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87章 你的道,错了(上)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40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你今日注定胜不过我。”林白淡淡一笑,轻轻摇头,用那种略带怜悯的目光,望着凌云,淡淡道:“我再说一遍,你的道错了!道错了,人也就错了,注定胜不过我!”

林白这话并没有夹杂半点儿想要打击对方士气的意思,而是发自他内心的感慨。

虽然凌云的攻势,的确如传说中的剑修一般,凌厉无比,威势远远胜过寻常的炼气士和天人。但这和真正的剑修相比起来,却是只得了其中的皮毛和表象,而没有拥有剑修的神魂,没有拥有剑修那种迎头而上,手中剑斩尽天地间不平的豪气。

没有这股豪气,不管凌云把剑修攻势的凌厉学得有多好,又是怎样的惟妙惟肖,但他的成就却永远无法达到往昔的那些剑修的程度!而这便是他最大的破绽,因为他胸中无豪气,没有睥睨天下,斩尽不平的气概,所以这一战,他必输!

“就算我的道真的错了,那我就再斩出一条道!”凌云闻言冷哼一声,头顶铅花迅疾变幻,催动着悬浮在身前的飞剑,向着林白便冲了过来,“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嘴硬到何时!”

话音落下,剑意犹如铺天盖地的云朵,向着林白便蜂拥而至!那凛冽的剑意,犹如森冷无情的寒风,似乎要将世间万物都尽数凋零,要让死神的镰刀降落在所有人的脖颈之上!

虽说林白已经找到了凌云的破绽,但他暂时还并没有出手的打算!甚至于在这一轮轮的剑光下,林白除却以之前借助河图洛书,汇聚木元之力成剑的手段外,连任何像样的招架手段都没有拿出来,更不用说是什么有威胁力的攻击手段。

甚至于在这一波波凛冽的攻势下,林白的身上又添了许多伤口。自那些伤口中流出的鲜血,甚至都将他的衣衫染成了绯红色,仿佛要变成一身血衣。

“我以为封印仙门的人是有多了不得,原来也不过如此,我看你当时也不过是运气好一些而已,或者是当时那名仙人太过不济了一些!”数击得手,凌云面上的傲然之色愈发深重,而剑光的催动,也愈发显得凛冽,剑意如虹,仿佛要洞穿天地。

林白冷笑一声,没有言语,不过面色却是显得有些苍白。不得不说,剑修的手段实在是太凌厉了。虽然自己的武道修为在晋阶入先天之境后,肉身的强度已经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地步,但是在这剑意下,却还是如普通的血肉之躯般,根本经不起冲撞。

不仅如此,在剑意在自己身体制造出伤口后,林白更是觉得,在那些伤口间,还有许多剑意残留,正在不断冲撞着自己体内的经脉,阻拦自己体内生机之力对创伤的修复。

在这攻势下,林白毫不怀疑,假若今天面对凌云的不是自己,而是换做陈白庵和张三疯之中的任何一人,抑或是其他炼气士和天人,恐怕此处定然已成葬身之地。甚至于林白都有些吃不准,假如自己再忍耐下去的话,这里会不会也变成自己的葬身之地?!

但林白更清楚的,自己所想到的那个法子,只有施展一次的机会,一旦现在就施展,根本起不到任何的作用,而且说不准会让凌云的气势更加增强。

时间点滴而逝,虽然凌云的剑意攻势依旧凛冽,但他面上的神情却是变得惶急了许多,甚至于眼眸中不经意间,都开始有焦躁不安的情绪流露出。而他的攻势也变得愈发疯狂,似乎恨不能一剑击出,就把林白直接斩成两半,才能平息他心中怒意。

但越是攻击,他便越是觉得烦躁。因为他愕然发现,虽然自己的攻势在林白身上留下了不少创伤,但那些伤痕都并不是致命伤,而且在他看来,林白那完全不值一哂的以木元之力汇聚成剑的术法,表现出的防守能力,竟然完全超乎自己的想象。

不仅如此,越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对林白所能造成的创伤就越少,甚至于有几波攻击下,剑光虽然凛冽依旧,却是对林白根本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甚至于有几次,那些在他看来无比可笑的木元之力汇聚之剑,竟然堪堪穿透了自己剑意的拦阻,虽然自己闪躲及时,木元之剑擦着身躯而过,但还是撕破了身上的衣衫。

虽然衣衫破裂,在术法相争中,只是一件微不足道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小事。但这还是让凌云异常愤怒,因为自从他成为剑修的那一刻开始,所受到的教育,就是剑修长剑所向,举世披靡!而这种一往无前,斩敌头颅在瞬息间,就是剑修最大的骄傲!

