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74章 失踪(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237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鲁燕赵失踪了?!

听到张三疯这话,林白整个人都愣住了,就连指尖都在不断的抽搐!他实在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完全没想到,在自己不在的一年里,竟然还发生了这样惊天动地的大事!

回来之后,他便有些好奇,怎么着鲁燕赵一直迟迟不露面。向夏小青和贺嘉尔几女询问,她们只说是鲁燕赵也在外寻找自己,一时间还没联系上他。由于当时陈白庵和野人老爷子他们也都还没回来,所以林白当时也就没有多想,却是没想到,鲁燕赵竟是失踪了!

虽然和鲁燕赵相处的时间并不算久,但这位半个同门,不管是对张三疯,还是对林白,都可说是没说的。当初张三疯说自己缺钱花,他连眉头都不带眨的,直接就把手下翡翠矿的矿权分给了张三疯一部分;而在林白家人遇到危险的时候,更是竭尽全力的去保护。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虽然鲁燕赵和他们并不是在茅山一同修习相术,但是却还是赢得了张三疯和林白的尊重和信赖,更是把他视为天相派正儿八经的亲传弟子。

可就是这样一位拿兄弟情谊当真金的人,却是因为寻找自己,而音讯杳杳!

“我们本是打算等你回来就告诉你的,但是想着你刚回来,还是不要想这些糟心事儿的好。”望着脸色沉郁到了极致的林白,张三疯轻轻叹息一声,缓缓道。

而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更是都不敢正眼看林白,仿佛一接触到林白那愤怒的眼神,就会叫她们心中惶恐不安。她们这样做,的确是有一些私心,不愿意让林白刚刚回归,就陷入这些纷扰之中,再生出什么她们无法承受的变数。

“林白,你也别怪嘉尔弟妹她们,她们也都是好意,也是不想让你为这些事情担心。”见林白神色不对劲,沈凌风生怕因为此事让林白和几女间生出什么间隙,急忙劝慰了林白一句后,缓缓道:“这次还是让我和三疯子去神农架,刚好也可以找找燕赵的下落。”

“我不怨你们,只是我希望以后你们不要再这样把我蒙在鼓里!”沉默许久后,林白向着面带歉疚之色的几女看了眼,然后双眸死死的盯着沈凌风,沉声道:“鲁师兄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他为什么去的神农架,又是怎么失踪的?”

“当时大家都在各处找你,他就去了神农架。刚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有联系,但是后来就失去了联络,当时我们以为他是进入了深山,受到了磁场的干扰,失去了卫星讯号。但是隔了好久,还没有他的消息,我们想要寻找他,却是发现已经推算不到他的气机所在了。”

张三疯轻叹了口气,缓缓道:“后来我们又去神农架了一趟,但是根本找不到任何他留下的踪迹,而且天人和炼气士的形势越来越崩坏,无奈下,我们只能放弃了搜寻。林白,是我没有尽到做师兄的责任,这次就让我去神农架吧,我发誓,一定要把燕赵师弟找回来!”

“说一千道一万,鲁师兄前往神农架还是为了寻找我。如果不是因为我失踪的事情,他也不会音讯全无,要找也该是我去找。”林白苦笑一声,脸上的神色愈发阴郁。

就在张三疯说出天地间已然没有鲁燕赵的气机后,他便已经凭借十二字推算秘术进行了一次推演,发现结果竟然和张三疯所说的如出一辙,天地间已找不到任何有关鲁燕赵的讯息。

而出现这种情况,就只有两个可能:第一种可能是,这个人从这个世间脱离,到了另外的空间世界内,这样一来,他在这个世界的讯息自然就会被抹去;而另一个可能,便是这推算的人,已经身死道消,归于冥冥,只有死亡,才能把人的讯息在天地间抹去得如此彻底。

仙门如今已被林白封印,通往仙路彼岸的大门紧锁,鲁燕赵进入另外空间世界的可能性,可说是微乎其微。恐怕如今的鲁燕赵,十有七八,就是已经身死道消。

张三疯因为天地反噬,双目俱盲,对于林白而言,已是不能言说的伤痛。而他当时也以为,这已是过去一年里,最惨烈的结果。他实在是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打击在等着自己。

“嘉尔,小青,抱歉,我要离开一趟,我要去神农架寻找燕赵师兄。”沉默许久之后,林白眼中已是有泪光在闪烁,紧咬着牙关,一字一顿道:“我要找到他,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就算燕赵师兄真的是已经葬身在茫茫群山中,我也要把他带回来,不能让他孤魂在外!”

“林白,还是我去吧,燕京离不了你,嘉尔和小青她们也离不开你。”看着林白的表情,张三疯虽然知道,自己劝说动林白的可能微乎其微,但却还是不愿让林白就此再跟几女分离。

“不用再说了,燕赵师兄是因我而去的神农架,我自然有义务去找他。至于燕京的事情,奇门大比的消息已经传开了,而且有你们坐镇,出不了什么事。”不等张三疯把话说完,林白断然开口,沉声道:“师兄,假如你眼中还有我这个师弟,就不要再劝我!”

“小师弟……”张三疯闻得此言,想要再争取几句,但一时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要再婆婆妈妈的了,既然林白要去,那就让他去好了!如果不让他去的话,恐怕此生他都不会心安。”无支祁轻叹一声,摇了摇头,缓缓道:“而且我们不能否认,让林白去神农架是最好的办法,单论起机缘来,我们几个加上怕都是不如他。”

话音落下,场内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贺嘉尔和夏小青几女身上。事到如今,实际上真正的决定权,还是在几女手中,也只有她们才能决定林白的去留。

“我们知道你心里难受,也怪我们没有早点把事情告诉你。”贺嘉尔沉默片刻后,面上露出一抹歉疚之色,喃喃说了一句后,深情的望着林白,道:“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们,这一行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再让我们担惊受怕。如果你再不回来,我们就还去找你。”

“放心,我一定回来,一定会带着燕赵师兄回来的!”林白沉默片刻后,缓缓抬手,拭去贺嘉尔眼角的泪水,坚毅无比道,言语间带着一股强大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