝,而自神念间,更是有一股犹如要破灭万物般的疼痛,顷刻间席卷全身!

这种情况和刚才林白在接触乌尔善身体时候的局势极像,但林白明白,这两者只是原理相同,都是禁锢之力,但威力却是截然不同!后者不知道要比前者,高明几百倍!

法则之力,破灭法则!就是这一丝疼痛,登时便叫林白明白了禁锢陈白庵体内法力的究竟是什么东西!而且他知道,那不但是破灭法则,而且是几乎和自己同等级的法则之力!

可是林白从来没听说过,这世间有什么人,能够如自己般,掌控着法则之力!甚至于如果不是断定自己在浑浑噩噩那段时间,没有做过这种荒唐事的话,他都要怀疑这是自己所为。

究竟伤害陈老的是什么人,为什么他会有这样恐怖的手段?!林白眉头紧锁,心中思绪变动不断,但越是想,却越是觉得迷惘。在这一刻,他有些无力的发现,虽然时隔一年,但局势并没有比以前好转多少,所有的一切,还是那样的扑朔迷离,叫人无法把握!

“林白……”见林白神情变幻不定,陈白庵脸上露出一抹关切之色,伸手轻轻拍了拍林白的肩膀,温声宽慰道:“不用为我这把老骨头担忧什么了,我都这么大年纪了,在我眼里边,死这东西虽然恐怖,但真的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陈老,放心吧,我不会让您出事儿的。”林白缓缓摇头,打断了陈白庵的话后,温和一笑,宽了宽陈白庵的心,然后问道:“陈老你还记不记得那人的形容音貌?以及他施展秘术时候的手段又是怎么样的?我看看能不能通过这些东西,推断出那人的手段和来历。”

“我不大记得了,只记得顺着那人的身子,有一道璀璨夺目的光闪过之后,我就再没有办法催动法相,所有的法力尽数都被禁锢了。”陈白庵皱眉沉思片刻后,缓缓摇头道。

“行,我大概知道了。”林白点了点头,陈白庵这种情况很常见,许多人在经历诡异画面的时候,往往都会出现记忆缺失的情况,只是这样一来,他就没有办法通过那秘术手段的施展方式,来弄清楚出手那人的身份,不过按陈白庵所说,当时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都在场,他们也许还有些记忆,打定主意,林白将陈白庵扶到床边躺下,然后温声宽慰他道:

“陈老,您不用担心,好好休养身体,我一定会找到解决的办法的。”

“我这把老骨头,又给你添麻烦了,真是不争气啊!”陈白庵闻言后,苦笑着拍了拍腿,有些无力的看着林白,正色道:“林白,听我的话,就算你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但如果危险太多的话,一定不要去做,我这把老骨头活得够久了,不能再因为我耽误你了。”

陈白庵很清楚,在过去的一年里面,为了寻找到林白,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吃了怎样的苦头。他实在是不愿,再因为自己的事情,让林白出什么意外,又让几女失落无神。

“陈老,您就放心吧,我记下您的话了。您放心,还跟以前一样,这世上能奈何得了我的人,还没从娘胎里生出来呐!”林白闻言眼中露出些感激之色,如果情谊不够深厚,陈白庵又怎么会说出这种可以罔顾他自己性命,让自己多多保重的话语。

又陪了陈白庵一会儿,宽慰了他几句后,把老人家劝得躺下来休息后,林白这才朝门外走去,不过只是一扭头,脸上笑意顿收,一张脸更是阴沉得几乎都快要滴下水来。

“林白,陈老的情况怎么样?不会有危险吧?”见到林白从屋内走出,沈凌风和张三疯异口同声的急声追问道,只是看着林白脸上的阴霾之色,他们心中却是骤然一沉。

虽说在得知陈白庵出事儿的消息后,他们就想跟着林白去看看老人家。但他们也知道,相较于他们而言,林白和陈白庵已经有太久没见,还是不要去打扰的好。而且他们实在是没想到,从屋内出来之后,林白的脸色竟然会阴沉到这样的地步。

“全身法力都被禁锢,如果再拖下去,不能解决掉禁锢的话,恐怕要不了多久,陈老就会油尽灯枯,身死道消。师兄,沈哥,你们这些天还是多陪陪陈老吧。”

沉默片刻后,林白缓缓向沈凌风和张三疯说出了一个叫他们绝望的消息,然后缓缓转头,向无支祁和野人老爷子望去,正色道;“无支祁前辈,野人老爷子,陈老当时遇到的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你们有没有看清楚那个敌人的手段?”

“我早就说了,这小子火眼金睛,什么都瞒不过他的,老陈还不相信我。还想要瞒着他,这能瞒得住吗?”无支祁听到这话,苦笑着摇了摇头,缓缓道:“看倒是看清楚了,而且以我之见,恐怕就算是我和野人老爷子两个,若论单打独斗,怕也不如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