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88章 你的道,错了(中)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411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我再说一遍,你的道,错了,这一战你胜不过我!”望着凛冽的剑意,林白虽然为之而感到惊叹,但眼眸中没有任何畏惧之色,反倒是有战意在灼然燃烧!

而且与此同时,顺着林白左手的手背上,那寥寥几笔组成的青莲刺青,此时顺着那一笔一划,竟然有淡淡的混沌气息缭绕生出,而后向着河图洛书抽取的木元之力涌去。

两者骤然汇聚,只见那些原本平平无奇的木元之力,竟然出现了一种诡异的蜕变!首先是颜色变得更加清亮,而且还拥有了一种类似于生机的独特韵律。那模样,看上去就像是在一瞬间,有铺天盖地的帝王绿翡翠,被碾磨成了细粉,铺洒在这天地之间。

“这是什么?”感受着那股陡然变得澎湃无比的木元之力,凌云眼眸微凛,眼眸中满是不可置信之色,他实在是看不透眼前这一幕,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他一直在藏拙,直到现在,才算是拿出真正的实力和自己对抗?!看着这一幕,凌云心中突然生出一种极为不妙的感觉,觉得冥冥中有一种发自肺腑的危机感,在不断的向着自己逼近,甚至于那种危机感,都有一种要把他吞没的感觉。

“我手中之剑,便是我的骄傲,便是我的道!不管身前之物是什么,不管抵挡的是什么,都要将其尽数斩杀!”心中暗凛之下,凌云猛然一咬牙关,眼眸中露出一抹决绝之色,催动着那凛冽无比的剑意,向着林白就铺天盖地的压下,想要将林白以及那诡异的木元之力击溃!

“错了的道,胜不过我。”林白微微摇头,眼眸中更是露出一抹悲天悯人之色,淡淡道:“你要用剑意来杀我,我便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剑修真正该拥有的道!”

“兵”话音落下,林白双手突然并成剑诀,向着虚空中遥遥一指,只见那铺天盖地的木元之力,竟然陡然间开始急速收缩,而后重又汇聚成一柄利剑之形!

浩瀚的诡异木元之力在汇聚后,形成的剑意森然恐怖,更是携带者一种恐怖无比的威压,仿佛在这一刻,这柄剑就是天地间所有木元中蕴藏的攻势的化身!

而且冥冥中更是有种感觉,仿佛这柄木元之剑,也要如凌云一般,和林白的身躯融汇成一体,变成一个心意相通,如指臂使,而又无法分割的整体!

“你不是剑修,就算是勉强能用木元汇聚成剑,也不可能胜得过我,也不可能如我一般,施展出剑意合一之术!等待你的仍是死路一条!”看着林白的手段,凌云心中的不妙感越来越强烈,虽然心中已有惊惧感生出,但他却是分毫不愿承认,只是兀自疯狂鼓荡剑意。

“你没有说错,我的确不是剑修,也没有办法施展出剑意合一的术法!而且我从始至终,就根本没有想过要模仿你的术法!你的道错了,你的术法也就错了,根本没有学习的必要!”林白闻言淡然一笑,接着道:“现在我让你看看,什么是真正的剑意,什么是真正的剑道!”

话出口,林白左手手背上的青莲刺青,骤然化为实体,自他身躯中飞出,而后轻轻落在了在虚空中高速转动,抽动木元气息的河图洛书之上,恍如扎根于其中般。

紧接着,那一花三叶的青莲,就像是突然被微风吹拂,轻轻摇摆不定。顺着青莲,有一丝丝混沌气息,缭绕在侧,看上去神秘而又朦胧,犹如独自成了一方世界。

“河图洛书种青莲,道为之成!”口中轻轻默念玄之又玄的咒诀,林白手上的动作突然变得缓慢了许多。而随着他的话,河图洛书和青莲之间,开始出现一种神异莫名的韵律,就像是大道在其中游走的痕迹,湛然寂静,仿佛可长存于这天地间!

紧接着,青莲与河图洛书形成的整体,开始和木元之剑产生一种诡异的呼应!那些木元之力变得愈发纯粹,青翠的就像是快要滴下水来了一样,端的是美不胜收。

这便是青莲的妙用,青莲之中孕有混沌气息,而混沌生五行,可以轻易而举的便转化成为木元大道!此时此刻,可说这柄横亘于林白身前的木元之剑,已是木之大道的化身!

