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指南
快捷键指南
全屏模式
上下移动

知道了

目录

升序 倒序

美女的贴身相师 共2658章

目录
阅读设置

阅读设置

手机阅读
公众号
加入书架
回到顶部

第1590章 你的道,错了(下)

  • 书名:美女的贴身相师
  • 作者:潜龙勿用
  • 本章字数:3394
  • 更新时间:2021-09-23 20:28:48

这一剑,准确的已经不能用剑意来形容,而该说是一种道痕!

没有任何防守,也没有任何保留,只是简简单单的一条由手中剑划出的痕迹!这一刀凝聚了林白体内所有的浩然正气,也凝聚了他的全部信心,无论前方有多少坎坷,有多少波折,都要以剑扫荡成空,为自己开创出一条只属于自己的道!

剑势一往无前,在这样恐怖的剑意下,凌云只觉得自己所谓的剑意是那样的可笑。如果就连自己这样的手段,也敢称之为道的话,那眼前这一剑,就是道汇聚成的华山!

甚至于他还发现,自己手中飞剑散发出的剑意,在林白这一剑之下,竟然开始涣散起来,甚至连自己心中的信心,在这一刻都开始土崩瓦解,在无法凝聚。

这才是剑,这才是剑道!望着这一剑,凌云眼中露出一丝明悟,一丝感激,一丝愤怒!感激的是,在自己有生之年,终于能够亲眼目睹到一次真正的剑修大道;而愤怒的是,直到眼下,他才知道,那些在剑阁中心口相传的所谓的道,原来是那样的荒谬可笑。

可就是这荒谬可笑的道,却荼毒了一代一代人,即便是他也不知道会不会有改变的那天。

轰!就在此刻,林白掌中那凛冽的一剑,已然已经追击到了凌云的身前!森然剑道之下,凌云掌中飞剑的华光尽收,滔天的剑意也完全涤荡成空!那一波剑道根本没有受到任何阻力,便直接冲撞到了凌云的身体上,剑势透体而过,虽然未有血溅,但却已叫他心死。

噗!向后倒飞到数米开外,才算稳定住身形后,自凌云口中登时喷出一抨鲜血,但此时此刻的他就像是丢了魂魄一样,对这些情况根本无动于衷,眼眸中满是迷惘的紧盯着距离自己不远处的林白,喃喃自语道:“错了,竟然真的错了,怎么会错呢?!”

怎么会错呢?!凌云心中突然开始回想过往的种种,似乎从自己开始计时的时候,就一直有人在告诉自己,剑修该怎样,剑修是怎样的骄傲,外界世间的一切是何等的不足为道。

对于凌云来说,那些人告诉他的有关剑修的一切,就是他的骄傲,就是他的灵魂!

但今天林白这一剑,却是直接以摧枯拉朽之势,将他的灵魂完全瓦解,也一剑把他心中的骄傲斩得干干净净!一个自诩为剑修的人,却败在了一个不是剑修的人手中,而且败在对方手里的原因,还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剑道错了,这是一个怎样的讽刺!

但苦笑中,凌云更是有些无奈的发现,自己以往所觉得拥有的那些剑修的骄傲,实际上根本都狗屁不是!连剑道都走错了,又何来的骄傲,那不过是自欺欺人的虚荣而已!

望着神情变幻不定的凌云,林白心中的思绪有些复杂。他之所以先前百般忍耐,就是在等待这一刻,等待凌云心中所谓的骄傲达到一个顶峰的时候,再全力出击,将他心中的骄傲全部斩落,让他从云端跌入尘埃,再无一战之力。

但现在看着凌云的模样,他却是觉得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有些可怜。实际上,错的不是凌云,而是那些传授了凌云剑修之道的那些人。正是那些人的错误,才导致了凌云的失败!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剑修真的很让他失望,把林白心中所存的,有关剑仙的美好传说,全部粉碎成空!他甚至都不愿意去承认,这世间仅剩的一些剑修,竟然会是这样的人。

“我败了,我认输,如你所说,我的道,的确错了。”沉默许久后,凌云缓缓抬手抹去嘴角的鲜血,目光中所有的神采都已消失不见,只剩下麻木,望着林白缓缓道。

一字一顿,每一个字的发出,似乎都带走了凌云身上的力气,几句话说完之后,他竟然觉得自己都快要喘不过气来。骄傲如他,却是愕然发现,自己以前所坚持的一切,竟然全特么是错的,都是些狗屁不通的东西。这种骄傲的破灭,简直要比杀了他还难受!

