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86章 剑修(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33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话刚一出口,凌云手中持着的那柄如琉璃般透明的利剑,骤然飞起,犹如一条颀长的白练般,向着林白就席卷而来!剑意铺天盖地,凛冽至极,似乎要将林白完全吞没!

飞剑,这是真正的飞剑,传说之中可以千里之外取人首级的飞剑!这就是传说中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的剑修!望着那道凛冽的光华,林白眼眸中不禁流露出一抹震颤之色。

他能够感受的到,那道光华,的确是最为纯粹的剑意!和当初余少卿施展的元气化剑的秘术完全不同,这并不是元气的汇聚,而是真正凛冽的剑意!

虽然光芒还未碰触到身体,但林白却是已经感觉到自那剑光冲传递出的凛冽杀意。甚至于被这股杀意锁定后,他全身上下的肌肤都有些发寒!

惊诧之下,林白想要以神念碰触那剑光,找出凌云之所以能够驭使飞剑的缘由所在。但他的神念刚碰触到剑光,登时便被反弹回来。不仅如此,冥冥中更有一股凛冽气息,直接向着他的神念就斩杀而来,也亏得林白神念强大,否则的话,只要这一击,就能叫他神识崩溃!

“不用试探了!我们剑修的手段,是你们这些相师,还有所谓的天人无法掌握的!”看着林白的动作,凌云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寒声道:“在我们剑修眼中,我们就是剑,剑就是我们!从出生之后,这剑便陪在我左右,又以我的本命精元淬炼,才获得了一丝剑意!”

听得这话,林白也是忍不住啧啧称奇。这剑修淬炼飞剑的手段,倒是和相师淬炼法器的手段,颇为相似,不过手段却是要更复杂的多。想要炼制飞剑,不但要各种珍稀材料,更重要的是,能够和炼就的飞剑,产生一种独特的感应。

只有和飞剑之间拥有了这种感应,才能真正被称为剑修!因为只有在拥有了这种感应后,剑修和掌中所持之剑才能有一种心神连接,才能够将飞剑如指臂使的施展开来,不会有分毫的阻滞!而这也正是这些剑修,和世间那些修习剑术的武者之间,最大的区别。

“受死吧!”就在林白为这剑修淬炼飞剑之法,而感到啧啧称奇之时,凌云却是轻叱出声,眼眸中更满是淡漠神色,仿佛在他眼中,林白已是死物!

话音乍一落下,他手中那柄飞剑所化成的如白练般的光华,更是犹如一道流光般,向着林白就冲了过来!而光华之中裹挟着的剑意,更是如滔天的钱塘江潮,要将林白摧垮。

剑意逼近,林白面色大变,没有任何犹豫,身子一扭,便向着一旁闪躲而去,才算是堪堪避过了这雷霆一击!但凛冽的剑弧,却是直接击中了他刚才藏身的那块大青石,剑弧所向,青石竟然直接被从中间削成两半,剑势之威,可见一斑!

甚至林白毫不怀疑,假如自己刚才没有躲避成功的话,恐怕身体也要被斩成两截!

望着那碎裂的青石,林白心中也是颇为慨叹。虽然这些剑修的大道走错了方向,但战力之强,却还是匪夷所思到了极致!以凌云的这种手段,若是出现在奇门江湖中,必然也有成为一方枭雄的资格!而这更让他觉得自己绝对不能小觑华夏奇门的底蕴,谁也不知道,这世间,究竟还有多少如剑阁这般,避世不出的隐居之所,而其中的那些人,又有着怎样的手段!

而且林白很清楚,自己这一次绝对不能小觑神农架之敌,必须要尽全力出手才行。否则的话,一个不好,恐怕这神农架,就真有可能要变成他林白的葬身之地!

“你很不错,比刚才那两个家伙强了很多,竟然能够如此轻易的就避过我这一剑!”深深的向林白看了一眼后,凌云眼中有讶异之色闪过,但只是出现一瞬,就又恢复了平静,而且没有任何迟疑,头顶铅花又轻轻摆动,操纵剑光,向林白就斩落而下!

林白一直在紧紧关注着凌云的动作,因为剑修对于他来说,是一个从来没有接触过的对手!而自己想要在神农架里寻找鲁燕赵,想要获得禁蛇,就少不了要和这些剑修打交道。所以眼下,他必须要尽可能多的了解剑修的手段,才能保证以后的接触,自己不会吃亏。

就在这顷刻间,剑弧倏然而动,竟然一分成七股,正应着天穹之上北斗七星的方位,向着林白就斩落而下,将林白身周左右的方向,尽数拦阻,不给他任何躲闪的机会。

“好剑术!”虽然明知眼前之人,乃是不死不休的仇敌,但看着这手段,林白还是忍不住暗暗赞叹出声,而且眼眸中更是战意大作。此番出世之后,他还从没遇到过旗鼓相当的对手,早已是手痒的厉害,如何见到这凌云的手段,着实有些见猎心喜。

没有任何犹豫,林白手上印诀迅疾掐动,只见自他右手手背上,陡然有一道黑白两色的光华闪烁而出,而后在虚空中骤然凝聚成河图洛书的形状,滴溜溜转动不定!

