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73章 失踪(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4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什么消息?”听到无支祁这话,林白的神情顿时紧张起来,双眼直勾勾的盯着无支祁。

为了自己的家人,陈白庵付出了太多太多,他实在是不愿意让老人家的生命就此画上句点。哪怕是只有一线希望,不管要经历怎样的波折,只要还有机会,他就要尽力去尝试。

“算了,这个消息也不见得准确,要是贸然去做的话,说不好还要耽搁了其他的机会。”话说了半句,但无支祁却是又摇了摇头,苦笑道:“而且那消息,想要扭转乾坤,也是微乎其微,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我看你还是不用考虑我的提议了。”

“前辈,你觉得我现在还有其他的机会吗?请您告诉我,哪怕是只有一点儿机会,我都要去试一试!就算真的不能成功,我也问心无愧。”听到无支祁说出的这半截话,林白向它一拱手,诚恳无比道。如他所言,如果明知道有机会,而不去做,他更无法过自己内心那关。

“前辈,还请您直言吧,不管是上刀山,还是下火海,我们都愿意一试。”不仅是林白,张三疯和沈凌风也是迫切无比开腔道。他们和陈白庵都是过命的交情,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陈白庵因为体内法力遭到禁锢,生机无法得到滋润,一日日的消亡下去。

“我这消息,上刀山下火海,倒是不至于。不过讲究的是机缘这俩字,这玩意儿,可是要比什么危险都更麻烦。”无支祁苦笑着摇了摇头,缓缓道:“这消息还是我以前从我家主人耳中听到的,他老人家曾说过什么神农尝药之熊山,有怪蛇名曰禁蛇,坠崖身断数截而不死,相合之后,便又合而为活物。此物可破天下一切桎梏,即便是法则之力,也可悉数祛除。”

“这世上还有这样神异的蛇?”听到这话,沈凌风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一脸匪夷所思的表情,紧紧盯着无支祁,只以为他是在说什么胡话。他活了这么大,还真是从来没听说过这世间有身体摔断成几节,还能够合而为一,依旧活蹦乱跳的蛇类。

“的确是有这样的蛇。前辈,你所说的熊山,应该就是如今的神农架吧。”但和沈凌风的表情截然不同,张三疯却是深以为然的附和出口后,见周遭之人颇多疑惑之色,便解释道:

“早年间我还在奇门江湖游历的时候,曾经路过神农架一次,见到了几个野生动物科考队员,几顿酒喝下来,他们跟我讲了一段奇遇。说有一次他进山的时候,见到从山崖上摔下来一条蛇,那山崖极高,蛇摔下来直接就成了四五节。但是这四五节蛇躯在地上却是不断跳动,向着蛇头靠近,不大一会儿功夫,就变成了一条活蹦乱跳的蛇。”

“当时他本来是想捉回这蛇研究的,但是那蛇一复活,就钻进了草丛里,不见了踪影。后来他问过周围的山民,那些人说他们也曾见过,还说什么只要捡回其中一节,这蛇就活不成了,如果拿回去入药,可以治碎骨症等顽症。”张三疯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后,缓缓接着道;“我当时只以为他是在信口开河,没想到这世间竟然真有此物!”

“这说法和我家主人所说的的确是如出一辙,不过我家主人说想要这蛇有破除禁制,解掉桎梏的效力,就必须要全须全尾活捉,以蛇血入药,才能起效。一旦断裂,就再无可用之效。”无支祁闻言后,面上也是有些不可思议的神情,缓缓道。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大可去神农架一试!说不好就能遇到这么个机会,把陈老体内的破灭法则解除。”林白闻言后,神情终于露出了些许欣喜之色。他原以为此法世上再没有任何法子可解,但如今却是有了个机会摆在眼前,可说是不胜之喜。

但欣喜之中的林白,却是没有发现,在他提到‘神农架’这三个字的时候,场内的人脸上却均是不自禁的流露出一种略有些尴尬和失落的神情。

“话是这样说没错,但是那禁蛇神出鬼没,而且按照主人所说,它只生活在神农架的洞穴内。茫茫深山,想要在里面找到一条小爬虫,岂不是难如登天。”无支祁缓缓摇头,道:“以我看来,还是另外再寻个法子吧,这个实在是有些太玄虚了。”

“要么我的修为再更进一步,能够轻易而举的破开法则;要么就是什么都不做,眼睁睁的看着陈老病亡!这是唯一的机会,我一定要试一试!”没有任何犹豫,林白断然打断了无支祁的话,沉声道:“而且只要找到禁蛇,不单是陈老,就连乌尔善的命也可以保住,我怎么可能在明知道有机会的情况下,却什么都不做,而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一天天衰亡?”