不仅仅是他的面色灰败,那柄被他温养了多年,如同水晶一般通透的飞剑,光华也是尽收,而且色泽也是变得有些黯淡,甚至于剑身都出现了裂痕。仿佛随着凌云的失败,这柄飞剑中所蕴有的精气神也全部都破碎了,只要轻轻触碰,就会完全碎裂。

“我此生再不配用剑!”沉默许久后,不等林白开腔,凌云强撑着身子,缓步走到林白身前,不由分说将手中飞剑递给林白后,目光灼灼的望着林白,目光中露出一抹解脱之色,缓缓道:“剑阁之人,以剑为名,此剑之名便为凌云,乃是我剑阁千百年前的一位宗师所留。这剑在我手中,也是明珠投尘,永不会见到真正的剑道。希望以后你能善待此剑!”

话说出口,凌云眼眸中已是有泪光涟涟,神情更是凄楚如托孤的老人。

以剑为名,并且能够把一柄剑看得如此之重,甚至于几乎把剑当成自己的血肉一般珍而重之,恐怕这也就只有剑修才会这样做。如果不是走错了道,这个年轻人也许真的有可能触摸到剑之大道,走上一条如历代剑仙般洒脱不羁之路。

“我会善待这把剑的。”沉默片刻后,林白缓缓伸手握紧了那柄名曰‘凌云’的飞剑,然后向着凌云望了眼,缓缓道:“不过我终究不是剑修,应该不大会时常使用此剑。不过我向你保证,我以后一定会给他找个好主人,一个能够感悟剑之大道的主人!”

“我相信你。”凌云闻言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笑意,目光悠悠的望着那柄飞剑,指尖更是在剑身上轻轻抚摸不断,那模样说不出的痴迷,就如同是过去的数十年如一日般,但他的目光却是越来越涣散,气息也越来越微弱,似乎只要一阵风就会把他带走。

刚才林白那一剑,虽然没有在他身上造成创伤,但却已经完全击溃了他的心。心死了,人也就活不长了!他能够强撑到现在,只不过是因为心中所愿未了罢了!

“我想问你几个问题,我家燕赵师兄是不是真的被你剑阁擒了,他的情况如何?还有禁蛇如今又是在何处?”沉默片刻后,林白缓缓对凌云发问道。

他知道到了这一刻,在心中一切释然之后,凌云绝对不会欺瞒自己什么。

“他的确是被剑阁捉去了,虽然吃了些苦头,但人没事儿,被我大师伯请走了。他是个硬骨头,好多弟子嘴上没说,但心中佩服的紧。”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如林白所想,凌云倒也没有隐瞒什么,说出了鲁燕赵的近况后,轻咳两声,接着幽幽道:

“至于禁蛇的事情,我也不清楚,只是知道禁蛇在剑阁内,被我师父,也就是剑阁二长老掌握着!先前我之所以能够发现你,便是出来之前,他赐我了一滴禁蛇的血液,可以勘破一切禁锢!但禁蛇究竟在什么地方,我也不知道,恐怕只有师父他老人家知晓。不过据我所知,师父应该是在打算用禁蛇和剑渊做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听到凌云的话,林白心中不禁长舒了一口气。只要鲁燕赵能够安然无恙,对他来说便已经足够了,不过对于凌云的话,他却还是有些不解,便急声道:“剑渊是什么?”

“剑渊是一个地方,是剑阁列祖列宗仙逝后,佩剑储存的地方,那里是剑的海洋,也许在剑阁中,只有那里还可能保存有真正的剑之大道……”听到林白的话,凌云的目光中渐渐多了一些朦胧和迷醉的神采。

在这一刻,他仿佛又重新回到了幼年之时,自己被师父带着,站立在剑渊之前,挑取飞剑的那一刻!就是在那里,他取到了飞剑‘凌云’,有了自己的名字!也是在那里,他在心中立下了誓言,要穷尽一生之力,寻求到剑之大道,重振剑修之威!

但一切走到这里,就要成空了!记忆如纸页,一页接着一页在凌云眼前翻过之后,他的眼眸中突然露出一抹惶急之色,紧紧抓住了林白的手,急声道:“答应我,你一定要答应我,告诉我在剑阁内的那些同伴,告诉他们,我们的道错了,不能再走下去了……”

“我答应你,我一定会竭尽全力去做的。”林白缓缓点头,这并不是对一个将死之人的敷衍,而是发自他的肺腑,也是他必将要面对的一幕。

因为不管是想要找回鲁燕赵,还是谋求到禁蛇,他都已经无法避免的要跟剑阁的人发生摩擦,而等到那个时候,这些事情,终究是没办法躲得过的。

“去找大师伯,他老人家会帮你做这些事情的。谢谢你……”就在林白话出口的那一刻,凌云的生命终于走到了尽头,用他在这人世间最后剩下的一缕眷恋目光,向着那柄和他同名的飞剑望了眼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山林中骤然静默一片,只剩下呼啸的山风,以及长剑的铮铮鸣音!一声接着一声,就如同是虬龙的呜咽,在山林间悄悄传递开来,叫人觉得清冷无比!