“五行牵引,木元汇聚,成剑而出!”河图洛书出现之后,林白没有任何迟疑,手上印诀又迅疾改动,口中更是默念咒诀,开始不断催动河图洛书。

话音落下,只见河图洛书旋转的速度愈发迅疾,而且自河图洛书之中更是有一股诡异的气息生出,向着四下漫无边际的原始森林蔓延而去,而后自那些丛林中,陡然有一股股浓艳欲滴的翠绿气息汇聚而成,那是这天地之间,最为纯粹的木元之力!

“木元化剑,兵,斗!”木元之力一出现,林白没有任何犹豫,手上印诀骤然又动,口中轻叱出声!只见随着他的话语,天地间的那些木元之力不断汇聚,顷刻间,便汇聚成了一道道色作碧绿,鲜艳欲滴的翠绿木剑!

“你也是剑修?”望着那突然出现在空中的一道道木元之剑,凌云脸上登时露出一抹疑惑之色,但旋即又缓缓摇头,道:“不对,这绝不可能!你这只是雕虫小技罢了!给我破!”

林白没有任何言语,只是指尖轻抬,催动着木元之剑,向着凌云发出的那一道道剑光便攻袭而去!诚如凌云所言,他的确不是剑修,而且也不可能成为剑修,他眼下的手段,不过是借鉴了余少卿元气化剑的秘术,以河图洛书牵引五行之力,再辅以九字真言中‘兵’和‘斗’这两字的奥义,将五行中的木元,汇聚成为剑形!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电光石火间,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剑意,已然碰撞到了一起!虚空中尽数都是气爆之声,更是不断有各种诡异的元气波动传出!

以两人身体为中心,在这剧烈的元气波动冲撞下,那些不知道在神农架里生长了多少年的参天古树,开始成片成片的折损,无数枝干崩碎,混杂着绿叶,在天地间不断飘扬。

不仅如此,战团的正中央,更是不时有阵阵的气爆之声传出,端的是叫人心惊!

铮!铮!铮!就在此时,凌云眸中寒光却是骤然一凛,顶上铅花猛然催动,瞬息间,那七道剑意骤然变得璀璨了几分,而且其中裹挟的杀机也愈发凛冽!

犹如摧枯拉朽一般,林白攻袭而去的那几道木元之力组成的剑意,直接就被轰成碎片,自中间被斩断,木元气息四散溢出!不仅如此,在穿透那些木元之力组成的利剑后,凌云的剑意没有分毫减弱,向着林白攻袭不断,似乎要把他绞成肉酱!

一剑接着一剑,一剑更比一剑凛冽!虽然拼了命的以木元之力组成的利剑阻挡,但林白还是有一种力不从心的感觉!虽然他借鉴余少卿的这法子的确不错,但是和凌云这个剑修相比,差距还是太大了。对方毕竟是从小就开始玩剑的主儿,而自己以河图洛书凝聚出的这些木元之剑,说穿了不过是一道气息而已,比起凌云掌中之剑,却是少了几分心意相连!

此时此刻,虽然林白左突右支,但还可说是在被凌云压着打!甚至于他身上的衣衫,都被那一道道凛冽的剑意撕裂,甚至于肌肤上还出现了几道血痕,看上去惨烈无比。

而且林白明白,即便是在这一刻,这凌云还未发挥出他最强的战力!因为他所表现出的手段,还只是停留在刚才对抗洪档头和姜峰的地步!如果这家伙爆发出全力,恐怕自己仅凭这取巧的法子,凝聚出的木元之剑,根本起不到任何拦阻的作用。

更重要的是,两人这番争斗传递出的元气波动,此时怕已是完全弥散开来,必然已被剑阁中的人所发现,说不好,就在此刻,就有更多的剑阁弟子在靠近。

快刀斩乱麻,自己也不能再藏拙,必须要奋力一击,尽快把凌云击败。否则的话,若是等到剑阁中更多人赶过来,恐怕自己就要更麻烦,而且做起事情来也要比之前更麻烦。

“不得不说,我真是有些小觑你了!看起来能够封印仙门,让仙血染苍穹,的确是非同凡响。”就在此时,凌云却是冷然发笑,眼眸中完全被滔天的杀意所取代,死死盯着林白,寒声道:“不过不管你之前做过什么,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我要让你血染神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