“这怎么可能?怎么会这样?”望着眼前这匪夷所思的一幕,感受着从木元之剑上传递出的那股雄浑无匹的气息,凌云陡然间有种如同仰对耸入云霄的山岳,俯瞰万里碧涛的感觉,甚至于他觉得在这木元之剑前,自己的飞剑是那样的可笑。

但即便是到了这一步,这诡异的变化还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刻。

就在木元之剑散发出诡谲气息的时候,顺着林白的身躯,开始有一种玄奥莫名的气势缓缓生出,而后如一杆标枪般,向着天幕直冲而去!在那一刹那,天地间的驳杂元气,只是顷刻间,便被这股气息,尽数涤荡成空,仿佛周遭都要重新恢复清平。

“这是什么气息?”虽然自林白身上发出的那股气息无形无质,但凌云只觉得自己就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冲撞般,甚至于连掌中握着的飞剑,都在微微颤栗,似乎对那气息极为畏惧。

这气息,正是当初林白与姚广孝对抗之时,自他身体内蕴积而生的磅礴浩大的浩然之气!何为浩然之气,圣人云: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养而无害,则塞于天地之间。其为气也,配义与道;无是,馁矣。是集义所生者,非义袭而取之也。行有不慊于心,则馁矣!

这话说得通俗一点,浩然之气,最为广大刚强,唯有正义方能培养,它充盈天地四方。此气,与义与道相配合;没有义与道,它就会软弱无力了。

这种气息,说起来再简单不过,但举世能够拥有这气息的,恐怕也就只有林白一人!其一是因为他人无养气之法,其二便是因为林白心向光明,浩然坦荡!

最重要的是,林白曾做过的封印仙门之事,更是与圣人心中的仁念暗暗稳合!试问世间,除却著书立说,泽被千古之外,还有什么能够与林白这种以一己之力,挽救苍生于危卵之下的壮举所能相媲美?这样的人,又如何不能让浩然之气,充盈于他的胸腹之间!

虽说这浩然之气,只是心境上的一种,并不能归于术法。但不管是相师,还是炼气士,抑或是天人之间的争斗,又有哪一个没有心境的对抗。

最重要的是,道由心生,你有什么样的心,就会生出什么样的道,有什么样的道,才会有什么样的术法!是以虽然心境这东西,飘忽不定,看不到摸不着,但还是重要无比!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 林白仰头长笑一声,向着凌云望了一眼,淡淡笑道:“或为击贼笏,逆竖头破裂。是气所磅礴,凛烈万古存。当其贯日月,生死安足论!地维赖以立,天柱赖以尊!”

话音落下,浑身上下充沛着那股磅礴浩然之气的林白,右手陡然向前一伸。那动作看似随意至极,但却拥有着一种大道所独有的韵律,而且就在他手伸出的同时,那柄由木之大道汇聚而成的木元之剑,竟然如拥有了灵性般,嗡然一声,便飞到了林白手中。

“千锤百炼,顽铁始能为剑;一往无前,凡人方能成剑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手握生死剑,斩尽天地不平事,方能算作剑道!”五指微微用力,捏紧了木元之剑后,林白眼眸中露出一抹如剑般的凛冽神情,淡淡道:“今日我便让你看看,什么才叫剑道!”

话出口,林白左手轻抬,自他手中所持的那柄木元之剑上,登时有无匹的剑意出现。而且在这一刻,叫正向林白扑来的凌云更是心惊无比。因为此时此刻,在他的眼中,林白业已如他的剑意合一之术般,成为了一柄傲然的利剑!

而且和他的术法有所不同的是,林白的这柄利剑,并不是和剑合二为一,而是仿佛他就是剑的灵魂,就是所有剑的掌控者,是剑道的拥有者!

甚至于眼前的这一幕,都让他手中的飞剑微微颤栗不停。那种颤栗,不是惊悚畏惧,而是对强者的尊崇。甚至于凌云都觉得被自己温养了这么多年的飞剑,都开始有一种想要弃自己而去,飞入林白手中,为他所用的征兆!

此情此景,如何不叫凌云心中生出挫败之感,这对于剑修的骄傲而言,可说是致命伤!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你不是剑修,不可能有这么强的剑意!”紧咬牙关,死死握住手中的飞剑,不让它离开自己的手掌分毫,而后怒斥道:“剑意合一,斩!”

话音落下,自飞剑散发出的那些凛冽剑意,犹如一蓬蓬璀璨的雷霆,狂暴无匹的向着林白便奔袭而去,只是短短数息的时间,便将林白身周左右尽数封堵!

一时间,场内剑意森然,甚至于地面各处还不断传出爆裂之声!在这股锋锐无比的剑意之下,那些顽石,那些古木,都如纸糊得一般,顷刻间便分崩离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