话语斩钉截铁,带着一股子宁折不弯的气势,叫人很容易看出林白已经下定了决心。

“又东一百五十里,曰熊山。有穴焉,熊之穴恒出神人。夏启而冬闭,是穴也,冬启乃必有兵。其上多白玉,其下多白金。其林多樗柳,其草多寇脱。熊山,帝出也!”

见林白之意已决,无支祁犹豫了片刻,缓缓道出了神农架之中洞穴开启之秘后,缓缓道:“要是去的话,刚好时间快要立夏了,也正是去的时候。不过人选最好还是换一换。”

“我看还是我去好了!”听得无支祁这话,张三疯急忙接过话头,道:“刚好我在山里面还有几个交好的朋友,去了之后联络上他们,也能打听打听消息。我去那边,也算是熟门熟路,不会出什么偏差。而且林白你留在燕京,也可以顺道找找其他法子。”

“我跟你一道去!咱们俩过去的话,刚好是个照应,能省不少事。”沈凌风也是深以为然的连连点头,言语紧张无匹,仿佛是生怕林白争夺这差事一样。

“那就这么定了吧!我也跟你们一道过去,这样更放心一些。”无支祁哈哈笑了两声,道:“我也听说那山里有许多野猴,我也好去看看一众猴子猴孙。”

“如此甚好,再过几天便是立夏,正应了洞穴夏启之说,我看事不宜迟,还是尽快动身吧。”不仅是张三疯和沈凌风主动请缨,就连野人老爷子竟然都极力赞成他们的举动。

只是以林白的心性,又如何会看不出这几人举动的古怪。就好像他们是竭力想要林白避开神农架,不想让他靠近半步一般,这种诡异的情况,实在是叫林白想不通其中缘由。

“沈哥,师兄,还有两位前辈,你们就别把我当傻子戏耍了,你们究竟是为什么不想我去神农架?”不等几人附和野人老爷子的话,林白断然出言道:“如果你们是担心嘉尔和小青她们不赞成我离开的话。我可以向你们打包票,她们绝对能体谅我想救陈老的心情的。”

“你小子怎么不识好歹呢?你刚刚回来,她们几个为了找你,苦苦找了一年,你好容易回来了,不好好待在家里陪她们,瞎跑什么,有我们几个不就够了,难道是你还不放心我们,怕我们不用心做事去救老陈?”无支祁猴眼一翻,沉声对林白训斥道。

“我怎么会不相信几位前辈,只是事情皆是因我而起,就只有我自己去解决,才能缓解心中忧虑十之一二。如果你们不让我去神农架的话,就算是我待在燕京,也日夜不得安宁。难道你们不能体谅小子的这种心情么?”林白闻言诚恳无比的抱拳道。

话音落下,场内沉默一片。在场的这些人,哪个不知道林白的性子是什么样。这小子做事向来就是说一不二,而且最讲究亲力亲为。更不用说如今陈白庵之所以会出现这情况,是因为为了驰援他家人,帮助解围所导致的,他就更无法置身事外。

可是在眼前的情况下,且不说他这才是刚刚回归,贺嘉尔几女好不容易才见到他,才算是有了难得的相聚机会。单从另外某些方面而言,神农架那地方,林白的确是去不得!

“师兄,沈哥,两位前辈,你们究竟是瞒我了些什么东西?为什么不想我去神农架,那边究竟是出了什么事儿?”看着沉默无语的几人,林白愈发觉得事情不对劲起来。

话音落下,却是没有一个人开腔,几个人只是大眼瞪小眼的站着,脸上满是无奈之色。

“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快说啊!”看着几人的表情,林白顿时明白,他们隐瞒他的事情,绝对不是什么小事,心中不禁愈发惶急起来,急声追问道:“你们到底瞒了我什么?”

“小师弟,我们隐瞒你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要答应师兄,你听到这个消息之后,一定要冷静!”沉吟片刻后,张三疯一咬牙,缓缓道。

“师兄,你说,究竟是什么事儿?”林白闻言神情愈发紧张,沉声追问道。

“燕赵师弟他……”张三疯闻言沉默片刻后,紧咬牙关,沉声道:“他在神农架失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