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84章 野人(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76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好手段!”不仅是林白,即便是那‘野人’都赞叹出声。但在这恐怖凛冽的威势之下,他们面上却是没有分毫忌惮,仿佛一切都只是稀松平常罢了。

话音落下,那 ‘野人’好整以暇的操纵着头顶铅花,向着那凛冽无比,夹杂着冰柱的藤蔓迎头撞去!但在浩大的攻势下,那朵铅花看上去是那样的渺小,仿佛只要轻轻一触碰,就会被势大力沉的藤蔓抽击得四分五裂!

“不自量力!”看着那‘野人’的手段,姜峰冷笑出声,手上的动作又陡然加速了几分,只见那裹挟这冰刺的藤蔓,抽击而下的态势,愈发凛冽。

听到姜峰的话,‘野人‘根本不为所动,只是嘿然冷笑不止,望向姜峰的目光,犹如望向一个傻子。似乎完全想不通,在这种时候,姜峰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

轰!就在这瞬息间,这两股气息骤然碰撞在了一起,一声恐怖无比的爆响声后,那藤蔓竟然生生被那朵看起来渺小无比的铅花给震得偏离了位置,直接向着周遭的参天大树撞击而去。一击之下,数棵大树被拦腰斩断,坠落在地,不断发出轰鸣。

“该死的!这怎么可能?”望着这匪夷所思的一幕,洪档头和姜峰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就连身躯都在颤抖不已。他们两人这联手一击,平时不知道演练过多少次,而且两人合击之下的威力,更是恐怖无比,寻常炼气士只要碰触到分毫,身躯马上就会四分五裂。

但眼前这‘野人’明明也是在铅花境界,怎么有将这一击撞开的手段,这实在太反常了。

不仅是他们,就连林白眼角都是微凛不止。刚才在洪档头和姜峰联手出击的那一刻,他还真以为这两人要得手,斩杀掉那名‘野人’。但他实在没想到,这两人发出的这滔天一击,竟然会被这野人不费吹灰之力,如此轻描淡写的化解。

而且他更是看出,实际上那名‘野人’放出的铅花,并不只是简简单单的和那些藤蔓相触那么简单,而是在这铅花中,还潜藏着一股凛冽无比的煞意!将那些张牙舞爪,遮天蔽日的藤蔓击倒在一侧的,并不是铅花,而是隐藏在其中的这股煞意!

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着会让普通的铅花有如此之强的战力?!这些神农架中的‘野人’,修习的究竟是怎样的术法,怎么着手段要远远超出寻常的炼气士!

看着这‘野人’的手段,林白心中疑惑连连,心中的忌惮之意也是愈发深重。自从重新出世之后,他以为以自己炼神还虚境界的修为,足以笑傲群雄,但就眼下这情况看来,恐怕想要在世间横着走,目前的他还根本做不到!

“该死的!”就在林白心中暗凛之时,洪档头却是咬牙切齿,又是一击发出,只见自那条被冰封的溪流间,陡然有无穷无尽的冰元之力弥散开来!

与那冰元之力接触到之后,空气中藏着的水分骤然凝固,化作星星点点的冰粒子,如冰雹般,劈头盖脸便向着一众野人砸了过去!不过天地间出现的寻常冰雹,却是远远不能和此时此刻被洪档头弄出的冰粒子相比,两者之间蕴藏的杀伤力,根本就不在一个等级上!

沙拉沙拉!说时迟,那时快,一粒粒纷飞的冰粒子,就如同是一枚枚自枪管里打出来的子弹一样,裹挟着强大无比的冲击力,向着那‘野人’便冲击而去!

纷飞的冰粒子漫天飞舞,周围那些不知道生长了多少年的参天古树,竟然生生被冰粒子打得如同筛子一样,出现了密密麻麻无数小洞;就连林白藏身的那块青石,都被冰粒子打的石屑纷飞。不仅如此,在洞穿了那古树后,冰粒子的威力,竟然分毫未见减少。

“你们这些所谓天人的手段,还真是稀松平常!”看着那漫天飞舞的冰粒子,‘野人’不屑一笑,指尖轻轻朝上一抬,只见自他悬浮于头顶的铅花中,陡然有一道如同匹练般的白色光华骤然飞出,而后无限扩张,顷刻间便将身前三尺之处尽数封堵。

这就是刚才逼退了洪档头和姜峰联手那一击的事物!看到这光华后,林白心中一凛,登时便察觉了此物的身份,而且他更是感觉到,从这光华间,更是存着一股凛冽到了极致的森寒气息,那种气息,就像是饮血无数的千年神兵一般可怖。

铿!铿!铿!冰粒子砸在那光华上,登时发出一阵阵金铁交鸣之音。虽说这冰粒子威力非凡,但根本无法冲过那层光华的拦阻,冲劲消耗殆尽之后,一粒粒颓然落地。

只是短短片刻的功夫,在那名‘野人’身前,便积了一层薄薄的冰雹!