可是眼下这种情况,毫无疑问,便是对他心中那种与生俱来的骄傲最大的挑衅!而这种挑衅,如何能不在他心中汇聚出滔天的怒火!

“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是一个很强的对手!”铅花一动,将剑意收回,凌云眼眸中寒意一闪,冷眼望着林白,沉声道:“不过即便是这样,今日的你,必将葬身此处!”

话音落下,凌云陡然催动头顶铅花,向着那一道兀自在闪烁着凛冽寒光的飞剑汇聚而去!

铅花与飞剑相逢,犹如泥牛入海,两者瞬息间便混为一体!而且在铅花进入飞剑之后,剑体散发出的光华更是变得诡异了许多。不仅如此,在这一刻,林白甚至于觉得,凌云手中的那柄剑,已经如人一般,具有了生命力,拥有了灵性!

更准确的说,在这一刻,仿佛凌云就是那柄剑,而那柄剑就是凌云!

“剑意合一!”口中轻叱一声,凌云的神情突然变得郑重其事起来,并没有如先前一般,只是以法力来操纵飞剑,而是珍而重之的将其紧紧握在手心,那姿态看上去,仿佛他手中握着的并不是一柄金铁之物,而是他的自己的生命一样。

而且在这一刻,林白竟然从凌云手中握着的那柄剑上,感受到了一种脉动,一种生命存在时的独有律动,仿佛在这一刻,凌云和他手中的飞剑,完完全全的成为了一体!

“你的最后一程,就让我来送吧!”口中冷冽出声,凌云突然飞身而起,整个人如同是飞跃而起般,直接凌驾于云霄之上,不仅如此,顺着他手中的飞剑,更是散发出一股凛冽的光华,那光华把他和飞剑完全遮挡,仿佛两者已然成了密不可分的整体。

话音落下,那一柄融汇了凌云剑道,和身为剑修骄傲的一剑,犹如劈开华山的利斧般,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林白便重重砸了下来,似乎要以剑意直接将林白碾压成粉尘!

好强悍的手段!感受着那股强大无比,而且还拥有着一种诡异韵律的剑意,林白眼角微跳不迭,他能感觉得到这些剑意中藏着的庞大杀机,而且他毫不怀疑,假如自己还如之前那般对抗的话,恐怕真要被这狂暴的剑意,直接磨灭成天地间不可见的粉尘!

而最为恐怖的是,林白更是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那便是,这凌云所施展的所谓剑意合一的手段,实际上还远没到完整的地步,这应该只是以燃烧铅花中蕴藏精元的一击!

林白不敢想象,如果真是那种成就了剑意合一的强者出手的话,在这一击下,自己是否还能有生还的机会!而更加恐怖的是,他不知道在剑阁内,是否有剑意合一大成的强者!

自己这一次,绝对是要面对一群前所未有的恐怖之敌!望着那凛冽无比,向着自己排山倒海压来的恐怖剑意,林白心中破天荒的竟然生出一种忐忑感。

而且他更是下定决心,等到此行完成后,一定要尽快调查清楚在这世间,是否还有如剑阁这样的隐世不出宗门!不然的话,等到一年后,一场浩劫就要压顶而下!

若是不这么做的话,等到了那个时候,毫无准备的自己,以及张三疯和陈白庵一众人,恐怕都要遭受灭顶之灾!而那时候,结局恐怕就不仅仅是自己失踪一年这么简单,而是身死道消,魂归与冥冥!林白不敢想象,等到那个时候,自己的家人,又会怎样!

这是一个绝对不能掉以任何轻心的变数,也是一个必须要提早弄清楚的变数!

不过林白更清楚的是,就在凌云这一击发出的时候,自己所等待的机会终于来了!只要自己能够把握住这个机会,就能彻底击败凌云,而且击败的不仅是他的手段,而是他的灵魂!

“受死吧!”就在林白思忖之际,那铺天盖地的剑意,距离他的头顶,已然只剩下不到三寸的距离!甚至于那凛冽的剑意,都让他的肌肤感到一种即将要破裂的疼痛感。

不仅如此,就连心神中,都有一种无法言说的恐惧感在不断的生出,仿佛那剑意拥有一种诡异的魔力,想要让林白放弃对这惊心一剑的涤荡,任由剑意贯穿身躯!

但林白明白,这不是剑意孕有的魔力,而是这剑意所独有的那种对神魂的恐怖威压!

剑意如虹而下,在这一刻,虚空中已然看不到凌云的身形,在那一方天穹中,只有一柄恐怖到了极致的剑意!那剑意之凛冽,仿佛无坚不摧,仿佛要将身前阻挡,尽数涤荡成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