“这怎么可能……”望着那匪夷所思的一幕,洪档头目光中满是惊悚之色。刚才这冰粒子一击,已然是他最强的手段,可就连这最强手段,竟然都没有伤到这‘野人’分毫。

而就在此时,眼瞅着就连洪档头的最强一击都落败之后,姜峰手上的动作突然变化,无数藤蔓劈头盖脸的向着一众‘野人’就砸了过去,甚至于这些藤蔓,都将洪档头的身躯都拦阻在侧。而他却是直接掉头就跑,根本不顾及洪档头的死活。

事到如今,他如何看不出,事情已经没有任何胜算,留在此处,不过是枉丢性命而已。而他掌控着木元之力,在这神农架内可说是如鱼得水,撇下洪档头这个累赘,未尝不能给自己求得一线生机,让自己能从这些‘野人’的魔掌下逃生。

看到姜峰仓惶逃窜的模样,林白不禁暗暗叹息,摇头不止。在眼前的形势下,如果姜峰不逃,而是跟洪档头联手,两人未尝就没有一拼之力。就如林白所见,虽然刚才那‘野人’击溃两人联手一击的手段,看似轻松非常,但铅花的光泽明显黯淡了一丝。

如果两人再继续联手,不见得就不能震慑到‘野人’,抢到一线生机。但如今姜峰一逃,两人离心,这一战的结局,必然是他们俩一败涂地,变成任人宰割的鱼肉。

心中原本就惊惧万千的洪档头,在发觉姜峰逃离后,口中怒骂连连,猛然催动冰元之力,操纵出万千冰雪,向着‘野人’击打而去后,便也想要如姜峰般,择路而逃。

“没用的家伙,就连想高看你们一眼都不行。”那‘野人’见状,嘿然冷笑出声,指尖轻弹,只见他头顶铅花滴溜溜转一转,那如匹练般的光华,就如同是一条出洞的灵蛇般,向着正在急速逃离的姜峰就追了过去!

哧!那匹练飞行的速度,简直可与流星相比,而且就像是具有灵性般,将姜峰的身形死死锁定,不管他如何变幻路线,都紧跟在他身后!就在姜峰惊慌失措之际,这道光华陡然猛然一冲,直接便冲进了姜峰的身躯之中,一声血肉与利器相触的沉闷声响后,姜峰颓然倒地!

鲜血如喷泉一般,顺着姜峰的后心,直接喷溅而出!但那道如匹练般的光华,却是连一点儿的血腥都没有沾上,不仅如此,更是一击得手后,直接自姜峰后心飞离,如一道流星般,向着已然冲出去了大概有百来步的洪档头迎头追击而去!

光华如虹,凛冽至极!虽然相距甚远,但林白还是能够感受到自那光华中,传递出的凛冽杀气!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怎么着会有这样的威势?望着那光华,林白心中暗忖不止!

“王八蛋!”感受着那愈来愈凛冽的气息,洪档头脸色已变得如纸般苍白,猛然一咬牙关,他骤然转身,手势突然变幻,只见在他身后,骤然出现了一堵厚重无比的冰墙!

很显然,这洪档头是想要用冰墙来拦阻那道光华的追击,来给自己争取到逃离的时间。

砰!就在冰墙初成,洪档头脸上露出一丝喜色之际,那道匹练般的光华,已然冲击到了冰墙之前,宛如一柄被力大无穷的大力士投出的标枪一样,竟然径直便穿透了冰墙!

不仅如此,在穿透这堵冰墙后,那光华的速度竟然没有分毫降低,哧然一声,犹如长了眼睛一般,直接向着洪档头的脖颈便斩落下去!

白光一闪,洪档头惨呼出声,头颅骤然坠落在地,而他的身躯则在意识最后的操纵下,仍然机械的向前奔逃,直等到跑出五六步后,才砰然落地,自脖颈处喷出无数鲜血!

一击出手,便是两条人命!望着那道在连杀两人之后,依旧纤尘不染的匹练光华,林白眼角暗暗抽搐不止。此时此刻,他已然看清击杀这两人的那光华是何物,那是一柄欺霜赛雪的利剑,而且剑身更是通透如冰,是以才会在告诉运行下,如一道璀璨的光束!

伸手轻招,将那连斩两人,但却连一滴血痕都没有沾染的利剑收到手中后,那‘野人’轻轻拂拭了一下那欺霜赛雪的剑刃后,似笑非笑的转头盯着林白藏身之处,淡淡道:“看了这么久的好戏都不现身,难道是想要我用掌中之剑,请你出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